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指数涵

0134 暴怒起来的凌晨【万字】

    刚买的房子外边,已经在开始搭钢架了,一个个戴着安全帽的工人在忙碌着。

    显眼的地方,还写着大大的标语,记得系安全带,记得戴安全帽。

    上次的小青年,还在家里养伤呢,因为没有系安全带,少赔了很多钱。

    工程队也换了,现在换成了另一支工程队。

    装修公司是第三次和吴烨合作了,对于吴烨这种经常装修的大客户,哄的和大爷似的。

    “吴总,您放心,我们不是第一次合作了,质量和安全我们都安排了专门的人监督,您完全可以放心。”

    穿着西装的经理,语气很诚恳,有点谄媚的点头哈腰。

    吴烨刚来的时候,看到的可是他对一群工人趾高气昂,指指点点。

    在吴烨面前,他桀骜不驯的样子完全没有了。

    戴着白色安全帽的经理,西装革履皮鞋光亮,显得如此的与众不同。

    吴烨看了看忙碌的工人,又看了看旁边的马东西,然后才说道:“马经理,这段时间又得辛苦你了。”

    放假赔了家人几天,马东西又得上岗了,其他的人,吴烨不放心。

    就只有马东西这个老员工,吴烨才放心一些,现在的其他员工,还得再养养。

    不说养得多熟,那不显示,起码要能放心分配工作。

    “放心老板,我肯定严格把关,保质保量。”马东西回答。

    他老婆都说他早跟吴烨的话,就不会遇到那么多事情了,虽然事儿多,但是钱也多。

    升职加薪快的不行。

    马东西虽然没有说很多,但是他一直在卯住劲工作,认真负责,小心谨慎。

    现在,在公司里,他的重要性已经越来越明显了。

    “等这边忙完了,给你好好放个假,这段时间是没办法休息了。”吴烨拍了拍他肩膀。

    马东西点点头,表示自己可以理解:“新店重要。”

    带着他走到另一边,避开人。

    “这个给嫂子,这是给她的礼物。”吴烨才从口袋里拿出来一个盒子,递给他。

    要想马儿跑,就要给马儿草。

    起码要让人家觉得值得,吴烨偶尔就会送点礼物,公司管理都会收到他送的礼物。

    不过轻重不一,类似马东西这种骨干,送的东西就是比较贵的。

    “老板,这我不能要!工资我也没有少拿,再说我老婆也没有在店里工作,您不用破费。”

    马东西立马拒绝,他不能收这个。

    “拿着,这是我的心意。”吴烨说道。

    他直接放在马东西兜里了。

    马东西:“……”

    吴烨送东西,太简单粗暴了,起码要非要给,非不要,再给,再不要,实在是推辞不过,才接受了。

    “那我替媳妇儿谢谢老板了。”马东西憨厚的笑了笑。

    吴烨摆摆手:“这边就交给你了,一定不要出上次那种事故。”

    “这个我保证。”马东西回答。

    吴烨又和他说了不少,把这边的事情交代给他以后,吴烨就离开了。

    吴烨离开以后。马东西才给负责人发了烟,然后说道:

    “谢经理,大家都是打工人,互相理解一下,安全问题和质量问题就麻烦您多上心了,我们老板对于这两个方面要求最高。”

    “特别是上次那种情况,如果还发生的的话,老板就不一定找你们合作了。”

    “你也知道,甲方有很多选择的。”

    “当然,我们也希望早点平平稳稳的完工,这样对大家都好。”

    “公司还有很多分店计划,以后的日子还长。”

    好的坏的,马东西都和他说了一下,真正监督工人的不是马东西,他只是来监督负责人的。

    包括用的材料,还有进度等等。

    谢经理听完以后,立刻点点头:

    “我们也知道吴总重视这个问题,马经理您放心,保证让吴总满意,也不给您添麻烦。”

    “如果中途发现有什么质量问题,我们愿意赔偿吴总的损失。”

