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师姐,我不想努力了 暗狱领主

第一百六十三章 始源星宫

    弥罗仙域,道庭枢机重地。

    明亮金辉弥漫的洞府深处,精心妆扮、盛装华服的兰翊菲在一位其貌不扬的青年道人陪同下走了出来,手里捧着一方散发出厚重威压的金黄印玺,神色略显遗憾。

    “……还请夫人见谅,帝君也有不得已的难处,”

    青年道人温言说着:“这些功德,已经是帝君未来五百年内所能支配动用的全部份额,而且先前不少人上门求恳,结果都是空手而归的。”

    兰翊菲点了点首,娇颜上浮现出如沐春风的笑意:“帝君的照顾,妾身和璇玑星宫自然铭记在心,还请道友留步,不必远送了。”

    青年道人呵呵一笑,作揖为礼,目送着兰翊菲转身离去。

    华美的车驾停留在距离洞府千丈外的区域,还有数百名侍女护卫在旁边等候,眼见自家主母过来,齐齐躬身行礼。

    兰翊菲上了车驾,语气淡漠地吩咐返程。

    这车驾内部极大,层层珠帘帷幕分隔出了数十个房间,还有着单独的花苑与灵泉湖泊,反正在空间阵法的作用下,布置这些并不如何费事。

    “……大小姐,事情办的如何?”

    兰翊菲捧着印玺走进内室,四位精明干练的妇人悄然现身,行礼后问着,这是她自娘家带过来的心腹人手。

    “那位只答应给了一半,怕是有些不敷使用。”

    兰翊菲微微叹气,印玺中的天地功德数目是五亿,让洞天秘境中的那位帝君苏醒是可以的,但是想要恢复到巅峰状态是不可能了,还得另想办法才行。

    一位妇人想了想说着:“要不,小姐您还是去求殿主一回吧?他老人家总不至于让您失望而归的。”

    兰翊菲摇摇头:“有那些讨厌的老家伙盯着,父亲就算愿意帮我,都不可能做的太明显……也罢,能借到多少算多少吧!”

    影杀殿的话事人宝座并非世袭,而是由十二个家族派系轮流执掌,兰家固然是其中势力最大的派系,但对其他家族并无绝对优势,所以很多事情没法随心所欲。

    ……

    时隔一个月,虞灵舟和玥仪天君带来了又一批渡劫的女修,包括六位准备冲击真仙境界的长老在内,全部数量加起来超过两千人。

    秦沐凌没有异议,白天一批批地帮助她们渡劫,晚上和师姐们轮流颠鸾倒凤,恢复精气神与受损的气运,周而复始。

    等到这批女修尽数渡劫成功、准备回返宗门时,时间已经过去两个月。

    “小师弟,你以一己之力,让宗门的整体气运再度增涨了三成。”

    离开之前,虞灵舟笑眯眯地对秦沐凌说着。

    纵然是道庭,都不可能在短时间里造就出如此多的元仙和羽化境修士来,哪怕投入再多的资源都难以实现。

    其实,但凡传承岁月超过百万载的道统势力,像这种卡在某个关口不敢渡劫的门人都不是一般地多,如果没有特殊际遇,他们只能选择熬到寿元将尽时强行渡劫,最终九成九的人都会失败身陨,被恐怖的天劫之威劈得魂飞魄散。

    所以在各大道统势力高层看来,这些门人都是属于不可避免的“损耗”。道途漫长且充满艰险,注定是越高的境界、能够踏足的人就越少,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倒在了半路上。

    也就只有秦沐凌这样无法以常理揣度的存在,完全颠覆了这一常识,将这些原本几乎必死的女修全部护持住安然渡劫,从而显著提升了宗门的整体实力。

    秦沐凌问着:“下一批门人什么时候过来?现在还有时间,在启程去道庭前,应该来得及再造就一批元仙出来。”

    “不了,”

    虞灵舟摇头否决:“目前就这样吧。掌教有言,让你安心闭关修行,等你将来晋阶心魔境之后,再考虑帮助师姐师妹们渡劫不迟。”

    不能过度操劳秦沐凌,这是宗门高层的共识,所以在牧盈华的坚持下,渡劫之事暂告一段落。

    “好的。”

