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言归正传

第一百八十六章 去他娘的【重要剧情章节】

    ‘不能全信。’

    周拯如此提醒着自己,但他看着面前的‘杨戬’,心底却渐渐没了最初强烈的敌意。

    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真的只是来试图招降自己?

    老君对此没有预料吗?又或者,老君此时也在注视着此地?

    可能是之前接纳了太多信息的缘故,周拯此刻心境有些动荡,双眼注视着跳动的火苗,许久没发一言。

    盘凛温声道:“是不是有些无法判断,到底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了?”

    敖莹老老实实点头,随后朝着周拯挪了挪身子,几乎缩在他怀里。

    她还是有些惧怕,来自于龙族本能的惧怕。

    周拯叹道:“你的意思是,我们这批生灵最后会搞死天地,然后必须换一茬?”

    “这并非我的意思。”

    盘凛平静地道:

    “我觉醒意识后观遍诸天,注视各界,察觉到了很多强大的、超脱各自原生世界的存在,也聆听过他们的教诲。

    “道友了解我父盘古吗?”

    周拯微微摇头:“只知道盘古开天辟地的神话。”

    盘凛道:“父神本身就是真灵聚合而生,他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就是开辟出一个完善的世界,供真灵存活。

    “你也无法用‘拟人’的办法去理解他,他的念头很复杂也很单一。

    “真正的真实只存于混沌,当时间与空间这两层伪装开始展开,真实就完成了降维,出现了三界所处的宇……”

    “道友,”周拯双手一摊,“说点咱们能互相能听懂的吧,而且不要随便就延展话题,提出一个问题先回答一個问题,这样交流才不会费劲,可以吗?”

    “当然。”

    盘凛也不着怒,继续温声说着:

    “我觉醒意识其实是在上古妖庭时,三界的中心地带,也就是灵气最浓、道则最全面的五部洲之地,爆发了一场妖族对人类的屠杀。

    “人类不断质问,为何天道不公,为何天道不公。

    “我在他们濒死前的呼唤中渐渐觉醒,然后注视着这个扭曲且不堪的世界。

    “这真的是父神想创造的世界吗?我不由这么问自己,然后我感受到了父神留下的意念。

    “生灵理应平等;

    “万物理应均衡;

    “肆意剥夺其他生灵的生存权为罪;

    “敢于牺牲自身去保护弱者的为德;

    “在知晓苦难后能直面苦难的为勇……诸如此类。

    “我遵照父神的意志,去维护三界的公平正义,教化人类,促使人类大兴,遍布三千世界,发展出璀璨文明,通过天劫控制仙人的数量,并定时调节长生者的数量,天人合一、自然相合,那是我渡过的最美好时光。”

    他话语一顿,神色竟有些无奈,低头看着篝火。

    “然后,在我视线之外,生灵出现了异变。”

    周拯突然道:“异变?是指勾陈大帝管辖的那个小千世界的事件?”

    “是的,”盘凛道,“我看着那些堕魔的生灵,不解且困惑,并由此产生了自我怀疑,觉得是我错看了人类。”

    周拯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些不同寻常。

    他仔细观察‘杨戬’的神情,却在对方眼底看到了满目的痛苦与煎熬。

    这让周拯疑惑重重。

    盘凛继续道:

    “我剖析了所有能得到的信息,发现就是那个小世界的人类心底产生了魔种。

    “这个天地出现了一些病变,我这般想着,并小心翼翼地给已超脱去了道则之海的三清祖师发去了音讯,请他们在道则的层面观察三界。

    “又通过天道预示,不断去排查生灵可能会出现的问题,如果发现了病灶、那就剪除这个病灶,一切都可以恢复正轨。

    “我这般坚信着,但渐渐的,一切却走向了失控的边缘。”

    “我能打断您吗?”

    周拯突然开口。

    盘凛点点头,仔细看着周拯。

    “你是谁?”周拯问,“你好像不是我曾在凌霄殿中见到的天道。”

    盘凛轻笑了声:“何以见得?”

