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夏文圣 七月未时

第一百六十六章:辩法!天云寺主持入魔,屠僧!剑圣登场,不败剑法!

    天云寺。

    十万信徒聚集此地。

    百姓们被僧人蛊惑,齐齐聚集此地,他们形成莲花图案,依次向下而坐。

    三万大军聚集,望着这一切,显得有些沉默。

    十万百姓,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佛门用这种手段,无非就是到了最后一步了。

    寺外。

    顾锦年骑在战马上,面色冷漠,望着这一切。

    一旁的苏怀玉,则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也没有说什么。

    “侯爷。”

    “是否要将百姓强行驱逐?”

    随着顾锦年的到来,王鹏立刻出声,询问顾锦年要不要直接将百姓驱逐。

    “不。”

    顾锦年摇了摇头。

    驱逐百姓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些百姓聚集过来,已经做好赴死的准备,越是强硬去做,只怕会惹来巨大的争议。

    不得不说的是。

    佛门这一招很毒,但也很正确,因为顾锦年的确感到有些棘手。

    强行横推。

    就意味着要动刀子。

    死佛门弟子,顾锦年不在乎。

    但如若死的不是佛门弟子,而是大夏百姓,那就不行。

    于情于理都不行。

    寺外。

    顾锦年静静看着这一切,一时之间的的确确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一旁的苏怀玉,不由出声了。

    “侯爷是在担心什么吗?”

    苏怀玉的声音平静。

    “佛门手段太脏了。”

    顾锦年淡淡出声,脑子也在飞快运转,思考该怎么去做。

    “是有点脏,走到这一步,也是佛门最后的手段了。”

    “不过,这手段看似无解,可实际上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的。”

    苏怀玉点了点头,他同意顾锦年所说,但言语之中似乎并不觉得这件事情没有解决。

    “这是何意?”

    顾锦年看向苏怀玉,眼神当中有些好奇。

    “侯爷。”

    “佛门动用这招,就意味着这是佛门最后的手段。”

    “以民心攻民心,此乃上上之策。”

    苏怀玉淡淡出声,提醒顾锦年一个关键点。

    以民心攻民心。

    战马上,顾锦年皱紧眉头,仿佛咀嚼着苏怀玉这句话的意思。

    过了片刻。

    顾锦年眼中顿时闪过一丝亮光。

    “你的意思是说。”

    “用佛门的手段,去对付佛门?”

    顾锦年出声问道。

    “侯爷聪慧。”

    苏怀玉点了点头,两人都是聪明人,苏怀玉只是提了一句,顾锦年便想到了应对方法。

    “此计可行。”

    得到苏怀玉的回答,顾锦年不由点了点头。

    当下,他从战马上走下来,王鹏等人齐齐聚集过来,等待着顾锦年发号施令。

    “待会有秩序将百姓带走。”

    顾锦年出声,在王鹏耳边低语,说完这话后,独自一人走上天云寺。

    “侯爷,要小心啊。”

    王鹏出声,提醒顾锦年小心。

    而此时。

    顾锦年已经走上天云寺,盘坐在佛寺周围的百姓,一个个用敌视的目光看着顾锦年。

    在他们看来,顾锦年灭佛,是扼杀他们的信仰,罪孽深重。

    只是对于顾锦年的身份,他们还是有些忌惮,所以敢怒不敢言。

    一刻钟后。

    顾锦年也缓缓出现在天云寺内。

    大殿当中,诸多佛门僧人聚集,每个僧人脸上都是冷冽,他们方才诵念经文,如今看到顾锦年出现后,不由自主的投来不善目光。

    “阿弥陀佛。”

    也就在此时。

    天云寺内,老僧主持的声音响起,他双手合十,凝望着顾锦年,满脸的慈悲。

    随着佛号响起,众弟子也平静下内心。

    “施主,你一路前来,屠杀我佛门弟子,已犯下滔天大罪,更是惹来民怨四起,侯爷睁开眼睛看看,百姓已经做出了选择。”

    天云寺主持双手合十,他望着顾锦年,依旧是佛门那套说辞。

    不过这一次,天云寺主持极度聪明,他们喊来了一些信徒,让他们聚集在这里,倒要看看顾锦年敢不敢杀。

    如若顾锦年敢杀这些百姓,那么大夏这次灭佛,就彻底输了,而且输的干干净净。

    面对天云寺主持所言。

    顾锦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向对方道。

    “佛曰,善者慈悲,慈悲于心,本侯其实有一个疑惑,希望主持能解惑,倘若主持能为本侯解惑,本侯立刻撤兵。”

    顾锦年出声,如此说道。

    “施主所言当真?”

