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恋上青梅这件事 转角吻猪

第190章 无事献殷勤(求订阅)

    采衣!采衣她肯定也这样做过!

    而且她又不是故意的,只不过是足尖在勾他肚子的时候,足跟不小心碰到而已!

    “变态!”

    已经转过去面向窗户的少女又把椅子转了过来,红着脸骂了宋嘉木一句变态,目光快速地往某处瞥了一眼,赶忙穿上拖鞋,抱着小猫咪跑了。

    宋嘉木一时半会儿也站不起来,二十岁的年纪里,女孩子的某个小动作,或者一句话,就能让他们体内的热血翻涌。

    直到云疏浅离开了好一会儿,房间里才继续响起了敲键盘的声音。

    到底是谁变态啊!

    宋嘉木化悲愤为力量,又码了一千五百字。

    傍晚六点四十分的时候,云疏浅给他发来了消息。

    云猪婆:“过来吃饭了。”

    宋猪头:“我妈他们已经过去了?”

    云猪婆:“阿姨早就来了,跟我妈一起在厨房,叔叔和我爸在回来路上。”

    今晚两家人一起做饭吃。

    跟以前一样,两家关系亲近,偶尔也会像今天这样一起做饭吃。

    远亲不如近邻,小时候两家人一起吃饭,宋嘉木和云疏浅就格外的开心,因为一起吃饭必定会有很多好吃的菜,而且小孩子嘛,有父母陪着一起在对方家吃饭,总会显得更自在一些的,像是两家亲戚似的,父母长辈一起吃饭,然后他跟云疏浅就像是表兄妹、堂兄妹一般疯玩儿。

    后来又到了那段冷战时期,两家长辈的关系倒是没有任何影响,该一起吃饭还一起吃饭,就是宋嘉木和云疏浅两个人显得尴尬极了,也像是步入了青春期的表兄妹、堂兄妹一般,坐在一起也不说话,各自在玩手机,做自己的事,吃完饭后一个躲回房间去,另一个也找借口说要做作业躲回家里去。

    现在又不一样了,毕竟两人这会儿勾勾搭搭、不清不白的,还躲着父母长辈做了那么多羞人的事,比如摸对方,偷偷躲在对方家过夜什么的,一想到今晚要一起吃饭,宋嘉木和云疏浅都有些心虚,生怕饭桌上父母长辈问些什么奇怪的问题。

    宋嘉木合上电脑,洗了个脸,穿着这身居家的便服过去隔壁家了。

    摁了门铃,开门的是云疏浅。

    她的小手油乎乎的,小嘴儿也油乎乎的,正拿着一根卤鸭翅在啃,大眼睛往上挑,看着站在面前高高的他。

    “我刚刚又写了一千五百字,我今天一共写了九千多字。”宋嘉木说。

    “……去死!”

    云疏浅就把这啃了一半的卤鸭翅捅到他嘴里。

    味道很香,当然这绝不可能是自己老妈做的,她在厨房也只能打打下手,许姨的厨艺还是那般好。

    宋嘉木才只嗦了个味儿,听到厨房有动静传来,云疏浅就啵地一下把鸭翅从他嘴里拔了出来,重新塞到自己嘴里,一溜烟地跑了。

    来到厨房,空气飘荡着饭菜的香味儿,许莹正在剁卤鸭,李媛正在洗青菜,云疏浅站在厨房门口吃鸭翅,年年也在门口蹲坐着,小猫咪时不时也能蹭到吃的。

    “阿姨,我来帮你!”宋嘉木撸起袖子,一副想找活干的模样。

    “不用不用,很快就吃饭了,来嘉木,阿姨给你剁个鸭腿。”许莹乐呵呵地笑着,大概是下午跟李媛那番半玩笑似的聊天,她在看宋嘉木的时候,目光多了些许‘丈母娘看女婿’般打量的意味,倒是越看越满意。

    宋嘉木觉得这个目光有些陌生,整得他怪不自在的,又想起刚刚和云疏浅在房间里这样那样的,稍稍显得有些心虚了。

    “浅浅,这只你的。”

    许莹剁了两只卤鸭腿,卤得喷香喷香的,她在鸭腿上划了几刀,然后又在碗里的卤汁上沾了一下。

    宋嘉木和云疏浅嘻嘻乐着过来接,卤汁往下掉,宋嘉木一只手拿着鸭腿在啃,另一只手就在下巴挡着,防止卤汁掉到地板上。

    “厨房油烟重,你俩出去玩儿吧。”

    许莹自然地对着已经要二十岁的两个家伙,说着跟小时候一般无二的话。

    宋嘉木和云疏浅便一人举着一只鸭腿到外面玩儿去了。

    “还是你妈好,平时我在家都没鸭腿吃了,每次来你家就有鸭腿吃。”宋嘉木感叹道。

    “我在家有鸭腿吃,去你家也有鸭腿吃。”云疏浅炫耀道。

    两人坐在沙发上,彼此隔着两个拳头左右的矜持距离,说话的时候,还时不时地往厨房瞥一眼。

    毕竟是她家,云疏浅显得自在很多,可爱的脚丫子从拖鞋里钻出来,像往常一样抬起来踩在茶几边儿上。

    如果没有长辈在,宋嘉木也会学她那样踩,但现在不行,他只能斯斯文文地坐着。

    “你爸你妈这么宠你,这要是知道了我把你摁在床上亲了九十九次,他们一定会打死我吧?”宋嘉木压低声音,心有余悸地问道。

    “那肯定的啊,宋嘉木,你对我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现在还吃着我妈做的卤鸭腿,你的心里难道就没有一丝愧疚吗。”云疏浅晃了晃小脑袋,一副老爸老妈肯定会替她做主的模样。

    “那我以后不亲你了。”

    “哼,我也不要你亲。”

    “告诉你一个秘密。”宋嘉木说。

    “什么?”

