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别叫我小兄弟,请叫我原告! 秦月汉时关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一家人,终归是要完整的!(超级大章!含洪洪和欧某监狱篇)

    当然,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

    并没有。

    此刻的潘康还开始整热搜!

    「熊孩子弄坏手办,母亲被判无期,爷爷奶奶分别获刑十年,你怎么看?」

    雇人去逼乎提问。

    或许因为自带流量,也有可能花了点钱操作了一波。

    很快就冲上了热搜榜的。

    当然是末位。

    但因为这话题带有很高的流量性,所以自己冲了上去。

    「都是亲戚,弄坏了几个玩具,28岁妈妈被判刑无期徒刑,六旬爷爷奶奶分别获刑十年,法律要无情还是更多考虑人情?」

    除了逼乎,他还买通不少写手还是整活,请他们发帖避重就轻的造势。

    「苏凡!请你给我两个儿子一个交代!在有法可依的国度是什么让你这么嚣张?!」

    甚至对方还通过互联网直接隔空喊话苏凡。

    在围脖上认证。

    手办卡牌事件孩子爸爸。

    不得不说对方的造势确实很成功,不少网友觉得异常愤怒。

    都是亲戚一家人人家弄坏了你一点东西赔钱就行了,至于要把对方抓进大牢吗?

    特别还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人家才二十八岁。

    你把对方送进去了,两个孩子以后的教育怎么办?

    而且爷爷奶奶这么大年纪了,进去之后能适应得了监狱里的环境吗?肯定是不可能的!

    很快这个话题冲上热搜,一些人就好像是找到了流量密码一样。

    28岁两个孩子妈妈,一对60岁夫妇孩子爷爷奶奶,弄坏玩具且孩子私藏拿走,导致前者被判刑无期后者分别获刑十年!

    此话题一处。

    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或者一些没了解桉情就开喷的所谓专业人士,纷纷发帖指责。

    甚至还引起了不少人共情,认为这种判决十分荒谬。

    围脖。

    春江法院和分局的官微也吸引来了不少网友,他们纷纷要求公正判决。

    「当初那个正义使者,屠龙勇士,他终究是变成了让人讨厌的模样。」

    一些自媒体博主也都发视频,开启直播或者录制视频恰流量。

    其中包括不少所谓的律师。

    他们纷纷表示愿意充当这件事的上诉律师。

    潘康的视频、围脖、社交账号。

    这会儿在更新两个孩子的视频,背景是一家酒店。

    视频内容是什么「没有妈妈的一天」、「孩子,以后你们再也见不到妈妈了,厨房没了她的身影爸爸的枕边也没了她」云云。

    反正就是搁劲卖惨。

    因为他知道自己家这件事现在唯一能用的就是舆论,很多案件就是舆论最终改变了判决。

    所以他要用舆论向法院施压,向判决这个桉子的所有人施压!

    实际上他也真觉得这件事判刑过重。

    大家都是一家人。

    亲戚。

    哪怕真的他老婆有拿东西的念头,现在他们又不是不愿意赔偿,赔偿了不就行了?

    至于把他们一家告得这么狠吗?

    都是亲戚为什么就不能宽容宽容。

    与此同时他也开启了直播,之前刚开通账号的时候没几个人关注粉丝也就一万多人这样。

    没有想到现在这个桉子判决之后他的粉丝数一下子来到了五十多万,关键每刷新一下他现在就能看到粉丝几百千百的增长。

    并且他还在跟其他主播连线。

    “对,当时我们这边说的是孩子拿了东西,偷偷放在了行李箱里根本不知道,结果法院还是判了这么重,我们愿意赔钱他还是判刑!我虽然不是专业人士但我觉得这肯定是有内幕的!”

    潘康这会儿在连线律师一脸愤怒的说道。

    “妈妈!”

    “爷爷奶奶!”

    直播间里两个孩子在旁边哭,那模样看上去撕心裂肺!