    天云寺主持开口,没想到顾锦年会这样。

    “本侯不会骗你。”

    顾锦年淡然道。

    “好,请侯爷提问。”

    天云寺主持伸出手来,让顾锦年出题。

    他乃是佛门高僧,懂得辩法,自然不虚顾锦年。

    “敢问主持。”

    “若你身处荒漠之中,无法使用法力,口渴数日,你壶中之水只剩下一口,而距离逃脱荒漠,只剩下最后一天路程。”

    “若你喝下这口水,便可安然无事,若你不喝,便死于此地,可就在此时,你遇到一名穷苦百姓,也迷失于荒漠当中,他口渴数日,奄奄一息。”

    “请问主持会如何做?”

    顾锦年出声,提了一个佛理。

    此话一说,都不需要高僧回答,其余僧人一个个嗤笑不已,他们心中瞬间有了答案。

    “回施主。”

    “老衲会将壶中之水给予对方,此乃佛门慈悲。”

    他出声道,没有半点犹豫。

    此言一出,顾锦年点了点头,很是满意,但只是刹那间,天云寺主持却微微皱眉,因为他察觉到了这个问题的陷阱。

    “那敢问高僧,倘若你遇到十万穷苦百姓置身荒漠,不过你拥有部分法力,可以运来一条大河,救他们一命,可却要牺牲自身,你该如何做?”

    “若是主持回答上来,本侯立刻撤兵。”

    顾锦年出声,他负手而立,眼中带着温和笑意,看着对方如此问道。

    这个问题一出。

    天云寺主持色变了,不仅仅是他,其余僧人一个个神色一变。

    之前的问题,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可现在这个问题他们瞬间反应过来了,顾锦年不是在提问,而是在逼问。

    用荒漠代表现在的局势,用水源代表着生死。

    荒漠的十万百姓,就是这里的十万百姓。

    若佛门慈悲,大夏灭佛,这些百姓若敢叛逆,下场便是被大夏王朝屠杀,而佛门有办法解救他们,那就是让他们离开此地。

    用民心攻民心。

    用佛法胜佛法。

    顾锦年只是简简单单一个提问,却让天云寺上下所有僧人陷入了两难之地。

    说不给,那就是违背佛法,就不是真佛,即便顾锦年不杀他们,撤兵离开,佛门也输了,而且输的极其彻底。

    若说给,就应当放这些百姓一条生路,让他们离开,可若是如此的话,大夏铁骑将会无情践踏而来。

    这简简单单一个提问,让他们越想越是心底发寒啊。

    天云寺内显得十分安静。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大约小半个时辰过后,顾锦年的声音也不由响起了。

    “快半个时辰了,主持难道还没有想出答案吗?”

    顾锦年询问,同时朝着对方走去。

    到了这一步。

    天云寺主持的确沉默无言了。

    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而面对顾锦年的步步紧逼,到最后天云寺主持额头之上更是落下汗珠。

    他面色难看,眼神闪避,不敢直视顾锦年。

    “若主持不能回答,则本侯就认为大夏佛门皆是伪佛,造就的杀孽,全由主持一人承担。”

    顾锦年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显得极其诡异,让天云寺主持不禁咽了口唾沫。

    他害怕,眼神恐惧。

    最终在这种高强的压力下,天云寺主持出声了。

    “愿救苍生为主。”

    最终,天云寺主持选择了拯救百姓,他还是有一定良知。

    得到这个回答后,顾锦年点了点头。

    “既然救苍生为主,还请主持出言吧。”

    顾锦年开口。

    此言一出,天云寺主持一脸绝望。

    “传老衲之令,遣散百姓离开。”

    他出声,引起一些僧人惊愕。

    召集百姓前来,就是为了让顾锦年有所忌惮,可现在让百姓遣散离开,那他们岂不是要倒霉?

