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指数涵

0172 场地满分,遗憾不是自己家【万字】

    这个星期日,凌晨刚好有空。

    吴烨带着她野炊去了。

    距离市区几十公里的道路,环境有咩,有山有水,而且还没有什么人,刚好是游山玩水的好地方。

    不只吴烨和凌晨,还有宁渠黄原,洛白他们。

    都是周日有空。

    一片斜坡草皮上,几公分的草皮延伸出去,就像是梦里的草原一样。

    斜坡的最下面是个水潭,大概一米多深浅的水潭,占地面积有几十个平方,还有小溪流往远处延伸而去。

    斜坡大概十来米,坡度并不陡,幅度大约十几度,上面铺着一层十多米长,两米宽的塑料纸,十多米的塑料纸被压住两边,上面还带着不少水珠。

    某一刻。

    “芜呼!”喊声传来。

    把宁渠当成滑板的吴烨,坐在宁渠背上,顺着塑料纸滑下去,两只手并在腿边,戴着泳镜的宁渠,就像是一个高质量的滑板、

    如今,淋过水的塑料纸,其实和滑滑梯没什么区别,十几米的距离,毫无阻隔的,飞快的就滑到了坡底下。

    因为力还在,又刚好是有个弧度,塑料纸就衔接着水潭,宁渠和滑雪板似的,借着里,在水面上滑几米远,两人沉入水里。

    水上漂!

    几秒钟以后,两人从水里冒头出来,两只手把水珠擦干净,默契的笑起来,笑的天真无邪。

    新的娱乐活动,野外滑滑梯。

    斜坡上,洛白穿着裤衩喊了一句:“感觉怎么样?”

    他们是第二波,准备滑下去的。

    站在水潭里,两让开一点位置,宁渠对着他挥挥手:“很奈斯,快下来!”

    特别是划过水面的感觉,宁渠觉得很有意思。

    照猫画虎的,坐着黄原,洛白一路大喊大家,冲到水潭里,划出去好几米才停下来。

    刚从水里冒头起来的洛白,被滑下来的星星,再度撞到水里,瞪着大眼睛,后悔好奇的狗子,和他一起沉进水里。

    “噗!”把水吐出来的洛白,闭着眼也不知道水全吐到几人身上了。

    默契的几人,弯腰捧起一口水:“噗!”

    “你们有毒吧!”刚睁开眼睛,洛白就看到这一幕。

    几人笑的没心没肺的,站在水里互相泼水,一直到黄原不注意捞到一块石头拿在手里。

    那一瞬间,大家警惕的看着他。

    黄原:“”

    意外,真的是意外,他绝对没有这个想法。

    黄原迅速丢掉石头,然后吴烨几人也把手里的石块丢掉。

    “继续滑水,这次换我了,吴烨搞快点。”宁渠往斜坡走去,还不忘催促吴烨。

    汪汪!

    星星第一个跟上,它可太喜欢这个游戏了。

    点点头,吴烨也跑了,洛白二人紧随其后,就和小时候玩游戏一样,你换我我换你的。

    “芜呼!”

    这次换成吴烨当冲浪板了,宁渠举着两只手大喊,不过吴烨方向不稳,两人滚了好几圈,滚到水里,失败的一次滑行。

    从水里冒出来的吴烨,尴尬的笑了笑,没想到会这样。

    斜坡上的洛白和黄原一只手抱着肚子,一只手指着他们,嘴里不停的哈哈哈笑,像极了表情包。

    水潭里,吴烨和宁渠默默的伸出一只手,竖起中指。

    站在高处,洛白叫嚣着:“让你们看看什么叫技术。”

    两人滑下来的时候,一样没有稳住,一起滚进水里,然后就轮到宁渠和吴烨哈哈笑他们了。

    两人的笑声,传出去老远。

    斜坡上的遮阳棚里,桌子上放着不少吃的东西,几张椅子上,坐着凌晨几人,正看着吴烨他们。

    几个女朋友面面相觑,都感觉自己男朋友和幼稚鬼似的,特别是凌晨,还是头一次看到吴烨这么天真的样子。

    “男人至死是少年,开心其实很简单,你看他们,就玩这个都能玩一个小时,刚才光是准备,就准备了半个小时,也不喊累。”