    对于这个项目,公司很重视,给吴烨的折扣也很大。他又想到什么似的:

    “马经理,晚上请您吃个便饭,您看方不方便,主要是讨论一下工作问题。”

    马东西考虑了一下,点点头答应下来。混涩会,有些东西无法避免的,他们又是甲方。

    他车里已经多了两条烟了,他知道是什么意思。

    阎王好躲,小鬼难缠,吴烨是阎王,他就是小鬼,对方就是求个不苛刻,不为难。

    他这个位置,要刁难对方简直太容易了,对方也知道这个问题。

    上次合作就是这样,哄好老板以后,连带的还要哄好他。

    聊了几句,马东西就不打扰他了,在一边拿着吴烨给的盒子,打开看了看。

    是一套首饰。

    吴烨大概是让自己借花献佛。

    “又是升职加薪,又是送礼物,整的不努力都不好意思了。”马东西感慨万分。

    不远处的街道红绿灯前。

    吴烨把车停下来,看了看红灯秒数,又看着自己手上的表。

    想到家里的招财猫,忍不住笑了笑,这一波,不算是亏的太狠,这块表因为是限量款,现在还涨了不少价格。

    他买房子,折下来大概花了九千万左右,现在房本都拿到了。

    花钱好比水冲沙。

    还是得荣阿姨这个房姐才厉害,人如其名,荣华富贵。

    那他交易的时候,还聊了一下她们家的传统,传统就两个,离婚和买楼。

    她的妈妈也是离婚了,疯狂买房子,她也是这种情况。

    所以给孩子找对象,她一定要找生肖合适的,就因为大师说的,找不对的话,还是得离婚。

    一个月,有半个月都在收租的阿姨,还会相信这些东西。

    不知道是不是有钱人,都相信这些,吴烨只是觉得她性格好,是个很有意思的阿姨。

    和钱无关。

    她送的这个几百万的腕表,确实是贵的很,属于是真正的奢侈品了,好几颗收割智商的大钻石镶在上面。

    表挺好看的,就是贵得很。

    估计洛白会喜欢,他最贵的表都没有这个贵,而且这个还是限量款的,吴烨这块,是001。

    关于房子,他们前天交易完的,她就直接把招财猫和腕表给吴烨了,完全没有拖泥带水。

    吴烨给了她一张会员卡,她还去过店里一次,对菜品的满意度很高。

    大家都不是拖泥带水的人,交易很轻松,大家皆大欢喜。

    吴烨第一时间就找了装修公司,准备早点把店面装修出来。

    看着下午的夕阳,吴烨又混了一天。

    开车到了凌晨公司楼下,接上她以后,两个人一起离开,凌晨有了男朋友接送以后,越发不爱自己开车了。

    以前只有羡慕的份,哪怕是电动车呢,人家也有人接,她每次都是观众。

    那时候,一边吃狗粮,一边想象着自己有了男朋友,站在汽车旁边等自己。

    一定会和那些姑娘一样,控制不住的蹦蹦跳跳,情不自禁的笑容满面,然后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问他有没有想自己。

    凌晨的漂亮,隔绝了大部分人,但是她和所有的女孩子一样,也渴望甜甜的爱情。

    好在,有个没脸没皮的吴烨靠近她了,十个男人九个坏,就剩吴烨没人爱。

    她果断抄底了。

    没想到,嘿,还真甜。

    “新副总上任以后,我感觉瞬间就轻松了。”凌晨在副驾驶说道。

    新的副总裁已经到位了,这次蓝总裁的效率很高,连那些繁琐的流程都省略了。

    她一上任,凌晨的不少工作都有她做了,凌晨现在轻松不少。

    要不是吴烨发个消息给蓝总裁,她现在怕是还在苦哈哈的加班。

    “轻松就对了,那么多钱,找个助手让自己轻松点,本来就没错。”吴烨一边开车,一边回答。

    “工作能力也很强,我没看错人。凌晨夸奖道。

    吴烨看了看她,然后才漫不经心的问道:“女的?”

