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这真不是第四天灾 悦燃

第三百一十七章 序幕

    四测的时候,魔网就可以蔓延至妖精森林,不过顾忌里面的一个叫做阿修斯的伪神,才没有轻举妄动,一直到第四次测试结束,魔网还是在妖精森林的外围打转,没有冒犯这个所谓森林女神的地盘。

    这次测试也是巧了,系统的森林女神米修斯凝聚真名,贝高阳知道了也没有阻止,自然是不会对妖精森林这块肥肉再容忍下去了。

    妖精森林还关联着一个地下城入口,地下城还有一个疑似夺心魔的控制的傀儡城市,在魔网急需原住民人口的当下,都是急缺的资源。

    但他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打过去,人家就已经攻过来了,魔网刚刚从‘野区’退却,妖精森林里的魔兽就大举入侵,大有占据魔网“退却”留下的空白地带的意图。

    小爱制作了一副‘3D全地形适时模拟地图’将目前魔网覆盖的所有抵御都笼络在在内,贝高阳就站在这副巨型的‘电子地图’旁边,从一个全局角度,监视正在游戏区发生的事儿。

    “自主演绎哈?”,贝高阳调侃小爱:“现在还是自主吗?艾耳忒弥斯守护之神殿下?”

    小爱的眉头紧皱,叹了口气说,“看来系统不得不做干预了。”

    当然要干预,这才开服的第二天,玩家都还没有就职,外部势力就侵扰进来了,魔兽,魔兽,可不是刷新区的那些只能当炮灰用的怪物,玩家怎么可能抵挡的住?

    “你准备怎么干预啊?重新掌握野区?”

    “不,加强NPC的防御力量。”

    “阿修斯呢?”

    “让米修斯去应付。”

    “哈,现在就要开始伪神层面的斗争了?”

    “请再给我一点时间大人。”

    “那好吧,你放手去做,需要系统兜底的时候再说。”

    小爱很是不服气的走了,不久后,系统森林女神米修斯成为第一個离开魔网,单独除外执行任务的伪神,在广大的游戏区潜伏下来,准备找机会跟那位‘本家’碰一碰。

    随后,小爱倾注了一些系统资源,促生了大量职业模版NPC充实到各个新手村担当守卫,勉强稳住了游戏功能单元的正常运转。

    这时候再看3D实景地图,刚刚被玩家探明的野区重归黑暗,野区也变得更加的危险,为了警示那些胆大包天还不断送死的玩家,小爱在请示过贝高阳后,干脆将玩家对野区的视野调成黑暗,只保留了玩家们的正常视野。

    这些调整在此后的一个星期内完成。

    野区成为畏途,就职就成了唯一的出路,大量已经5级的新老玩家拥堵在就职任务这个独木桥,拿金牌还是银牌,成为线上乃至线下都关注的焦点。

    久违的狗头人矿洞副本!

    “卡吧”一声,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轻微的动静就让山洞内黑影全动了起来,呼哧、咕噜咕噜……各种怪物、动物和昆虫的嘶吼和鸣叫,把谢小萌吓的脸色发白,原本漆黑的视野稍稍退却了一些,点亮了50米左右的环境。

    倒立的石钟乳,乱飞的吸血蝙蝠,撞在石柱上的、像猴子一样的无毛怪物,还有用短促的四肢,扑腾扑腾跳入水中的怪鱼……

    泛红的虹孔在漆黑的深处泛起,一只、两只、三只,一只泛光的透明的幽灵做无声的尖啸,闯进了点亮的视野范围,向她扑来。

    “啊!”

    谢小萌转身就跑,洞口就在不远,拿出吃奶的力气总算在幽灵近身逃进洞外篝火照亮的范围内。

    “怎么样,怎么样?”

    魔法少女猪壮壮的第一个问。

    谢小萌脸色泛白的摇头,磕磕碰碰的将洞里面看到的说给队友听。

    “这可怎么办,我们回去不去了?”

    来的时候还好好的,回去时候就变成了危途,50米外全黑,后路被断,小队目前是一筹莫展。

    “要不下线吧,下线找人问问,再想想办法?”,鬼马小精灵说。

    “也只有这样了!”

