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灵行传 雷文D维克萨斯

第3770章 湮没之于月陨 (二百七十)

    第3770章湮没之于月陨二百七十

    用铁骑飞回去果然还是快,几分钟后伊莱恩他们就到家了。

    赫斯顿刚跳下铁骑,就把他红肿的双眼擦了擦,一脸若无其事地冲伊莱恩笑了笑:"我们去把小蛋糕送给老爷爷吃吧。"

    虽然伊莱恩明知道赫斯顿是在强忍悲伤,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他哭过。但是厉害了,这小子变脸变得比闪电还快,说不定他有当演员的天赋?

    "你、你真的没事吧?"伊莱恩担心地问。

    "没事没事!别担心我!"小豹子笑道,"我比你想象中要坚强得多了,哈!"

    白狮人少年摇了摇头,去把存放在铁骑后座储物箱里的几袋蛋糕取出。铁骑飞得比他想象中稳定,小蛋糕完全没有被挤变形,很好。他随手又用造物术变出一块灰黑色的防水布,盖在铁骑上,把它藏起来。

    他可不想每次出门都用造物术变出一架新的铁骑,还是暂时把这架铁骑藏在自家楼顶天台比较好。

    "怎、怎么了?"伊莱恩发现赫斯顿仰望着天空若有所思,于是他问。

    "我在想……达尔文大人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我今晚去找他的时候好好请求他帮个忙,也许他有办法治好你,也许你不用死。"

    "这、这事居里小姐很久以前就让达尔文大人知道了。"伊莱恩纳闷道。

    "啊,所以达尔文大人以前就知道你的病情。太好了。达尔文大人肯定已经在行动了,他会想办法治好你的。那么我去找他确认一下这件事吧,也许有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呢,嘻嘻!"

    伊莱恩苦笑:"你、你真是个乐观的家伙。"

    "不好吗?"

    "是、是好事,我真希望自己也能像你一样的乐观。"伊莱恩提着那几袋小蛋糕往楼下走,赫斯顿也跟上。

    "你也行的,重点是不要放弃希望。"赫斯顿笑道,和伊莱恩一起走进电梯。

    白狮人少年保持沉默了好几秒,然后电梯也快到他们的楼层了,他便吩咐道:"你、你先回去找贝利他们说明情况吧,我把这些小蛋糕送到兰斯老爷爷家中。"

    "好吧,回头见!"云豹人少年和伊莱恩一起走出电梯,然后他往伊莱恩家中走去,而伊莱恩却一转身走进兰斯老爷爷的家中。

    "老、老爷爷,我把蛋糕带来了,趁热吃吧!"伊莱恩推门而入。

    "嗯?噢,当然了!"其时兰斯老爷爷正在和伊菲图斯聊着什么,一旁的茶几上有些啤酒和花生米,电视的光芒也在客厅里闪耀着。

    "伊,伊菲图斯也在吗。"伊莱恩把几袋小蛋糕往茶几上一放:"你、你要不要也吃一点?"

    "我不吃甜食。但如果能给罗丝留一点好吃的就挺好。试吃就留给老爷子来办吧。"红铜龙大汉笑道。

    "当、当然。"伊莱恩转而对老爷爷说:"所、所以你可不要把所有蛋糕全吃掉哦,老爷爷。记、记得留一点给罗丝老奶奶。"

    "当然,当然,嘻嘻。"老青龙笑着答道,一边已经动手去取那些小蛋糕来吃了:"噢,新鲜出炉,还是热腾腾的,真好啊。可惜罗丝吃不到新鲜出炉还热乎的小蛋糕了,嘻嘻。"

    伊莱恩和伊菲图斯同时没好气地摇了摇头。

    "你接下来有空吗?"红铜龙大汉又问白狮人少年,"我还在练习打鼓,罗丝有太多事情要忙了,我没有办法一直依赖她。要是有个懂音律的人来给点意见就最好了。"

    "好、好啊,我跟你去看看吧。"伊莱恩点头道,"可、可是我对敲鼓也一窍不通?"

    "没事,不是让你教我打鼓,而是让你听听我的演奏,看那个节奏有没有问题。你们玩音乐的听觉都很好,一定能听出其中有问题的地方对吧?"

