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能降维修真 无境界

一四一 拒绝从众

    在周宁的记忆中,曾经走南闯北的父亲,一度建议他:“有机会去外面走走看看。”

    他对此是不以为然的。

    心说:“都什么年代了?想要看这个世界,何必非得走出去?”

    可今时今日再想起这些,他得承认,隔着屏幕看,和亲自去经历,还是有不小差别的。

    问题不仅仅在于感官信号的强化上,更在于每个人的情绪触发点并不相同,有些情况别人看着普普通通,对你却可以挠心挠肺。

    所以,网上的信息的确很丰富,却未必有你需要的那份悸动。

    这个道理,今天得到了印证。

    龙婆子。

    这个人的存在,让他深刻的感受到,之前的际遇,让他的心态有些飘了。

    稀里糊涂的,就从筑基(30)快速跳过金丹(60),借着准元婴的躯壳(低于90),貌似能跟化神期修士也对等互动了。

    就觉得,天下英雄,也不过如此。

    可今天,龙婆子仅仅靠其存在性的威胁压力,就教他做了人。

    他意识到,运气不差,附加值不低,的确让他的综合实力迅速膨胀。

    可这种膨胀,是有明显短板的。

    这类短板,在真正的大佬面前,就是可以利用的致命缺陷。

    比如说非常有效的、直接针对他的灵魂的打击手段。

    他认为,这是龙婆子能够秒杀他的唯一原因。

    打人不打脸,说人不揭短。

    可实际上,麻绳总是细处断,最容易伤的就是脸。

    灵魂短板,真是老生常谈了,这回又被揪出来鞭。

    虽然并不是明着打脸,但这种‘只要看到我,你就意识到自己嘛都不是’的打脸,明显更让人郁闷。

    “好吧,我的奋斗动力更足了。有蹿升趋势的傲慢情绪也得以及时抑制。”周宁也只能这么开导自己。

    然后他就不再去想这些,开始专注于手搓汲取器。

    能自洽,就能认,就不会反复去琢磨,让自己耗神劳心。这种可以迅速从不良状态走出来的思维模式,也算是周宁的一桩本事。

    毕竟是咸鱼出身,没谁会在乎,更不会惯着,不能自我疏导,那就受着、熬着。

    久而久之便锻炼出来了,甚至显得没心没肺。其实是计较不起。

    当然,总是计较不起,怂成了习惯那就是烂泥了。

    就像那句毒鸡汤说的,伏久者,飞必高,但弹簧压的太久也可能会失去弹性……

    好在这种问题今生不至于,周宁多数情况下,得到的是自信增加,而不是被灭火教做人。

    时间来在正午,白骨菩萨的骨树十二碟台,已经被超凡者团队占满。

    尽管画风不怎么正派,不是鬼气森森、就是邪气凛然,颇有点群魔乱舞,妖怪赶集的氛围,周宁却是感觉比较欣慰。

    1,有这么些个同行在,不至于让他和白骨菩萨显得太另类。

    2,智商在线的同行,数量不少。

    俗话说:宁跟聪明人打一架,不跟二傻子多说一句话。

    在自身资历底蕴实力都不太行的情况下,容易被当枪使的逗比太多,真不是一件好事。

    另外,周宁也注意到,不肯进入星穹光罩的,不光是邪门外道,旁门左道,名门正道,也有在光罩外自建营盘的,数量还不少。

    这甚至令星穹光罩中的一些超凡者们有些坐立难安,怀疑自家的选择,是不是错了,是不是过于轻信权威,还降低了警惕性?

    不过,古杭仙山没有给众超凡者过多的时间,去酝酿这种猜忌情绪。正午时分,仙风道骨的百里琼从天而降,声情并茂的开启了一波演讲。

    周宁对此完全无感。

    他从上高中开始,就变得厌倦这类开学典礼、校庆、运动会之类仪式感十足的活动。

    等到国家举办奥运会时,这种情绪更是达到了一个巅峰。

    他告诉自己,这是人生的最后一场,以后绝不会再主动参与这类活动。

    那么,不走心的状态下,看什么也就那样。

    实际上古杭仙山还是有点东西的,而群修响应,也不是为了看仙人装哔,或单纯的没卖好结善缘。

    来捧场就有礼物,古杭仙山说到做到,星核当场就派下去了,连未入穹顶光罩的都有。

    不过,这派送星核,跟周宁的不能比。

    周宁属于一次性给到位了。明确就是贪狼星核。

    而群修得到的,称之为‘星力Buff’更妥帖一些。

    其真正的重点在于,修士们是否买账。

    答案是,真香!

