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太宗皇帝成长计划 云绕半山腰

第六十五章 幕后之后,还有黑手

    “砰”的一声巨响,宅邸大门轰然倒下。数十名精干差役,如狼似虎一般地冲入了宅院之中。

    府中管事的领着一群奴仆前来制止,口中厉声喝道:

    “你是何人!好大的胆子,我家主君是当朝礼部郎中高大人!尔等擅入府中,不怕事后被问罪吗!”

    高方虽只是区区一礼部郎中,但仪制司肩负科举之事,掌握入仕之途,重要至极。

    自高方履任以来,平日交往的皆是朝中大员,上门拜访的都是勋贵宗亲,不过是他飘了,就连府中的奴仆,都自视比其他朝臣家中的奴仆都高贵了几分。

    此时看到身穿官府差服的差役上门,竟然第一反应便是大声呵斥,没有半分畏惧敬畏之心。

    “哼,只怕到时候被问罪的不是我们,而是你家主君了!”

    冷哼之声,自门前传来。大门之处,有身穿青色官服的三人,快步走入院中。

    为首之人双手捧着明黄色的圣旨,朗声道:

    “大理寺寺正郅都,携皇命而来,让你家主君速速前来接旨!”

    高府的一众奴仆管事,顿时一惊,战战兢兢地转身前去通禀,再无刚刚那般嚣张模样。

    不多时,匆匆着衣,满脸忐忑的高方,便在家中奴仆的带领之下,快步来到院中。

    此时的高方,第一时间便是悄悄打量着面前来传旨的三人。

    正六品大理寺寺正郅都,正六品刑部主事张汤,从六品京畿府监察御史赵禹……

    【蓝色训卡,严法酷吏

    卡牌效果:使用之后,拥有郅都、赵禹、张汤

    卡牌说明:毁巢凤不至,竭泽龙不游。贤者有所归,得非龙凤俦。

    郅都,西汉时期河东郡杨县人,主张以严刑峻法……

    武力53,文学68,智慧84,道德82,年龄30,统御70,政治79,魅力66,忠诚100,野心63

    赵禹,西汉司法官……

    武力30,文学82,智慧86,道德42,年龄29,统御23,政治74,魅力54,忠诚100,野心70

    张汤,西汉时期官员、酷吏……

    武力31,文学72,智慧85,道德90,年龄28,统御67,政治88,魅力80,忠诚100,野心30】

    这三人,恰是如今京中威名正盛,让人望而生畏的酷吏。

    三人脾气秉性虽皆不同,但都执法甚严。

    自他们任职京中以来,无论哪家权贵子弟犯事了,到了他们手中,老实交代了尚且能够落得个囫囵。但若是不老实一点,立时就要上大刑伺候。

    任谁前来说情、威胁,三人皆无动于衷,铁面无私,俨然一副酷吏孤臣的模样,棘手无比。多少京中权贵,对三人皆是如避鬼神。

    此时的高方,看了看郅都三人,又再看眼前一众差役这般凶神恶煞,恶客上门的模样,他心中顿时反应了过来。

    我这是,事情发了?

    想到这里的高方,双腿顿时一软,噗通一声瘫坐在地。

    郅都看着满脸苍白,战栗不能自已的高方,冷哼一声,一展圣旨,朗声道:

    “顺天应时,受兹明命,大云皇帝诏曰:

    科举之事,为国举才,事关社稷安危,不容懈怠!礼部仪制司郎中高方,涉嫌舞弊案中,即刻着令刑、御、寺,三司会审,查办此案。

    钦此!”

    郅都一合手中圣旨,双眼直视高方,冷声道:

    “高大人,请随我等回去吧!”

    高方额间冷汗直冒,身形颤抖着想要爬起来,却挣扎几次,都因为四肢发软而未能成功。

    一旁的刑部主事张汤,挥了挥手,冷哼道:

    “带走!”

    身边差役当即上前,将四肢瘫软,宛若烂泥的高方,连拖带拽地带走。

    张汤神色冷冽肃然,再次开口道:

    “将高宅一干人等尽数带走,严加盘问。遍搜高宅内外,一应可疑之物,尽数封查带走!”