    戴着墨镜的颜潸潸,看着不远处的水潭,忍不住笑出声。

    看到几人笑的那么纯粹,颜潸潸感觉挺好的。

    虽然坐在后背,扮相有点过分了,但是不妨碍他们特别的开心。

    这种开心,很难得,也越来越稀有了,以前颜潸潸见的多,现在几乎看不到他们笑的这么天真无邪的时候。

    大部分时候,都是普通笑容。

    “确实,男人的快乐,简单的离谱。”游小鱼也喝着果汁,看着他们几人在水里互相摔跤。

    洛白第一个被按到水里认输,然后就是宁渠和黄原合伙,还是被吴烨摔道水里去了,哈哈大笑的吴烨比划着肌肉。

    像极了孩子似的,黄原平时也挺欢乐的,但是绝对没有这么开心,很少见他笑的这么放肆,前仰后合。

    “还会撒娇呢!”白菜想到什么似的回答了一句。

    看着吴烨几人排成一排,像游乐场的小火车一样滑道水里,溅起巨大的水花,听着笑声,凌晨看了看吴烨,吴烨对着她笑了笑。

    傻样!

    来玩的是他们,她们只是陪衬而已,凌晨后悔没有带一副麻将来。

    拿过蛋糕啃了几口,凌晨看着旁边的烧烤炉,刚到这里来的时候,吴烨几人就拿着塑料纸跑了,东西都是她们自己卸下来的。

    要不是凌晨指挥他们搭遮阳棚,还不知道要忙活多久呢,汽车打开的后备箱里,还放着几个大大的保温箱,里是准备好的食材,烧烤架,木炭,水果蔬菜,应有尽有。

    太阳还直勾勾的挂着,现在连中午的都不到,才在公司忙活两三天时间而已,凌晨又被吴烨拉出来野炊玩水避暑了。

    她是个不负责任的总裁。

    地方是黄原找的,一个客户无意之间告诉他的,来看过以后,就开始组织野炊了。

    大夏天的,不在办公室吹空调,却想出来玩水,还玩的那么开心,一个个想秤砣似的,落到水里,又从一边潜下去,沿着水底游到另一边。

    “咦,我裤衩呢?”突然之间,水潭里传来洛白的喊叫。

    吴烨几人:“”

    白菜:“”

    凌晨几人忍不住笑起来。

    “吴烨,快把你们家狗逮住,被它叼走了。”洛白大喊。

    吴烨:“”

    从星星哪里把裤衩要回来,吴烨嫌弃的拿着树枝递给他,黄原和宁渠笑趴在小水潭里。

    几个戴着墨镜,穿着冰丝衣服的女朋友,就在坡上等了半天。

    “喊他们回来弄吃的,我们也去玩一下怎么样?”颜潸潸提议。

    看他们玩的那么开心,颜潸潸也想去玩一下,凌晨第一个答应,趁着亲戚没来之前,好好的玩玩水,然后游小鱼也答应,白菜迟疑了一下,也答应了。

    这种天气,谁不想玩一下水呢?本来是想一起去的,看他们玩的开心,才等了这么久。

    白菜担心的看着几人:“洛白不会做饭的,等会儿做的东西能吃吗?”

    如果一定要有个人做吃的,白菜是愿意留下来的,她有点恐水。

    能不下水的话,就更好了。

    “没事,吴烨会的,他肯定不会让洛白做饭。”凌晨站起来,正在边上喊了一句:“弟娃儿~莫耍啦,回来整东西吃。”

    几个女生忍不住笑起来,没想到凌晨私底下是这么喊吴烨的,她们还是第一次听到。

    刚从水里冒头的吴烨:“”

    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吴烨冲他们挑眉:“走吧!看这个情况,她们看我们玩的开心,也想玩了。”

    “鸠占鹊巢!”