    周宁一直捏着贪狼星力没用。所以他不明就里。

    但一眼看过去,就连白骨菩萨,龙婆子这样的,都选择了顺应,那么就基本说明,这不单纯是给古杭仙山面子,而是有实在的好处。

    而等到修士们浑身洋溢起玄妙的金色超凡力时,周宁清晰的意识到,这星力,比他预想中的还要给力。

    实际上这叫‘仙灵护体’,是基于仙法‘周天星斗大阵’而生成的。这种仙灵之力,不仅仅自身哔格够高,还能给修行者一个‘未来态’。

    仙灵之力+自身核心超凡力=渡劫成仙后的超凡力状态。

    已经定道的(一般是元婴期以上),提前感受道之未来。

    尚未定道的,也能获得提示,甚至获得开悟。

    毫无疑问,这样的一个机会是非常难得的。

    当然,对周宁这样的挂哔,吸引力就有点低。

    毕竟系统掌握的技术信息的丰富度,决定了他理论上可以建多少号,走多少条道,不用做选择,可以全都要。

    而其他修士,那就得为自己未来的道路费思量了,且落子无悔。

    那么现在能预演,自然是好的。

    有不少修士因潜力耗尽、悟性不足,卡了不晓得多少年,这次就算是得了福缘,当场突破的都有好一些。

    有人会说,这种靠外力突破关隘的,怕是余生都止步于此了。

    可现实很骨感,修行一道,太多曾自诩天才,结果行到高处,发现自己智慧不足,悟性不佳的例子了。

    就像某大能修士说的:修行这事啊,其实是个悖逆循环。

    为什么修行?

    求长生。

    怎么修行?

    学法悟道。

    法易学,悟道难。怎么办?

    尽量想办法让自己活的久些,增添悟道机会。

    如何尽量活的久?

    想活的久,那就是求长生,那就要修行。

    为长生而修道,为修道而长生。

    那些什么动功、静功,食疗、服丹、养生,都是为了活的久一点。悟性不行,岁月补,活久见,人变得睿智了,指不定就开窍悟了,一朝得道,举霞飞升。

    所以说,大道面前无天才。

    就像网文面前,没有哪个作者敢说自己就是脑洞之王。

    一时瑜亮,能盖压万古?

    真个天不生你,万古如长夜?

    那是吹牛哔。

    面对大道,才思永远不够用。

    由此而凸显‘未来态’的宝贵。

    一盏明灯,指条路,这样的馈赠谁敢说不香?

    当然,古杭仙山的装哔节目,远不止于此。

    星君之位,只是试用,客户体验,是战事完结之后的酬劳。

    倒究是能爽遗失,还是能站着相应的坑,一直体验一直爽,那就看除魔表现了。

    不得不说,从这个角度讲,周宁得‘贪狼’,含义深邃。

    以他三千大道皆可选的情况,非要说诸天星斗,有一颗是应他命的,也只能是贪狼了。

    回到正题,古杭仙山给群修加持了Buff之后,还送了真正的见面礼,仙符披帛。

    仙符披帛,这个光听名儿,周宁并不知道是啥,但见到实物后,就会‘哦,原来是你呀!’

    著名的国产动画片‘大闹天宫’中,天兵天将身上虚缠的飘带,就叫披帛。

    哪吒的混天绫,不作战时,也是以披帛的方式存在的。

    它其实是古代女子服饰上的一种配饰,制成法器后,能无风飘舞,辅以霓裳羽衣,显得很仙逸,装哔效果一流。

    今天,人手一条,也算是统一佩戴标记,直观的敌我识别。

    也正是这仙符披帛,进一步完成了星力到仙力的模拟转化。

    本来就卖相好的正道人士,一下子有了天兵天将的风范。

    就连邪门外道,都少了几分阴郁狰狞,多了几分肃穆凝沉,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天庭斗、雷、瘟、火的天神。

