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一个人砍翻乱世 新丰

第134章 瞎说,我才不是三秒钟呢

    “黄警官,你没事吧?”

    眼前的情况让林凡有些紧张。

    刚刚黄警官好端端的,突然间就匍匐在地面,浑身颤抖着,莫非是马一龙那一脚踹的黄警官内伤?

    不可能,绝不可能。

    “嗬嗬”

    黄警官低吼着。

    掩盖在衣服下的身躯好像有所膨胀,能听到砰砰的声音,就跟有鞭炮在体内爆炸似的。

    “这……”

    对于这种情况,林凡有些不知所措。

    他要是医生,可能会抓着黄警官的手腕,给黄警官好好把脉,但他不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不会是马一龙的血肉有问题吧。”

    想着可能真是。

    好端端的黄警官,就是撕咬了马一龙后,发生了这样的情况,想着种种可能性,越想越有可能。

    看着平平无奇,流淌着鲜血的尸体。

    这其中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他现在只能干瞪着眼,盯着黄警官的情况,那低沉的吼声,让他想到一种情况,那就是女人生孩子似的,痛的青筋暴起,面部痛苦万分。

    “黄警官,坚持住,这是你进化的开始,真正的进化啊。”

    林凡能感觉到黄警官体内有股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力量在沸腾着。

    片刻后。

    颤抖的黄警官恢复平静,暴起的青筋缓慢消散,隐藏在皮肤下,看着黄警官缓慢爬起来,他贼熘熘的观察着。

    没有发现黄警官有任何不同。

    但很快……

    他发现一丝丝细微的情况,就是黄警官灰白眼眸好像有一丝丝人性化微光闪烁着,无神的双眼跟有神的双眼,是能够凭借肉眼看见的。

    “黄警官,你是不是能听懂我说话,能有自己的意识?”

    林凡期待询问着,他知道黄警官是丧尸,但没谁规定,丧尸就不能有自己的意识吧,肉身只是一种载体,载体中的精髓则是精神跟意识。

    这才是最为重要的。

    “嗬嗬。”

    黄警官朝着林凡低吼着。

    “黄警官能不能别吼,说句话都行啊。”林凡不太明白黄警官‘嗬嗬’声中到底表达是什么意思。

    但如果黄警官能开口。

    那他就真的明白了。

    比如说:好小伙,你真棒。

    那他就能明白,原来黄警官是在夸赞自己,而现在这‘嗬嗬’很难理解。

    黄警官瞧着林凡,随后朝着派出所发出‘嗬嗬’声音,待在里面的冬冬出现,走到黄警官面前。

    林凡没想到,黄警官竟然直接撕扯下马一龙的胳膊,放到冬冬面前,这种情况已经透露着某种含义。

    林凡心里有点数。

    就是黄警官从马一龙的血肉中,得到某种好处,从而想让冬冬也品尝着。

    冬冬盯着血肉手臂。

    撕咬着。

    “还会跟黄警官一样吗?”

    林凡期待的望着。

    如果真的是一样,那就说明一种问题,觉醒者的血肉对丧尸是有用处的。

    果然。

    啃食手臂的冬冬,跟黄警官一模一样,趴在地面浑身颤抖着,青筋浮现,由于有黄警官的前车之鉴,丝毫不慌,就是真的好奇。

    这其中到底发生着什么?

    到底是哪里有所改变。

    他恨不得黄警官能够开口说话,告诉他事情的真相。

    “真的好急,如果夏教授能够在这里,一定能看出点问题吧。”

    林凡自言自语着。

    片刻间。

    冬冬从颤抖中恢复平静,看起来没有太大的变化,唯一要说变化的就是,冬冬的眼睛跟黄警官刚刚的情况是一模一样的,那就是闪烁着一丝丝人性光辉。

    “黄警官,冬冬,你们到底有什么改变,能不能跟我说说?”