    【没有想到啊,前段时间刚说整理蛀虫,结果自己成了蛀虫!】

    【我感觉这个苏凡已经魔怔了,至于吗,人家就弄坏了你一点东西而且也愿意赔偿,你非得把别人告到无期徒刑!这已经不是维护正义了,你这是滥用法律!】

    【这个桉子没话说,我们支持上诉!我钱不多,但是三千还是能拿得出来的!希望孩子爸爸能早日与妻子以及爸妈团聚!】

    节奏带得很好,此刻潘康直播间聚集了大量看众。

    一个个对苏凡一阵指责。

    而短短一个小时的直播连线,潘康发现自己竟然被刷了五十多个嘉年华。

    要知道一个嘉年华3000块。

    主播到手一千四百元,五十个嘉年华他这波就拿到了七万块啊。

    最近二手车生意不好做,不像是前几年,每一年可以年入近百万。

    现在他们几个合伙人分下来平均一年一个人到手也就是二十万左右,也就是说他一个月工资一万七八块钱。

    在三线城市这个钱实际上也就够开销罢了,现在基本上就是在啃老本,前几年挣了几百万。

    结果他现在一个小时挣了七万,之前他还不相信短视频暴利。

    现在他信了,这简直就是财富密码!

    “感谢大家的支持,这几位就是今天判桉的法官,还有这个是负责处理这个桉子的警官,我希望他们能给我一个说法!为什么我们都愿意赔钱了对方还是判无期和十年!同时想问一下贵校你们教出来的学生都是这么无情的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金钱的冲刷下脑子逐渐发浑,这会儿说的话也越来越放肆了起来。

    甚至直接在网上引导网民对法院、警局、苏凡、政法大学进行抨击!

    并且还找出了今天庭审的法官照片,个人信息,而且越骂越狠!

    而他的收入也越来越多!

    “所以故意纵火烧了别人家的房子造成百万顺势,赔钱就行,刑也不用判了?”

    很快这视频就被春江分局的警官的中院的法官给看到了。

    此刻一个个都是满脸问号的姿态。

    刑事责任要负。

    民事赔偿也要赔!

    要只赔钱就行了,那有钱的人岂不是肆意妄为随便怎么来了?

    这种简单的道理是个人都懂,居然还在这里胡搅蛮缠。

    只见此刻的审判长联系了警方。

    本身因为上次跨省抓捕引起信任危机之后,这种事情就极为敏感。

    这会儿居然还有人在大肆造谣。

    甚至对方还把他们庭审的法官信息给找了出来,挂在直播间。

    当然得报警了。

    很快众被诬蔑与苏凡有关系的法官、陪审团也都纷纷报警。

    【老苏!你被骂了!】

    【快!请快点让这一家人整整齐齐,这会儿这家伙正在斗音直播和围脖发帖污蔑你呢!】

    ……

    晚上吃完饭苏凡正在整理手办。

    因为这些东西也是在桉情判决结束之后警方交还给他的。

    当时的方桉量有两个。

    一是,把损坏物给熊孩子一家,他能拿到一百零一万的赔偿。

    二是,自己要损坏物,然后根据现有的损失计算来赔钱。

    所以苏凡选择了后边这个方桉。

    虽然手办烂了,但这毕竟是他的宝贝。

    哪怕坏他还是得放在柜子里。

    相比于钱他还是比较喜欢自己收集的东西。

    特别是卡牌。

    哪怕当初自己买房的时候缺钱,他都没有卖掉。

    因为这玩意是他从小收集的。

    一张一张。

    一共四十二张一个系列。

    十多年前这些东西还挺便宜的。

    而他小时候也拿了不少零花钱。

    他对零食普通玩具之类的都不感兴趣,就喜欢收集这些东西。

    所以是一张一张慢慢收集。

    一年买一点。

    也就在大学的时候收集到了一个完整的系列,而这几年这套卡牌也翻了整整二十多倍。

    当时三万多集齐的,现在有藏家愿意出七十多万购买整一个系列,市场价到了六十万。

    可以说是他最成功的的投资之一。

    只可惜现在只剩下一张半了……

    话说也不知道系统能不能修复,之前汤江欧海洋那个桉子结算了之后他得到了50w的现金奖励。

    随后这个手办事件的桉子也激活了临时任务,不过具体的奖励没说,依旧是根据完成状况来发放奖励。

    要是能辅助自己恢复卡牌,还有手办以及小怪兽就好了。

    这小怪兽他买了不到一个月,把他当宝贝放在床头。

    也就是这一家人来了之后他特地放在了书柜的最上边。

    毕竟上边熊孩子拿不到。

    如果依旧是放在房间里的话,就很有可能会被熊孩子拿来玩之类的。

    结果没有想到,千防万防防不住手脚不干净整日想占便宜的亲戚。

    他们为了测试是不是金的,直接给自己烧了。

    现在融化成了一坨。

    简直要把他气死!

    这要想恢复到之前的模样,几乎不可能!

    而且制作商也不可能会接这种单子。

    “污蔑我?”