    “遣散。”

    天云寺主持出声。

    面色不改。

    紧接着,他看向顾锦年道:“施主,可否你我二人单独相聚半个时辰。”

    他出声,似乎有些什么话要与顾锦年说。

    “好。”

    顾锦年直接答应下来,不管如何,对方最终的选择是保护百姓,那么顾锦年敬佩。

    很快,所有僧人离开,大殿当中,只留下顾锦年与天云寺主持。

    “阿弥陀佛。”

    “敢问施主,为何灭佛?”

    待人走后,天云寺主持直接开口,询问顾锦年灭佛的缘由。

    “圣旨已经说明一切,主持难道不清楚吗?”

    顾锦年出声,他望着对方,也给予了回答。

    “圣旨所言,其实佛门可以更改,让礼部来管辖,至于僧人之数,其实佛门也可以进行调整,侯爷为何一定要灭佛?”

    天云寺主持不明白,他的确是带着困惑。

    一开始,他的想法也很简单,是佛门的命令,让他带十万百姓聚集此地,相当于是设下一道关卡,看看顾锦年敢不敢继续屠杀。

    可现在,随着顾锦年简简单单提问,他明白顾锦年绝非常人,这个绝非常人,并非是因为身份,也并非是因为顾锦年乃是儒道后世之圣。

    而是顾锦年的佛理,比他精通,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打败了自己,才会让天云寺主持变得如此。

    他并非是贪生怕死,也并非是其他,而是想不明白顾锦年为何要灭佛?

    也希望劝阻顾锦年,不要这样下去,换一种柔和的手段。

    听到天云寺主持的疑惑。

    顾锦年稍稍有些沉默。

    但过了一会,顾锦年出声了。

    “本侯看得出,大师的确有怜悯之心,既如此,本侯也就不藏着了。”

    “本侯今日之灭佛,灭的不是小佛,而是伪佛也,在大师看来,由礼部来把控寺庙,让寺庙来审批僧人,就可以阻止佛寺偷税漏税,可以阻止一些有为青年入佛门。”

    “这看似美好,可实际上根本没用。”

    “只因,佛门已经产生了毒瘤,天道轮回,盛极而衰,佛门昌盛已久,成为天下大教之一,然而已经失去初心,天命出现,佛门蠢蠢欲动。”

    “甚至不惜违背天理,就是想要图谋天命,就好比江宁郡之难,敢问大师一声,江宁郡之难,为何佛门没有出现?”

    “再者,匈奴国与大夏王朝之战,没有佛门的影子吗?”

    “大师心里应该明白,本侯所作所为,并非是灭佛,而是肃清佛门,本侯相信,佛门当中必有善者,但如今随着佛门日益增强,一些人已经诞生心魔了。”

    “弱者诞生心魔,挥刀向更弱者。”

    “强者诞生心魔,染指人间世俗。”

    “倘若本侯当真如天下人所说一般,为了心中一己私欲,为了一时之怒,何须在乎这十万百姓?又何须下令,还俗者不杀?”

    “你信不信!倘若换任何一个王侯前来,绝对是斩草除根。”

    顾锦年将自己心中之言说出。

    这就是他灭佛的原因。

    佛门乃是天下大教之一,这样的存在,若是不加以管控,未来必酿出大错,顾锦年没有义务去帮他们,可佛门已经将手伸到大夏王朝。

    故而,无论是站在任何一个角度,顾锦年都必须要灭佛。

    一番言论说完,天云寺主持瞬间沉默了。

    弱者诞生心魔,挥刀向更弱者。

    强者诞生心魔,染指人间世俗。

    他明白了,彻底明白顾锦年灭佛之意。

    尤其是顾锦年说的几句话,江宁郡之难,还有佛门这些年做了什么事情,他虽然没有进入核心地带,可他也算是佛门当中有威望之人,其实还是明白一二的。

    他知晓一些事情,但不多,如今顾锦年将佛门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摆在台面上,让他彻底明悟。

    “阿弥陀佛。”

    “是老衲执着了。”

    “侯爷,可否给老衲半个时辰的时间,老衲劝说他们还俗。”

    天云寺主持明悟,他双手合十,望着顾锦年如此说道。

    “好。”