    秦沐凌略有些遗憾地答应下来,在外人眼里、他是在为宗门牺牲,实则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天劫之力对先天鸿蒙灵种的好处太明显了。

    尽管暂时没有新的青莲叶生成,不过原有的灵种本体以及六片青莲叶虚影都发生了令人惊喜的变化。不仅更加的凝实,衍化分离出的根须愈发粗大、数量进一步增加,从不同的时空维度深处汲取过来的灵气精粹与灵机道韵更丰富。

    所以在祁雅澜与洛寰看来,秦沐凌的战斗力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提升,哪怕是她们二人联手将小师弟压榨到筋疲力尽的地步,只需短短的片刻功夫,小师弟就会再度变得龙精虎猛。

    两位师姐惊讶之余,不约而同地加大了双-修的力度,既然小师弟已经有能力跟上她们的节奏,自然没有浪费的道理,这样可以有益于双方修为的快速提升。

    “可惜这里没有时间加速法阵,”

    闺房里,丽颜潮红的祁雅澜舒展着绝美娇躯,玉臂拥住秦沐凌说着:“不然你很快就可以冲击心魔境了,我们也能够早日领悟真仙法则。哎,要是你现在能够回宗门总坛该多好!”

    时间加速法阵的架设布置、以及启动运行都需要海量的灵石灵晶资源支持,因此外面的道场分院通常是不会有的,只有宗门总坛的洞天秘境里才具备这条件。

    秦沐凌不以为意地说着:“倒也不用太急,在外面一样可以提升修为,等到风头过去再回宗门不迟。”

    始源星宫的那位神秘主人已经苏醒,如今不知隐匿在星空深处的哪个角落里,真要让祂察觉到了秦沐凌的存在,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就难说了。

    或许按照祂的规划,先天鸿蒙灵种就不该诞生自己的灵智,更别说化形了,如果秦沐凌将来重新落到祂的手里,多半会被祂抹杀了自我意识,施展大神通返本还原,将他重新炼化成一颗种子。

    时间悄然流逝,转眼间又是两个多月过去,眼看着启程去弥罗仙域的日子越来越近。

    经过不止一回的求恳,大师姐雪冰璇终于获得了牧盈华的允准,带着程羽蓝、洛婉卿,以及数量众多的护道人过来与秦沐凌汇合,再一起前往道庭。

    五位师姐如今都是妖孽级天骄种子,秦沐凌更是凌驾于所有新时代精英之上的特殊存在,因此云梦天宫高层极为重视这次的道庭之行,派出的护道人足有上百位,牧盈华更是亲自分出了一道灵识分身,蛰伏在雪冰璇体内,一旦遭遇某些难以预料的危机,就会出手化解。

    “三位师姐,好久不见!”

    面对师姐们幽怨的眼神,秦沐凌浑然不觉地招呼着,他觉得自己现在有足够的底气了,哪怕是师姐们一起上阵都不怕。

    “是啊是啊,好久不见,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好像过得挺舒坦惬意的样子?”

    洛婉卿似笑非笑地说着:“不如……现在陪师姐去打架怎么样?要什么样的姿势都随你!只是不许偷工减料。”

    秦沐凌心里一紧,顾左右而言他:“打架的事情不急,还是先去修炼吧,你们好久没有得到悟道灵光的助力了,抵达道庭还有数日时间,正好可以利用起来。”

    雪冰璇笑笑,没有让他继续难堪,而是神色柔媚地道:“如此甚好,那就看小师弟你今晚的表现啦!”

    ……

    星空彼端。

    神秘的始源星宫遗迹,位于一片瑰丽深邃的星云深处,四周诡异恐怖的天然禁制层出不穷,漫长岁月下来不知吞噬了多少修士的魂魄性命。是太虚星空中公认的大凶之地。

    不过自从数年前,这片规模恢弘壮观的宫阙意外地重现天日,消息传开后,立时就吸引了不计其数的道统势力前来探险。某些势力的高层甚至倾巢而出,巴望着能够在星宫深处寻到旷世机缘,从而一飞冲天,走上仙途巅峰。

