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武神 善良的蜜蜂

第五千二百八十七章 逐出师门

    “精英令,居然得到了名次?”

    围观的小辈,都是与他们相识的,而他们大多数人都是第一轮就被淘汰,连精英令都没有,也不知道精英令究竟代表着什么,还都以为程天颤与赵云墨很厉害。

    可看到那显摆的二人,沫雨涵却是一脸不屑:“精英令,不就是安慰奖?”

    “沫姑娘,你……”

    听闻此话,程天颤与赵云墨脸色变得很不好看,他们也知道这是安慰奖,可在他们看来,安慰奖也不是谁都能拿到的,这本就是值得炫耀的事,干嘛把他们说的这么不堪?

    他们两个很愤怒,但却不敢发作,毕竟对方可是沫雨涵。

    只是他们不明白,为何沫雨涵会突然针对他们两个?他们分明也没有得罪沫雨涵啊。

    此时,楚枫也是忍不住笑了。

    而正是楚枫的笑,让赵云墨抓住了泄愤之人。

    “你笑什么,我就算再差也有精英令,总比什么都没有的人强。”赵云墨对着楚枫咆哮起来。

    楚枫也不生气,而是笑道:“我的确没有安慰奖。”

    听闻此话,程天颤和赵云墨刚要得意,楚枫却再度开口。

    “但我有这个。”话罢,楚枫将一块令牌拿出。

    看到那令牌,除了沫雨涵与龙晓晓之外的周围所有人,无一不是神色大变。

    因为那是武尊后期的最强令牌。

    “他,竟是武尊后期的最强?”

    “他是谁啊?怎么从未见过?”

    这一刻,许多围观之人,都将目光投向楚枫,不管是老一辈还是小辈,都是仔细打量起楚枫。

    毕竟他们没有进入最强试炼后期,也根本不认识楚枫。

    “哈哈哈……”

    可就在此时,那程天颤却忽然放声大笑。

    “楚枫,真是想不到你无耻到了这种地步。”

    “你伪造一个精英令,我都勉强能信你,但你伪造最强令牌,有谁会信,你以为我们是傻子吗?”程天颤对楚枫道。

    “伪造的吗?”

    “很可能是,因为根本没见过此人啊。”

    “唉,真是无耻之人太多了。”

    很多人都觉得程天颤说的在理。

    而见众人纷纷附和,程天颤的脸色则是越加得意,他就是想看楚枫出丑,但却一直没有机会,今日…终于得逞了。

    而这也都要感谢楚枫,他也没想到,楚枫如此愚蠢,居然敢冒充最强之人。

    而就在此时,天际之上响起图腾龙族长老洪亮的声音。

    “最强试炼,最强名额公布。”

    “武尊初期,龙晓晓。”

    “武尊后期,楚枫。”

    “半神后期,刘阔。”

    这声音响起之后,在场之人皆是不由一愣。

    这三个人,怎么都没听过啊?

    可是楚枫这边可就不一样了,那先前还显摆的程天颤与赵云墨,已是尴尬的宛如石化了一般。

    这可是图腾龙族的官宣,楚枫…竟真的是武尊后期的最强之人?

    “怎么样,我这令牌还像伪造的吗?”楚枫对看向程天颤与赵云墨。

    “……”

    程天颤与赵云墨脸色抽搐,尴尬的根本说不出话。

    其他人看楚枫的眼神也是充满意外,虽然知道楚枫强,但却没有想到楚枫这么强。

    武尊后期最强,这是何等的荣耀啊?

    不过此时,沫雨涵则是将目光投向龙晓晓,眼中流露出刮目相看。

    虽然她已经见证了楚枫,夺得最强之名,但却没有想到,龙晓晓也会夺得最强之名。

    当然,对龙晓晓刮目相看的,可不止是沫雨涵一个人。

    “晓晓姑娘,恭喜恭喜啊。”

    “楚枫兄弟,恭喜恭喜。”

    此时,无数人走上前来,对楚枫与龙晓晓进行恭贺。

    “师妹,你竟夺得了武尊初期的最强之名,真是给师尊争光,师兄为你感到骄傲。”

    程天颤与赵云墨,为了缓解尴尬,也是殷勤的跑到了龙晓晓身边。

    然而龙晓晓现在,却连话都不想与他们说。

    “不对啊,半神初期怎么没公布?”

    “是因为夺得最强之名的是龙承羽,所以就不公布了吗?”

    此时,不少人发出疑问。

    而似乎早就料到,人们会对此疑惑,那图腾龙族长老则是再度开口。

    “我知道外界有不少流言,但此次最强试炼,并无我图腾龙族之人参加。”图腾龙族长老说道。

    “原来龙承羽没有参加吗?”人们有些意外。

    “不是不公布,而是这半神初期的最强之人,放弃了领取最强令牌与奖励,所以这个名额便空缺出来。”

    图腾龙族族长此话说完,人群更是炸开了锅。

    “放弃?”

    “为何要放弃这等荣誉?”

    “而且抛开能保命的令牌不说,那龙之内丹是何等宝物啊,这等奖励都不要?”

