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能降维修真 无境界

一七八章 幻象

    布下天罡地煞魔星阵,都没能叫醒装睡之人。

    周宁产生了类似{疯狂的石头}中道哥给谢小萌他爹打勒索电话失败后的迷惑感。

    “是看不出来我这手段的犀利?还是认为我不敢下手!?”

    都不是。

    魔星阵运转,雷霆般的能量在星石锥间流窜。

    周宁察觉到自己的毛发有起立敬礼的趋向,知道这是电磁场效应,一个闪身来在阵外。

    结果发现还是离着有些近,干脆退到了门外。

    不久之后,就见整个中央大殿的外壳,都蒙上了一层雷霆电幕。

    正在战斗的余庆冲着周宁大声吼:“发生了什么事?”

    周宁尬到无言以对,心说:“真不关我事,是系统在装哔!”

    ‘嗡咚!’偌大的殿堂,连带下面深达百米的区域,被连根拔走,化作一枚闪耀的光星,着光星在虚空中闪烁了两三秒后,才彻底消失。

    周宁:“……”

    Boss就这么没了,他觉得格外别扭。

    “貌似只有皮囊没有灵魂!”想及系统一贯的回收规则,他产生了这样的一个猜测。

    “那么大自在天魔的魔魂去了哪里?”周宁的目光落在了仍旧与队友撕杀的高阶死灵身上。

    这些高阶亡灵,之前就是从殿堂中杀出来的,嫌疑很大。

    同时,又十分的违背常理。

    高阶亡灵虽然表现出了不低的智慧,但也只是跟几天前遇到的那些亡灵比。跟常人比并没有明显的优势。

    最关键的是,大自在天魔的魔魂寄宿于这些高阶亡灵躯壳中的动机,他想不明白。能放不能收的缘由,同样想不通。

    总之这事透着蹊跷和古怪。

    越是如此,周宁就越是下手不留情,从系统商店购买鉴隐卷轴,施展之后,能量粉尘须臾间便扩散开来,令那些在阴影和现实之间不时切换的高阶亡灵无处遁形。

    随后直接投射封印卡牌,迅速结束了战斗。

    李石、姚洁等都凑了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殿堂中,天魔只剩一堆无魂肉山酣睡,我使用了秘法封印阵,很轻松的就将之封印了。”

    姚洁几人面面相觑,余庆胡咧咧:“该不会我们运气好,正好赶上天魔魂游未归吧?”

    胡七提议:“事有蹊跷,我们还是先行撤离再说。”

    这是正经话,情况诡异,以退为敬。

    何况目标已经达成,有什么嗑,回头找个安全地儿慢慢唠。

    这归程就不比来时小心翼翼了,以速度为优先。

    五人使出遁术,周宁还特意给队友加持了风之超凡力的Buff效果,于是迅疾如军舰鸟,嗖嗖的飞。

    一路无话,七拐八绕,耗费近半个小时,顺利冲出地宫,回到地表,然后五个人全傻了。

    呈现于五人眼前的,根本不是沙海遗迹,视线的尽头、也没有龙卷沙暴那极易辨认的带电灰黑色风圈,有的是茂密的、一眼望不到头的雨林。

    爱丽丝的兔子洞?

    不,周宁不为人眼前看到的是另类的纳尼亚王国。

    他更愿意相信,他、乃至胡七四人,中了大自在天魔的招,陷入了某种意识幻境。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他猜测,也许,从感受到大自在天魔的气息那一刻,就已经在持续遭受侵蚀。

    大自在天魔,最擅长的就是心灵侵蚀,有体外心魔之称,简称外魔。

    周宁知晓自己在心灵境界方面道行不足,可这不是有系统傍身嘛!他琢磨着,有系统傍身,真要遇险,起码会示警。

    另外,出于私心,以及没办法解释清情报由来,他没有及时警告胡七等人。

    结果……

    余庆、姚洁,一脸惊诧懵懂。

    李石和胡七,则阴沉着脸。这二位都是极少情绪直接写在脸上的,但面对这么大的变故,也是绷不住了。

    其实,重点不在于异景异象,毕竟都有一身不俗的艺业在身,也不乏底牌,水里来火里去都不在话下,再是奇异,杀出条血路也就是了。

    但,事情发生的毫无知觉,这个就比较让人介怀。

    不知道眼前的这一切是真是假,也就无从判断自己的一番付出,是否都做了无用功。

    若是幻觉,对着空气大战三百合,岂不是越拼就输的越惨?

    胡七问周宁:“申公道友,此情此景,你怎么看?”