    他压低声音道:“其实我刚刚在你的左脸亲了九十八次,但是右脸亲了九十九次。”

    “不可能,我数着的,休想骗我。”

    “数漏了也不一定喔。”

    他这么一说,云疏浅就觉得鸭腿不香了,老想着左脸被少亲了一次,浑身像是有蚂蚁在爬似的。

    “你、你这人真讨厌!”

    “变态的你就不要再说我了。”

    “……我又不是故意的!”

    “但你确实碰到了啊,云小姐她刚刚碰到了我的……嘶!别掐别掐。”

    “要不是你自己那样了,我怎么可能碰得到?”

    宋嘉木欲言又止,止言又欲,这到底是因为谁的小动作造成的啊。

    也许是两人的交谈引起了厨房的注意,不过好在声音压得很低,厨房里的两位母亲倒也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只是好奇地回头看了眼。

    见他俩跟前些年不一样了,还并排着坐在沙发聊天,许莹也不禁感叹,自家闺女确实和宋嘉木亲近了许多,说不定找机会撮合撮合,他俩真能有那意思呢。

    “宋嘉木,我吃不下了。”云疏浅举着吃了一半的鸭腿说。

    “这就吃不下了?很好吃啊,我都吃完了。”宋嘉木意犹未尽。

    “我刚刚还吃了鸭翅,咱们换一下。”

    云疏浅把自己剩半只的鸭腿给他,然后把他的鸭骨头拿了过来,这样她就吃完了,他还没吃完。

    宋嘉木也不介意,接过她啃了一半的鸭腿继续吃,感觉她这只更香一点。

    少女的手油乎乎的,用手套总感觉吃鸡腿、鸭腿的时候少了点味道,一般在家里吃的时候,两人都喜欢用手直接拿着吃。

    见她没有把手收回去的意思,宋嘉木偷偷回头往厨房瞥了眼,便配合地把她嫩嫩的手指吮进了嘴巴里。

    这次吃手指就有味道了,宋嘉木吮得有滋有味的。

    “变、变态。”

    云疏浅这样说着,却一点没有把手指抽出来的意思,一边让他吮着手指,她一边看着厨房的动静,心跳怦怦地加快,感觉刺激得很。

    开门声传来,精神高度集中的少女便立刻把手指从他嘴巴里拿出来了,起身拿着手里的鸭骨头丢到厨房垃圾桶里。

    “你这么快吃完啦?”许莹惊讶道。

    “嗯……妈你做的卤鸭超好吃!”

    许莹心想,看来浅浅跟宋嘉木关系亲近后,胃口也好了不少,一只鸭腿那么快就吃完了。

    开门进来的是宋迟和云林两位父亲,两人一身钓鱼装备满满当当,唯独没有鱼。

    当然了,这也不是太出乎预料的事情,反而要是带回来了鱼,那才有些出乎预料。

    宋嘉木起身,把嘴里少女手指残留的滋味儿咽下去,端端正正地跟她的父亲打声招呼:“叔叔!”

    云林的身高比宋迟矮一些,一米七五左右,宋迟有一米七八,宋嘉木现在都一米八三了,长辈们的身高大多不算很高,南方人一米八的还是不多的,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现在南方的年轻人,长得高的也很多了,毕竟营养跟上了嘛。

    虽然自己在两家人当中是最高的,但宋嘉木在面对长辈的时候,还是会有当晚辈的压迫感。

    云林戴着眼镜,模样斯斯文文的,清清瘦瘦的样子倒像是个公务员,没有穿平时工作时常穿的衬衫,而是穿了普通的一件中年男士短袖polo衫,手腕上戴个表。

    奇了个怪了,明明从小觉得云叔叔和蔼可亲,怎么这会儿见云叔叔的时候,莫名地觉得他威严了许多,甚至不敢跟云叔叔目光对视的呢!

    宋嘉木知道,云叔叔和许阿姨最宠的就是家里那闺女儿了,每次出差都要特地拜托他一声,让他帮忙照看一些云疏浅。

    这要是被云叔叔知道,他都把他的宝贝闺女儿照顾到床上去了,那还不得被打断三条腿的啊。

    总之趁现在事情还没败露,表现表现也是要的了,说不定哪天云叔叔和许阿姨一开心,大手一挥说道‘朕将云公主赏赐给你了’‘跨国公司也给你了’‘这豪华府邸也给你了’‘我老两口云游四方去’

    宋嘉木越想越是这个理,不然别人跟女朋友见家长时,带那么些好烟好酒好茶是做什么的,肯定就是为了拱人家小白菜的时候可以用力点呗。

    他嘴里的鸭腿都还没吃完,用牙齿叼着,好似狗腿子一般地就迎了上来,帮忙给云林卸下身上的钓鱼装备。

    “没事没事,嘉木我自己来就行。”

    “叔叔,今天有搞到大货没?”

    “今天……”云林有些说不出口。

    宋嘉木便立刻懂事道:“昨天到今天下了那么久的雨,水位高了,鱼没心思吃饵,你就算换那邓刚老师来,今儿也得空军,等明天,我看天气了,明天云高风清,叔叔你还钓鱼不?我去跟你学几招!”

    “害,才坐没一会儿,你许姨就说回来吃饭,这提了点水回来……”

    “这水好啊!用来浇花那叫一个好用,你在别的地方都搞不到这么肥的水。”

    云林也笑了起来:“你这小子……”

    都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钓鱼佬云林被宋嘉木的这一通哄,哄得老开心了。

    奸就奸吧,盗就盗吧,都一把年纪了,除了自家这位越来越标致的闺女儿,倒也没啥可让人图的了。

    诶……我家闺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