    "好,好的。"伊莱恩耸了耸肩,虽然他也不知道打鼓里面"有问题的地方"到底具体指的什么。他几乎都没玩过架子鼓这种乐器。

    "你们年轻人去学打鼓吧,老爷爷我就在这里把电影看完,一个人地。"兰斯老爷爷半开玩笑地哼道。

    "哈,罗丹马上就回来了,不会让你独自待太久啦!"伊菲图斯呵呵大笑起来,然后跟伊莱恩一起走出了老爷爷的家门口。

    他家就在楼上,刚好在伊莱恩家的上一层。话说回来,伊菲图斯家里的隔音室也是前几天才刚完工的,有罗丹用造物术制作隔音材料,又有伊莱恩用念动力把一切安装好,隔音室一天之内就完工了。它目前状态良好,至少伊莱恩没有听见打鼓的噪音从楼上传下来。

    伊莱恩还真没有这样亲眼地、近距离地见过架子鼓,它看起来又复杂又雄伟,由好几个大中小型的皮鼓组合而成。而且这个架子鼓是为伊菲图斯特制的,鼓皮格外地结实,为了避免那个满身肌肉的大汉一时得意忘形把鼓皮敲破。因为鼓皮格外地厚,它们发出的音色也比正常的架子鼓浑厚许多,有更深层次韵味。

    "好、好厉害……"听完伊菲图斯一连串的敲鼓之后,伊莱恩赞叹道。

    "别光说厉害,给点意见行不,刚才的演奏里有什么不自然的地方吗?"红铜龙大汉追问。

    "嗯……第、第十下和第二十四下的时候,好像急促了一点,听起来怪怪的。"伊莱恩答道。

    "果然是那两个地方吗。……罗丝也指出过这个问题,可我就是改不过来,总是敲着敲着就得意忘形了。"

    这事伊莱恩也懂,有时候他敲钢琴的琴键也会得意忘形,想敲得更猛敲得更快,满足自己一时间的快感。但是一旦得意忘形,就会破坏了乐曲原本的和谐美,让它整个走了样。

    不紧不慢,不急躁也不怯懦,才是演奏出好的乐曲的精要所在。

    "我、我可以敲一下吗?"伊莱恩问道。

    "你可以。但是你这个体型要够到所有的鼓,是不是有点太勉强了?"

    毕竟敲这个架子鼓不仅双手要够长,脚也要够长。下方的大鼓是要用脚去踩踏板,让踏板牵动一根鼓棍来敲鼓。架子鼓虽然没有钢琴那么复杂,但它也是一种手脚并用,足够复杂的乐器了。

    "没、没问题。"伊莱恩开始脱掉上衣。

    "你在干什么?"伊菲图斯扬了扬眉。

    "我变身成别的体型就可以了。"伊莱恩连长裤也脱掉了,只穿着一条裤衩:"但是我怕变身会撑破我的衣服。"

    这个世界的衣服没有太好的弹性,而且不如伊莱恩他们所在的现实世界那样,有那种能够吸收魔力同时变大的衣物纤维。所以伊莱恩在这边一变身成白熊人就有可能会把衣服撑破。他自然不想变成那样子。他毕竟不是裁缝,也对衣物纤维没有太多的研究,没法像奥利弗市长那样用造物术瞬间变出礼服来。

    "啊这。你是要变成之前往浴室里冲的那只小白熊吗?"伊菲图斯坏笑着问:"怎么不穿那个骚气的内裤了?"

    "要、要你管!"伊莱恩红着脸骂道,同时变成了白熊人形态。

    但伊莱恩同时也注意到了,罗丹之前一瞬间就用造物术给伊莱恩变出了一条三角内裤。那么罗丹岂不是对这些东西也有研究,清楚知道它的构造,才能变出来的吗?

    所以罗丹那家伙对那种骚气的内裤很有研究。好吧他还好意思说自己不是个大色鬼!

    而且罗丹到底是怎么知道伊莱恩的腰围有多宽的?仅用看就能判断出来,那么离谱?罗丹到底"鉴赏"过多少男男女女的身体,才会有那么离谱的判断力?