    “有点意思。”周宁感叹古杭仙山确实很有两下。

    这一番操作,用意颇深,其中就包括了针对人类颜狗的心性,以及制服统一所带来的荣誉感、凝聚力等效用。

    给群修都扮上之后,百里琼开始了新一轮装哔。

    星穹光照升空并展开,迅速成为了这个区域的天幕。

    随即群星闪耀,璀璨绝伦。

    周宁不可避免的被这人造星空景象震撼到了。

    他的灵魂修为,终究还是太低了。没有感动到当场飙泪、情难自已。已经是系统、法器等效果的加护发挥了作用。

    大阵发威,斗转星移。

    再看周遭,已然身在冥界。

    冥界的玉京城,被古杭仙山镇压了一大批怪异。

    如今,这些怪异就成了除魔战争的祭旗之牲。

    这是周宁见过的,最宏大的,也最有哔格的群体祭祀行动。

    真就有那种十万天兵天将,摧枯拉朽,碾压妖庭的效果。

    漫天都是法宝的光威,远远的看,就像突然出现的巨型财宝堆,然后给足了打光效果,气势恢弘的一塌糊涂。

    搞的他差点又一次震撼落泪。

    这一波祭旗杀戮,对于群体的士气拉升,效果也是刚刚的。

    向来冷静的修士们,也为这热炒的群体氛围而上头,看表情、感气息,就能察觉到,战意是真的被点燃了。

    古杭仙山趁机击响了天鼓,吹响了雷号。

    这都是仙器,效果非凡,对身体掌控力极强的超凡者们,都忍不住热血沸腾。生理效果,带动心理效果。

    周宁觉得,万多年前人类先民斗败天魔入侵,多半是真的。否则不至于留下这等战争专用的超级法器,以及一套套的整活儿手艺。

    屠戮了冥界玉京城之后,在鼓励攻伐的号角战鼓声中,群修向四面八方蜂拥出击。

    周宁注意到,这些修士团队,有单飞的,但更多是结队的。

    道兵大阵,由一个个独立的子团队组成的、能够行军的战阵。

    象什么九曲黄河阵,九宫八卦阵等等。

    当然,这是周宁远远的看个大概,觉得有那么几分象,自己给取的名,实际上叫什么他并不清楚。

    实际上他所谓的九曲黄河阵,叫做九耀天龙战阵。

    每一耀,就相当于九节鞭的一节,是一个子团队,能够运用自己团队的法阵法宝,同时又统一在天龙战阵之下,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待到这阵法彻底运转开来,不管是远观、还是近看,均有天龙之姿,并且是浑身上下都是强法强技,感觉就像超凡版的装甲列车,又是喷火,又是炮轰,又是机炮扫射,花样百出,真心凶残。

    而那个九宫八卦战阵,则如同超凡版的飞碟,‘咻!’的一下便化作一道彩光,鸿飞冥冥,不久之后,就见其飞行轨迹的所指的远处,剧烈的爆炸延绵不绝,黑云卷荡,光焰冲天,仿佛被上千架重型轰炸机水平轰炸一般。

    “感觉大家都好牛哔的样子。”周宁啧啧称奇。

    然而等到白骨菩萨邀请他,一起组团荡魔时,他却表示,攻伐战队不差他一个,他现在更愿意致力于打造一个安全的后方。

    “也好,这骨树便暂时交由你来守护。”白骨菩萨貌似大度的将运转骨树的权力分润给周宁,丝毫没提这骨树是她的本命法宝。

    白骨菩萨跟秦月清等人组战阵离开后,周宁干了两件事。

    第一件,就是如他说的那样,继续强化桥头堡。

    百丈能化岩磐,仍旧不够稳健,他要将之打造成一艘别样的战舰。如果整个冥界崩碎,化为熔岩的海洋,那么,这艘战舰,要能够象悬浮在冰洋上的冰山那样,稳住自身的阵脚。

    这光靠强化材质,是不够的。

    必须靠法则之力,来编织框架纲常,进一步强化一体性,以及获得更多的有益效果。

    具体,周宁用的是符箓系列,让擅于土遁的麾下,去地底,对整块岩磐进行符阵刻画,最终将这块能化岩磐法器化。

    第二件,他派南宫颖和言福北前往冥界玉京城拾荒。

    能够废物利用的超凡者,其实远不止他一个,但象他这般脸皮够厚,胆子够大,当着古杭仙山的面捡落儿的,却是屈指可数。

    若是再将年龄因素考虑进去,那么就是独一份儿。年轻一辈里,还真就没一个象他这般不顾形象的。

    以百里琼之能,自然是注意到周宁的这些小动作了。

    百里琼甚至察觉到了周宁的异常,包括周宁所使用的技术体系的异常,周宁灵魂的异常,以及金手指的异常。

    但他并没有给予太多的关注。

    作为大棋党的一员,他虽然不像玄辰子那般达到了万物皆可棋的境界,却也不会因什么惊才绝艳、特立独行就心生好奇。

    形形色色的人,他见了太多,从性情表现来看,周宁只能算是平庸的。

    平庸的性情,就像一个寻常的厨子,食材再好,最终做出来的也是一锅寻常的炖菜,而没办法做出佛跳墙那样档次的菜肴。

    更何况,就算有做佛跳墙的本事,也照样逃不出做棋子的命运。

    百里琼,早于过了对某枚棋子爱不释手的阶段。

    天骄也好,大才也罢,还不都是在他划出的棋盘中起舞?

    奋进者有奋进者的用法,摆烂者有摆烂者的作用。

    他不是那种靠着剑走偏锋、一招妙棋惊艳岁月的作秀之人,他是堂堂正正下大棋的人,不但要赢,还要赢的体面。

    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