    “你才是斑鸠!”宁渠反驳。

    洛白:“”

    几个老爷们儿从水潭出来,沿着斜坡走上去,凌晨她们已经站在塑料纸旁边了,正在排序。

    没有理会吴烨几人,带着一串银铃一般的笑声,一个拉着一个滑下去,旁边的狗子跟着她们往坡下跑,跑到水边的时候,噗通跳下水,开心的游到凌晨边上。

    只有白菜,手忙脚乱的站起来,她呛了好几口水,本来就不会游泳的她,吃了大亏,要不是刚才就知道水不深,白菜都不敢玩这个。

    沉到水里的第一时间,还是恐惧,惊慌失措的。

    壮着胆子适应了好几次以后,才习惯了,不会那么慌张,也不呛水了。

    “有鱼!”凌晨看着一条鱼游过去。

    小水潭里还有鱼,凌晨都没想到,刚才来看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看到。

    白菜听到这个,最积极了,在水里大步迈过来:“哪里,哪里!抓住它。”

    游小鱼:“”

    几人就在不大的水潭里,开始了抓鱼的游戏,不过半天也没有抓到什么,这么大个水潭里,抓到了才不正常。

    坡上。

    洛白在生火,黄原在洗菜,宁渠在洗菜,吴烨开始把腌制好的肉拿出来,大块的牛肉,五花,羊肉,鱼肉,鸡肉。

    把蔬菜装到盘子里,黄原开始弄冰饮料,就像是一些做酒席一样,忙碌的全部是男生。

    做饭,弄菜,收拾碗筷,他们此时此刻就完全是那种情况,整的有模有样的。

    吴烨带了好几个大的保温箱,里面都放着冰块,在这个炎炎夏日里,还能喝到冰果汁,全靠吴烨想的周到细心。

    “就这么点?够谁喝的?”

    “这是给她们几个姑娘准备的,我车上的冰箱里,还有冰饮料,不够的话,你等会儿去拿就行。”黄原看了看问他的洛白。

    就做了几杯果汁,他也没准备做多了。

    成功把火生起来,洛白坐在一边,看了看两个大型SUV,一辆是吴烨的大G,一辆是黄原的酷路泽,黄原有好几辆车,不过很多没办法上路。

    后备箱打开的车子,椅子放平以后,后面都是各种吃的用的,装了几个箱子,都是吴烨准备的。

    “别说,回头我也整个这种后面可以放下来的车,开着肯定不****渠一边洗菜一边说道。

    他车子不少,不过很多都是轿车,跑车,一直不太喜欢越野车,突然觉得越野车也还行,如果座椅能放下来的话。

    能装不少东西呢。

    “嘿嘿嘿,你那是为了后排空间吧?”吴烨忍不住笑起来。

    看他表情就知道了,宁渠的鬼畜想法是什么,也是个向往野外求生的人啊!

    荒野,吴烨也挺向往的。

    洗完菜,擦了擦手,宁渠坐在折叠椅上,吴烨开始烤肉了。

    没等多久,宁渠夹了块牛肉沾了点番茄酱吃掉,一本正经的回答:“龌龊,肮脏,无耻之尤,羞与尔等思想龌龊的人为伍。”

    几人哈哈笑,谁还不知道谁啊!

    “你是什么牌子的塑料袋呢?那么能装?”洛白也坐下来:“不过说真的,野外确实不错,安静,没有人打扰。”

    宁渠:“你是亚里士多德的弟弟,亚里士多嘴吧?”

    洛白:“”

    居然在语言的交锋上落于下风了,宁渠什么时候进修去了?

    烤的差不多了,吴烨指了指小水潭,黄原在边上喊了一声:“吃东西了,你们快上来吃东西。”

    还在抓鱼的凌晨几人,才从水潭里往上看了看,叽叽喳喳几句以后,一个拉一个的上岸。

    黄原挠挠头,女生有时候行为就是这么奇怪的。

    洛白把椅子放好,宁渠把一次性碗筷放好,吴烨从旁边的塑料菜架上继续拿肉在烤。

    好在烧烤架买的不小,还够七八个人吃的,小的那种,一个人一筷子就没有了。

    “你们把烤好的夹起来放在一边!”吴烨指了指烤架。

    “这个好了吗?”

    “这个好没好?”

    “这个应该好了!”