    林凡真的想知道。

    这其中绝对是有变化的。

    要说没变化都是假的。

    “嗬嗬”

    黄警官朝着林凡低吼着。

    “嗬嗬”

    冬冬同样朝着林凡低吼着。

    见一大一小朝着他低吼,林凡抓着脑袋,陷入迷茫中,他能自言自语的跟黄警官交谈,但那是你说你的,我说我的,至于具体在说些什么,能否有效的交流,根本就不重要。

    “你们有变化吗?”林凡继续问着。

    “嗬嗬”

    “嗬嗬”

    林凡:……?

    好吧。

    对于这种情况,也是林凡意料之中的事情,他就知道结果会是这样。

    林凡除了清理黄市的丧尸,还要观察着各种丧尸的情况,他知道是不行的,还要告诉雄鹰,让雄鹰告诉夏教授。

    只有真正的学者才能找到办法。

    “黄警官,我们之间的交流类似对牛弹琴,你说你的,我说我的,总是这样,但我知道觉醒者的血肉对你们肯定是有改变的。”

    “那这残破的尸体,我先带走,我想可以好好的研究一下。”

    林凡说着。

    黄警官看着林凡,依旧‘嗬嗬’。

    林凡明白黄警官的情况,默默的点着头,随后带着马一龙的尸体离开派出所。

    随着他的离去。

    黄警官低着脑袋,看着手臂,原本平常人类的五指,突然间,血肉相容,竟然变成肉刺,同时从肉刺又变成五指利爪,最终变成普通的手指。

    如果林凡看到绝对会惊呼着。

    进化,这就是进化。

    丧尸打破原有的界限,血肉结构发生改变,从而拥有着非凡的能力。

    黄警官蹲在冬冬面前,有丝神光的眼睛,盯着冬冬,张开嘴,“嗬……啊……”

    仿佛是说着什么。

    但只能发出‘嗬……啊……’怪异的音调。

    冬冬歪着脑袋,跟黄警官对视着,“嗬……呀……”

    听到这声音。

    黄警官缓缓起身,摸着冬冬的脑袋,在行为方面,他的情况已经跟别的丧尸有着明显的区别,先前没有啃食觉醒者血肉的时候,他能牵着小朋友的手,能将幸存者送到阳光小区,这就是变成丧尸后,存留的理智让他这样做。

    而如今,啃食觉醒者血肉后的他,比之前更朝着人性化发展,只是这种发展效果还不算明显。

    倒是肉身有了很强的进化。

    随后,黄警官带着冬冬朝着派出所里走去。

    黄警官啃食晶体的数量并不少,从拥有着理智的普通丧尸到能够猎杀进化型丧尸,那是实力上的增长。

    但始终都没有达到质的变化。

    如今啃食觉醒者,质的变化已经发生。

    如果非要比较,可能跟林凡先前猎杀的成熟期混合型丧尸有共同的方面。

    远方。

    林凡拎着马一龙的尸体,站在一间商铺天台,下面有一头丧尸看到林凡的出现,狰狞嘶吼着,双手扒着墙壁,想要爬上来,将林凡啃食掉。

    “普通丧尸,没有理智,没有意识,让它啃食觉醒者的血肉,是否会有不一样的变化?”

    他现在就像是一名学者,没有丰富知识的支撑下,只能靠真实的实验来验证着。

    抓着马一龙的手臂,朝着下方扔去,砸在丧尸脸上。

    嘶吼的丧尸看着血淋淋的手臂,猛地扑去,抓着手臂就是一顿疯狂啃食,吭哧吭哧,能够清晰的听到丧尸撕扯着血肉的声音。

    “果然没有理智,人家黄警官也就是浅尝,你竟然真当饭吃。”

    林凡摇着头。

    从这就能看出,大众丧尸跟黄警官的差距。

    随着普通丧尸将血肉手臂啃食掉,他发现眼前这普通丧尸发生了变化,没有倒地颤抖着,而是张着嘴,狰狞嘶吼,颈脖处鼓着肉包,肉包不断膨胀着,眨眼间就覆盖整个肩膀。

    “嗬嗬”

    普通丧尸狰狞嘶吼着,手臂跟大腿同样在膨胀,体型猛地拔高,身躯发生惊人的突变,模样看起来凶残而又暴躁。

    很快,突变结束。

    眼前的普通丧尸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已经是极其丑陋的异变丧尸,看到林凡站在二层天台,没有继续扒着墙壁,而是猛地冲撞着玻璃门,砰的一声,玻璃门撞碎,丧尸朝着店铺里冲去。

    轰隆!轰隆!