    凌晨转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这个醋坛子又开始警惕了。

    “女的,不过男的女的有什么问题?”凌晨问他:“这你都吃醋?”

    吴烨:“……”

    就是问问而已,他肯定没有吃醋,为了这点事情吃醋,完全不至于。

    好吧,多少有一丝丝。

    “我发现你是鸭子嘴,硬*的很哦!”凌晨说道。

    吴烨忍不住笑了笑:“是不是鸭嘴不知道,反正能打结。”

    凌晨红着脸想了一会儿,才给他一个白眼。

    了解过。

    “咦,你这表什么时候买的?”凌晨才注意到他的手,手上的表不一样了。

    吴烨昨天戴的都不是这个表,本来见到吴烨的时候,她通常都会扫一眼,今天忘记了。

    看就知道不便宜,凌晨好像见过这种表,不过有点模湖了。

    “买房子送的呗,那个阿姨还送了我一个金的招财猫。”吴烨回答。

    这个事情,还得谢谢凌晨,要不是她给吴烨介绍卖房子的朋友,吴烨可能就错过这个房子了。

    这里面,还有凌晨的一份功劳。

    凌晨疑惑的看了看他:“那她有没有问你…是不是有对象了?”

    吴烨:“……”

    听出她这个意思了,可惜吴烨对阿姨没什么兴趣。以前那么多小姐姐撩他,他都没有动摇。

    钱,他又不是没有。

    “你想啥呢?人家孩子都和我们差不多大了。”吴烨回答。

    听她说过,她家里姑娘和自己年龄也差不多。

    “当剧情照进现实,多么荒唐都是现实。”

    “装修工的故事,你怕是不知道,那是阿姨?那不是妹子?”

    “更多的就不举例了。”

    “记得,在外面你得说你有女朋友,你女朋友很好,温柔贤惠,小家碧玉,倾国倾城,懂不懂?”

    吴烨哈哈笑,凌晨这也太脸皮厚了,平时她还没有这么自恋。

    还说自己是醋坛子,她其实也是个醋坛子。

    “要是我说我有老婆了,别人来一句你老婆又不知道,你怕什么!这种情况怎么办?”

    凌晨蹬着他,似乎疑惑他连这个都不懂:

    “这还要我教你?直接大耳刮子扇过去,医药费我出。”

    “这种情况,你还敢当朋友,人家可是在破坏你感情,你是不是傻?”

    “再说可,那种情况问题的,你觉得能多*干净?”

    凌晨长篇大论。

    吴烨点点头,一脸理解的样子:“你这么说我就懂了嘛。”

    凌晨又高兴的给他一个木马。

    开着车,吴烨看了看导航,一路堵着回家,回家都不知道多少时间了。

    “以后我要是先走了,你就找个老老伴,有个人照顾你,不然没人在身边照顾你。”

    “孩子也不能每天照顾你,最后还是得依靠老伴。”

    凌晨看着街边,哪里,一个老太太搀扶着一个老爷子。

    就是有感而发,觉得自己也有老了的一天,不知道是什么光景。

    大概是很不中用了。

    吴烨很诧异她为什么聊到这个:“我不找老伴。”

    “不行,你必须找。”凌晨说道。

    “我就说可能性啊,我找个年轻的…行不行?”吴烨试探的问道。

    凌晨:“……”

    吴烨应该庆幸,现在开车救了他。

    要是没有开车,她要让吴烨知道知道什么叫来自女朋友的爱。

    “前面转弯,开进去,然后下车,你能挺过去的话,找六个都可以,劳资给你管。”

    “直接给你安排一个星期,全年无休。”凌晨指了指某某医院几个大字。

    吴烨忍不住笑了笑,没有不行,多了也不行。

    身体最重要,鞭*长*莫及。

    “算了算了,国外的老哥,三十岁就和八十岁似的,腰都废了。”吴烨不敢考虑这个。

    凌晨也就是说说,不说七仙女,尉迟恭的金银夫人都不要想。

    “怎么滴?还有点想法是不是?”