    顾锦年答应下来,对方能明事理,这是最好的结果。

    很快,天云寺主持走出大殿。

    他的声音洪亮无比,劝说百姓离开,同时也劝说其他僧人还俗。

    但令他想不到的是。

    大部分百姓没有选择走,依旧坚持坐在这这里,有两种原因,一来是信仰佛门,二来是有些僧人实在是不甘,死活不走,也劝说其他百姓在这里反抗。

    一时之间,天云主持有些惊愕,他也逐渐明白顾锦年所说的大错是什么了。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经过天云寺主持一番努力之下,佛门僧人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人选择还俗,至于百姓走了一半,其余的人还留在这里。

    顾锦年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半个时辰过去了。

    他没有说话。

    “侯爷,再给老衲半个时辰,再给老衲半个时辰。”

    天云寺主持语速极快,希望顾锦年再给他半个时辰,因为他相信自己能劝说成功。

    他不希望这些僧人白白牺牲。

    “好。”

    顾锦年依旧是负手而立,答应下来。

    如此,天云寺主持继续去劝说,他几乎是说的口干舌燥,佛法也用,道理也说,就差没有动手。

    可这半个时辰,加起来也不过劝说两百位僧人还俗,百姓还好,又走了两千多人。

    这一刻,天云寺主持将目光看向顾锦年,他还没有说话,顾锦年点了点头。

    明白天云寺主持的想法,顾锦年直接答应下来了。

    如此。

    又是半个时辰。

    还是半个时辰。

    说到后面,不但没有人选择离开,相反一些僧人回来了。

    是的。

    回来了。

    一些还俗的弟子,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又一次回来了,数量不少,陆陆续续不到一个时辰,基本上全部回来了。

    甚至他们不但回来,还将一些百姓也带回来了。

    随着这一幕出现。

    天云寺主持彻底绷不住了。

    “尔等为何要回来?”

    他的怒吼声响起,辛辛苦苦劝阻他们离开,却没想到他们又回来,而且还带着百姓归来。

    怒吼声响起,这些僧人没有半点畏惧,相反有些僧人更是看向主持道。

    “主持,你被顾锦年唬住了,我等身后的是苍生,若我等离开,岂不是放任妖魔乱世?”

    “主持,你的心已经乱了,被顾锦年扰乱,还不速速醒来。”

    这一道道声音响起。

    天云寺主持的想法,只是希望有更多的人选择离开,只要离开,他们就能活着,远离是非,这是好生之德。

    可没想到的是,自己的一番苦心,被当成了驴肝肺。

    但天云寺主持没有生气。

    他只是露出无奈和痛苦的表情。

    他没有因为这些人的辱骂而生气,但因为他们的行为,让他彻底明白顾锦年之前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这些佛门弟子,已经彻底被控制了,被某些人控制了。

    形成了毒瘤,吸附在佛门当中。

    之前他只是大概明白,可现在他彻底明白了。

    “你知道为何本侯给你时间吗?”

    就在这个时候,顾锦年的声音响起,在他身后如此说道。

    天云寺主持沉默不语,可他目光流淌着眼泪。

    “因为本侯知道,他们不会离开的,你劝不动他们的,言语的力量,终究抵不过战刀。”

    “这是人性劣根,不到死的那一刻,绝对不会知道自己错了。”

    “只要本侯的战刀不落下来,他们就一定不会相信本侯敢动手。”

    “但真正的悲哀是,当战刀落下之后,他们还认为自己是对的,这才是真正的悲哀。”

    “一生都被人骗了。”

    “所以,他们没有必要留在这个世界上。”

    “你离开吧,这里的事情,有本侯在。”

    顾锦年淡淡出声,道出核心,也道出一切缘由。

    这些人已经无药可救了。

    然而天云寺主持没有选择离开,而是沉默无比的看着这一切。

    过了半响之后,天云寺主持转过身来,他的目光变得猩红无比,流淌着丝丝血泪。

    顾锦年眉头一皱。

    因为对方眼神当中弥漫出杀意,但不是对自己的杀意。

    “施主。”

    “快离开吧。”

    “这是老衲的因,由老衲来解决。”

    他出声,简简单单只是一句话,使得顾锦年神色一变。

    他听得出对方想要做什么。

    但顾锦年没有犹豫,直接离开,天云寺主持已经入魔了。

    准确点来说不是入魔。

    而是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从而选择极端化。

    到了这个时候,顾锦年想劝都难劝,再者他也没必要劝说什么。

    顾锦年离开天云寺。

    一些僧人百姓看到这一幕,不由大喜过望,下意识认为顾锦年终究是不敢乱来。

    可就在顾锦年走下天云寺时。

    一道怒吼声响起。

    噗噗噗噗。

    下一刻,一颗颗人头落地。

    天云寺内,瞬间鬼哭狼嚎。

    “主持,主持,你做什么啊?”

