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韩娱之我为搞笑狂 da明白

第 2546 章 面子是相互给的 (中)

    看着面前这个一脸不屑的男人,张东健是真的一句话都不想说,当了这么多年艺人张东健不敢说什么都见过,但是至少在韩国娱乐圈没人敢说比他了解得更深入。

    张东健承认娱乐圈充满了黑幕和潜规则,而且也不否认从某个角度出发这些东西的存在是有必要的,但是也不能过分,特别是在这种门面工程上,该玩内幕和潜规则的真心不多。

    而面前这位叫柳云星的男人就算后台再硬,背景再深,他的做法也是非常愚蠢的,这个时候居然还摆出一副谁都瞧不起的样子,张东健真的很好奇到底是谁给了他勇气。

    刚三十出头的柳云星在五十出头的张东健面前被称作年轻人一点毛病都没有,他曾经也是追过星的,特别是女idol,柳云星也疯狂的喜欢过,但是伴随着一些丑闻的出现,以及对这个圈子的了解,柳星云的喜欢变成了厌恶,变成了不屑,他觉得艺人根本就不值得他喜欢,甚至都不值得他尊重。

    从小跟母亲生活的他没少受欺负,没有父亲的他甚至还被霸凌过一段时间,为了能考上大学柳星云忍了下来,毕竟像影视剧当中那种走了极端的只是特列,相比于那些忍下来仍然被影响到考学的,柳星云觉得自己还算是幸运的。

    原本柳星云觉得自己上了大学,脱离了掌控欲十分强的母亲,就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结果残酷的现实却教会了柳星云什么叫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上了大学的他不但要靠打工来赚娶生活费和学费,他貌似得到了自由,但是同时又带上了新的枷锁,貌似又没得到自由。

    为了学习和生计而拼命,对于他来说最大的慰藉就是追星,唯一有些尴尬的是他在追星上的投入是很有限的,连买张专辑用于支持也做不到。

    柳云星的学习成绩虽然出色,但是仍然是不受待见的存在,在大学里受欢迎的是那种有钱又会玩的,学习这方面其实对绝大多数学生来说只要保证能够顺利毕业就足够了。

    柳云星更加的自卑了,明明上了大学应该有更好的生活,结果在某些方面柳云星过得还不如从前,至少他从前不会像现在这样连一个可以说知心话的朋友都没有。

    上了大学柳云星虽然没有再遭受到霸凌,但是在某些事上给带来的打击和伤害比霸凌还要大,这让柳云星开始有些怨天尤人了,为什么他如此努力的活着,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也就罢了,居然连起码尊重都得不到。

    幻想中的美好大学生活没有,幻想中的美好爱情他更不配拥有,他把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学习和打工上,但是得到的却仍然是穷困潦倒,如此努力的他非但没能得到同学的认可,反而成为被排挤的存在。

    最难受的是同学还不是故意排挤他,什么活动都不参加,什么交往都没有,隔阂自然而然的就出现了,排挤也就形成了。

    在这个黑暗时期,柳星云唯二的精神支柱就是他追的女idol和幻想着大学毕业后的美好生活,结果前者因为一个爆料就彻底毁掉了那个给了他无数温暖和希望的idol,而后者更是让他明白了什么叫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虽然以柳云星的学习成绩,不至于毕业就失业,但是步入社会后柳云星才发现他引以为傲的学习成绩其实作用并不大,充满缺陷的性格以及多年贫困生活养成的习惯,让柳云星在刚工作那会没少吃亏碰壁。

    靠着幻想坚持那么多年的柳云星崩溃了,要不然这个时候那个多年对他不管不问的母亲出手了,也许柳云星也会为知名自杀圣地汉江大桥贡献一个数字。

    从小就没什么亲戚的柳云星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叔叔,而且这个叔叔还是一个政客,他想不清楚母亲为什么不跟亲人联系,甚至柳云星还怀疑过这位所谓的叔叔其实就是他的父亲,而他就是私生子,这样的剧情在柳云星看来是合情合理的。