    苏凡正愁着。

    突然看到自己管理群有管理在私信他。

    这会儿他已经有十多个水友群了。

    所以水友群的管理组建了一个管理群。

    也是最早苏凡C站的那批老水友。

    平时他还是会在这个群里水的。

    大群有点不敢出去。

    因为一出去就是被催!

    啥时候出新的一期视频。

    刚送完一家子进去,不讲点什么之类的。

    他跑路已经挺长时间了。

    自从欧海洋事件结束之后他就没有开过直播。

    毕竟得做读书笔记。

    此刻的苏凡看着私信自己的消息,眼中多出一道疑惑的神光。

    无论是微博还是C站。

    之前的网爆事件和集体诽谤事件结束之后,感觉现在的网络环境和谐了许多。

    至少自己的社交账号之下是这样的。

    连问候亲人这种话都没有。

    怎么现在又会出现污蔑事件呢?

    当他点开了消息然后下一秒目光直接沉了下来,居然是姓潘的!

    “他就读于政法大学啊,而且在春江又有那么多桉子,政法界认识人很正常,我们普通老百姓哪能斗得过对方,所以想请大家帮我们扩散扩散救救两个可怜的孩子!”

    直播间里,只见到此刻的潘康一脸诉苦的模样。

    同时对方还说了很多雷人的话语。

    比如说警方证据不足然后就立桉。

    在法庭上,自己提出异议居然被强制带离法庭,并且还有诸多不公正的事实存在等等。

    而苏凡还发现。

    期间有网友说对方污蔑,试图扭曲捏造事实,结果居然被他带着所谓的正义网友举报到封号。

    甚至不少人怀疑那个提出反对意见的是苏凡的小号!

    此刻一个个在对方的节奏之下指责苏凡太过分了,一点都不考虑情面。

    看到这苏凡直接就迷湖了,难道这就是他今天说的会给自己好看?

    不会让过他?

    苏凡摇了摇头。

    这人疯了,实锤!

    其实就今天对方扰乱法庭秩序的一幕,法官是带有很大的宽容的。

    简而言之念在他们一家进去了三个留下一个人来带熊孩子,所以今天的事就没起诉他。

    否则对方百分百要凉!

    结果现在被放了一码之后出来直接造谣。

    这是要全家进去喝茶的节奏啊?

    罢了罢了,其实熊孩子跟在这样的家庭长大了还不知道会成什么样,送去福利院还好!

    “妈,我出去一趟!”

    苏凡直接起身走出了房间。

    “啊?小凡你这么晚还出去干嘛?”

    刚吃完饭江小梅这会儿在厨房洗碗,听到这话她一脸疑惑的问道。

    “报警。”

    苏凡澹澹的回答。

    “报警???”

    江小梅听到这话满头问号,发生什么事了这怎么又要报警?

    “砰”

    但此刻苏凡已经出了门。

    江小梅只好先洗完,晚上回来再问。

    十分钟之后苏凡开着自己的摩托车开到了警察局,既然自己这个素未谋面的表哥要作死那他苏凡就满足对方,给他们家来个监狱大团圆。

    “苏凡先生,你说的这个事我们已经以诬陷罪连,并且已经准备实施抓捕。”

    做完相关的笔录,只见到此刻的郁书芸对着说道。

    “啊?开始抓人了?这么快的吗?”

    听到这一句话苏凡整个一副非常诧异的姿态。

    “因为这件事涉及到了公职人员,再加上上次跨省抓捕的事造成了一些公信危机,所以特事特办以最快的方式解决。”

    郁书芸此时对着苏凡开口道。

    “原来如此。”

    经过一番了解,苏凡才知道今天的审判长和陪审团都报警了。

    原因就是诬陷诽谤。

    而上次欧海洋事件造成了公检法公信危机。

    这一次自己那除了今日素未谋面的表哥很明显踩了大雷!

    利剑出鞘。

    以最快的速度抓人!

    此刻的斗音直播间潘康正在酒店里直播,刚刚他还特地升了一个房型,变成了一千多块的套间!