    “主持入魔了,主持入魔了。”

    “主持,你为何杀我?”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快跑,主持入魔了。”

    一道道尖叫声响起,他们死都没有想到,杀他们的人会是他们的主持。

    许多僧人百姓逃离,若是面对顾锦年,他们无惧,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是正义的哪一方。

    可现在面对天云寺主持,他们恐惧,也害怕,因为他们觉得死不得其所。

    只是这里布置了法阵,百姓逃出来了,而拥有佛法的僧人,一个都逃不出去。

    两个时辰。

    足足两个时辰。

    鲜血染红了寺庙。

    显得极其可怕。

    天云寺内,只剩下主持一人。

    他独自站在那里,看着满地的尸首,眼神当中是悲凉,也充满着无奈。

    最后,天云寺主持的目光,落在了顾锦年身上。

    “请施主继续前行。”

    天云寺主持大吼一声,说完这话,他浑身上下弥漫出业火,伴随着整座寺庙,一同燃烧起来了。

    而寺庙外。

    三万精锐傻愣地看着这一切。

    天云寺数万僧人,十万信徒,就这样被顾锦年三言两语解决了?

    而且杀人者还不是顾锦年,是天云寺主持?

    这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他们看向顾锦年,不知道为什么,莫名感觉有些害怕。

    “留下五百精锐,为天云寺主持立碑。”

    看着天云寺大火,顾锦年缓缓出声,留下这话后,直接离开。

    如此。

    三万铁骑继续前行,距离贵阳郡普寒寺不足三个时辰的路程了。

    而天云寺的事情。

    在一个时辰后,也传遍了整个东荒境。

    大夏灭佛,本身便被无数人关注着,很多人都好奇顾锦年会如何解决天云寺之事。

    毕竟十万信徒摆在那里。

    若是强推,必然会造就杀孽。

    可任凭谁都没有想到,顾锦年没有动手,反而是天云寺主持动手,屠杀僧人。

    当这件事情传到大夏王朝后,文武百官也彻底失声。

    顾锦年用最好的办法解决了这件事情。

    但这又显得有些不可思议。

    然而,佛门在第一时间得知此事之后,除了一开始的诧异之外,剩余的便是愤怒。

    “顾锦年与魔道有莫大关联,蛊惑天云寺主持,屠杀僧人,栽赃嫁祸之手段,令人生畏,此乃妖邪。”

    这是三大佛寺共同的态度。

    他们绞尽脑汁都想不明白,天云寺主持为什么要这样做。

    想不明白,也想不通。

    所以他们将一切的过错,都推给顾锦年。

    但无论他们如何去说。

    接下来面对的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

    普寒寺。

    这是顾锦年最后一站了。

    如今大夏境内,所有僧人已经被镇国公控制。

    现在就等着顾锦年一声令下。

    只要顾锦年选择杀。

    大夏的战刀,将毫不犹豫落下,那个时候便是人头滚滚。

    如若选择不杀。

    那这个灭佛,也以失败告终。

    对于天下人来说,选择后者是最好的,虽然倒霉的可能是顾锦年一个,可选择前者的话,倒霉的可就不是顾锦年一个了。

    牵扯到的势力,只怕遍布天下。

    普寒寺内。

    三位僧人聚集在大殿当中,他们面前有一座香炉,香炉之上飘荡着几缕青烟。

    而青烟也形成四道人影,耸立在宝殿当中。

    “参见神僧。”

    望着这四道身影,普寒寺内三名高僧齐齐朝拜。

    “普正,普云,普心,佛门未来之大变,就在你们三人身上。”

    “此番顾锦年前往普寒寺,无论如何,都要逼迫顾锦年出手,待他出手之后,我佛门将可获得天命加持。”

    “大夏王朝若灭佛,必遭天谴,佛门虽牺牲部分,可总体来说,在天命这条路上,已经是胜券在握了。”