    但是经过几年的验证和试探,柳云星证明了自己的猜测其实都是错的,叔叔是亲叔叔,私生子也是私生子,不过这个私生子不是他,而是他那个死**亲,母亲之所以那么多年没找叔叔帮忙,就是因为这个,母亲之所以那么多年对他不管不问,也是出于对柳云星父亲的愤恨。

    虽然这里面没有特别狗血的剧情,但是骗婚和豪门恩怨这种基础剧情还是有的,唯一让柳云星值得庆幸的是这位高官叔叔对他还不错,在了解了一些情况后就直接让柳星云去服了兵役,而且服的还是十分轻松的特殊兵役。

    在柳云星入伍那一天,叔叔就告诉他趁着这个机会跟过去说个再见,从此他柳云星将会有一个不一样的人生,叔叔还告诉他在服役期间要好好学习,等退伍了就去考公务员,身为叔叔他能给柳云星多少帮助,那就要看柳云星有多大的价值,如果柳云星证明了他自己的价值,身为亲叔叔哪怕柳星云的父亲是没得到承认的私生子,他仍然会看在血脉同源的份上给柳云星提供帮助。

    柳云星本身就不是那么没能力的人,他之所以崩溃完全是因为生活的苦难让他看不到任何的希望,现在亲叔叔给了他希望,还给他指明了前路,柳云星要做的就是按照叔叔的安排走下去,说心里话柳云星虽然一直渴望着自由,渴望着自己可以支配自己的一切,但是其实缺少父爱的他更希望有个人可以管着他,可以为他的前路指明方向,而不是像母亲那样给他带上枷锁的同时还对他不管不问。

    轻松的服役生活不但让柳云星远离了社会的纷纷扰扰,还让他有一个比较宽松的环境来调节心态,不但让他有时间认真的准备公务员考试,还让他对自己的人生有了新的规划。

    虽然柳云星埋怨母亲为什么不早点找到叔叔,以至于让他浪费了好几年的时间,但是柳星云还是感谢母亲在最后关头还是帮了他一把,哪怕这不足以让柳云星放下所有对母亲的怨恨,但是至少也能让他跟母亲有个比较平和的相处方式。

    退伍考取公务员,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虽然考了两年,但是最终考上了很难考的五级公务员还是让叔叔十分的开心,并且承诺了会把柳云星带在身边好好的培养柳云星。

    虽然几年工作下来让柳云星意识到了叔叔之所以这么帮他不是仅仅因为所谓的亲情,甚至当初叔叔之所以愿意给他一个机会,也是因为母亲的威胁,但是柳云星还是很感谢叔叔。

    毕竟以叔叔的能力让他们母子人间蒸发不现实,但是想要解决这样的麻烦并不是一件难事,要不是当初母亲下了狠心,要不是当初叔叔处在一个比较关键的时期,也许柳云星根本就不可能得到来自叔叔的帮助。

    索性处于人生低谷的柳云星运气还不错,不但表现得十分听话,而且还展现了自己的价值,这才真正的得到了叔叔的提携。

    成为五级公务员后,多年形成的自卑就让柳云星隐藏起来了,虽然在体系内他仍然只是个不起眼的小公务员,但是在社会上柳云星已经拥有了不低的地位,甚至在同学聚会上已经成了被同学仰望的存在。

    柳云星真的非常享受这样的生活,同时也更加珍惜来之不易的生活,在叔叔的指点下柳云星多学多看,少说少做,很快就然柳云星总结了出了一些工作经验。

    如鱼得水谈不上,顺风顺水也算不得,虽然柳云星对自己的工作这些年的表现不太满意,但是叔叔对柳云星的表现还是十分认可的,不但觉得他是个可造之材,还真的把他调到了身边亲自调教,毕竟有一个可以信任而且又能帮得上忙的血亲后辈,对于柳云星的叔叔来说是一件好事。知识是人类最宝贵的财富,是最强大的武器,同样也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苏长云坚信这一点,所以苏影一定要去上学。