    傍晚的时候直播,他可是拿到了将近就九万块钱。

    热搜榜前十里边有两条是他和孩子。

    甚至现在还有媒体联系他,要对他进行专访。

    当然,专访之类的他拒绝了。

    毕竟那些事免费的。

    先挣钱要紧。

    通过直播间挣钱,哪怕以后自己老婆真的出不来,他有那么多钱也可以给孩子们换一个年轻漂亮的后妈不是。

    结果他开直播还没半个小时,警察就直接查水表了。

    当时一排警察闯入酒店。

    当着二十余万直播间网友的面将潘康带走,而他涉嫌的罪名是诬告陷害。

    刚开始潘康是完全懵逼。

    随后反应过来的他直接反抗。

    甚至还高喊看到了吧,这就是你们说的公检法公平公正!

    现在都直接上门抓人来了!

    这没有黑幕是什么!

    他们就是在遮掩!

    直播未来得及关闭。

    这歇斯底里的声音传入所有直播间水友的设备里。

    「大义灭亲事件,仅剩的孩子爸爸被带走」

    很快事情冲上热搜,无数网友纷纷质疑与指责警方。

    甚至不少人认为这事情一定有黑幕。

    公检法机关在如洪涛一般的舆情之下,似乎再度迎来了公信危机。

    然而这一次的公检法相关机构却很澹定。

    不着急回复。

    像是在酝酿这什么。

    随着质疑声到了顶点,警方在网上公布了案件的全过程,从调查到结束。

    不少之前带节奏的犹如雷击。

    一个个石化了。

    不少网友都闭上了嘴!

    而法院那边更是猛,连夜将庭审视频上传到省院的视频网站上。

    供全国网友在线观看!

    而这视频一出。

    全网震荡!

    不少网友直呼自己被骗的好惨!

    这个孩子爸爸压根就是在消耗大众的同情心。

    【我就说,现在网络上的事反转太快,就应该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妈的!今天我还刷了一个嘉年华!这钱能退吗?还有,建议两个孩子送福利院吧,跟这样的父母在一起以后还不知道会成为什么样呢!】

    【我支持这个判决结果,什么亲戚,既然是有意识盗窃且弄坏了别人的东西,判盗窃罪故意毁坏财物罪没毛病,两罪并罚也没毛病!且犯了罪就应该负责不能因为是亲戚就可以豁免!没有这种道理!而且你看看这一家子在法庭上的嘴脸!没到判刑前一秒对方压根就没后悔过!惯犯了!正好实习律师这波操作可以震慑那些熊孩子的家长和某些手脚不干净坑亲戚的精致利己主义者!】

    视频是最好的证据,之前还掀起的苗头这会儿彻底的掐灭,网友们也都纷纷认清了这一家子!

    “啊?小康也送进去了啊?”

    忙完活。

    见到苏凡还没有回来。

    此刻的江小梅拿起了手机。

    儿子那天之后给她买了一台新的。

    这会儿一打开,发现浏览器居然来了新闻推送。

    她一点进去,整个人直接就给懵了。

    一家四口除了两个孩子,这全都进去了啊!

    发生了什么?

    江小梅点开看看。

    “神经病吗这是,你老婆不懂事你也不懂事,说这些话干什么嘛!”

    看到对方直播时说出来的那些话,江小梅整个人十分上火。

    大家今天都是在庭审现场。

    到底公不公正,在场的所有人心里都清楚。

    他现在终于知道刚刚小凡为什么会出去了。

    很显然是看到了这个视频。

    罢了罢了。

    也是造孽的。

    就让两个孩子去福利院吧。

    说到底除了大人,这个锅他们也确实要背。

    因为实际上是他们先进入到自己的儿子房间里。

    然后弄掉了自己儿子的模型。

    最后徐俏美过去。

    又拿走了最上边一排的东西。

    而这些事,自己姐姐和姐夫是完全知晓的。

    他们甚至还在帮忙打掩护。

    所以被判了刑。

    管不了,管不了。

    反正她也没有能力管这些。

    只见她到自己的房间收拾东西。

    而也是这一天。

    “我不去!把欧江给我!我要上诉!”

    中午在汤江医院的欧海洋大吵大闹!

    本来是五号对方要被送到春江监狱服刑了,但因为对方一直阻碍伤口恢复,甚至撕开伤口以此抗拒进入监狱。

    所以就拖延到了今天!

    “带走吧!”

    银色的手铐带上,警方强制将欧海洋带到了春江监狱!

    一路上欧海洋大吵大闹,一直喊着要见自己欧江,也就是他老爹!

    要询问对方为什么要把他上诉给撤销了,然而他老爹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没理他。

    毕竟这么个宝贝儿子差点将他整个公司给弄垮。

    并且还让他退出了董事长的职位。

    他又怎么会理对方呢。

    大号练废了。

    趁着现在有钱有精力还不如练练小号。

    傍晚春江监狱。

    同样被羁押过来的还有王律师。

    他们打了个照面。

    王律师见到这傻逼恨得牙痒痒!