    总有很多人,分不清楚菜熟了还是没有熟,特别是男生。

    看着牛肉还有红蛋白,就以为没有熟,看着肉还没有焦也是没有熟,反正判断标准奇奇怪怪的。

    吴烨很无语的看了看他们,自己拿着盘子开始夹菜,等到凌晨她们落座以后,野炊就算是开始了。

    喝着冷饮,吃着烧烤,大晴天里,特别容易出汗,而且凌晨还不喜欢番茄酱,只吃辣椒面。

    时不时的擦擦汗,给吴烨包了一个生菜五花肉,凌晨喂给他,旁边的宁渠有样学样,给自己辣的够呛,喝了好几口水才缓过来。

    “好吃,你们也试一下啊!”宁渠一本正经的建议洛白和黄原试试看。

    两人看二傻子似的看着他。

    凌晨和白菜饭量都很大,吴烨准备的东西不少,看着不够,又把做好的凉面和凉粉拿出来,不少用凉皮包的蔬菜卷,两人一大份。

    凌晨对这个情有独钟,一直吃不腻。

    “那玩意是树枝还是蛇,好像刚才动了一下!”洛白看了好一会儿,指了指不远处的草地。

    吴烨转头看了一眼,立马站起来,宁渠和黄原紧随其后,捡了个树枝就跑过去了。

    “快叉住它,你傻啊,要叉头啊!”

    “特么树枝这么短,你怎么不来叉一下?”

    “要跑了,拦住它!”

    “哦,它想咬我。没看见喷毒液啊!”

    “这个没有毒。”

    几人找到新玩具似的,像极了几个恶霸一样,把人家围在中间,狗子也在旁边汪汪汪的叫。

    一条黢黑的蛇,被他们围在中间,几人时不时的拿着树枝逗它一下。

    凌晨几人:“”

    “喊他们过来吧,免得被咬到了!”颜潸潸有点担心。

    白菜吃了一大口凉面,站起来:“交给我。”

    走到他们边上,白菜看了看嘶嘶吐舌头的蛇,一只手在它面前晃了一下,吸引了注意力,另一只手一把抓住它的脖子。

    一只手抓着七寸,一只手抓着尾巴。

    “都不够一顿的!”白菜估计了一下重量:“估计能值个一百块钱。”

    洛白几人:“”

    椅子上的游小鱼看着白菜,感慨万分:“真虎啊!”

    凌晨和颜潸潸点点头,凌晨还经常去野外,不会抓也会赶,但是颜潸潸属于是怕的那种。

    小白鼠她不怕,蛇她怕,但是不怕龙!

    拿着尾巴甩了几圈,白菜把它甩出去二十多米距离,吴烨都觉得它还能不能有命在都是一回事。

    回到椅子上,白菜洗了好几遍手,手上都还有味道,又用洗发露洗了几遍才好多了,要不是怕他们被咬了,才不去抓那玩意呢!

    很臭的。

    “小时候我们那边有人收这个,零花钱就是这么来的,不过有孩子被毒到了,没抢救过来,后来就不让抓了。”看他们好奇的盯着自己,白菜回答了一句。

    技能还是很多年前的技能,不过现在还能用,她是农村长大的孩子,抓蛇抓青蛙都会。

    一边吃着饭,一边聊天,吃饱喝足以后,白菜拿了一个游泳圈,准备去学游泳,她是个旱鸭子,一旦水深点她都不敢玩。

    白菜亲眼见过,那种溺亡以后的人,一直有点心理阴影,看到那种绿油油的水,就感觉很恐怖。

    凌晨则是完全没有这种感觉,坐着吴烨滑的开心的不行,还和吴烨一起潜水,在水里比划比心。

    颜潸潸是在室内学的,游小鱼算是半吊子,不过多少会点。

    白菜才是慢慢学,洛白在教她,不过她是岸上胆子大,水里胆子小,学半天效果一般,倒是无师自通的学会了狗刨。

    惹得吴烨笑了半天,洛白无语的看了看水里的狗子,都是星星的功劳。

    时间流逝,笑声就没有断过。

    玩的差不多了,时间到了下午以后,他们才开始收拾垃圾,清洗东西,收拾妥当以后准备回家。

    “晚上聚聚啊!”洛白建议。

    宁渠和吴烨摇摇头,异口同声的回答:“没时间!”