    “等到佛门获得天命,诞生八境古佛,那个时候我等必请古佛,以无上伟力,将尔等从八宝池中复活,给予尔等新生,再赐果位,为大兴佛陀。”

    神僧之音响起,充满着诱惑。

    普寒寺三位高僧再听完这番言论后,眼神当中有藏不住的欣喜。

    “我等愿为天下苍生而行。”

    三人齐齐开口,眼神笃定。

    “好,未来尔等,可入驻佛国,到时即便是我等四人,也要尊称一句佛陀在上。”

    “拯救苍生的任务,就交由你们,万不可辜负佛门期望。”

    四大神僧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青烟消散。

    随后三人收回目光,彼此相互望了一眼,他们的内心还是有些恐惧与害怕。

    虽然相信有来世,也相信四位神僧之言,可现在要付出命的代价,他们自然有些不愿意。

    只是他们清楚的明白,这件事情必须要由他们来处理。

    而此时。

    声音也从外面响起。

    “主持。”

    “顾锦年已率三万精锐将我普寒寺全部包围了。”

    声音响起。

    三人没有起身,而是挥了挥手,将大殿打开。

    只见。

    大殿之门开启后,普寒寺内,坐满了僧人,所有僧人都等待着顾锦年。

    与天云寺不一样的是,普寒寺内的僧人,一个个弥漫佛光,寺内阵法也已经启动了。

    他们不是单纯的等顾锦年上门来杀,而是要与顾锦年辩法辩心。

    试探出大夏王朝最强的武力出来。

    凭借一个顾锦年,完全不够。

    “超度仪式,启。”

    普正大师开口。

    他面无表情,神色平静道。

    此时。

    普寒寺外。

    三万大军不分日夜,终于在寅时赶到。

    寺庙外。

    三万大军拔出战刀,将普寒寺周围全部封锁,只要一声令下,这三万精锐便会如同猛虎一般扑进去,见僧就杀。

    普寒寺外。

    一个僧人都没有,唯独顾锦年等人骑乘着战马。

    “侯爷,寺内已经布置阵法,要小心。”

    王鹏开口,提醒顾锦年寺内的情况。

    然而顾锦年没有半点畏惧,而是挥了挥手。

    当下,徐进明意,当下向前走了几步,声音洪亮如钟。

    “大夏天命侯驾到,普寒寺僧人,前来觐见。”

    声音响亮。

    也充满着霸气。

    展现侯爷之威。

    而随着这道声音响起,普寒寺大门缓缓开启,不过没有僧人,是依靠法力推开的。

    普寒寺要比天云寺大太多了,占地接近千亩,寺庙之内有大殿九座,其他殿宇百座。

    随着大门开启后。

    恐怖的诵经声响起,一缕缕金色佛光自寺庙弥漫而出,短短不到半刻钟的时间,普寒寺绽放出足足百丈的金芒,光是这个架势,就显得与众不同。

    普寒寺乃是佛门在大夏王朝最重要的寺庙之一。

    再加上天下人都知道大夏王朝要灭佛,以普寒寺为终局,佛门只怕已经做好了一切应对手段。

    “阿弥陀佛。”

    “侯爷大驾光临,此乃本寺之福,不过寺内正在举行超度仪式,请侯爷恕罪,无法出门相迎,若侯爷不嫌,可亲自入寺观望。”

    普正主持的声音响起,显得冷漠。

    “将清浅与瑶池仙子放出,本侯可以给普寒寺一次机会。”

    “立血誓还俗者,一律不杀。”

    寺外。

    顾锦年之声响起。

    他没有急着灭佛。

    而是想先将清浅仙子和瑶池仙子救出来再说。

    “请侯爷入寺详谈。”

    普正主持的声音响起,还是要求顾锦年进了寺再说。

    “侯爷,万不可入内,普寒寺只怕已经在寺内布置天罗地网。”

    “若是侯爷入内,恐防有变。”

    王鹏出声,第一时间劝阻顾锦年不要入内。

    “既然来了,就不担心佛门能玩出什么花样。”

    顾锦年却显得十分淡然。

    只是,他没有下马,而是驾驭战马走进普寒寺内,苏怀玉跟在一旁。

    但就在入寺之前,顾锦年的声音也缓缓响起。

    “传本侯之令。”