    “先回出入口内。”

    “善。”

    胡七当先,五人扭身回了地宫的第一个片区。

    在这个过程中,周宁注意到一个细节:

    守卫出入口的四个傀儡,守外口的两个不见了,受内口的两个完好存在。

    从出入口修建完毕后,四名傀儡,就始终恪尽职守的在此间站岗,为的就是地宫内外有什么动静,可以及时知晓。

    进入地宫第一区域后,周宁见胡七已然有向值守傀儡询问情报的意图,便出言阻止:“如果是陷入幻境,值守傀儡不可信,我们还是先定魂凝神,梳理自身,再说其他。”

    姚洁驳斥:“要按你的说法,除了自我,旁人都可能是虚假,那么你的建议,同样可能是误导。”

    余庆也说出自己的看法:“假设我们已经中了幻术,对手会使用怎样的伎俩?我觉得是让我们彼此猜忌,然后各个击破。”

    李石接话:“按照这个思路,对方甚至有可能将真实的我们,以异怪的形象,在我们彼此面前呈现,从而引发惨烈内斗。”

    周宁道:“都变成了大聪明。”说话的同时,突然出手,卡牌封印,胡七四人,以及值守傀儡全部中招,成了雕塑。

    “让我看看,你们究竟是什么玩意。”周宁嘀咕着,拿出一柄匕首,先后在姚洁、胡七、余庆、李石、乃至两台值守傀儡的胳膊上切开道口子。

    没有血肉,只有凝固的能量。一如高阶亡灵的躯壳,欧泊石般色彩纷杂。

    之前,当周宁看到环境大变后,就已经呼唤系统,开始自检了。

    跟胡七互动,不过是为了先稳住四人。

    事实证明,系统提供的生命检测服务是准确的。

    至于他系统为什么没有及时预警,是因为此间的幻象,跟白骨菩萨的蜃庄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外幻,而不是他被心灵术法侵蚀。

    所谓外幻,最常见的就是海市蜃楼。

    魔宗六道的超凡记忆源自天魔,那么天魔在幻境制造方面的水平,高于白骨菩萨布置的蜃庄,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而他由于灵魂境界低,中招后拔不出来同样不奇怪。

    开空间门,周宁直接进入系统空间。

    更换躯壳,换成离火,然后利用了进入龙卷风暴区域前的一个道标。

    当初一行人深入沙漠,面对宏大的沙漠风暴景象时,周宁介于对自然伟力的敬畏,就在区域外下了一个道标。

    想着万一在沙暴中遇到点啥不可力抗的事,可以传送回到外面,来个二刷、三刷什么的。

    现在便用上了。

    巽风的躯壳在系统内全面检测,得到的系统报告显示,没毛病。

    没被下焊,又或沾染上什么奇奇怪怪的能量粒子。

    这让他心中大定。

    这几个法身他都用习惯了,一时间也懒得再练号,真要是遭受了类似深度辐射污染的麻烦而损失了,肯定影响他的心情。

    离火没有这方面的问题。因为离火本身就是辐射源。火焰裹身,宛如恒定光环Buff。

    龙卷风暴的风暴眼中,紧挨遗迹出入口的营地,也是下过道标的。现在可以通过系统索引,达成GPS定位效果,不用担心迷途。

    那么,走起。

    开着燃烧领域,穿越沙暴区域。

    一路上,凡是进入燃烧领域的沙尘,立刻被烧成渣。

    周宁就打算一直这么开着,从而保证不至于被敌方的致幻效果见缝插针。

    不就是持续烧能量么,爷烧的起。

    在他想来,外幻的本质,也不外乎是能量和物质的规律编织,而燃烧焚毁一切的效果,理论上能够在范围内,达成破幻效果。

    他的这一猜测,十几个小时后,得到了印证。

    当他穿过啥风暴区域,呈现在眼前的仍旧是茂密的雨林。

    然而,在燃烧领域的范围内,却并未烧出足够多的灰烬,也没有熊熊燃烧的大木主干,有的只是硫化的焦黑沙土。

    周宁在这里定下了一枚特殊的命守道标。

    它会产生一个能量力场,确保区域内不遭受异种能量的侵蚀。从而拥有‘干净’道标的效果。

    当然,这种守护是有上限的,能被破坏。但破坏了周宁会获得提示,弃用也就是了。

    他这么做,无非是从新确定一个干净的‘存档点’,省却了穿越龙卷风暴圈的麻烦。

    周宁没有再理会百米外的种种雨林景象,以免把持不住,不知不觉又被迷惑。

    他就是看着斜前方的焦黑土地,时不时的扫视系统提供的小地图,从而不至于偏航。

    不就之后,各种骚扰就出现了。

    然而,离火的燃烧领域,连空气介质都不放过,硬是形成了太阳表面那样的等离子火焰区域,虽不是真空,却也有效隔绝了声音的传导。

    没有魅惑之音,景象周宁又不看,幻景的钢管舞+劲爆BGM,就等于是秀给了瞎子兼聋子看。

    一路无话,等到抵达营地,发现营地已然被摧毁。

    情理之中。

    深入巢都!