    丧尸来到二楼窗户处,想要顺着窗户爬到天台。

    看着那腐烂的手臂抓着天台边缘,普通丧尸就跟蜘蛛似的,往上攀爬着,半边身体已经爬到天台。

    噗嗤!

    林凡一脚踩碎丧尸的脑袋。

    “怎么会不同呢?”

    林凡沉思着。

    黄警官跟冬冬啃食血肉后,明显感觉到眼里有丝人性的光辉,肉身没有发生任何突变。

    反观这些没有理智的普通丧尸,身躯发生异变,畸形状态,而且好像有点智慧,竟然知道撞破玻璃,顺着二楼窗户爬上来,这不比别的丧尸更有脑子?

    “狂暴,畸变,稍有头脑,攀爬能力增强……”

    分析着刚刚的情况。

    已经得出结论,就是觉醒者的血肉对不同种类的丧尸,有着不同的效果。

    科学就是在不断的验证中得到结果。

    对普通丧尸而言,啃食觉醒者血肉,能起到一定效果的增强。

    拎着没有双臂的马一龙尸体。

    他继续尝试着。

    又是一头普通丧尸在啃食马一龙大腿后,同样发生畸变,性情更加的狂暴,竟然会啃食身边的同类,甚至看到林凡的时候,好像知道不敌,竟然有逃窜的想法。

    “好复杂的畸变情况,人与人的不同,就算变成丧尸也会造成丧尸的不同畸变吗?”

    先前的是颈脖出现肉包。

    而刚刚的是手臂出现肉包。

    他继续找着一头进化型丧尸,那是力量型丧尸,在啃食马一龙整个残破身躯后,同样变得暴躁非凡,同时也出现身躯的畸变进化。

    “罪恶的马一龙,不算是白死,没想到觉醒者的血肉蕴含着这样的能力,对丧尸来说就是一种进化的钥匙,而且进化的非常直白。”

    “我该告诉雄鹰吗?”

    他想着这件事情。

    主要他是怕有坏人得知,觉醒者的血肉对丧尸而言,就跟催化剂似的,能够引起丧尸的暴动跟畸变进化,比别的丧尸更加凶残,更加的狂暴。

    甚至能进化出种种曾经弱势的优势。

    比如攀爬能力,又或者是……智慧。

    夜晚。

    清理丧尸回来的林凡,洗过澡,来到阳台,拿着卫星电话拨通雄鹰的电话。

    “喂,回去的还顺利吗?”

    接通电话。

    林凡询问着他们的情况。

    “多谢关心,一切顺利,没有遇到什么麻烦。”雄鹰回着,唯一的情况就是那燕子的诱骗,背在身后的直刀没有杀过人,但今天已经破戒,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也许有人会说,你可是军人,明明应该保护着同胞,就算做错坏事,也不能说杀就杀。

    但对雄鹰来说。

    特殊情况,特事特办,没有任何理由。

    甚至他后来感觉自己没有杀错。

    那栋屋子是一对老年人的,他们来到这里,老人收留他们,却被他们残忍的杀害,他所做的这些事情,也算是为民除害。

    林凡道:“你们什么时候到基地?”

