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威逼利诱,心愿达成

    “诸位大人,考虑好了吗,祭海已毕,本官要及时向圣上奏报,此奏需要在今日辰时末以八百里加急奏报圣上,时间不等人,诸位如果有意见,请就请回吧,本官和梅林需要有一个安静的环境修改祭海奏疏。”

    赵文华看到众人沉默,微微扯了扯嘴角,声音不耐的催促道,再度给众人以压力。

    这是赤果果的威胁。

    你们要是再不签字,那就滚吧,本官需要修改祭海奏疏了,至于怎么修改,不言而喻。

    赵文华言毕,何卿、沈希仪额头上的冷汗都出来了,他们心理的战争已经到了最后时刻。

    “好吧,沉默是金,诸位的默金,本官笑纳了。”赵文华微微笑了笑,然后便拉下脸来,对众人说了一句,“不用诸位大人为难了,诸位大人请回吧。”

    “虎卫,送客。”

    接着,赵文华毫不客气的对帐外喊道,让人送客。

    一般场合都是端茶送客,这么直言了当的喊虎卫送客,很是不合常礼。

    “咳咳,赵大人请慢,我年纪大了,脑子反应慢,而且送呈圣上的奏疏,容不得疏忽,我一直在核对奏疏里面的几个数据了,嗯,现在核算完了,确无问题。”

    何卿看到赵文华不客气的送客,顿时急了,也不顾的脸面了,咳嗽了一声缓缓说道。

    “大人”这时帐外的虎卫已经应声入帐了,抱拳向赵文华请示。

    “行了,你们先退下吧。”赵文华先对进帐的虎卫摆了摆手,打发了他们。

    然后,才微笑着看向何卿。

    “嗯,这是本官疏忽了,确实,送呈圣上的奏疏再认真也不为过。不过,也还请老将军理解,圣上还在等着祭海的结果呢。”赵文华微笑道。

    “是,是,理解,理解。”何卿连连点头。

    “梅林,笔墨伺候老将军署名。”赵文华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一旁的胡宗宪说道。

    “是。”

    胡宗宪应了一声,熟练的取了笔墨,将奏疏最后一页翻开,摆在了桌面上。

    “何老将军,您请吧。”胡宗宪将毛笔蘸了墨汁,又在砚台上顺了两下,使毛笔处于最佳书写状态,然后一脸微笑这看向何卿,催促示意道。

    “咳咳,好。”

    何卿咬了咬牙,迈步走上前,拿起毛笔在奏疏的后面署上了他的名字。

    若是放在年轻时,甚至在五十岁前遇到这种情况,他何卿绝对不会屈服在奏疏上署名,胜败乃兵家常事,这次败了,我认罚,我何卿有信心日后戴罪立功,洗刷掉这次战败的耻辱,取得更耀眼的战功,可是现在年纪大了,都到了快要告老还乡的年纪了,已经不是小年轻了,时间也不多了,在告老还乡前,能不能再立战功,他没有这个信心了。

    如果不能再立战功,那他可就给祖上蒙羞了,给家里娃留下的恩荫也会大减折扣。

    日后,被家族后辈提起来,也不再是荣耀,而是令家族蒙羞的老家伙

    不服老不行啊。

    所以,何卿妥协了,在奏疏后面署上了他的名字,为赵文华的奏疏做了背书。

    看到何卿第一个在奏疏后面署上了名字,赵文华一张脸顿时笑的跟花一样。

    赵文华确认了下何卿的签名,确认无误后,笑着称赞道:“呵呵,铁画银钩,笔走龙蛇,何老将军这手字可真是一点也不输当今知名的文人墨客。”

    “哪里哪里,赵大人过奖了。”

    何卿有气无力的拱了拱手,仿佛方才的签名用尽了他全身力气一样,比他人生中打过的任何一场仗都要透支身体,整个人仿佛一下子又老了十岁。

    “沈老将军,何老将军都已经署名了,您呢?”赵文华微笑着看向沈希仪。

    沈希仪深吸了一口气,“我也觉的赵大人的奏疏没有问题,愿署名其后。”

    “沈老将军请。”

    胡宗宪将毛笔再度蘸好了墨汁,放在砚台上,伸手示意沈希仪上前署名。

    “多谢。”

    沈希仪抱了抱拳,然后缓步走向桌案,这短短的几步路就透支了他的体力,站在桌案前缓了两秒才恢复了气力,拿起毛笔在奏疏后签了他的名字。

    赵文华近前看了一眼,满意的笑着点了点头,“沈老将军的字比起何老将军来也毫不逊色啊,鸾翔凤翥,跃跃欲飞,有一股子颜筋风采。”

    “赵大人过奖了,沈某确实临过几年颜真卿大家的字帖,久而久之,侥幸习得一些皮毛。”沈希仪唏嘘的摇了摇头,整个人也仿佛老了许多。

    “呵呵,沈老将军谦虚了,这手字可不是皮毛那么简单,至少已得两三味。”

    赵文华心情不错,笑着恭维了沈希仪一句。

    接下来,赵文华将目光扫向剩余没有署名的人,汤克宽、俞大猷、临淮侯和朱平安。

    朱平安那里没有什么问题,因为这个奏疏本来就是朱平安所提议的。

    至于临淮侯,临淮侯自然也不会有问题,他在这本奏疏里可是有不小的功劳,斩获了九十八个倭寇首级,除非他脑袋被驴踢了才会有意见。

    所以,就剩下汤克宽和俞大猷两人了。

    相比之下,汤克宽资历浅一些,名声也小一些,应该好克服,所以赵文华将目光停留在汤克宽脸上。

    “汤将军,你是将门之后,又在抗倭战场上砥砺多年,不知对此奏疏有何意见?”

    赵文华目光灼灼的盯着汤克宽,缓缓问道。

    “末将对于奏疏”汤克宽说到这停顿了下来,似乎在斟酌用语。

    帐内气氛又再度紧张了起来。

    何卿和沈希仪看向汤克宽,他们都已经落下脸面签字了,自然也不希望奏疏再出意外,两人不断的以眼神示意汤克宽上前在奏疏上签字。

    “呵呵,见猎心喜,看到何老将军和沈老将军的字,我也有些手痒了。”

    这时,朱平安笑了笑,打破了帐内的紧张气氛,未等人反应过来,便走上前,签了名。

    “呵呵,我也手痒了。”

    临淮侯也紧跟着上前签字,他早就迫不及待想要上前签名了,直到朱平安签了名,他才敢上前署名。

    “营中伤亡不小,事务繁多,不宜拖延,早些完事,早些回营安排为宜。”俞大猷也上前签了名。

    “唉,这奏疏,末将也未觉得有问题。”汤克宽叹了口气,也跟着上前签了名字。

    赵文华见状,笑靥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