    吴烨立马摇摇头,好好开车。

    “关于老了这个事情,我们还有几十年呢,考虑那么多干啥?”吴烨说了一句。

    凌晨没有说话,刚才那一幕吴烨没有看到,她看的很清楚。

    那才是相濡以沫,才是扶持。

    比起来,她和吴烨的爱情,太浅薄了,没有时间的考验和沉底,凌晨对于能不能稳定家庭都没把握。

    好在结婚还要等几年,不是现在就考虑。

    “回家路上一路堵着,今天在外面吃怎么样?或者直接去店里吃。”吴烨问她。

    还是缓行。

    对面的车道,开着五十码的汽车彷佛在嘲笑他们一样。

    看着掉头标志,吴烨特别想转到对面去当兔子,而不是找这里当乌龟。

    凌晨点头:“去店里吃吧!我要鸡汤,还有狮子头。”

    吴烨拿出手机,给萧富贵发了个消息,然后掉头,开车往店里去。

    畅通无阻。

    到了的店里,两人在车满为患的停车场,把车停到吴烨的专属车位,凌晨拿着包包下车。

    透过隔音玻璃,看着店里的客人,凌晨觉得吴烨赚麻了。

    他定的菜单可不便宜。

    进到店里,发现是老板和老板娘来了,服务员本来准备给他们找个包间,吴烨拒绝了,就在大厅就行。

    本来晚上人就多,热闹一些。点好菜,服务员拿着菜单离开,有给他们省了不少糕点水果。

    又懂事的送了果汁,饮料上来。

    隔壁也是刚点菜的年轻情侣,看着吴烨那边上了那么多东西,他们都没都没有。

    就把她叫过去的问了一句,小姐姐指了指吴烨:“那是我们老板和老板娘。”

    问题男生:“……”

    原来是来自己的店里,难怪吃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真好。

    “眼睛要掉下来了。”他女朋友提醒他。

    男生才尴尬的转头,且严肃的看着自己女朋友:“以为那个男生是熟人。”

    女生撇撇嘴。

    他有点惊讶,那家伙的女朋友好漂亮,简直太漂亮了,都想去认识认识那个哥们。

    吴烨可没有注意到这些,还在和凌晨聊天,他们其实很少出来吃饭,都是在家自己做。

    今天主要是堵车,而且吴烨不想回家。

    “你这生意也太好了。”

    凌晨环顾四周,全是客人空位置都没有几个,还有脚不沾地的服务员,楼上楼下的忙碌着。

    才开了短短时间,就已经有了这么多客人了。

    吴烨虽然知道生意会好,但是也没有想到这么好,这是他查账之前的想法。

    后来,发现赚钱快的时候,就像是捡树叶子似的。

    日进斗金。

    烤肉店的营业额,和酒楼比起来,显得太少了。

    吴烨笑了笑:“其实也不是很多,一个月都不到一千万。”

    “你好凡啊,凡言凡语的。”凌晨回答:“我们卖一个版权,才几百万呢!”

    头一次觉得吴烨赚钱快。

    开始上菜以后,凌晨看着狮子头,直接夹了一个放到碗里。

    这是另一个厨师的招牌菜,很好吃,无怪凌晨那么喜欢。

    “你是喜来乐对吧?那么喜欢狮子头。”吴烨问她。

    “黄原才是喜来乐,他喜欢隔壁老板娘。”凌晨回答。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嬉闹。

    他们没发现,不远处的座位上,一双眼睛正盯着他们。

    坐在田甜身边的女孩子,敏锐的注意到了她的表情,好奇的回头看了一眼:“田总,看什么呢?”

    她请田甜吃饭,是为了谈合同,毕竟她也是女孩子,好谈一些。

    统计的数据显示,男生和她谈合同成功的概率低于女生很多。

    她还特意找了个新的,最近风评很好的酒楼。

    田甜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吴烨:“那个渣男,他居然带我朋友出来吃饭了。”

    她旁边的女生看了看凌晨和吴烨,发现两个人聊的正欢快。

    长的那么帅,倒是有条件渣。

    “田总,他渣你了?”有点诧异,她问了一句。

    田甜这种都能渣到,应该也不是什么简单货色吧?