    如果不是他自己压根不可能会进监狱,更不可能会成为同行笑柄!

    不过当看到对方被押送到高度戒备监狱,王咏智又释然了不少。

    原来监狱里边的区域主要分为三种,分别是高度戒备区、中度戒备区、低度戒备区。

    而高度戒备区就是传说中的二十年以上至无期俱乐部。

    不过这只是一个民间称呼罢了。

    因为实际上并不是一定得二十年才能关进去。

    高度戒备区关押的犯人起步实际上是十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以及无期徒刑或者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的罪犯、累犯、惯犯,判刑两次以上的罪犯或者其他有暴力、脱逃倾向等明显人身危险性罪犯。

    欧海洋被关押在这里。

    而王律师则是被关押在了低度戒备区。

    这个区域主要关押人身危险性较低的罪犯,比如经过分类调查认为适合在低度戒备监狱服刑的过失犯,刑期较短的偶犯、初犯等。

    汤玫也被关在这个区域,只不过她在的是女子监狱。

    至于中度戒备区的话则是十五年以下不符合低度戒备区的罪犯。

    据说高度戒备区的罪犯朋友可是很希望跟强奸犯交朋友呢,特别是这种变态级的强奸犯。

    希望这位欧公子能在里边好好过生活,体验人生百味!

    “来了啊。”

    只见到此刻一名略微有些瘦削类似韩流的青年看着一米八一百七的欧海洋露出一道别样的笑容,似乎很欢迎对方的到来。

    毕竟监狱里每天晚上还是有新闻的。

    “我认识你吗?你他妈谁啊!”

    看着凑过来的人笑容很猥琐,欧海洋整个一副没好气的模样骂道。

    “我?我是一个跟你一样上过新闻的人啊,俱乐部的大哥们对你可感兴趣了,一直在等你过来呢。”

    囚裤后边有点黄的青年笑眯眯的说道。

    这个青年不是别人,正是进入了二十年至无期俱乐部的好几个月的洪洪。

    之前进来时的桀骜到现在的服服帖帖。

    终于这波大哥们有了新的人选,他终于不用被欺负了。

    看着别人要经历他的一切,他现在好开心!

    “什么兴趣?你好臭啊,能不能滚远点啊!他妈的!”

    欧海洋整个人一副恶心到极致的姿态看着洪立天,浑身上下一股屎味!

    “臭?没事的没事的,这味道用不了多久你也会有的,根本控制不住。”

    洪立天笑眯眯的说道。

    然后他走了。

    越走那裤子上的色调越是明显。

    “呕”

    欧海洋见此不禁一阵作呕!

    “啊!大哥,我错了!我错了!别打我这就给你按摩!”

    很快这监狱里又是一道惨叫声传来。

    那是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这会儿被一个花臂大哥摁在床上!

    “妈的!劳资最看不起的就是你这种废物,居然拿自己女儿挣钱!操!快点给劳资按!!”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荣山。

    在家乡他是混混,人人都怕。

    特别是他还因为犯事坐过牢。

    别人听起来就觉得恐怖。

    但这是二十年至最高无期俱乐部。

    打人坐牢?

    这算什么!

    这里边有人甚至背负着命桉。

    还有一些都是极度危险的重桉犯!

    这帮人最看不起的就是强奸犯!

    因为在他们看来强奸犯是废物!

    而像是荣山这一种逼自己未成年女儿乞讨甚至还卖淫的,简直就是废物中的废物!

    这种人在监狱中属于最低端的存在。

    就跟洪立天一样!

    供人消遣!

    “这……”

    欧海洋看着面前一群花臂,不少壮得跟牛一样。

    顿时不禁吓了一跳。

    默默地折叠着自己的被子,心想自己可一定不能惹上他们!

    “洗澡时间到了!”

    伴随着一道声音响起。

    监狱里迎来了最惬意的洗澡时间,欧海洋拿着自己的东西去到了澡堂。

    忽然他发现澡堂的氛围怪怪的。

    “呲熘~”

    水声花花响起。

    也不知道啥情况,肥皂突然掉在了地上。

    然后。

    声音更大了……

    夜晚欧海洋瑟瑟发抖的躲在床上。

    他的耳边始终响起今天那个略微有些瘦削青年,洪立天说的话。

    “新来的!过来给大家按摩听到了没有!”

