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剧组非人类 缘分0

第一百一十九章 给你技术

    十分钟后。

    李闲云重新打电话给苗辉:“王庆民和张桂有个儿子,叫王熙,去年移民加拿大了。王庆民搞了个家族信托,受益人就是他,资产十亿米金左右。”

    “那你麻烦大了。想拿回钱有难度。”苗辉直接道。

    钱进了信托,要出来可没那么容易。

    当然,猝死鬼肯定是可以拿出来的,但还是那话,不合法。

    李闲云道:“有难度就还是有办法的,对吗?”

    苗辉道:“即便是非法所得的钱,进了信托也很难出来,不过信托一般有期限,过了期限进入投资人账户,就可以通过银行冻结。另外委托收益也可以处理。具体还要看情况,比如是那种不可撤销的永久信托,就会比较麻烦。一来要先打官司证明这钱非法,其次要把受益人的权限剥夺,然后还要代替受益人去获得信托收益。最麻烦的还是这是跨国官司,打个十几二十年都不奇怪……”

    苗辉说了一通,李闲云有些头炸,道:“我把资料发给你。”

    过了一会儿后,苗辉道:“你这个有点麻烦,这夫妻俩是拼着下半辈子坐牢,都不会让钱再出来了。就算官司打赢了,都能拖好久。”

    “一点机会都没有?”

    “那到不是。信托本身也是做投资的,通过投资获利给予信托受益人,但一般情况下,委托人在有投资需求的情况下,也可以进行委托投资,即指定被投资目标。比如在在信托的下层设立一个SPV,就是特殊目的公司,把信托里的钱投资到这家公司就可以了。这夫妻俩把钱做了全托管,但是保留了委托投资的权利,也就是说,他们可以让信托公司对指定的公司进行投资,估计也是为自己留个后手。你直接拿钱不可以,但是他们自己可以通过再投资的方式把钱套出来。”

    李闲云想了想,道:“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这钱之所以麻烦,除了跨国官司本身麻烦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当事人本身不配合。”

    “当然。”苗辉大笑:“如果当事人配合,那就无所谓麻烦可言了。”

    “那就好办了。”李闲云微笑。

    “你说什么?”苗辉不解。

    李闲云道:“你不是说,他们可以委托投资的吗?让他们投资就行了。”

    苗辉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让他们投资到你选中的企业,钱就到你的企业手里了?然后你再打官司告他们,只要官司赢了,他们的钱就会出问题。关键钱在你手上,你左手债务人,右手债权人。你有足够的办法把钱留在手里,他们要是对抗,只是帮你对抗……我操,你被骗了2.6亿,就想坑60个亿回来?”

    李闲云笑道:“我不打算坑钱,最多就是收点辛苦费。但如你所说,钱在谁手里,谁就硬气。所以关键不在于官司,而在于怎么让他们把钱放到我手里。”

    这到是。

    跨国官司为什么难打?归根结底还是利益问题。

    那么大一笔钱,不考虑被告人的意志,就算是对面的国家,也会希望这钱留在自己的土地上国家利益的问题上,既没有情面也没有道德可讲。

    主观上不配合,事情自然不会好办。

    但如果钱转了一圈离开了,终究没留在加拿大,那加拿大也就无意义刁难。

    所以拿到了钱,不仅拿到了钱的掌控权,还拿到了官司的掌控权,而拿到了官司的掌控权,反过来又可以更加名正言顺的处理这笔钱这时候法律和道德就又有意义了。

    “他们自己就是诈骗犯,没那么容易上当的。”苗辉道。

    “如果有更大的诱饵就会。”

    “什么诱饵?”苗辉问。

    李闲云道:“人心是贪婪的,如果有机会获得更多,谁也不会放弃。他们不是用脑电波感应器做招牌吗?那就给他们更多的技术,让他们相信这事能成。”

    “你还有吗?”苗辉诧异。

    “当然。”李闲云回答。

    孙诗那边给出的,都是申请过专利的技术。

    但是还有一些技术比较珍贵,赵教授自忖短时间内不会有人突破,所以没去申请专利,也没交出去他们上次已经可以算做出了脑电波感应器,只不过没到实用阶段。

    但产品至少是存在了。

    而王庆民夫妇拿到的技术,连做出个不实用的劣质版都不行,纯靠预期去骗。

    所以理论上,只要李闲云拿出这部分技术,一个劣质版的脑电波感应器就可以出现。

    而以王庆民夫妇的手段,没有成形的技术都能骗到五六十亿呢,有了一个成形产品,绝对敢吹到天花乱坠,三百亿都能卷过来。

    话说回来,全息投影不就是这样?

    技术一出,现金到手,李闲云要不是想快速推广,免海外争端,价钱还能卖的更高。

    脑电波感应器理论上比全息投影还牛逼,唔,三千亿都好搞。

    继续搞搞没准还真能成事,骗子摇身一变,就正式做企业家了,还能洗白自己,多好?

    有些人就是骗着骗着,一不小心骗成功了,然后就立地成佛了。

    比如……

    还是别比如了,懂的都懂。

    李闲云道:“那如果我成立一家公司,一家可以做出脑电波感应器的公司,甚至把专利权委托给他们,你觉得他们会投资吗?”

    “希望很大!不过也不好说,这事还得你自己想办法。”

    “那好,我们就假定他们会投资,现在,我需要一套可以把钱留在这家公司的运作方法。”

    苗辉道:“首先你得在加拿大成立一家公司,技术也要申请专利,然后你要设立一套资金运用计划以及可预期的目标,当然,反正你都不打算还给他们了,那么后续的某些方面可以做让步,但前提是你必须让他们陷入到官司中,并证明他们是非法所得。信托资金必须是自有合法资产,一旦被确认非法所得,钱又不在信托基金手里,事情就会好办很多。再不行,你还可以通过那家公司转回到你这里。不管你将来还不还,钱在你手里,你就拥有主动权。最后就是这家企业最好明面上和你没有任何联系。我是说,连海外控股都不要,必须是没有任何直接利益关系的合法企业,这就需要一个绝对可以信任的人……”

    苗辉跟李闲云讲着,李闲云和李城也是听得很认真。

    大致明白之后,李闲云道:“行,这次多谢你了,兄弟。”

    苗辉笑道:“你那个科技公司,以后别瞎投资了,真有什么想法,跟我说。看骗子这种事我在行。”

    搞资本的天天和拉投资的打交道,不能说他们不会被骗,但至少他们很难被骗是真的。

    李闲云笑道:“成,有机会我介绍你们认识。”

    结束通话,李闲云看看李城:“你现在有什么想法?”

    李城笑道:“还真有些想法。”

    “嗯?”

    “你说,如果我离开了新海集团,而王庆民夫妇又拿到了更高级别的脑电波感应器技术,他们会不会继续找新海集团投资?”

    听到这话,李闲云眯了起来:“你的意思是……”

    李城的脸阴沉了下来:“他们不仁,我也就不用义了。反正钱都是要过来的,咱们帮他们一把。”

    说着李城已经说出自己的想法。

    李闲云的眼睛渐渐明亮起来。

    想了想,他点头道:“我看这事有搞头。要这样的话,吸引他们投资就更方便了。”

    “那你打算让谁负责加拿大那家公司?”李城问。

    “正好有个合适人选,就在你儿子身边。”李闲云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