    后来发生的一切,是所有大能巨头都不曾想到的,为了一颗价值无可估量的先天鸿蒙灵种,当场重伤乃至陨落的大人物不知凡几,最后各方都是两手空空,眼睁睁地看着那件至宝破空飞走不知所踪。

    事后出于发泄的目的,始源星宫内外的每一个角落,都被无数修士翻了个底朝天、一遍又一遍,什么有用的东西都不曾剩下。

    此刻,星宫的核心区域,大群不速之客悄然降临。

    空旷的大殿中,千叶功德青莲池早已干涸见底,里面的古圣之血与无数天材地宝融合而成的灵液涓滴不剩,连鸿蒙宝玉雕琢而成的池砖都被挖得干干净净,原地只留下一处黑漆漆的天坑。

    星宫里的诸般陈设,如那些华丽威严的浮雕,精美大气的立柱屏风,钟楼玉鼎、影壁华表、神兽雕塑之类,只要是能搬走的物件,通通都不见了踪影。

    天坑边,数百道魁梧高大、气息慑人,浑身裹在厚重黑袍中的身影静静矗立,沉默地注视着眼前凄凉场景。

    “……先天鸿蒙灵种,就这样被抢走了?”

    良久,一个冰冷威严的声音响起。

    另一个声音幽幽叹息:“圣人的心血,无数岁月的经营布局,就这样被一群蝼蚁给糟蹋祸害了,简直是……万死莫赎!”

    以他们的修为,星宫内外的每一处细节、都已在神念感应中纤毫毕现,眼看着圣人昔日开坛讲道的圣地变成了如今的模样,心底的滔天怒火无以言表。

    “究竟是哪些胆大妄为的混蛋干的?”

    “谁干的?这不用多问了,只看现场遗留的诸多驳杂紊乱的气息,还有纷乱如麻的命运之线,只怕是太虚星空中超过七成的道统势力都有份!”

    “那么……需要进行大清洗吗?”

    “恐怕不行,这个任务太繁重了!超出了我们如今的能力极限,目前的太虚星空修行界虽已没落,总还能找出几条难缠的大鱼来,如果他们联起手来拼死反击,对我们相当不利。”

    场面沉寂下来,这群神秘人虽不把那些道统势力放在眼里,然而要说清洗掉大半个太虚星空的宗门,还要加上海量的散修群体,即便对于准圣帝君而言、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事情难办,但也不能不办!”

    一个阴冷的声音出言道:“我们先挑几家所谓的至尊级道统出来,将他们逐一平山灭门,再发出公开通告,勒令那些势力归还从星宫里抢走的东西,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不能少!”

    “此事可行,不过可以先缓一缓吧!眼下魔族后裔重现,得等到这场劫数过去之后才能付诸行动,况且……当务之急是追查先天鸿蒙灵种的下落,这是圣人座下的天刑神君反复强调过的。”

    “神君大人有命,我等自当照办,只是先天鸿蒙灵种已经蕴生出灵智,极有可能已经化形,任何天机术数推衍手段对祂都没有效果,茫茫星海之大,我们就这些力量,究竟要从何找起?”

    “……”

    场中再度沉寂。

    以太虚星空的广袤浩瀚,漫无目的地去寻找某个先天生灵,用大海捞针都不足以形容其难度,这根本就是无解的难题。

    或许,只有等到那位圣人完全复苏之后,由她亲自以本源血脉秘法追根溯源,才可以获悉些许端倪,除此之外无法可想。

    “可是,眼下圣人尚未出关,难道就干等着不成?不如这样吧,我们去找几家道统势力,设法控制了他们的高层,然后勒令他们发动自家的力量去追查此事,或许能够有所发现?”

    “嗯,此事倒也可行,只是选择哪几家道统呢?”

    “劫运宫如何?九灵元清门,天巫神朝,阎浮圣魔宫这几家都可以考虑,毕竟这大殿内外,就数他们遗留下的气息最为强烈,可见他们当初在星宫中为祸不小,提前给他们一个报应是应该的。”

    “如果他们不肯就范呢?”

    “那就直接灭掉好了,我们现在的力量纵然不足,仅仅用来对付这几家势力还是没问题的。”

    “如此甚好,我同意。”

    “我也同意。”

    “同意。”

    众多黑影悄然消失,始源星宫内外重新陷入了沉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