    “我都三天没下线了,不会饿死了吧?”

    “我也一样。”

    “从没这个肝过。”

    “这算啥,以前我玩魔兽时候,试过三天三夜不睡。”

    队友陆陆续续的下线,谢小萌整理了一下简陋的营地,看了看左右视野外的漆黑,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窥视着自己。

    天空倒是不受任何影响,下午的太阳哈挂在天上,但再强的阳光也照不亮视野外的漆黑。

    选择下线,视野就从游戏的环境剥离,一阵天旋地转,重新感应到身体的同时,一股巨大的疲劳就将她拖进最深的水面。

    “小萌,小萌?”

    “这死丫头!”

    现实中也是下午,薛姨不知道第几次进入女儿的房间,这次进来总算看到游戏头盔上的指示灯不再闪烁,知道女儿总算下线,赶紧帮昏睡的谢小萌摘下头盔,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下她的脸色,松了口气。

    最后调整一下她的睡姿,拉上窗帘。

    “……就游戏时间调整的问题,本台请来了迦南公司的客户部经理……王经理,游戏时间不再做任何限制贵公司是出于什么考虑?”

    “呃……”

    “60万,60万人躺在床上不吃不喝的几十个小时,我不知道迦南公司是怎么想的,出了事儿算谁的责任?”

    “李教授别激动,听听迦南公司的官方解释。”

    “这个……放开游戏时间的限制是必须的,我们的目标是将迦南建设成一个百分百真实的第二世界……”

    “那第一世界呢,现实呢,将来所有人都跑去第二世界了,第一世界是不是要变成一个睡着了的尸体?”

    “您太危言耸听了,游戏里的限制虽然取消呢,现实中我们可以加强宣传教育,或者出台一些硬性的规定,比如……”

    薛姨走过去将客厅的电视关了,坐在沙发上愣了一会神,又去看了看女儿的状况,才走进厨房,准备女儿醒来后的大餐。

    “这不吃不喝的,身体怎么受的了喔!”

    “一躺就是两天,死丫头,玩起来就没个节制。”

    此时的迦南公司已经的焦头烂额。

    “……湖州的那名玩家抢救回来没有?”

    “不清楚,应该还在抢救。”

    “目前,最长在线时间的是多少?”

    “29个小时……”

    “29小时应该不影响……当然,是在身体各方面都很健康的情况下。”

    “这可真是……余总,这次搞不好要出大事儿。”

    “是不是采取一些措施?”

    “别说了,我都知道,你们密切监控这方面的消息,一有变故马上通知我。”

    “好的。”

    “注意各地的联络畅通。”

    余庆东忧虑重重的离开了乱成一团的售后服务部,乘坐电梯来到总部大楼的顶层,办公室,零号工程的老胡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情况怎么样?”

    “应该是我问你才对,迦南公司手没有那么长,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们不是有了线上的通道吗?”

    “那是直播通道,5级就职后才能开启,再说也监控不到所有玩家的数据,更别说影响。”

    “零号呢?”

    “还是联系不上!”

    “到底怎么回事?”

    “……也许在忙,也许不想马上回话,也许……我他么怎么知道。”

    “60万人,60万,搞不好要出大事的。”

    “你吼我有什么用。”

    两人一见面就吵,门都没关,严格来说是违反纪律的。

    “好了,好了先把门关上,我们进里面谈!”

    “先说好,这次别想我再背黑锅!”,关上门,余庆东小声嚷嚷,“你们也要分摊一点压力。”

    保险柜滑向一边,露出一个合金的金属门,老胡娴熟的输入密码、验证虹孔等一系列操作后,叮的一声,晴雨那柔和的声音响起,“欢迎,工号1034和工号1097。”

    “你好晴雨,请准备两杯咖啡,谢谢。”

    “好的,请稍等。”

    这个房间余庆东都没进来过几次,特别是最近一期的改造完成之后。

    通体莹白的房间好像什么都没有,银色的地板出现了马赛克般的变化,一个个类似积木的方块隆起、堆叠,堆叠成两张单人沙发和一个茶几。

    “坐!”