    “感觉,”周拯皱眉看着杨戬的面孔,“你太温柔了。”

    盘凛哑然,随后点点头。

    “我分化出了两个人格,这个马上就要讲到。”

    周拯与敖莹对视一眼,后者已经放弃做表情,表情都是木的。

    “您讲吧,”周拯做了个请的手势。

    盘凛叹了声,却只是简单总结了一下自己的话语,方便周拯理解。

    那次小千世界生灵堕魔的事件为始端,盘凛寻不出原因,就开始不断搜查整个天地,无意间营造出了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氛,也让玉帝产生了莫大的紧张情绪。

    玉帝,即大天尊,三界主宰者并不知道盘凛的存在,盘凛一直守护在幕后,而且本身类似于‘半混沌’的状态。

    玉帝不知从哪里得到了天道产生自我意识的消息,并且坚信天道意识会锁死所有生灵,剥夺生灵的自由。

    所以,玉帝谋划了西游,并决心以自我牺牲为前提,去搏杀天道的意志。

    这就回到了三百多年前的天庭覆灭大战。

    盘凛目睹了玉帝与漫天仙佛一步步‘叛离’自己,却陷入了挣扎,他不愿意去与生灵敌对,甚至一度觉得天道确实不该存在意识,选择了自我沉沦。

    盘凛没想到的是,自己无数岁月吸纳生灵的欲望,让自己心底产生了一丝丝不甘。

    他分化了。

    从半混沌的状态分化出了一阴一阳、一清一浊、一善一恶。

    集合了无数生灵欲望,将那份不甘化作恨意的恶盘凛坠入凌霄殿,夺舍杨戬,大战大天尊玉皇大帝,最终格杀了漫天仙佛,又被大天尊所伤,被镇压在了杨戬体内。

    善盘凛陷入迷茫,在三界之外不断寻求一个答案。

    “或许对于天道而言,本就不该存在意念。”

    盘凛低声呢喃着。

    周拯突然道:“所以说,在帮助老君完成试炼计划的那个高手,就是您?”

    盘凛含笑点头。

    “这九个劫难是莪为你设计的,也是我走访过的九个相邻的平行世界,与我们的三界起源于相同的混沌海。”

    敖莹张张小嘴,最后还是选择闭口不言。

    盘凛道:“我把自己寻不到的答案寄希望于你,其实也是不太负责的行为,但我并非生灵,所以无法真正的理解生灵。”

    周拯:……

    “能不能先让我冷静下。”

    “自然,”盘凛轻轻颔首,“我与天道是一体的,只是现在恶念的我太强,我也无法反抗,但我知晓我们三界一切已知信息,你可以问我三个问题,我尽量给你准确的答案。”

    言罢,盘凛又叹了口气:“如果李智勇的师父能直接告诉我,关于天地的真正答案,我也不必这般费心追寻了。”

    周拯陷入沉思,在那不为所动。

    敖莹纳闷道:“李兄的师父?太白金星吗?”

    “此太白非彼太白,”盘凛道,“他是我们相邻的平行世界中超脱出来的生灵,也是曾为我解惑的一位恩师,其他平行宇宙中只要存在太白金星,都能被他直接吞噬,但他并不会这般做,这种层次的存在也不会干涉我们三界的事端。”

    敖莹小声问:“这么恐怖吗?他叫什么呀?”

    “我不知其真名,我问过能接触到的几位超脱之灵,尽皆不知他真名。”

    盘凛轻叹了声:“我如果能自天道中超脱,或许才能与他再见一面吧。”

    周拯在旁慢慢抬头,眼底目光渐渐清澈。

    “我想好了,这三个问题分别是:

    “谁给我下的六十四卦封印?谁夺舍了院长?截天教的实际控制者到底是谁?”

    盘凛笑道:“你倒是直指问题的核心,看来不让你知晓这些,你反而会产生执念,去看吧,我也该离开了……对了,忘记告诉你了。”

    “什么?”