    洛白和黄原:“”

    玛德,毕业了了不起啊?

    他和黄原,现在还没有进步到那个地步,黄原好点,徐徐图之,已经到了楚河汉界,洛白是还没有多大进展。

    养了好久,医生说养的差不多了,结果英雄无用武之地。

    最终,凌晨非要自己开车,拉着几个女生一起,吴烨只好和宁渠坐一个车,大G开在最前面,凌晨开车,颜潸潸坐在副驾驶,白菜他们坐在后排。

    “小白,现在听不到什么声音了吧?”颜潸潸转头问白菜。

    白菜脸红的点点头。

    上次她和洛白说了一下,洛白和宁渠说的,颜潸潸他们换了床的位置,白菜才可以安静的睡觉了。

    车里响起凌晨和游小鱼的笑声。

    颜潸潸自己说的,她打架比较放肆,白菜确实震惊的不轻,放肆的意思,白菜也是第一次明白。

    凌晨好奇的看了看游小鱼:“你俩不是住一起吗?还没动静?”

    轮到游小鱼尴尬脸红了,搬到公寓有一段时间了,她还没有进展,不过也算是有进展。

    在腰上比划了个线:“二分之一,算不算有动静?反正他没进展了!也不知道在寻思啥?”

    又是一阵笑声响起来。

    白菜在后排瑟瑟发抖,不敢讨论这个话题,就她什么进展和动静都没有,注意到她们看过来,白菜尴尬的笑了一下。

    “哈哈哈哈!别看我啊,你们都谈了老久了,我还不知道怎么办呢!”白菜感觉这个话题和她格格不入。

    她就不知道现在这个情况该怎么办,一个个都住一起的,她还是分开住的,其实吧,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就是找不到理由和借口。

    她也不好意思自己主动问,那太羞耻了。

    “看你自己的想法,这个是最重要的,不行就缓缓也可以。”颜潸潸建议道:“我们是想开了。”

    白菜:“”

    总感觉这个话奇奇怪怪的。

    “我看情况吧!他也不急似的,都没有什么过分的的举动,不过潸潸姐,你知道洛哥有多少对象吗?”白菜问了一句。

    几人沉默下来,这个话不好说啊!应该怎么回答呢?

    “我们家吴烨说的,谈过几个,不过都是逢场作戏那种。”凌晨想了想,回答了一句。

    凌晨也没敢说实话。

    “宁渠也是这样说的,以前被伤透了,叫什么东方的,但是他肯定是真心喜欢你的,这一点很容易就能看出来。”颜潸潸也说道。

    她因为和宁渠认识得久,多少了解一些情况,宁渠也说过,没想到洛白最终栽在了一颗白菜手上,喜欢的不行。

    “看就看的出来,他本来也不是什么特别耐心的人,但是你对你很耐心,完全不一样的。”游小鱼说道:“男人只会对喜欢的人宽容,但是这种宽容和退让要懂得珍惜。”

    “因为他们会给自己定一个标准,我就差点失去黄原了,现在想来,其实当时就不应该考虑那么多。”

    “这辈子能遇到一个好老公,是上辈子积德了,不然遇到个垃圾,一辈子都毁了。”

    捋了一下自己的红头发,游小鱼很认真的和白菜说了一下自己的体会。

    要不是她坚持,缘分也是没了。

    凌晨和颜潸潸都是知道这个事情的,吴烨还和凌晨抱怨过游小鱼,选错了出生地,白瞎性格了。

    “你如果在意以前呢,就和他说清楚,如果不在意呢,就什么都不要问,他自己会愧疚,会因为愧疚,对你更好!”凌晨出主意。

    白菜感觉思维转化过来了。

    颜潸潸比划了一个大拇指:“还是你会啊!”

