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空港喵影 惰堕

第248章 陌生人7

    川口明开着车,心情却彷佛飘在云端,他已经看到一半尾款在向他招手了!

    但是,还差最后的交接!他是一个谨慎的人,钱不到手就一切都没结束!他也不想把这两个小家伙一直留在身边,这两个小东西曾经给他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

    一边开车,一边打起了电话,“米勒先生?事情已经办妥了,我在碎叶的明湖公园等你们!”

    碎叶的明湖公园,是他非常熟悉的一个地方,公园是开放性的,四通八达,如果有异常情况就很容易脱身;他对自己的职业安全非常谨慎,从不相信任何人!

    侦探这个职业是有风险的,外人觉得他们来去无踪,行事自由,神秘高能,其实是一种误解;能落到请私家侦探的那必然是不愿意官面解决的灰暗地带,也就意味着将以江湖规矩来解决问题。

    他遇到过太多类似的风险,株式会社,大财阀,政府官员,黑-膀,外国势力,哪一个是他能惹得起的?正因为有这份警惕,他才能活到今天!

    半个小时后,他来到了明湖公园,这个位置他选的很刁钻,就是算清楚了那个米国人不可能提前过来布置;他不是怕米国人不给钱,在金钱方面米国人的信誉还不错,他怕的是牵扯到其它什么不该他知道的秘密中去。

    横田基-地的米国老,用屁-股想都知道这后面可能很不简单!如果不是这段时间他很缺钱,按照他一贯的作风都未必愿意接这一单!

    把车停在一道藤蔓墙后,他没有提猫蓝出来,怕那两个小东西再跑了他找谁哭去?

    自己下了车,锁好车门,找了个高点的地方观望;三月末的岛国,夜晚还是很冷的,他不由得裹紧了大衣,却不会因为这点寒冷而放弃自己的谨慎!

    只要能完成任务,拿到尾款,一切付出就是有价值的。

    他选的这个地方能避风,但今晚却无风无月,就只是一片黑黝黝下的寒冷;公园内的灯光不多,这也是他选择这里交易的原因,不是正大光明的事,就没法在光天化日下交接。

    他这个位置没有观察死角,对不大的公园能做到俯瞰;已经晚上8点多了,夏季这个时间还会有人在这里散步,但现在散步的人却是寥寥无几,都是附近的居民,他甚至能认出其中几个。

    一切都很正常,但愿这样的正常能一直持续到交易结束。

    半个小时过去,他终于看到了他要等的人,那个米国人米勒和另外一个外国人就这么大摇大摆的从公园正门走了进来;他们当然不在乎,就算是真的发生了什么,等待他们的也是驻军的内部调查,岛国政府没权利插手。

    但他仍然很小心,把目光看向公园的其它几个出入口,这是他一贯的作风。

    果然,从偏门又走进来一个人,说他可疑就是因为这人高大的身材,一头金发!不用问,也是米勒的同伴,否则无法解释为什么在这个偏僻的市郊公园,晚上快9点了还有三个外国人进来瞎逛?

    他们也会瞎逛,但一定是在酒吧和歌舞町!

    只是两只猫而已,需要来三个人?川口明心中有了些不好的预感,但为了那笔钱,他还想再等等。

    眼看离得越来越近,川口明必须要做出决定了;那个米勒没有发现他,于是掏出了手机,但谨慎的川口明早就把手机关了。

    再次观察了一遍,另一路的米国人也正在接近中,他需要马上判断出到底是不是继续这场交易!

    最终,他觉得还是可以冒点险,干这一行,你也不可能一点险也不冒!从米勒两人毫不掩饰的态度来看,他们应该不会做什么吧?对他们来说这点钱真的不算什么,完全没必要!

    而且,他好像也没接触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就是两只猫,一个女人。

    咬了咬牙,川口明向米勒两人方向走了过去,然后就听见米勒非常不满的声音,

    “川口,你是不是脑子被驴踢了?简简单单一件事,搞得和做贼一样!这不是在做间谍,就是在抓两只跑进基-地的猫!如果我愿意,我甚至可以通知东京警视厅来做这件事!

    这就应该是安排在咖啡馆交接的事,却被你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川口明总算是放松了一点,他能听出来这个米国人并没有说假话!但他仍然很小心,

    “既然米勒先生知道这就是两只猫的事,那为什么还要过来三个人?前面两个,后面安排一个抄我后路?”

    米勒完全不明白他在说什么,“该死的家伙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们就是两个人,从来也没有第三个,我们也不是像你们一样行事像个地老鼠!”

    旁边的加西亚不满,“猫在哪儿?我们要先看到猫,然后才能给你钱!”

    晃了晃手中的大信封,看那厚度就让人遐想连翩。

    看他们还嘴硬,川口明转过身向后一指,“瞧,那个人不是和你们一伙的?”

    米勒和加西亚顺着他的指向看了过去,果不其然,一个高大的殴米人外观的强壮男人正转过墙角。

    米勒非常疑惑,和加西亚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不解;自始至终这件事就他们两个知道,从来也没通知其他人,就是为了证明琼斯那个家伙不配得到现在的荣誉。

    正因为这心思不好见人,所以他们的调查就一直是私下里进行!

    那么,这个人是谁?路过的?还是别有企图?

    但这个人并没有走向他们,也没有和他们交流的意思,而是在距离十几米远处一拐弯,走向一面藤墙!

    川口明心思极快,他知道自己的小体格在这三个鬼老面前没有任何胜算,就只能喊道:

    “快阻止他!藤墙后就是我藏着的那两只猫!”

    米勒听的一怔,他还有些犹豫,但性急的加西亚却不管那一套,作为基-地的精神力强者,这种斗殴对他来说一点难度都没有,哪怕对方看起来比他还要高大强壮!

    “站住!我们是驻岛米军,说出你的来历和目的!”

    加西亚扑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