    “顺利的话,就是明天。”

    林凡道:“我这里有点事情,比较重要的事情,我想跟夏教授交谈。”

    “明白,等我们到达基地,就让夏教授给你回电。”

    雄鹰能知道林凡所说的事情,可能真的很重要,如今三大基地中,到底什么情况,说实话,他们只是战士,说简单点就是只能跟丧尸抗衡的冲锋者,那群专家是科研人员,是否都值得信任,还不好说。

    科技中的新发现,对任何一位科学家来说都是一种亢奋的消息,比嗑药还要值得让人兴奋。

    如果有什么能够改变人类局势的研究成果出现。

    很难说,所有的专家都值得信赖。

    贪婪是所有人类中,最不想承认,却是最为普遍存在的欲望。

    挂掉电话。

    林凡回到屋内,开始写着笔记,将今天的所见所闻,所实验的结果全都记录下来。

    “我这样是不是算半个实践性的科研专家呢?”

    林凡想着,也许可以跟夏教授谈一谈工资。

    我干得活可是最累,最危险的。

    许久后。

    记录完毕。

    合着笔记本,拿着放好,一张照片从笔记本里飘荡出来。

    林凡弯腰捡着,看着照片,渐渐的入迷。

    照片中。

    女人跟孩童。

    孩童比着耶,笑得很开心,仿佛整个世界在他的眼里都是那般的美好。

    默默的看着照片,轻轻抚摸着那张只能烙印在照片中,被东西划掉,看不到的脸,翻转着,空白的背面,写着文字。

    【希望我的凡凡能健健康康,开开心心,永远幸福。】

    【20142】

    他很想知道这张脸到底是什么模样,但在他脑海里,记忆真的模湖,真的真的已经想不起来。

    曾经他懂事的时候,想着找照片中女子,别的照片,但是翻遍整个屋子都找不到一张。

    他知道跟自己合影的人,是自己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林凡自言自语着。

    “嗯,一定很漂亮吧。”

    盯着照片看了许久许久,仿佛足足有半个小时,他回过神来,将照片小心翼翼的加在笔记本里,放好。

    “睡觉。”

    林凡躺在床上,给熟睡中的萌萌盖好被子,面带微笑,闭着眼,想着做一做梦,最想的就是能梦到那看不见的脸,到底是什么模样。

    只是好多次,都是那般的模湖。

    ……

    监狱。

    昏暗的屋内,舒服的床。

    何明轩看着熟睡中的孙能,眼神波澜不惊,毫无波动,他又看着放在床头柜的手枪。

    那是孙能的手枪。

    往往都是摆放在床头柜。

    何明轩睡不着,他感觉自己已经不是曾经的自己,曾经的傲然跟暴躁的脾性荡然无存,他从未想过,末世能够对一个人的性格会造成如此巨大的改变。

    他想偷偷的拿着枪,将孙能给打死,告诉他,我何明轩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被践踏的。

    他想着孙能对他的所作所为。

    那能是一个男人能够承受的吗?

    能是一个曾经在网络上叱吒风云,ID秋刀斩鱼的大喷子,所该经历的吗?

    细细想着。

    末世前的他,爱喷人,爱在美女视频下面留着猥琐的言论,同样也抠门,爱占别人的便宜。

    末世后,他被人玩,玩别人,被辱骂,被践踏,被嘲讽。

    明明想反抗,可是他……感觉自己真的没有这样的胆量。

    每当想着我要站起来,我要觉醒,弄死欺负我的人时,脑海里就像是有声音告诉他,别这样做,否则你会死的很惨。

    安静的屋内,有他噗通的心跳声,还有孙能熟睡中的呼吸声。

    片刻后。

    何明轩看着摆放在床柜上的手枪,鬼使神差,缓缓伸着手,不发出一点点的动静,拿到了手枪。

    昏暗的环境中,他用手枪指着孙能。

    手在微微颤抖着。

    只要开枪,那就什么都结束了,自己就能从无尽的羞辱中站起来,告诉所有人,没有人可以欺负我何明轩。

    看着孙能的脸,拿枪的手在颤抖着。

    最终……

    他轻叹着,暗骂自己真的是废物,又悄悄的将枪放在远处,躺着,盯着天花板,看的入神,没过多久,鼾声如牛,带着节奏一高一低。

    侧身,背对着何明轩的孙能,嘴角微微露出笑容。

    清晨。

    孙能起床,何明轩早早离开。

    看着床头柜的手枪。

    “看着胖乎乎,却这么胆小,就跟那一样,真是小可爱啊。”

    孙能拿着枪,从枕头下,拿出子弹,一枚又一枚的安装着。

    嗯……

    这枪没子弹的。

    ……

    “夏教授?”