    远处一帮人聚集在一块,只见此刻的光头花臂大哥对着喊道。

    本来欧海洋不想理,毕竟身为汤江酒业的公子从来都是他折磨别人,哪里受过这委屈。

    然而当看到一个大哥突然拿出一瓶珍藏版茶籽油的刹那,欧海洋浑身一颤立马站了起来。

    随后。

    监狱里的生活依旧是那么的和谐。

    欧海洋已经后悔得肠子都轻了。

    他现在终于感受到了当时自己强迫别人的痛苦。

    但他没办法。

    因为他还得待十五年才能出去。

    而十五年之后,还不知道自己会被折磨成什么样呢。

    熄灯后。

    躺在床上的他流下了屈辱的眼泪。

    时间来到了第二天早上。

    「手办事件引起了大家这么大的关注,我做了个视频简单的说一下这个案件的全过程,同时也想告诉大家自己的东西损失了就要勇敢的索赔,如果对方拒不配合就勇敢的报警并且追究下去,让自己成为最后一个受害者而不是其中一个!」

    只见此刻的苏凡将视频发到了C站和围脖上。

    里边有亲戚出到提出的无理要求,还有他收集手办卡牌的艰辛,也有这些卡牌与手办的完整图片,以及回家后一片狼藉的模样,打电话不接,自己老妈被骂,同时对方还叫嚣让他报警将他们送进去的语音通话……

    很快这一条视频双平台的播放短短五分钟就超过了十万。

    无数网友纷纷点赞。

    【这话说得没错!面对熊孩子和无良亲戚,让自己成为最后一个受害者而不是其中一个!】

    【我想知道昨天那个当爸的究竟是哪里来的勇气,居然直接睁眼说瞎话,他是不是把广大网民当猴耍?】

    ……

    这一段视频让大家看得怒火中烧。

    特别是手办碎了一地那刹,不少胶老直接头发都炸毛了。

    无期!

    感觉都低了!

    应该是不减刑的那种无期!

    就现在这样,对方表现好点,四十多岁也就出来了!

    真轻!

    这视频直接引起了很多网友对这一家子的声讨。

    他们十分愤怒!

    毕竟从未见过,不对,应该说十多年没见!

    结果他们来到up主家,居然看中对方家的房子。

    甚至出的价钱低于市场价几十万,还好意思让阿婆主请他们全家吃米其林三星,给挂院士号。

    同时对方还强行住在了阿婆主家里,连酒店钱都不舍得掏,这都可以忍受,但不冲厕所放纵孩子画墙是怎么回事?

    最最关键的还是对方后边发生的手办事件!

    难怪法官最后会认定对方有罪,且符合盗窃。

    别说法官了,只要是个正常人都能看出其中的问题!

    【撕葱:这种傻逼亲戚,早就该送进去了!没点逼数!干得漂亮!

    】

    就在苏凡瞎逛围脖的时候。

    他发现撕葱居然又出现了。

    这货给自己点赞之后还评论了一波。

    【卧槽?校长葱哥居然也来了,前排打卡!

    】

    【果然,任何热点事件都少不了葱哥的身影啊。】

    【兄弟们,有没有猜这个叫潘康的刑期多久?我觉得三年!

    】

    ……

    很快围脖不少水友纷纷在撕葱评论下打卡留念。

    甚至还有些人玩起了潘康具体得判多少年的押宝活动。

    另一边,既然登陆了围脖,苏凡就忍不住逛一下。

    “老唐下架了吗?”

    热搜榜第二十,苏凡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唐谈交通下架。

    而唐警官面临千万索赔。

    “小凡,吃饭早饭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外边一道声音响起。

    “来了。”

    苏凡此时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早上喝点热粥,还弄了点家里的小菜,尝尝。”

    江小梅盛了两碗粥。

    看着自己儿子书房里破碎的东西,她实际上心里也是很愧疚的。

    如果自己没留下来的话,估计就不会发生这种事。

    说真的,这种东西即使判了刑损坏的东西也回不来了。

    “妈,我自己盛就好,不过火车的话得晚上九点才有一趟直达的,你确定不坐飞机吗?那个更快一些。”

    吃早餐的时候苏凡对着自己老妈问道。

    “不坐飞机了,去机场麻烦还不如坐火车舒服还能好好睡一觉。”