    按照苏长云所说,哪怕变成了吸血鬼,也要成为一个有钱有用有学识的吸血鬼,愚蠢的人活不长,愚蠢的稀有物种那就更活不久了。

    而苏影,恰恰很愚蠢。

    “真是…好一只英俊的吸血鬼~桀桀桀~”

    一大早,苏影就对着镜子自娱自乐。

    “快别搁那臭美了,赶紧收拾收拾上学去。”苏长云打着哈欠从卧室走了出来。

    “我感觉我好像变帅了。”

    “随我。”苏长云言简意赅。

    苏影看了看苏长云,怎么看怎么油腻。

    “你那什么眼神?我也是有人追的好吧?”苏长云对儿子那质疑的目光有些抵触。

    苏影嘴角一翘,发出一声似是怜悯又似是可悲的轻笑:“呵~”

    嘲讽效果很拔群,苏长云已经在找皮带了。

    “爸,你看,我眼睛会变色!”

    苏影连忙转移话题,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肉眼可见的速度,猩红色眼珠重新变成了黑色。

    “嗯?”苏长云捏着下巴凑上前,若有所思:“是伪装效果么?”

    “应该是吧,牙齿也可以收回去,就是皮肤的颜色没办法改变。”

    苏影说着,收起了尖牙,重新变回了原来的样子,除了脸色依旧是那么苍白,让他看起来有点虚。

    “这样也好,至少不用担心被人发现了。”苏长云再三叮嘱:“你可注意了,如果被人知道了你的情况,切片虽然不至于,但自由就不用再想了。”

    “我办事你放心。”苏影信誓旦旦。

    苏长云一点都不放心。

    半小时后,苏影来到了学校。

    “终于舍得来上学了哈?”班主任张岩语气不善。

    “抱歉啊张老师,小影这两天眼睛出了点问题,畏光有点严重,带他去看了一下。”苏长云伸手搭在苏影肩膀上,毕竟苏影好几天没来上学,他也要来帮着解释一下。

    “眼睛出问题了?那你好点没?”张岩愣了愣,关切道。

    “没事了已经,就是畏光挺严重的,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您能把他安排到遮光的地方。”

    “他现在的位置就有窗帘,不过这样的话就只能一直座后面了。”张岩问道:“没问题么?”

    “没事,他不近视,就是畏光。”苏长云满不在意。

    很快的,苏长云离开了,苏影回到班级。

    刚一进班,数十道目光就齐刷刷的落在了苏影的脸上。

    “有没有感觉苏影好像更帅了点?”说这话的是女生。

    “他脸色为什么看起来那么虚?”说这话的是男生。

    伴随着窃窃私语的声音,苏影来到了王的故乡。

    “回来上课了?”一个短发女生抱着胳膊靠在苏影桌边,打量了苏影一眼:“你现在的样子就像是在窑里奋战了几天几夜似的。”

    女生叫洛九千,是苏影的死党,虽然生理结构上是个容貌俏丽的妹子,不过心理上妥妥的真男人。

    “难道不帅么?”

    苏影反问。

    洛九千沉默了一瞬,终究还是没办法昧着良心说话:“虽然是挺帅的吧…”

    “那帅就完了,你管那么多干啥。”

    “都静一静。”张岩走进教室,卷起的书在讲台上翘了翘:“今天下午学校组织体检,记得所有人都要参加。”

    苏影:“……”

    “另外就是,体检之后有一个自愿献血的活动,有意向的同学可以来我这里报名。”

    体委万子豪举手:“老师,每人献多少啊?”

    这种事情总是能掀起男生们莫名其妙的攀比之心,听万子豪那语气,好像少了一升都是看不起他似的。

    “二百或者四百吧,我每个月流量都不止这些的。”洛九千仰着头,两条胳膊靠在苏影桌上,漫不经心的翘着二郎腿,一副大爷样。

    苏影表示听不懂她在说些什么。

    “你献么?”洛九千扭头看向苏影。

    “不献。”

    “哦。”

    洛九千别过头去,撑着下巴懒洋洋的看着窗外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