    林凡接着卫星电话。

    “是我,雄鹰跟我说过,你有重要的事情想要告诉我,所以在他们告知的第一时间,我便给你打电话了。”

    在基地的夏教授正在实验室里,看着面前装着血液的实验品,已经快要忍不住的想要好好的研究着。

    “拿到雯雯的血液了吧。”

    “拿到了,也已经知道你所说的觉醒者,没想到人类中竟然真的有特殊体,这对我们很有研究的价值,同时给我们提供了方向。”夏教授很激动,始终待在基地,所获得的信息是有限的,对林凡的贡献,他是真的感激。

    如果不是人类中有林凡这样的存在。

    他都无法想象,道路该如何走,战甲的成型跟研发,绝对不是那短短的时间里所能做到的。

    说实话,如果还有功勋,那林凡的所作所为,绝对是最高功劳,无可替代。

    “夏教授,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有点重要,希望在你听后,能好好考虑,是否需要告诉别人。”

    夏教授神情凝重,“好。”

    “昨天我出门又发现一位觉醒者,黄市拥有理智的黄警官啃食后,黄警官发生一些进化,他的眼神有人性的光辉,而我又将觉醒者的血肉给别的普通丧尸尝试,发现那些丧尸发生了各种不同的畸变进化,会变得更加狂暴,嗜血,实力也会有所增强,能出现攀爬,战术性后退的情况。

    还有,被我送到黄警官那边的觉醒者,在被黄警官撕咬后,没有朝着丧尸转变,我想觉醒者能抵御丧尸的病毒。”

    林凡将他所知道的告诉了夏教授。

    这些消息对他没有任何用处,而对任何一位科研人员来说,都是重要到极致的消息,能够影响到很多研究思路。

    果然。

    夏教授听闻后,神色更加凝重吗,对他而言,就林凡说的这些,如果任由他自己来研究,可能需要经历种种尝试才行。

    甚至还能出现各种问题。

    就比如,他想着觉醒者能抵御丧尸撕咬,那是否觉醒者体内的血液,注入到丧尸体内会发生什么情况,比如中和等等。

    却没想到竟然能引发丧尸的畸变。

    “谢谢,我明白你让我好好考虑的原因,的确如此,如果被有心人得到,那可能会引发全国丧尸的畸变,从而让本很难活着的人类,更加难以存活。”夏教授感受到觉醒者的恐怖,不是觉醒者本身的恐怖,而是觉醒者对丧尸的增幅。

    专心做研究的他,在有限的职业生涯中,接触过太多太多,难以把持本心的天才科学家,往往他研究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思路就会不自觉的往上漂浮着。

    比如成为造物者,又比如追寻着神的方向。

    甚至有的会想着,物竞天择,也许这就是新的主宰出现,从而加快丧尸的进化,想要见证最新物种的完美进化等等。

    这些是普通人很难理解的。

    但对研究入迷的科学家来说,这就是追寻的方向。

    林凡道:“嗯,该说的都说了,就不打扰夏教授研究,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给我来电,别的事情我可能帮不上忙,但在晶体方面,我还是有点办法的。”

    “好。”

    挂掉卫星电话。

    林凡看着楼下的丧尸们,刚刚正在砍丧尸,突然卫星电话响着,他就赶紧停下手里的活,跳到大厦楼顶,接通电话。

    跟雄鹰交流过,知道他们今天就到。

    打开背在身后的书包,将卫星电话放好。

    “刚刚我在忙着通话,现在忙好了,那么接下来就是对付你们了。”