    田甜摇摇头:“不是我,是我闺蜜。”

    眼珠子转了两圈,她衡量了一下利弊,想到了一个得到合同的方法。

    “田总,你是不是看不惯他?”看着田甜扭快子,她明知故问。

    田甜点点头,这还用问?

    她很少看不惯一个人,但是吴烨绝对是一个,核心还是因为凌晨。

    没想到,他都带凌晨出来吃饭了,这个时间,吃完饭,什么想法不言而喻啊!

    就是为了*睡觉。

    “田总,我帮你出口气!”她说完话,田甜还没有来得及阻止,她就冲出去了。

    只看到她拿走了一个装满水的水杯。

    凌晨和吴烨还在吃饭。

    气氛正好,聊的开心,凌晨时不时被吴烨逗笑。

    处于本能,看到有个女生过来了,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她一杯温水就泼在吴烨身上。

    嘴上还来了一句:“渣男!”

    吴烨:“……”

    看着她脸上既不气愤,也不生气,还有点愉悦表情的女生,吴烨感觉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水珠。

    眯着眼睛看着她,刚准备站起来,旁边的的凌晨就站起来了。

    “啪!”

    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一声实打实的响亮耳光响起,吴烨看着凌晨站在她面前,手才刚放下来。

    而对方,脸上多了一个巴掌红印。

    吴烨被泼的时候,她看到的一瞬间,就感觉心里怒火冲天。

    劳资都没有这样对他过,你踏马是那个小饼干?敢泼我男人。

    怒火冲天的凌晨,第一时间就站起来,然后卯足劲给她一耳屎。

    实打实的一巴掌,响亮到大厅的客人都听到了。

    都抬起头,开始吃瓜。

    而刚才泼水的女生,一只手拿着被子,一只手捂着脸,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凌晨。

    这一巴掌,超出意料之中了,原本以为就只是挨个骂的她,有点懵了。

    咋还动手呢?

    凌晨可没有打算放过她,揪着她衣领,把她拉倒吴烨面前:“看清楚一点,你说的渣男是不是他?”

    “说,我男朋友这么就是渣男了,你要是说不出个所以依然来,你今天别想轻易出这个门。”

    “说啊!你有病找别人发,别和疯狗一样逮着谁咬谁。”

    “你爸妈惯着你,我可不惯着你。”

    “没话说了?”

    凌晨连珠炮一样的语气,让她愣在当场。

    注意到情况,几个服务员也跑过来了,其中一个还在关心她:“老板,你没事吧?”

    一边看着吴烨,又转头恨恨的盯着刚才泼水的女生,她们肯定是站老板这一边。

    吴烨摇摇头说道:“我没事,安抚好客人就行,不用管我。”

    他拿着纸巾,擦了擦水珠。

    “说啊,怎么渣你了,要真的是渣你了,我让他把这个玻璃杯吃了,要是没有,你知道你要付出什么代价么?”

    “长个嘴久可以造谣,就可以有热度了?打的一手好算盘。”

    凌晨不依不饶。

    几个服务员小姐姐,默默的退开一点,不得不说,有个这种老板娘,真好。

    以后有事情,老板娘就直接出手就行了。

    凌晨面前,被她打了一巴掌的女生,又被她已经问的支支吾吾,也没有想到说什么,捂着脸就跑开了。

    还能听到她说认错人了。

    “看一下她结账没有,还有,这种客人拉进黑名单里,我们不招待这种客人。”凌晨和旁边的服务员小姐姐说道。

    “好的老板娘。”她立马答应下来。

    老板不说话,老板娘说的话,就是最有用的。

    服务员又给吴烨拿了一包纸。

    刚才隔壁幸灾乐祸的男生,看到凌晨那一巴掌,里面就安静吃瓜了。

    他估计着,吴烨也没有少被打。没想到啊,那么好看,打人那么凶?