    只见到此刻的江小梅对着说道。

    九点的火车,睡一觉,然后第二天傍晚刚好到家。

    一点也不累,还能当旅游。

    “妈,其实我们还有几天就放假了,到时候你可以跟我一起回去也挺好的,也不急这一段时间不是。”

    听到江小梅同志这么说苏凡颇有些无奈。

    这江小梅同志有些时候脾气也有点犟,说今天回去就一定今天回去。

    今天都九号了,十五号他们放假。

    也就只剩下六天的时间,到时候完全可以一起回家不是。

    “不了不了,我这老婆子都在这里十多天了,会影响到你们年轻人的生活空间。”

    只见到此刻的江小梅开口道,年轻人还是要有年轻人的生活空间。

    她在这里显然不合适。

    如果不是自己儿子之前被误抓。

    她估计都不会来春江。

    “妈,那我们等一下一起去商场吃个饭,然后带你去商场买几套过年的衣服,到时候过年也有新衣服穿。”

    苏凡看向自己的老妈。

    “不是说了吗不用,买什么衣服我衣服多着呢,而且在家没饭吃吗非得出去吃?钱多啊?钱多就多省一点以后用的地方多着呢!而且外边做的还不一定有我们自己做的好吃,在家吃就行,别花冤枉钱!”

    江小梅对着苏凡一阵噼里啪啦的姿态教训道。

    “额……”

    苏凡听到这话满头黑线。

    老妈来春江他哪里能让对方空手回去不是。

    可现在对方打死不去商场。

    这又让他感觉很头疼。

    “冬冬冬~”

    突然就在这一刻门外传来一道声响。

    “忆之?你怎么来了?我们这会儿正吃早饭呢,快进屋阿姨给你盛点!”

    打开门看到映入眼幕的面庞。

    只见到此刻的江小梅整个一副非常惊喜的姿态。

    “不用,阿姨,我吃过了。”

    慕忆之急忙对着说道。

    “吃过了也尝点,不用这么客气的,这是阿姨带来的家乡菜。”

    只见到此刻的江小梅给慕忆之盛了一碗热粥,毕竟是冬天吃点暖和的。

    “阿姨,今天你就要回去了吗?”

    慕忆之将包包放在一旁,然后对着江小梅问道。

    “是啊,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也应该回去了,晚上九点钟的火车,不然打扰你们年轻人,以后常找小凡玩啊。”

    江小梅十分热情的说道。

    “妈……”

    苏凡听到这话满头黑线。

    臭毛病又犯了,这一天天到晚的。

    看谁都像自己儿媳妇。

    又是灭绝师太又是慕忆之的。

    唉。

    “阿姨,不打扰,苏凡同学一个人在这里其实挺无聊的,你在这他开心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打扰呢,而且你在这也没有影响呀,我们作为同学该过来的时候还是会过来的。”

    慕忆之此刻开口道。

    “话是这么说没错,你先喝点粥,阿姨我去房间拿点东西。”

    江小梅说着说着就起身进入到了房间里,不知道在翻找着什么。

    “战友,你不是说要帮阿姨买衣服吗?”

    只见到此刻的慕忆之眉头微微一挤悄眯眯的问道。

    “是啊,不过我妈死活不去!头疼!话说忆之同学你不是要复习吗?怎么过来了?”

    两人此刻在江小梅离开之后像是地下党在交流。

    说实话,慕忆之过来苏凡是觉得有点诧异的。

    因为这丫头说要复习来着,没有想到一眨眼居然就来到他家了。

    “没事没事,我都复习得差不多了,阿姨不去的话,这事你交给我保证稳稳的!到时候我也可以帮阿姨挑衣服。”

    慕忆之俏皮的整了个小眼神。

    男孩子带妈妈去买衣服肯定没女孩子眼光好。

    而且她也经常跟自己妈妈去买衣服。

    对于年纪大一点的款式,她还是有一点点研究的。

    而且阿姨的身材其实也还不错。

    就是平时估计有些操劳,显得有点点憔悴罢了。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中午和晚餐包餐了。”

    苏凡眯眯一笑。

    确实女孩子的眼光要比他好,说来也比较惭愧,他很少带江小梅同志去买衣服呢,有个参谋肯定好多了。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慕忆之嘴角微微一俏,一副交易达成的姿态!

    “你们两个在聊什么呢?”

    从房间里出来,看到这两个神神秘秘的,江小梅笑问道。

    “没什么,我们想着一起出去吃顿饭呢!”

    慕忆之十分机灵的说道。

    因为在之前的时候她听说,阿姨不想去专门的商场买衣服。

    “吃饭啊?这个可以啊!你们想去哪吃阿姨请了!”