    林凡面带微笑,提着霜之哀伤,俯冲而下,开始跟丧尸们大战着。

    清理着黄市丧尸的他,干的事情往往就是这般的重复,没办法,谁让丧尸的数量始终那么多呢。

    不变的是丧尸,唯一改变的就是砍丧尸的环境。

    ……

    数日后。

    龙宫基地。

    研究室。

    “成了,终于成了。”

    夏教授面露喜色,经过数日的研究,他跟别的专家,终于从雯雯的血液中,提取到能够免疫丧尸撕咬的血清。

    当然,在研究中,他发现觉醒者雯雯血液中奥秘比他想象的还要多。

    他掌控着大部分的研究,有的东西没有让别人知道。

    林凡跟他说过。

    的确是这种情况。

    他发现雯雯血液中,有一种细胞具有着很强的吞噬性,这不是普通人能够拥有的。

    他同样尝试过,普通人的血液跟雯雯血液混合在一起,赫然发现,雯雯血液中的细胞疯狂吞噬着,根本不管是否一样的,更像是雯雯血液细胞属于一种全新的存在,任何靠近的都将会被吞噬干净。

    ……

    “夏教授,这确定了吗?”

    另外两家基地跟龙宫基地连接着视频。

    当夏教授通知他们,已经研究出血清的时候,所有人都表现的很亢奋,这对人类而言,属于一种重大的突破。

    虽然被丧尸撕咬,变成丧尸的速度很快,但有希望跟没希望是两码事。

    “嗯,实验是这样,但还没有经过人体实验,所以具体情况如何,还不太好说。”夏教授如实的说着。

    众人保持着沉默。

    惊喜的确是惊喜,就是还有最后一步,那就是人体实验。

    动物没用,被丧尸撕咬的动物,都会在第一时间死亡,不是动物能免疫,而是动物身躯情况跟人类不同,随着丧尸病毒的侵入,瞬间就会杀死所有。

    这对人类而言,同样是一件好事。

    如果动物也能变成丧尸。

    那就真的太恐怖了。

    尤其是老鼠,无孔不入,谁能挡得住?

    此时。

    大伙都在沉思着。

    这一步实验该如何是好。

    夏教授道:“血清是我弄出来的,我对这有信心,所以由我来当人体实验。”

    他不能随便喊一个人过来,给注入丧尸病毒,然后又注入血清,这种情况他是不能接受的。

    这也是他投身到科学中,始终保持的理念。

    在他还是孩子的时候。

    就深深的被一位伟大的医学科研工作者影响着,人称糖丸爷爷,那时候有种病,病毒侵袭,攻占神经系统,死亡率颇高。

    在那种艰辛的环境中研究,那是想当困难的,但凡能有现在十分之一的科研环境,恐怕会轻松很多。

    但就算如此,还是克服种种困难,在猴子身上实验成功,但没有在人体上实验过,当时要实验,那必须是孩子。

    但谁家的孩子不是心头肉,谁愿意让孩子来当人体实验,最终他抱来自家的孩子,颤抖的喂药。

    最终实验成功。

    同样,仅仅一例是不行的,更多的科研工作者,偷偷的给自家孩子喂药,确保有更多的成功桉例。

    因此。

    受到极大影响的夏教授,决定亲自当这人体实验。

    “不行,夏教授,绝对不行,你是人类的希望,万一有什么问题,那该如何是好,我来当。”雄鹰急忙说着。

    “我来。”

    “让我来,我就是普通的科研者,用处不大,多一个我不多,少一个我不少,没事的。”

    众人争先恐后的要抢着自己当实验体。

    在这种时候。

    所有人的想法就是攻破难题,给人类的存活带来希是,至于个人的牺牲,真的不值一提。

    夏教授看着众人。

    “各位都很年轻,而我岁数已经大了,还能坚持多久,我不知道,但只要还能站着,我就会为人类的生死存亡做出贡献。”