    吴烨看了看一群吃瓜的客人,出声说道:

    “不好意思大家,发生点误会,影响大家吃饭了,大家吃好,等会让厨房给大家送个小菜。”

    “小问题,已经解决了,大家安心吃饭。”

    安抚了客人,吴烨才看了看衣服,已经被打湿*了一大片。

    比凌晨睡着的口水都严重。

    刚坐下,萧富贵又来了,看着吴烨问道:“有人闹事?”

    吴烨看着他拿着的大勺:“……”

    传的这么离谱的吗?

    “没有,安心回去炒菜吧你。”吴烨回答道。

    萧富贵确认没问题,才和凌晨说道:“想吃什么,就和服务员说,给你们做啊!”

    凌晨笑着道谢。

    萧富贵才离开,还和男服务员交代叫他们看着点老板。

    吴烨叹气。

    萧富贵一来,整的和社团似的。

    “先吃东西吧,遇到这种人,真的是倒霉。”吴烨叹气。

    凌晨点点头。

    他们都不知道,罪魁祸首,已经戴着口罩悄悄结账跑路了。在停车场,遇到了那个帮她报仇,自己还被打了的姐妹。

    田甜叹气:“先带你去消肿,她力气挺大的。”

    她不是一次见过凌晨练拳,但是没有见过凌晨打人,这是第一次见到。

    看她的表现就知道,吴烨在她心里的位置,已经很重要了,田甜突然觉得自己的坚持很可笑。

    凌晨义无反顾的维护吴烨,一点迟疑都没有,好打她脸。

    那一巴掌,不止是打的别人,好像也是打的她。

    看着挨打的的女生脸上的巴掌印,田甜叹气:“明天来办公室吧,我们把合同签了。”

    她原本委屈的样子,立马就开心起来,又悄无声息的隐藏起来,内心忍不住的喜悦,今天挨了一巴掌,不就是为了这个么?

    只要能拿到合同,别说挨一巴掌,就是重症监护室住几个月那又怎么样?

    值得。

    “谢谢田总,谢谢你了。”

    可能是意识到她的想法,田甜只是看了她一眼,她怕不知道凌晨拿监控是为了什么。

    并没有说什么,她开着车离开。

    今晚上,不出意外,小雪姐要*融化了。

    唉~!

    她一时半会有点不知道怎么办了,这种事情难道要打电话阻止,主要是阻止不了啊。

    她现在都已经完全喜欢上人家了。

    考虑着事情,等到旁边提醒她:“田总注意车。”

    已经来不及了。

    都都的预警雷达响起。

    砰!

    轿车撞到了一辆黑色大G。

    田甜磕在方向盘上,头都撞了一个大包,旁边的女生,直接撞到了车窗上,都流血了。

    田甜感觉头疼的不行,勉强停好车,旁边一个阿姨敲着她的车窗,她只感觉越来越模湖,然后昏过去了。

    店里。

    吴烨和凌晨两人才吃完饭,吴烨拿了不少吃的和喝的,就带着凌晨回到楼上去了,吴烨在楼上也准备了衣服。

    总要换个衣服,这个衣服一言难尽了。

    到了楼顶,吴烨打开灯,然后把门关好,反锁起来。

    “今晚上还有月亮。”凌晨看了看天空。

    吴烨顺手把衣服扯下来,看了看天空,被凌晨推了一把,让他赶紧去换衣服。换好衣服以后,吴烨才发现凌晨坐在沙发上看着他,目不转睛的。

    显然,她这个表情是生气了。

    “我真不认识她,完全没有见过这个人。”吴烨立马解释:“他不是也说认错人了。”

    认真的想了想,凌晨看了看他:“我知道。”