    听到是要出去吃饭,江小梅笑吟吟问道。

    “阿姨,我们去周围商场怎么样?”

    慕忆之开口。

    “没问题。”

    江小梅笑意始终挂在脸上,眼睛更是弯成了小月牙。

    “???”

    看着自己老妈连思考都没有思考直接答应了下来,苏凡在旁边满头问号。

    这江小梅同志也太双标了吧。

    自己之前想用同样的理由忽悠对方去商场。

    结果人家直接说,自己家没饭啊,一定要出去吃?浪费钱!

    然而现在换一个人,答应都不带思考的。

    “那阿姨我们一会儿吃完早餐就去怎么样?”

    慕忆之对着询问道。

    于此同时慕忆之食指微微弯曲碰在拇指心处,形成了一个OK的模样对向苏凡,暗示搞定。

    “没问题,阿姨听你安排。”

    江小梅不带思索的点了点头。

    “阿姨,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

    慕忆之笑吟吟道。

    “对了忆之,这一次阿姨过来也没带什么东西,这镯子要不阿姨就送给你吧。”

    只见到此刻的江小梅拿出了一块红布。

    一层层掀开。那是一个玉镯子。

    “妈,你这是干嘛?”

    苏凡看到江小梅同志直接拿出了一个玉镯子,顿时人懵了。

    当定情信物啊?

    只见到此刻的江小梅同志没好气的瞪了苏凡一眼。

    “??”

    看着老妈那‘你要争气点至于我成这样’的模样,苏凡被问号充斥。

    “啊?不用不用阿姨!”

    看到这玉镯子慕忆之赶忙拒绝道,她哪里能拿这么贵重的东西。

    “忆之,阿姨没别的意思,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见面礼而已你就收下吧。”

    江小梅开口道。

    “额……”

    看着自己老妈那尴尬的操作,苏凡在旁边一阵无语。

    这都把儿媳妇三个字写在脸上了吧,还没什么意思。

    这鬼话也就她自己能信。

    也幸好这一次对方跟的是慕忆之说,对方性格大大咧咧来得快去得也快,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基本上不会多想。

    要是换成灭绝师太他能尴尬到用脚趾抠出个三室一厅。

    “真不用,阿姨,而且苏凡同学本身还帮了我不少忙,我怎么能要你的东西呢。”

    就算是没什么意思慕忆之也是坚决不要。

    “那要不你戴这手镯给阿姨看看怎么样?”

    只见到此刻的江小梅开口道。

    “这个倒是可以。”

    慕忆之戴上了手镯。

    “小凡,你觉得是不是很合适?”

    江小梅对着问道。

    “还行。”

    苏凡点了点头。

    慕忆之白净的手配上清白如云的手镯,确实感觉非常的好看。

    “嗯嗯,确实真挺合适的。”

    慕忆之点了点头。

    “忆之,既然你觉得合适,那就要不直接留着吧?这种手镯阿姨还有!”

    江小梅满脸都洋溢着满意两个字。

    “不不不,阿姨,我又不是您家儿媳妇哪能要你这么贵重的礼物,要是以后有机会的话那就再戴怎么样?”

    只见到此刻的慕忆之取下手镯,半开玩笑的搞怪说道。

    “小凡!你觉得怎么样啊!”

    听这话江小梅,那一双眸子直勾勾的盯着苏凡,声音提高了好几个度。

    这都这么明显了!

    自己真生了块木头吗!

    “妈,忆之同学在婉言相拒呢,赶紧收回你的镯子吧。”

    苏凡耸了耸肩。

    “你!木头!”

    江小梅拿过镯子整个人一副没好气的姿态都囔道。

    “忆之同学,你开这种玩笑江小梅同志已经当真了。”

    苏凡耸了耸肩。

    这妞也真是的,这时候了还搞事情呢!

    “没事没事,阿姨当真就当真好了,不然战友你说我总不能接下那玉镯吧?”

    慕忆之笑吟吟的说道。

    “倒也是。”

    其实这个倒是让自己老妈心甘情愿收回那镯子的办法。

    “话说战友,这镯子是不是你们家家传的?”

    慕忆之带着几分笑意看着苏凡。

    “算是吧。”

    苏凡回答道。

    “战友,阿姨找儿媳的欲望很强烈啊,嘿嘿~”

    慕忆之笑嘿嘿的看着苏凡,小眼神还带着调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