    周拯来不及看心底绽放的三点灵光,抬头看着盘凛。

    “我与我的恶念相通,我与你交流的这些,他也能感应到。”

    盘凛轻笑了声,身形渐渐变得虚淡。

    “回去就准备好接受狂风骤雨吧,他现在只想杀了你。

    “天道存在一种本能,就是消灭一切异数;但天道也存在一个缺陷,就是必定存在一个变数。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

    周拯闭上双眼,注视着那三点灵光中浮现的画面,表情有些怔愣。

    而在蓝星所在的三界内,那凌霄殿废墟前的台阶上,闭目打坐的‘杨戬’缓缓睁开双眼,面露怒色,低声冷哼。

    他表情突然扭曲了几下,目中紫色神光退却了一瞬,那英俊不羁的面容上,露出了淡淡微笑。

    “天道,你也有弱点。”

    他双目再次被紫色雷光填满,淡然道:

    “待我同化了你,自是补全了自身,再无阻碍。”

    真·自言自语。

    ……

    古朴的大殿中,两名童子从主漩涡跳了出来。

    “奇怪,老君怎么让提前喊帝君他们回来呀。”

    “不知道呀,咱俩这脑瓜子就别想了,也就是能做做煽风点火的差事了。”

    “是呢是呢,哥哥你来喊,这次记得先喊帝君。”

    说话间,两个童子开口轻斥,五个名字依次响起。

    这次没什么停滞,也没多逗留什么,五道身影接连出现,各自都是风尘仆仆的模样。

    紧接着,五道仙光同时亮起。

    这不只是他们此前被目标异世界天地规则压制的实力和道境回来了,被压制的道境此刻竟然还有不同程度的上扬,肉身之力竟也有同等的增幅。

    月无双和肖笙自是十分欣喜;

    敖莹却注视着周拯,目中满是关切。

    李智勇立刻将身周荡漾的仙光收摄了回来,目中带着几分笑意,轻轻舒了口气,随后又有些奇怪地看向任由仙光和道韵弥漫的周拯。

    周拯双眼直愣、双目瞪圆,似乎是看到了不敢置信之事,见到了什么大恐怖。

    李智勇小声问:“这是怎么了?”

    周拯猛地回神,闭目长长地叹了口气,将背后的异象收敛。

    他苦笑道:“我现在基本上全明白了。”

    “明白什么?”肖笙纳闷道,“班长你怎么了?对了,你们去哪了?”

    “极乐之境。”

    周拯道:

    “你们应该是去了一个枯败的世界吧;我们去了那个枯败世界的生灵最后精神寄托之地,这事挺讽刺的,不过也没什么好说的,回头详谈。

    “老君……老君!”

    周拯突然抬头呼喊:“可信吗?”

    一缕微风拂过,周拯心底缓缓漂浮起了两个字眼。

    【可信】。

    周拯点点头,闭目凝神,掌心绽出一缕缕仙光,仙光交织成了三幅画面,展露在了金银童子和小队成员之间。

    他不想瞒着他们。

    第一幅画卷。

    那是在一处深邃的大殿中,各处燃烧着火盆,一名名穿着斗篷的身影跪伏在下方,曾主持行刺周拯的那个‘右使’跪在右首的位置。

    大殿深处,一座宝塌上,有个戴着面纱的年轻女子斜躺着,丰腴的身段诠释着女子之美,似乎能让见她一眼的所有雄性生物疯狂。

    她背后慢慢浮现出了两道虚影。

    一幅虚影在前,是位凤冠霞帔、面容威严的女神。

    天庭,王母。

    一幅虚影在后,没有实体,却传递出了无边的恶意,似乎代表着天道·盘凛恶念。

    这是第一幅画面,回答周拯的问题‘谁是截天教的实际掌控者’。

    第二幅画卷。

    洁净的院落中,在院子中跑来跑去的几个孩童时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老院长站在小楼的窗户后,负手凝视着这些孩童,表情只是木然。

    她背后也浮现出了一道虚影,却是那个凤冠霞帔的女神。

    这是第二幅画面,回答周拯的问题‘谁夺舍了老院长’。

    第三幅画卷最长,周拯曾见过,那是老君曾为他展示过的画面。

    少年周拯遍体鳞伤的昏死在了地面,背后浮现出了太极图的印记,有个穿着斗篷的瘦小身影出现在一旁,在周拯身旁漫步。

    是那双黑底靴子!