    “是!”一众差役齐声应和,迅速动作起来。

    与此同时,中庆城之中的某处。

    三名身穿华服,气度各有不凡,一看便非富即贵之人,快步走入厅堂之中,对着上首端坐着的三位老者躬身行礼。

    三人顿了顿,纷纷开口道:

    “老师,威楚府的消息已经传到了京城。皇帝已经下令,将高方捉拿回去了。”

    “弟子办事不利,还请堂主以及两位尊长责罚。”

    “不过,还请师叔以及两位尊长放心,我等已经收拾好了首尾。”

    厅堂之中,居于首位的老者点了点头,面露惋惜地摇了摇头,道:

    “为山九仞,功亏一篑……惜载,惜载!”

    “无妨,日后还会有机会的。”另外一名老者开口道。

    第三位老者,此时却是连连摇头,反驳道:

    “哎,非也非也,我觉得这绝非是失败了!此计虽然未成,却只是因为两国战事拖延,并非我等筹划不慎所致。只要官学推免制不改,日后尘埃落定再动手不成!”

    为首的老者,却是微微摇头,叹气道:

    “我三家联合出手,本来是万无一失。却不想因为两国战事突生,导致功败垂成。这般巧合,冥冥之中,便仿佛皇帝当真有气运在身,得天相助一般啊!”

    第三位老者,此时忍不住摇头,道:

    “皇帝虽然英明神武,冥冥之中,得大气运相助。可是皇帝到底年轻,执掌一国,难免有错漏之处。我等这般行事,也是为了大云着想啊。”

    “我别的不想,就怕这次动手让皇帝生了心中生了怀疑,想要继续派人追查下去,那可就大大的不妙啊……”

    说到这里,那第二位老者眼中忽然寒光一闪,突然抬头看向眼前三人,一字一句地道:

    “所以你们三人,首尾一定要收拾干净!”

    一直没有插话,恭敬地站在堂中的三人,此时听闻老者此言,顿时一愣,下意识地抬头看向三位老者。

    上首三位老者,或是垂眉低眼,或是举杯饮茶,皆不与堂中三人对视。唯有那第二位老者,正木着脸看着他们三人,眼中透着一股肃然冷冽之色。

    堂中三人见状,眼神略显绝望,脸上浮现出死灰之色。

    他们三人还活着,这首尾,可是没有收拾干净的!

    堂中沉默了半晌之后,其中一人,忽然俯身跪倒在地,叩首行礼,道:

    “弟子家眷子嗣,还请堂主派人接出,妥善安置!”

    另外两人,也咬了咬牙,跪倒道:

    “请老师(师叔)相助,借我家眷离开中庆城!”

    为首的老者闻言,幽幽叹息一声,道:

    “放心,既为你师长,便要为你料理家事……”

    说到这里,他又看向另外两人,沉声道:

    “还有你们两人,也是为各自师门做事,你们两人的师长,如何又会置之不理?”

    “你们三人的子女,我等必会保他们一个好前程的!”第三位老者沉声道。

    三人闻言,心中决然,再次俯首一礼,起身离去。

    而等到三人离去之后,厅堂之中,却是再次响起议论之声。

    “我有弟子,在刑部之中任事,可安排他们三人家眷,入狱中暂避风头,如何?”

    听声音,是第二位老者在开口说话。

    “非也,非也!听闻当初云国佛门谋逆,就是将僧兵安排在狱中。有此例在前,皇帝对刑部大牢必然留心关注!”

    第三位老者说到这里,不由顿了顿,然后声音一低,沉声道:

    “姚堂主此前表现得果断无比,连自家弟子都忍心逼死,怎么现在倒是迟疑了?事关你我三家安危,绝不可留下一丝漏洞。所以,还是莫要留下后患的好!”

    为首的那位老者,再次叹息一声,不忍地道:

    “唉,自己的弟子,我难免心有不忍啊……可君子大义,有公无私也。事到如今,也唯有如此了!”

    半晌之后,第二位老者声音低沉地道:

    “只能如此!”

    话音落下,厅堂之中,再次恢复了沉寂……——

    云国皇宫,养心殿中。

    郅都匆匆入宫,面见萧承。

    “启奏陛下,高方已经交代了!”

    萧承闻言,手中顿时一滞,有些奇怪地道:

    “朕记得,这高方被抓还没有半天,就交代了?”

    郅都连忙解释道:

    “其实,高方被抓之后,还没有上刑,便哭爹喊娘地将事情全部交代了。臣为了不出错漏,核查过一番之后,方才入宫禀报!”

    “说!”