    带着一串笑声回家,凌晨把车停好以后,看了看跟在后面的几个车,拿着东西上楼,把电梯挤得满满当当的。

    上楼的时候,刚好碰到田甜和张楚楠出门,看着他们浩浩荡荡一群人,互相打了个招呼,张楚楠带着田甜进电梯。

    田甜还回头看了一眼。

    电梯里。

    刚才还开心的田甜,有些沉默下来,最近这段时间,和凌晨的联系越发少起来,凌晨出去玩她都不知道,感觉就像是突然之间就变得疏远了,变得陌生了。

    生活没有彼此参与以后,就像是一个个空格,空的越来越多,最终,变得多了一种陌生感,就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她和其他人都有说有笑的,那些女生她都不认识,倒是男生多少知道一点。

    注意到田甜沉默下来,张楚楠牵着她的手:“别因为别人而不开心,那是最傻的!感情都是互相的。”

    田甜点点头,笑着答应,以后会怎么样田甜不知道,也有可能就这么疏远着疏远着,就回不到以前了。

    哪怕是住在隔壁,吴烨在家田甜也不想去串门,田甜家里凌晨也没有去,明明就是一墙之隔,就像是隔开了所有。

    见面都愈发少了。

    “就是觉得遗憾。”田甜回答了一句。

    “没什么遗憾的,不是所有人都有缘分和你一起走一辈子,途中会有很多下车。”张楚楠说道:“总是会越来越少的。”

    他在这边没有多少朋友,大部分时间有空,都是和田甜在一起,偶尔约着阿宾喝喝酒,聊他和房东,还有学妹的故事。

    “那你呢?”田甜问他。

    张楚楠笑了笑,认真的考虑了两秒钟。

    “我会珍惜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并且努力把这种日子延长,如果某天因为某些事要分道扬镳,我一定可以很坦然的接受结果。”这是张楚楠的回答。

    听得田甜沉默了不少时间。

    晚上的时候,吴烨家里。

    送走了几对小情侣,吴烨关好门,看了看沙发上打瞌睡的凌晨,白天玩了一天,凌晨刚才就在在厨房和他说累了。

    打了个热水,吴烨把她的脚放在盆里,泡泡脚解解乏。

    被烫的清醒了不少的凌晨,打着哈欠转头看了看他:“一起泡,泡完了早点休息了。”

    答应一声,吴烨也把脚放到盆里,和凌一起洗脚。

    凌晨犯困时候,吴烨就踩一下她的脚,和盆底密密麻麻的按摩钉接触以后,凌晨嘶了一声,又清醒过来。

    锤了吴烨几拳,凌晨扭着脖子,发出咔咔声,然后又开始打哈欠。

    确实是累惨了,白天多开心,晚上多困倦,泡完脚,吴烨把灯关上,和凌晨一起上楼。

    看着凌晨没什么精神,原本想法很多的吴烨也规矩下来,本来准备当个老汉的想法也收起来了。

    “本来还说白天玩水没有玩够,看你这情况,小龙女都召唤不出来。”

    困兮兮的凌晨:“”

    白天玩了一天,回来还觉得没有玩够,不累吗?

    “你说田甜是不是对我挺大意见的?”凌晨转移话题。

    感觉越发的陌生了,凌晨自己都有这种感觉,不是没有邀请她来家里做客,她一直就没有同意过,都是拒绝了。

    原因也很简单,吴烨在家,她不想来。吴烨不在家的话,吃泡面啊!

    凌晨就慢慢淡了这个想法,田甜也很少会说喊她去隔壁,刚好最近喊过,她事情又多,就好几天没有发过消息了。

    阴差阳错的,最终好像走到了一个死胡同里。

    “感情上来说,可以理解,现实来说,你又不是她小姨妈!”吴烨回答了一句。

    田甜不喜欢他,他也不怎么喜欢田甜,大家交集少点也好。

    这年头,如果不是刻意的遇见,刻意的聚聚,哪怕是住在隔壁,也没有多少次见面的机会。

    “可惜了!”凌晨回答。

    吴烨摇摇头:“握不住的沙,那就扬了它!”

    “以前我和宁渠吵过架,还差点打起来,就因为我没给他抄卷子,当时老师一直盯着我的。”

    “然后他就说我不讲义气啊,见死不救啊!虽然他最后考的确实很糟糕。”

    “我们差不多两个月没有说话,洛白和黄原一直劝我们。”

    “知道最后怎么样的嘛?”吴烨问她。

    凌晨:?