    此时此刻,周宁的确是意气用事,他就是要跟这头大自在天魔掰这个手腕。

    黑甲虫出现了,源源不绝。

    这是送!

    火焰宝珠在离火的操控下,那绝对是另外一番景象。

    周宁迎着甲虫黑潮而上,火焰宝珠的威力也越来越大,建筑材料很快便不堪重负,酥脆失效,继而引发了结构性损毁。

    周宁完全不理会这些,他就是盯着系统的小地图,已确认方向,剩下的就是烧烧烧,凡是挡路的全部烧掉。

    一路深入到千米之后,甲虫潮退,片刻之后,亡灵登场。

    周宁心中哂笑:“爷还以为你能玩个混编军团的,原来也只是各操控各的。”

    亡灵因为是彻底被能量浸泡,成为了半能量体,因而对高温火焰的抗性相对较高,起码在被烧废前,能做到百米冲刺骑脸。

    但让周宁放开手脚对付这些家伙,同样有办法。

    那就是构建幽能机炮塔,扫射。

    三脚架+幽能机炮,这就是简易机炮塔,能量供给不断,该武器就可以一直使用到枪管报废。

    至于瞄准,不需要的,乌嚷嚷的全是亡灵,扳机扣到底,射就可以了。

    周宁需要做的,是不断增添机炮塔的数量。同时,他得控制着点燃烧领域,因为该领域,不分敌我,皆烧。

    所以周宁的实际难点,是如何谨慎而又迅捷的码放大量机炮塔。

    说实话,这个过程很游戏,甚至让周宁找到了当初玩魔兽争霸塔防版的感觉。

    而且这一次,周宁就是横下一条心要实现清仓。哪怕这个巢都数以亿计的苍人,都转变成了亡灵,也要剿个干净。

    反正他有系统回收,尸骸多了划拉一下,就能甩给系统卖钱。

    至于胡七他们四人的安危,说实话,他并不怎么在乎,况且从激活魔星阵到现在,已经过去数十小时,如果胡七他们是跟他同一时期中招的,他不觉得他们能坚持到现在还未被拿下。

    随着时间推移,与亡灵的战斗,逐渐变成了流水作业,并且没有了白天、黑夜的限制。

    这让周宁不禁怀疑,之前小队行动时遭遇的白昼无碍,晚上牛鬼蛇神出没的情况,也不过是大自在天魔安排的戏码。

    至于具体的目的……

    周宁很容易就想到了生命研究所的那具苍人躯壳。

    他甚至怀疑,胡七的那个定位设备,或许就是大自在天故意投放到外界的。

    “这么说,如果不是我非要去动力炉那里获取钷六,从而撞破了大自在天魔的本体躯壳,这次行动本应该是一场求财得财、求宝得宝的成功冒险?”

    这次,周宁确实猜中了。

    就在他大巢都中展开大杀特杀的时候,胡七一行人已经穿越龙卷沙暴区域,离开了这片风暴眼遗迹。

    双方甚至一度发生了擦肩而过的情况。

    只不过在幻景的作用下,胡七他们没有看到周宁,而低头赶路,对外界不闻不问的周宁更是没机会看到他们。

    余庆和姚洁还为周宁的殒落而叹息:“唉!没想到申公道友,就那么随着中央殿堂消亡了。”

    “也许关键时刻使用了保命底牌也说不定。”

    “不可能的,那等能象强度,空间系的术法或法器都没机会施展。”……

    在四人的认知中,周宁进入中央殿堂没多久,那里就发生了超乎寻常的能量喷涌。

    胡七第一时间猜测,那里应该是巢都的能量中枢,周宁试图获得巢都的动力源,但多半是失败了。

    四人面对恐怖的能量喷涌,只能是竭力躲避自保。

    万幸的是,能量喷涌没有进一步扩大,而象火刑柱般在通体发光,剧烈焚毁,烧出一个不知多深的深坑。

    胡七他们没能来得及仔细确认,因为亡灵被惊动,大量出现。

    四人也是好不容易才杀出重围。

    又等了周宁一段时间,确认其回不来了,这才拔营起寨,打道回府。

    只能说,各人有各命,即便是同伙,走着走着也会各奔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