    余庆东看看四周,明明很小的空间却感觉有无限远,上下左右全都一样,方位感被极大的混淆,就好像站在空中似的,“新材料?”

    “嗯。”

    他小心的在老胡对面坐下,“可以商用了?”

    “还不行,先拿到你这做做验证……先不说这些,零号怎么回事儿,你觉得他是故意的吗?”

    “我不知道,真不知道!”,提起这个余庆东就头疼,“事前没打过招呼,这是很少见的。”

    “你认为,如果不限制游戏时间一直这么推行下去,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这还用说,三岁小孩都知道。”

    “我要听听伱的看法,真实看法。”

    “很不妙,你也知道迦南的稀缺性,必然玩家们深度沉迷,如果不做任何干预,湖州的事儿就有可能持续发生……”

    “如果干预呢?”

    “怎么干预,线下限制游戏时间?这不就暴露了我们无法影响线上的事实么?这是很简单的逻辑,线上要是能……”

    “好了,好了,你继续说。”

    “我们只能硬撑,咬死第二世界、第二人生这个概念……”

    “要是再出现玩家猝死这样的事件呢?”

    “那就只能从其他方面想办法了,比如强制推广游戏仓,将游戏时间限制,玩家身体状况监控,乃至一些维持生命所必须的功能做进去。”

    “你们有方案了么?”

    “有,技术方面并不困难,难在让玩家接受。”

    这时,一片马赛克一样的斑点出现在茶几右边的地板上,隆起、堆叠,一个端着咖啡的莹白机器人出现在两人身边,“你们的咖啡。”

    “谢谢,晴雨!”

    “啊,喔,谢谢晴雨!”

    余庆东愣愣的端起咖啡,看着机器人‘崩溃’,还原成马赛克一样斑点,消融在莹白的就好像屏幕一样的地板上。

    “像是科幻片不是吗?”

    “啊,嗯,是,是!”

    “我是说你说的游戏仓。”,老胡喝了一口咖啡,放下后揉着眉心说,“胶囊一样的游戏仓,维持生命的设施,沉睡的玩家,死寂的街道和城市……”

    “没有那么夸张,才60万玩家。”

    “以后呢?”

    “这个……总有办法的,也许当迦南的稀缺性不在,问题就解决了呢?”

    “万分之一的可能都不能掉以轻心,高层已经意识到这种可能了,很复杂,也很难……毕竟,谁又能看到未来呢?”

    “那这次?”

    “把你说的这些写一份报告,详细一些,各方面都要考虑到。”

    “好吧!”

    “现在先不做干预,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只能这样了……舆论方面?”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其他部门同志已经在处理了。”

    北米。

    菲利普也躺在一个洁白的房间里呼呼大睡,一个全套防护服的人帮他摘下游戏头盔,另一个在他赤裸的身体上贴上各种感应器。

    数台不明觉厉的仪器在一旁滴滴的工作,特种玻璃墙后面,一个巨大空旷的实验室内,无数白大褂正在忙碌。

    实验室的地面上铭刻着诡异的魔纹,十几层楼高的空间中央,悬浮着一颗巨大的金属球,椭圆型的结构,就好像一个橄榄球的内部,两侧全都是特种玻璃隔开的一个个小房间。

    菲利普就躺在这样的小房间里。

    “……他的各项生命指标异常活跃,特别是大脑,你们看……”

    那巨大的金属球开始发光,金属的表面变成了立体的屏幕,一颗大脑显示在上面,慢慢的旋转。

    “这个位置,还有这个位置……”

    密集的电弧出现在指示的位置,这些不可思议的电芒在脑沟和褶皱中蔓延,立体的图像一直放大,让菲利普的大脑变得就好像一颗星球。

    “不可思议,真是不可思议……”

    “我们需要更多的标本,更多的。”

    与此同时的东瀛。

    黑暗中,池田浩二听到警笛声越来越远,他躺在潮湿的地板上喘息,好一会,拿起游戏头盔向自己的头上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