    吴烨继续说道:“他问我过生日要什么礼物,就这么有句话,我说人到了就行。”

    “就和好了!”

    “在乎你的人,会给你递个台阶的,懂吗?”

    凌晨点点头,大概理解吴烨是什么意思了,总是需要有个人低下头的,如果都不,最后就是死胡同了。

    到头了。

    “不想这个了,心累!来点轻松的!”凌晨眨着大眼睛:“过两天拦路虎就要来了。”

    吴烨:索德斯呢!

    趁着拦路虎没来之前,先把路修好了再说。

    翻身出了被窝,吴烨把毯子拿过来,放好毯子以后,把大灯关掉,只留下氛围灯和小夜灯。

    没迷路!

    无缝*衔接!

    过了最开始陌生的阶段,互相了解以后,默契就开始一点点培养起来了。

    上就知道下,下也知道上。

    凌晨又收集了不少的体验卡,开着飞机起飞了,就一直到油箱里没有油了才回来。

    直接睡着了。

    吴烨灌了几口凉水,才把房间收拾好,迷迷糊糊的就睡着过去了。

    要论助眠效果,还得是打架才行。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

    在公司混了一整天的吴烨,在凌晨下班之前赶到了她公司楼下,把车停在停车场等她,换了位置以后,楼下就没有停车位了,只能在停车场等。

    每次来的时候,吴烨都要付出几块钱的停车费。

    今天准备去干妈家里蹭饭,她提前就说好了,一定要带着凌晨一起去,山珍海味和小米粥,就看凌晨在不在了。

    她面子才大。

    注意到和凌晨一起出电梯的女生,吴烨记得不错的话,那是她秘书,两人说了半天,凌晨才往吴烨这边走过来,秘书则是坐电梯上楼了。

    “一大堆事情,忙的头晕目眩的。”凌晨把高跟鞋蹬掉,盘坐在副驾驶的座椅上。

    休息一天时间,回来就忙的焦头烂额,事情就像是处理不完一样。

    “人招到了没有?”启动车子,吴烨问了一句。

    凌晨叹气:“派来的那些,被老妈卡的死死的,多的活儿不一定能做好,本职工作又能做的很到位,全是老油条。”

    蓝总裁就像是故意考核她一样,并没有给她很得力的人,都是些老油条,搞不好还提前交代过他们,来了以后要怎么做。

    他们也不和凌晨作对,工作也做的无可挑剔,就是多余的事情,绝对不要想他们能帮忙做一部分。

    凌晨想自己找点人,结果财务那边也不同意,觉得是浪费人力资源,已经够用了。

    财务总监,也是蓝总裁的人,她指挥不动。

    “想个办法,杀鸡儆猴才行,不行就换一个听话的财务。”凌晨咬牙切齿的。

    本以为忙完了公司搬迁的事情,就安安心心的上班了,结果等着她的事情一大堆,忙都忙不过来,就差零零七还加班了。

    被蓝总裁拿捏的死死的。

    凌晨准备找个职业经理人,独断专行一把,不然老是被架着,几个公司的负责人架着她,她根本就没办法考虑发展问题。

    “你这样,再这样,最后这样!”吴烨给她出了个主意。

    逐渐的,凌晨笑意越发的多起来了,馊主意这一块,还得看吴烨,她就是小巫。

    吴烨总能出很多的损招,还商量个屁,是时候开始损招了

    总算是把凌晨的问题大致解决了,再开点距离,就到了目的地了。

    把车开到门口的时候,吴烨停好车,凌晨一副成熟风格的样子,看的吴烨忍不住笑,被凌晨掐了一下。

    有长辈的时候,凌晨就化身贤惠的乖乖女,要是没有长辈在的时候,她就只会欺负吴烨,在家里四仰八叉,出门端庄贤淑。

    穿过大门,花园,就听到屋里传来一整鸡飞狗跳的声音。

    “几十万又没了,你个败家子,你那么看不得人间疾苦,怎么不自己开个医馆呢?”吴烨干妈的声音传出来。

    江畔的声音吴烨没有听到,进门就看到干妈追着江畔打,可能是年纪大了,追不上江畔,还累的不行。

    拿着鸡毛掸子的手指着江畔,另一只手撑着桌子。

    “您有点善心嘛,那些孩子真的很可怜的,我又不是被骗了,只是觉得他们需要。”江畔还振振有词的。

    看到吴烨进门,干妈指了指江畔:“儿子,给我抓住你姐,我今天非揍她不可。”