    雄鹰朝着叶红使着眼神。

    叶红心领神会,跟另外一位战士,将夏教授控制着。

    “夏教授,得罪了,您是人类的希望,您不能冒险,这样的实验,就让我们来吧。”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夏教授挣扎着,只是他的文弱体质,哪能挣扎的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沙漠基地跟银河基地的人看着。

    恨不得就在现场。

    雄鹰道:“我是队长,我来。”

    这一步必须要走。

    遇事高个的来,这才能配得上被人尊称为队长或者鹰哥。

    如果遇事就往后躲。

    那是懦夫的行为。

    “不行。”

    有人拒绝。

    说话的赫然是管正义,那个前段时间被收留的新兵蛋子。

    管正义走出来道:“鹰哥,你是队长,战甲还需要你操控,如果你有什么事情,那我们基地往后在外猎杀进化型丧尸,就难上加难,而我只是新兵,用处不大,唯一能做的就是当实验体。”

    “你踏马的给我滚一边去。”雄鹰骂道。

    如果是以往,管正义绝对被呵斥的屁滚尿流,但如今的他却是傲然的挺直腰杆,目光直视着雄鹰。

    “队长,我滚不了,我要当实验体,我想要勋章,我想在族谱排第一页,这功劳谁都不能跟我抢。”

    “谁抢我跟谁急。”

    说完。

    也不等大伙反应过来。

    就见管正义走进透明的隔离间,锁好门。

    拿着蕴含丧尸病毒的针筒,深吸一口气,手臂颤抖着,额头溢出汗水,谁都怕死,但有的时候,死亡在他们看来,并不可怕。

    因为心中的信仰跟决心。

    “鹰哥,我跟你商量一件事情嘛,如果我真没事,你能不能把苍龙战甲,让我穿一下,我想感受一下,战甲的魅力。”管正义龇牙说着。

    雄鹰看着他,郑重道:“好。”

    “谢队长,说话算数。”

    噗嗤!

    一针朝着手臂扎去,将丧尸病毒注入到体内。

    紧接着。

    快速的拿着血清,同样注入到体内。

    “奥利给,老天赐予我力量。”

    大声呐喊着。

    管正义朝着后面退去,呼吸急促,内心害怕,同时感受着身体的变化,他害怕变成丧尸,他害怕穿不上队长的苍龙战甲。

    他想着活着,站着拿勋章。

    也想活着,站着,出现在族谱的第一页。

    这两样对任何一位男性来说,都是具有着致命性的吸引力。

    这不是物质奖励,这是精神上的奖励。

    顿时。

    所有人都盯着他。

    就连喘息声都小很多。

    突然。

    管正义猛地跪倒在地,额头汗水不断涌出,颈脖处浮现青筋。

    “正义……”

    雄鹰喊着,紧张的看着他的情况,心里祈祷着,可千万别有事情啊。

    夏教授凝神的望着,他相信血清的效果,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的,至于现在的情况……能否看成是血清细胞在吞噬着病毒造成的身体反应?

    “变丧尸的时间已经过去。”

    有人提醒着。

    的确。

    被丧尸撕咬,十秒以内就会变。

    “一分钟了。”

    如今的管正义依旧跪在地上。

    “两分钟了。”

    “三分钟。”

    所有人都秉着呼吸。

    大气都不敢喘息一口。

    在五分钟的时候,管正义起身,低着脑袋,一句话没说,就好像发生什么不好的情况似的。

    突然间。

    管正义抬着脑袋,龇牙道:“鹰哥,战甲可别忘记给我穿,我没事了。”

    哗啦!