    “若本侯再内有半点损伤,铁骑杀入,再立刻传信陛下,请陛下发兵,征讨西漠佛国。”

    顾锦年出声,这并非是在吓唬佛门,而是在告诉佛门,不要玩什么花招。

    不然的话,玉石俱焚。

    “属下遵令。”

    众将士齐齐高喊。

    气势昂扬。

    如此。

    顾锦年与苏怀玉骑乘战马,进入了普寒寺内。

    整个普寒寺,比想象中还要大,一眼望去,几百亩平地,三口香炉之上,更是香火鼎盛。

    战马疾驰。

    入内之后,最显眼的便是一座功德箱。

    看到此箱,顾锦年眼神当中满是鄙夷。

    什么时候功德是金银能买到的东西?当真是佛门最大的讥讽。

    越过功德箱,很快普寒寺正殿便出现在顾锦年眼中。

    正殿下,有数以万计的僧人,披着僧衣,正在诵念佛经,淡淡的金色佛法,自他们身上流淌而下,汇聚在中心地带。

    而中心地带,有两道身影。

    一个是瑶池仙子。

    一个是清浅仙子。

    她们被金色铁链束缚,这是佛法枷锁,囚禁着她们二人。

    瑶池仙子还好,但清浅仙子却憔悴无比。

    她是妖族,在这种地方,时时刻刻就如同千刀万剐一般,浩瀚佛法将她囚禁着,面色惨白,憔悴无比,也只有见到顾锦年那一刻,眼神才多了一些神。

    看到这一幕,顾锦年心头的怒气更甚。

    “锦”

    清浅仙子张了张嘴,显得无比虚弱。

    想要说什么,可却说不出来。

    而瑶池仙子睁开美眸,看向顾锦年,眼神当中再也没有任何担忧,因为她相信顾锦年能救她们出去。

    “安心。”

    “我来救你们了。”

    顾锦年淡淡出声,却给予她们极大的安全感。

    “阿弥陀佛。”

    这一刻。

    普寒寺正殿之上,普正三人的身影出现在顾锦年眼中,普正主持双手合十,道了一句阿弥陀佛。

    一时之间,众僧人齐齐低头诵念佛号。

    浩浩荡荡的声音,凝聚海量的金色佛力,编织锁链,似乎想要将顾锦年囚禁一般。

    天地在这一刻变化。

    整座普寒寺也暴射出金色光芒,声势浩大。

    强大的气息弥漫,而普正主持的声音也在这一刻响起。

    “顾锦年。”

    “你身为大夏侯爷,更为儒道后世之圣,能道出为生民立命之人,老衲敬佩。”

    “但未曾想到,你自孔府之后,诞生心魔,屠杀匈奴边境三十万大军,使得内心杀气滋生,违背天道,要行逆天之事,灭佛斩正。”

    “你种种罪孽,已被上苍感应,但佛门有好生之德,今日我普寒寺,集六万八千僧人之力,外加佛门之浩瀚,将你超度化凡,使你洗涤内心。”

    “还天地之间,朗朗乾坤。”

    “伏法!”

    普正主持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他不给顾锦年任何反应的时间,也不想罗里吧嗦一大堆。

    上来便是要强行度化顾锦年。

    这超度仪式,并非是超度清浅仙子,也不是瑶池仙子,就是准备超度顾锦年的。

    清浅仙子乃是青丘圣女。

    瑶池仙子更是玲珑圣女。

    说实在话,佛门即便是无惧两大势力,但也不想得罪,囚禁一段时间,已经到了极限。

    拿她们二人当做诱饵,就是为了超度顾锦年。

    这就是普寒寺的计划。

    而随着普正声音响起。

    一时之间,整座普寒寺震颤起来了。

    金色光芒冲天,化作云层,交织神光,意图将顾锦年等人直接囚禁超度。

    “敢问,佛门的手段,就如此下作吗?”