    她已经看完监控了,不知道是不是田甜在拱火。

    吴烨不知道田甜也在,她疑惑的不是吴烨和那个女的关系,显然完全没有关系。

    就是田甜的行为,让她有些生气。

    “那就不生气了,为了别人生气不值得。”吴烨安抚她。

    凌晨点点头。

    “刚才人多,我没问你,你不用考虑这个,我相信你。”凌晨回答。

    吴烨坐在她旁边,拉着她的手,有点感动。凌晨就这点特别好,在外面她知道给自己留面子。

    就像个小女人似的,今天还是因为她太生气了。

    不过那种情况,吴烨也不可能动手,毕竟客人太多了,凌晨就没有犹豫,直接就是一巴掌。

    “谢谢姐姐,你真好。”吴烨想到她毫不犹豫维护自己的样子,一点迟疑都没有。

    让人感动的,往往是义无反顾。

    让人铭记于心的,往往是不顾一切。

    喜欢轰轰烈烈的爱情,就是因为有很多的剧烈感动。

    “得了吧,你是我男朋友,就算是欺负你也只能我欺负你,别人没那个资格,我先去洗漱。”凌晨去卫生间了。

    吴烨躺在沙发上,他今天不准备回去了,就在这边住。

    修好玻璃房,还没有在这边过夜,那不是白修了嘛?来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这个情况。

    今晚上,必不会去。

    吴烨躺在沙发上,透过玻璃,还能看到天空的星星和月亮,打开空调,吴烨拿过酸梅汁喝了一口。

    一如小时候无忧无虑的夏天,躺在谷堆上,看着近在迟尺,彷佛能摘下来的星星,还有那清晰可见的月亮。

    就是光阴似流水,人生不再来。

    “等以后老了,就回农村去。”吴烨喃喃自语的说道。

    有点能理解老爷子为什么不愿意住城市了,不是他没钱,而是离不开老家的一切。

    卫生间里,凌晨看了看手机,居然没用田甜的消息,还以为她会发消息,问自己什么时候回去。

    还准备装傻充愣,结果她一个电话都没有打,凌晨才放下手机,拿过吴烨给她买的睡衣。

    吴烨买的睡衣,真丝的,特别的薄。买的时候,就已经彰显了lsp的风采。

    薄如蝉翼。

    自己伸手试了试,凌晨发现都能感觉到温度。这是什么意思,还不够明显吗?

    “难怪劝我不回去呢,原来是早有预谋。”凌晨看着镜中喃喃自语,衣服还是很好看的,就是覆盖率只有百分之60%。

    凌晨打开了卫生间的门。出去的时候,就发现就发现吴烨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她目不转睛。

    而且凌晨还发现,吴烨的视线大部分集中在她*腿上。

    因为睡衣的缘故,凌晨一双长腿暴*露在空气里。吴烨看着穿着睡裙的她,有点咽口水。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空调开得温度大了点,感觉有点热。

    目光就像是被502粘住了似的,完全移动不了。

    不是没有见过照片,吴烨也不是没有见过科普,他都认识很多老师的。

    就是真货,还是第一次见到,不是睡衣的都不算。

    “哈~都打哈欠了!”吴烨说道:“那什么,时间也不早了,早点休息呗?”

    凌晨:“”

    这个话吧,欲盖弥彰,掩耳盗铃,假的不行。

    看着吴烨意图明显的想掩盖真实想法和表情,凌晨勾勒出一个微笑,坐在他旁边,翘着二郎腿,假装玩着手机,一边注意吴烨的视线。

    吴烨的目光一在她*腿上。

    我滴个乖乖。

    不吹牛的说,不要说一年,就是三年都没问题。

    真直,真雪。

    “我还不困,你先去主卧睡吧,我等会儿去次卧睡。”凌晨看了他一眼,继续玩手机。

    吴烨:??

    啥?那怎么可以?