    人们实在想不通,不懂此人什么都不要,又为何要来参加这最强试炼的比试。

    “那姐姐,还真是特别呢。”龙晓晓以暗中传音对楚枫说道。

    毕竟他们两个早就知道了,那半神初期的最强之人,乃是那个冷漠的白发女子。

    虽有诸多不解,可最强试炼,却也就此落幕。

    “楚枫兄弟,晓晓姑娘,我们虽相识甚短,可总归也是认识一场,能有你们这样的朋友,那也是我们的荣耀啊,为了恭贺你们二人,同时问鼎最强宝座,我们准备给你们准备一场庆功宴。”

    此时,一群小辈走了过来。

    这倒是让程天颤与赵云墨的脸色不太好看。

    这都是他们的朋友,而这一次这些人邀约,直接以楚枫与龙晓晓为主角,反而无视他们二人,让他们二人觉得很没面子。

    龙晓晓本来是想拒绝的,她已经不想和这些势力眼的人有所交集了。

    可就在此时,沫雨涵却开口了:“楚枫公子,既然大家如此盛情,不如就一起吧。”

    见沫雨涵开口,龙晓晓有些犹豫,她师尊的确是告诉过她,让她与沫雨涵交好的。

    只是沫雨涵并没有对她邀请,而是直接邀请的楚枫,这又让她内心有些不爽。

    “好。”对此,楚枫则是爽快应下。

    见楚枫应下,龙晓晓自然也就不会拒绝了。

    于是,他们一行人离开此地,又来到了之前相聚的地方。

    这一次聚会,气氛比之前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可却有两个人格外不爽。

    “吗的,一群势利小人。”

    程天颤与赵云墨,看着那不断对楚枫提杯之人,满脸的怨气。

    如果说之前的宴会,程天颤与赵云墨还算主角之一,那么现在他们两个连配角都算不上,几乎被孤立了。

    明明都是他们的朋友,可就因为知道他们两个与楚枫有过节,这些昔日好友,居然开始有意冷落他们,连与他们喝上一杯都是不敢。

    “沫雨涵她?”

    忽然,程天颤的脸色变得格外不爽。

    只见沫雨涵也站起身来,手端酒杯,向楚枫走去。

    难道说她,也要敬楚枫一杯?

    凭什么啊?就因为他夺得最强之名?

    “不会吧,沫雨涵不是对所有人都很冷漠吗,怎么突然?”赵云墨一脸不解。

    “哼,天下女人,都是一个样,之前的冷漠只是装的罢了。”程天颤很是不爽,但却无可奈何,只能疯狂自饮。

    而在众人注视下,沫雨涵果然走到楚枫身前,且对楚枫端起了酒杯。

    “楚枫公子,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话罢,沫雨涵一饮而尽。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楚枫也是微微一笑,将杯中酒饮尽。

    “救命之恩?”

    简单四个字,似乎让人们明白,为何沫雨涵对楚枫态度大变。

    嘭

    忽然,殿门被人一脚踹开,一老一少走了进来。

    女子乃是梁峰师妹,而那老者乃是梁峰师尊。

    见到梁峰师尊,所有人都是脸色大变,因为梁峰师尊眼神凶狠,显然是为梁峰报仇而来。

    “老夫今日,要为我那死去的弟子报仇。”

    梁峰师尊咆哮道。

    “你敢动楚枫,我爷爷定不饶你。”见状,沫雨涵立刻挡在了楚枫身前。

    可程天颤与赵云墨的脸上却露出笑意,他们认识梁峰师尊,知道梁峰师尊是个莽夫。

    他今日既然敢来,就不会惧怕沫雨涵爷爷,沫雨涵是吓唬不住梁峰师尊的。

    就在他们幸灾乐祸之际。

    梁峰师尊已是拔出尊兵大刀。

    噗

    大刀飞起,一道鲜血喷满了程天颤的侧脸。

    是赵云墨,赵云墨被那大刀刺穿,此时被钉在了墙上。

    “梁前辈,你为何要伤我师弟?”程天颤一脸不解。

    唰

    可下一刻,那梁峰师尊一掌轰出,直接将程天颤也是轰飞开来,硬生生将其胸口轰出一道大洞,虽然还活着,但却已是重伤。

    这一幕,看的所有人不知所措,就连沫雨涵与龙晓晓都呆住了。

    报仇,不是应该找楚枫吗?

    为何是对程天颤与赵云墨出手?

    “为何?我那弟子因你们而死,你们说为何?你们两个卑鄙的东西,若不是你蛊惑我那弟子,他岂会白白死去,你们两个给我偿命来。”梁峰师尊,此话说完便欲再度出手。

    这一次,当真杀意滔天,是要直接将程天颤与赵云墨二人抹杀。

    “够了。”

    一道身影忽然出现,站在了梁峰师尊身前,与此同时,梁峰师尊整个人,都是动弹不得。

    这出现的,乃是龙晓晓三人的师尊,凝玉上人。

    见到凝玉上人,梁峰师尊顿时脸色惨白,浑身都不住的颤抖起来。

    这个人物,他可得罪不起啊。

    而此时,程天颤与赵云墨,则是如同见到救命稻草。

    “师尊,为我们做主啊。”

    程天颤更是哭着爬到了凝玉上人身前。

    所有人都觉得,梁峰师尊死定了。

    可谁曾想,凝玉上人啪啪两个耳光,狠狠的落在了程天颤脸上。

    “丢人现眼的东西,还想我为你们撑腰?”

    凝玉上人满眼怒火。

    “师尊,他冤枉我,我们……”

    程天颤还想辩解。

    “别解释了,我和你师尊早就来了,你们的所作所为,我们都见到了。”

    此时,又有一道身影出现,乃是沫雨涵的爷爷。

    听闻此话,程天颤与赵云墨木若呆鸡,脸色极为难看,因为看凝玉上人的反应,这应该是真的。

    他们的恶劣嘴脸,竟让其师尊看的清清楚楚?

    可接下来凝玉上人的话,却让他们两个面如死灰,痛不欲生。

    “我给过你们机会,只是你们不懂珍惜。”

    “从今日起,程天颤,赵云墨,不再是我凝玉上人弟子。”

    凝玉上人冷冷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