    但,就在这一刻。

    一道身影出现。

    伴随着冲天剑意,金色的天穹,被一分为二。

    只见一道白袍中年男子,缓缓落在顾锦年面前。

    男子捏剑诀,鬓发雪白,虽人到中年,但长相很英俊,年轻时只怕更加英俊。

    这是东方先生。

    也可称之为东方剑圣。

    他的出现,引来全场惊讶。

    哪怕是普正等人,也不由皱起眉头,不过并非是因为害怕东方剑圣,而是有一种失望以及没想到。

    似乎他们期待另一个人到来。

    而不是东方剑圣。

    但不得不说的是。

    东方剑圣的出场很炫酷,至少帅是帅到了。

    “阿弥陀佛。”

    “东方施主,此事与你无关,乃佛门之事,还请施主离开,否则伤及无辜,莫怪佛门无情。”

    只是东方剑圣的到来,并没有让佛门有任何畏惧,普正主持出声,让东方剑圣自行离开,似乎有莫大的底气一般。

    “尔等佛门,也有资格让吾退让?”

    只是,东方剑圣没有半点畏惧,他斜目看去,负手而立,将剑仙狂傲演绎的淋漓尽致。

    这是第六境强者。

    天下绝世也。

    自然无惧区区普寒寺。

    若是三大寺,他还有些畏惧,区区普寒寺,他不在乎。

    看到此景。

    普正主持摇了摇头,紧接着他将手中念珠丢出,八十四颗念珠化作八十四道金光,没入普寒寺内。

    刹那间,恐怖的声响出现。

    只见一尊金色佛陀,自普寒寺后拔地而起,佛像宏伟,有足足千丈之高,令人畏惧。

    遮天盖地的佛光,更是映照半个贵阳郡。

    这很可怕。

    “佛陀真身。”

    此时,东方剑圣微微皱眉,眼神当中的确有些异色。

    不仅仅如此。

    下一刻。

    当佛陀真身显世之后,一根降魔杵自西漠飞来,洞穿虚空,加持在佛陀真身之后。

    刹那间,佛光暴涨十倍,笼罩这方天地。

    一股前所未有的压迫感,瞬间袭来。

    刺目无比的佛光,令人感到畏惧,清浅仙子的惨叫声也随之响起。

    虽然这佛陀真身不是针对清浅仙子。

    但她是妖,终究是抵挡不住如此恐怖的佛力。

    几乎是一瞬间,顾锦年双手撑开自己的文府,保护着瑶池仙子与清浅仙子,更是祭出仙王玉辇,千古文章环绕,阻挡着这刺目无比的佛光。

    “剑圣,快点出手,金刚杵若是与佛陀真身合二为一,你打不过的。”

    此时,苏怀玉的声音响起。

    提醒东方剑圣出手。

    后者点了点头,紧接着一柄赤红色的仙剑,出现在他手中。

    恐怖的剑意弥漫。

    可还不等东方剑圣出手,一道声音已经响起。

    “唵。”

    这是梵音。

    古佛之语。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东方剑圣刚刚凝聚出的剑意,瞬间荡然无存。

    直接被无情瓦解。

    “这佛陀真身被提前祭炼过,无需合二为一,便拥有准七境之力。”

    “大手笔,当真是大手笔啊。”

    东方剑圣深吸一口气,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只是,下一刻,东方剑圣缓缓出声。

    “可惜,若早二十年,吾必陨落此地,自与天魔老人一战败后,吾已钻研出不败剑招,天下无敌。”

    东方剑圣语气平静,他的面容也显得冷峻。

    此言一出,让人不由皱眉。

    的确。

    东方剑圣乃是剑道绝世天才,一生无败,二十年前却败给了天魔老人。

    如今消沉二十年。

    已经不同寻常了。

    下一刻。

    剑意破天。

    只见东方剑圣消失在了原地,快到根本看不清。

    众人怔怔地看着这一切。

    外面,三万铁骑感到无比的期待与紧张。

    只是。

    过了半刻钟后。

    剑意逐渐消散。

    东方剑圣的身影也彻底消失不见。

    此时此刻。

    苏怀玉不由倒抽一口冷气。

    “当真是不败剑法啊。”——

    近期的更新不稳定,都是在养身体,打算八月份冲一波。

    最后爆更冲一个月。

    不过还是得看身体状况如何,状态良好,就干一个月。

    状态不好,就寄了!

    月底最后一天,求月票!!!

    ------题外话------

    无涯联合书友群,搞了个游戏大赛。

    lol和王者的游戏。

    奖励名次很多,基本上参与都有个参与奖~

    有兴趣的可以加VIP群,跟无涯报名。

    看看谁能成为大夏内战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