    现场众人鼓掌,欢呼着。

    看着视频的两大基地,同样表现的很亢奋,甚至有人爬到桌上欢呼着的呐喊着。

    “这是人类对抗丧尸的一大进步啊。”

    “啊……太好了,真的太棒了,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啊。”

    听着欢呼声。

    夏教授擦拭掉额头的汗水,重重的松口气。

    这就跟坐过山车似的,起伏不断,真的太刺激,太有压力了。

    管正义哈哈大笑着。

    “勋章,族谱,我都要有了,爸,妈,你们有没有看到啊,入伍一年的我,就立大功了,嘿嘿……”

    “你们也能安息了。”

    管正义明明在笑,模样却像是在哭。

    就在雄鹰想要放他出来的时候,管正义摆着手。

    “鹰哥,别,现在我还不能出去,这才刚实验啊,电影里说,需要观察着,我就先在这里面待一天,确定没有真正的问题,我才能出去。”

    “夏教授,要不要抽我血看看情况,我看好多电影里,都有一种情况发生,那就是看似没事,其实有事,就是需要时间感染,我怕我出现这种情况呢。”

    经历过生死恐怖,管正义皮了起来。

    夏教授道:“对,要的,这是要的。”

    随后管正义将手臂从圆形口伸出来,夏教授抽血,赶紧去看看血液里的情况。

    这些事情不能马虎。

    两大基地没有挂掉视频,而是等待着,他们要知道最终的结果如何。

    夏教授观察着。

    “神奇,果然是神奇啊,竟然真的全部吞噬掉了,一点问题都没有。”

    夏教授的内心很激动。

    觉醒者的血液真的是丧尸的克星。

    继续检查着。

    许久后。

    夏教授走到隔离室前,在大家期待的目光下,他面带微笑的点着头。

    “如你们所希望的一样,没事了,他的血液里没有一点点丧尸病毒,真的能够抵御丧尸撕咬了。”

    随着夏教授说出这番话。

    大家又欢呼起来。

    雄鹰激动的拍着透明隔离室,“管正义,你他娘的是个好样的,老子看好你,这要是在和平时期,你绝对是老子重点培养对象,就你这勇气,我给你点赞。”

    “嘻嘻……”管正义从未笑的如此开心。

    感觉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

    这就是被人夸赞的感觉哇。

    真的太舒爽了。

    夏教授轻咳着,“不过有点副作用。”

    陡然。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都紧张起来。

    副作用?

    可千万别是有时效性啊。

    夏教授看着管正义的裤裆,被教授这般看着的管正义,浑身一颤,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仿佛即将听到某种恐怖到极致的消息似的。

    夏教授缓缓道:“就是你那方面的能力可能要缩短一半啊。”

    男人们一听瞬间恍然大悟。

    那方面,能是那方面,肯定就是那方面,果然是恐怖的副作用。

    雄鹰松口气,“夏教授,下次别吓唬人了,真的被吓死,我还以为是什么副作用,缩短一半就一半,在场的各位,谁不是半个小时起步,没这时间肯定得多吃中药好好养一养啊。”

    听着雄鹰的话。

    大伙都点着头,就算没有半小时的也都当做有半小时,表现的毫不在意。

    叶红瞧着雄鹰,啐一口,真是不正经的家伙。

    女性们都红着脸,笑着摇摇头。

    只是谁都没有注意到。

    管正义的脸色瞬间苍白的很,眼睛瞪的滚圆,很是无神,仿佛陷入到呆滞中一般。

    缩短一半?

    管正义的内心砰砰跳动着。

    不说假话,在他入伍的时候,好兄弟带他认识一位小姐姐,他保存N年的身体交给了对方。

    满打满算,除去脱衣服的时间,好像只有一分钟左右。

    如今夏教授说缩短一半。

    那肯定是绝对缩短一半的。

    估算着。

    一分钟变成三十秒。

    这……

    “正义,你有事?”雄鹰问着。

    管正义急忙摇着脑袋道:“没,没有,我什么事情都没有。”

    雄鹰仿佛看懂似的,“别紧张,别有压力,三秒不丢人,毕竟很多人都是这底线啊。”

    “啊……”管正义想哭,“鹰哥,你别瞎说,我才不三秒呢,我明明有一分钟的,就算缩短,那也是三十秒啊,瞎说。”

    随着说完。

    管正义就想怒抽自己的嘴巴子。

    周围的人跟视频的两大基地所有人,都表现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哦……原来如此。

    三十秒啊。

    秀!

    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