    但这幅画面与老君给的提示不同,它清晰地点出了斗篷下藏着的是谁。

    斗篷后浮现出了两道身影,一个头戴凤翅紫金冠、身着锁子黄金甲、脚蹬藕丝步云履,手持一杆铁棒,瘦小的身形昂首看向天穹,目中两束金光,似是万古不灭!

    齐天大圣!

    踏破灵山的孙悟空!

    而在孙悟空身旁,还有一道身形伟岸的中年男人,身着白袍,袍上绣着九重天阙,身周盘旋着一方大印、一面铜镜、一把长剑,双眼似星辰,似能照亮无尽星空。

    玉皇大帝!

    昔日的三界执掌者,大天尊!

    且不说这两道身影为何会凑到一起,画面中,那戴着斗篷的身影慢慢蹲了下去,在周拯背后一阵摸索,口中却时不时钻出两个语调,说的却是:

    “玉帝老儿,你这后手有些不靠谱嘛,都十多岁了还没开始修行,还被凡人揍的这么惨。”

    “你个猢狲瞎咧咧什么,青华爱卿绝对能力挽狂澜、收拾残局。”

    “就他?别以为我没听过吕洞宾的花名,真不如你自己转世重修,再去跟天道斗一场。”

    “我不行了,残魂只剩这一点,被天道拿捏死了。如果不是当年在你身上留下印记,早就完蛋了……快点帮我,借你法力、用我天道序列,给他设个封印。”

    “设封印作甚?”

    “助他一臂之力,滋养他神魂,防备王善那个愣头青再把他弄死,天道马上就要在杨戬体内复苏了,他前面九次转世已经聚起了大气运。这就是我最后能为他做的了。”

    “不若带他离开,俺老孙亲自调教,他日也能去搞搞闹天宫的勾当。”

    “不可,想要击败天道,靠的不是武力……”

    “又不是你这玉帝老儿抱怨自己道境比起天道差一丢丢的时候了。”

    “呸!你这猢狲快点出力!我快撑不住了!”

    “看在你当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了咱那么多蟠桃的份上,借你点法力就是。”

    “哼,如果不是当年你定住我七个女儿就只去吃桃,我能饶得了你?”

    “堂堂玉帝老儿,竟然一个儿子都生不出来。”

    “女儿多可爱,你懂什么你,上法力!”

    “接好!”

    “好法力!你这猢狲还真藏了东西!”

    “跟你们这些老不死的斗心眼,俺老孙岂能不留一手?”

    画面中,那斗篷下探出的两只猴爪,像是东北澡堂搓澡大师傅般,对少年周拯的后背一阵搓弄。

    大殿内,李智勇、肖笙、敖莹、月无双,此刻齐齐双眼直愣,一如周拯刚才的表情。

    片刻后,小金小银端着两个托盘,等他们挑选任务奖励。

    肖笙猛地吸了口气,整个人哆嗦了几下,低声道:

    “这什么跟什么啊!大天尊没死,跑去孙悟空体内了?天道没死,跑去杨戬体内了?截天教背后的是王母和天道?!”

    李智勇、敖莹表情麻木地点点头。

    “乱了,”月无双揉揉眉头,“都乱套了。”

    周拯却是一惊走到了小金面前,直接看着托盘中的十多样事物,双眼微微一眯,突然爆了句粗口。

    “去他娘的。”

    而后一把抓起了两只存有老君大道感悟、标注了周拯可用字样、此前两次根本没考虑过的传道玉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