    “高方此人,于权臣汪晓秉政之时,便已入仕。只因性子软弱,便一直未与朝中风波牵扯起来。新制推行之后,高方因行事兢兢业业,调任礼部仪制司郎中,执掌科举、官学事务。”

    “约于一年之前,当朝少詹太常庄有与其相交,赠其白银千两,想要为自家子侄安排一个科举名额。高方未能忍住,收了银钱,通过自身职务之便,将云远郡官学的名额运作给了庄有的子侄。”

    “此后,高方便一发不可收拾,在庄有的介绍之下,结识了宗室安德王萧应履、鸿胪少卿赵嘉、显武将军施开诚、朝议大夫汪洛、常应侯纪兴思等朝中权贵。几人联手,开始对科举名额下手。”

    “之后,这些人相互勾连,发动各自的势力,将大半地方官学尽数牵连其中,暗中私售名额。仅今年的科举,便一次获利三十余万两。一应罪证,外加书信往来、账册、金银藏匿之处,臣都已经派人去核查了,并漏之处!”

    说到这里,萧承的脸色,已经是铁青一片。

    牵涉其中的,有文有武,有宗室,有勋贵。

    如此大的动作,牵涉如此之多的人,萧承竟然丝毫没有察觉!

    说起来,东厂、粘杆处注意力都集中于夏国之上,对国内难免分心。

    而且这些牵涉其中的权贵,大多只是贪欲蔽心,想要捞点银子,对萧承未必有什么不忠的念头,金手指之上的忠心值自然也没有什么反应。

    正是因为如此,萧承才会对着科举舞弊案,表现得这般猝不及防。

    “一应人等,尽数捉拿,莫要放过!”萧承冷声道。

    郅都闻言,当即道:

    “监察御史赵禹、刑部主事张汤,已经各自去捉拿了,想必也快要回来禀报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凑巧,郅都刚说完,便听到殿外传来宫中侍者的通禀之声:

    “启奏陛下,监察御史赵禹、刑部主事张汤,在殿外求见!”

    萧承闻言,当即一挥手,道:

    “传!”

    片刻之后,赵禹、张汤二人,当即快步走入殿中,俯身一礼,口中呼道:

    “臣,参见陛下!”

    萧承连忙问道:

    “牵涉其中之人,可曾尽皆拿下?”

    张汤微微起身,拱手道:

    “启奏陛下,大都拿下……除了朝议大夫汪洛、少詹太常庄有、鸿胪少卿赵嘉三人,携全府上下家眷子女畏罪自杀之外,其余之人尽数捉拿候审。”

    萧承闻言,眉头再次皱起,眼带惊疑地道:

    “全府上下,畏罪自杀?”

    “是。”张汤沉声道。

    本就隐约察觉到不对劲的萧承,在听到这三人全府上下畏罪自杀之后,萧承心中更是疑心大起。

    “朕自登基以来,除却谋逆大罪之外,其余罪行,也只是将主恶之人斩首,其家眷顶多发配南郡,五代不得为官……他们犯下的虽然是大案子,但也不至于拉着全府上下自尽才是!”

    云国南郡,地广人稀。为了开发南郡之地,萧承一般都会将那些罪行不轻不重的犯人、犯官家眷,尽数发配南郡开荒。

    南郡开荒虽苦,饱受野兽、瘴气、蛮人、毒虫鼠蚁的危害,但到底算是条活路。

    而在有活路的情况之下,萧承怎么也不认为,会有人干得出拉着家人一起去死的事情!

    萧承眼露凝重之色,忽然又道:

    “还有这个少詹太常庄有,你刚刚提过,就是拉高方下水的那人?”

    郅都连忙道:

    “回陛下,就是庄有鼓动高方对科举名额下手,其后庄有更是为高方不断牵线搭桥,带着他认识了许多朝中权贵……”

    “这么巧?呵呵呵,这下令斩草除根之人,若非是对我大云的刑罚缺少了解,就是自作聪明。要不然,朕还真不见得会对此有所怀疑……”

    萧承眼中神色闪动,斟酌片刻之后,当即沉声道:

    “对外,宣称此案水落石出。着令东厂,暗中派人,将朝议大夫汪洛、少詹太常庄有、鸿胪少卿赵嘉三人府邸封闭看守,其中一应布置拜访、尸首位置,不许乱动。”

    “另外,传旨威楚府,让狄仁杰带着宋慈,尽快赶回京中,勘验三家府邸。朕倒要看看,他们到底是不是自杀的!”

    郅都三人闻言,便知当今陛下这是觉得,其中还有隐情呢。

    三人当即神情一肃,俯身行礼,口中应道:

    “臣等,遵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