    都到这里了,要是没有成功,多不甘心啊。

    “别啊,你不在的话我睡不着。”吴烨回答。

    当然不是,他都自己一个人睡了多年了,怎么可能会睡不着。

    凌晨看了看他,然后扯了扯衣服:“睡不着啊,那就赶紧把另一套找出来给我。

    吴烨:“”

    这个女人,为什么就聪明倒在程度呢?这都能猜出来,简直离谱。

    吴烨只好去给她拿了另一套睡衣,实际上吴烨不止准备了两套,而是七八套,凌晨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现的。

    “小样儿,想法还多的,任你狡猾,狡猾是没有用的。”凌晨喃喃自语的说道。

    早就了解清楚了,要是吴烨买的睡衣,危险性急剧上升。

    他习惯两手准备,绝对还有其他的款式,凌晨能猜到。

    关于休息,凌晨的想法是这样的,能一起就不分开,特别是*睡*觉这个事情。

    “这个吧,你平时穿的都是这个。”吴烨重新给她找了一套。

    他确实是两手准备。

    拿着衣服看了看,凌晨才满意的去换好睡衣,房间里,看着凌晨进屋,吴烨还以为有什么新花样。

    结果,她靠着两米大床,再拿过一本书,凌晨看的津津有味,全让没注意旁边的吴烨眼巴巴的看和她。

    “姐姐,别看书了,你看看我,你看看我呀。”

    凌晨:“”

    “你能不能不要那么恶心人?和小孩子似的。“凌晨感觉特别的不习惯。

    小时候他们确实是这样,慢慢发现自己已经没有童年。

    吴烨把她的书拿掉,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关灯,休息呗!

    凌晨红着脸把等关了。

    黑暗里,窸窸窣窣的声音和浓厚的鼻音响,可以混在一起来。

    “我发现了好几条旅游路线啊。”居安思危。

    凌晨:“”

    “难怪那么多人喜欢登山,确实是很有成就感。”

    凌晨:“”

    “手机充好电就算了,充好*血*就”

    “恩!”

    凌晨一脚把他踹下去了。

    地上的吴烨,还没有来得及因为*声音沸腾,就是什么都没有了。

    还是第一次聆听到单个的音节,就像是带着不一样的魔力似的。

    碰头。

    果然会被踹啊。

    吴烨记下来,以后要注意这个问题。

    “商量商量,以后不要动不动踹人行不行?”吴烨站起来。

    凌晨没有说话,安安静静的,不过能听到她呼吸声*很重。

    吴烨重新躺好,看着夜空。

    “你得洗洗脑子了。”凌晨说道。

    吴烨拉着她的手。

    “没听说过这种操作方式,箭在弦上。”吴烨回答。

    “空锅容易烧坏的。”

    “麻烦你加点水。”吴烨回答。

    凌晨:“”

    还没有缓过神,吴烨又靠*近了,就和猎豹似的,出其不意的。

    “唔”

    第二天的时候。

    吴烨把她送到公司楼下,然后就回家去了,主要是昨天没有喂狗。

    电梯里,吴烨还遇到了王嫂,她已经显怀越来越严重了,不过还在上班。

    吴烨和她聊了几句,就上楼了了。

    奇怪的是,吴烨不知道看错没有,总觉得王嫂有的容光焕发,精神很好。

    “已经过了三个月了?”吴烨喃喃自语,忍不住笑起来。

    王哥休假那么久,也不知道工作态度和工作强度能不能接受。

    吴烨到了家。

    给凌晨喂了狗,然后才回到家里,家里的八哥,也是饿的嗷嗷叫了。

    “大哥,你想饿死我吗?”

    吴烨给一边它准备好吃的,一边说道:“昨天我在加班,太认真,就忘记时间了。”

    “大哥累不累?”

    吴烨忍不住笑:“累倒是不累,就是以后还得加班哦。”

    可能是隔三差五的,就得加班。

    把家里的动物都投喂好了,他就无事可做,就带着隔壁的星星去楼下遛弯去了。

    凌晨很久没有带它去遛弯了,突然之间,它居然觉得吴烨是个好人。

    其实要不是昨天晚上的大奖,吴烨估计都不会大发善心。

    ------题外话------

    【盟主欠八更】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