    吴烨:“”

    刚进门就看到这一幕,吴烨都不知道怎么形容她们娘俩。

    没有动手,吴烨把干妈手里的鸡毛掸子拿到手里,让她不要和畔姐生气,她还是气不过。

    “你都不知道,又是几十万打水漂了,这么下去,再多都不够用,公司迟早要倒闭。”干妈预言了一波未来,仿佛看到以后的情况。

    听到她的话,吴烨已经在脑补着,江畔破产以后的样子了。

    “才不会呢!”江畔回答:“我有分寸,我又不是那些憨憨,不会是非对错都跟不清楚。”

    可能是吴烨他们都在,江畔有点不好意思,刚才被追着打,全被吴烨和凌晨看到了,脸红的不行。

    “从今天开始,你看我还给不给你钱,有本事自己筹钱去。”干妈气呼呼的坐下来,看着江畔怒气冲冲的。

    撇撇嘴,江畔坐在另一边,吵架不是一次两次的,每次都是这样说的,最后还不是给了。

    “别惹妈生气了,快说对不起。”吴烨把她拉过来,被他逮着,江畔跑不掉,只好说了一句对不起。

    吴烨是在帮她哄老妈,她也理解。

    “不原谅你!”干妈看了看凌晨:“晨晨,赶紧过来坐,就顾着教训她,给你忘在门口了。”

    有凌晨陪她聊天,吴烨问了一下江畔是什么情况,了解了情况以后,吴烨怪异的看了她一眼。

    还真有可能把家败光。

    “干妈这个想法没错,不能让你这么败家,你觉得把你们家买了,能救多少人?能救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穷人?”

    “心是好的,得有个标准,有个度才行。”

    吴烨好好的劝了她一下,江畔确实是善良,吴烨看来,这有点过头了,过头了就不叫善良了,是圣母。

    这个年代,不需要这种产物。

    “你也和妈一样训我!”江畔瘪嘴:“我又不是做错什么了!”

    吴烨叹气。

    她多少有点执迷不悟了,做好事难道会上瘾?

    “我不偏袒啊,谁错了我说谁,一年两三次可以,你这个确实是过分了。”吴烨回答:“不是错,是方式不对,你可以自己去支教,可以去收旧衣服捐赠,都可以。”

    “哪能帮几个人?”

    “那你就拿着妈的钱来做好事?你能你自己赚啊!她什么都不会说。”

    江畔:“”

    被吴烨说了一顿以后,她老实巴交的进屋,也不说话。

    没想到来就是遇到这个情况,吴烨也是替干妈心累,江畔也不是傻,就是太心软了,人家装个乞丐,都能骗她一万多。

    好吧,也算是傻的可爱。

    厨房里,做好菜的家庭厨师,推着手推车进客厅,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介绍着今天的菜品。

    看着七八个顶级食材做的菜,吴烨看了看江畔,她很明显不服气,想法也是奇奇怪怪的,偏偏这个人还是他干姐姐。

    “吃饭,今天就不回去了,陪妈说说话,肝疼!”她看了看江畔。

    江畔:“”

    吴烨和凌晨只好答应下来,吃完饭以后陪她聊了好久,干妈遗憾的表示,江畔要是有吴烨一半懂事就好了。

    旁边的江畔非常不服气,她好歹还在陪着呢,没有跑回房间去,就是怕把她气坏了。

    晚上的时候,泡了一个药浴,才回到房间里,一张特别大的拔步床摆在大房间里,古色古香的,凌晨在梳妆台前整理头发。

    “这些家具都是老家具了。”吴烨看了看床:“遗憾不是在自己家里!”

    凌晨:“”

    把头发散开,凌晨拉开帷幔看了看:“确实!场地满分!”

    吴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