    伊莱恩试着抛开那些邪恶的念头,坐在架子鼓的凳子上。

    现在这个体型的他操作架子鼓刚刚好,双手双脚也能够到想要够到的所有地方。

    咚隆咚隆咚咚,锵!他试着敲了几下。这个鼓的音色真让人着迷。

    "上手得真快啊,不愧是音乐家。"伊菲图斯佩服地道,"如果你不是几乎全裸地坐在我的架子鼓上演奏,我会更加高兴的。"

    "别、别提这个行不行!"伊莱恩没好气地说。

    咚隆咚咚隆,咚隆咚咚,咚,锵!伊莱恩又敲了一串音色,试着根据伊菲图斯之前那个节奏来敲。

    "就、就是这里,你刚才太用力了,没有抓准这里的节奏,所以听起来怪怪的。把肩膀放松一点就好。并不是越给力越好的。"伊莱恩继续道。

    "明白了,老师!"伊菲图斯取出一个小本子在记载着什么。

    "你、你不用这么认真的……"搞得伊莱恩不好意思起来。他又敲了几下铜锣,他更喜欢那两只铜锣的音色,它们在这个隔音室里回响着,发出一种浑厚的、让人很舒服的颤音。

    "话、话说回来,你为什么突然玩起音乐来了?之前也不见你玩的?"

    "你还没有从小罗丹那里听说过吗?"红铜龙大汉反问,"我们准备组成一支临时乐队,为了给兰斯老爷子送上一份饯别礼。"

    "饯、饯别礼?用音乐来给老爷爷送行?"

    "是的。老爷子一辈子最爱音乐,把他最喜欢的东西送给他,不是我们这些后辈应尽的义务吗。"

    所以伊菲图斯这个几乎不怎么玩音乐的运动员,也突然玩起了架子鼓。估计罗丹和居里他们也有在暗中练习,只是伊莱恩不知道而已。

    "能、能算上我一个吗?"白熊人于是追问,语气中不禁带点寂寞,"我、我也想给老爷子送一份饯别礼。"

    "你在说什么鬼啊?怎么可能不算上你一个呢?你是乐队的中心人物,没有你可不行啊!"没想到伊菲图斯直接说道。

    所以他们从一开始就有把伊莱恩算进去,真是把伊莱恩安排得明明白白。

    白熊人拉长了脸:"距、距离仪式的举行还剩下多少天?"

    "不到一个月。"

    "所、所以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这件事,让我们加入你们的演奏呢?"伊莱恩有点生气:"既、既然要演奏,肯定要彩排很久,互相配合吧?时间还够用吗?"

    "可是,你还有你的[金太阳杯]比赛,我们不想让你分心。"红铜龙大汉耸了耸肩,"而且你对音乐的悟性那么高,让你领演,我们配合你就可以。我们花个两三天就能完成彩排。一切都在你的比赛结束之后再做就好。"

    伊莱恩没有回应。他没想到[金太阳杯]的比赛居然会耽搁到更重要的事情。这个愚蠢的比赛怎么可能比兰斯老爷爷更重要呢。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不。你参加的[金太阳杯]同样重要。你应该用你能拿出来的最好的演奏,去取悦兰斯老爷子,让他知道后继有人。你那边的演奏也同样是送给老爷子的饯别礼,一样的。"

    "好、好吧……"伊莱恩又敲了一阵鼓,感觉逐渐上手了。这种纯粹的敲击乐器几乎没有音调高低之分,有的只是强烈的节奏,其实还是挺好上手的。虽然它敲起来累也是真的累,只适合体力过人的家伙玩。

    伊莱恩能隐约描绘出红铜龙大汉伊菲图斯在奋力敲鼓,做出很"劲爆"的演奏的,那个场面。总觉得会很帅。

    "嗯,我大概懂了。让我试一试?"红铜龙大汉凑过来,示意伊莱恩让开:"话说你不穿上点什么吗?"

    "这、这会让你不自在吗?"

    "不,我没所谓。以前在角斗场里光着身子对打的家伙多了去了,他们穿得甚至可以比你少,只遮住前面一小块就可以的那种程度。"

    "为、为什么要穿那么少来决斗啊……"伊莱恩不禁纳闷,大家不是裹得越严密越好吗。他见过的骑士们身上都穿着厚重的盔甲,没有盔甲保命可是真的会死人的。

    "因为要公平地决斗,不能私藏暗器什么的。"红铜龙大汉歪头想了想,"让你和那种阴险的家伙决斗,你也不愿意吧?

    明明两手拿着的武器就应该是带到角斗场上的全部了,但是他偷偷地在裤头塞了一把小匕首,那还是涂满毒的小匕首,趁你不在意的时候捅你一刀。"

    伊莱恩打了个冷战。他确实不愿意和那种人打。在赛场上那绝对是违反体育精神吧。虽然在现实之中这样用卑鄙手段打赢的大有人在,很多人只要能在决斗里活下去就好,没有余力顾忌做法是否卑鄙。

    "啊,我想到了。"伊菲图斯敲了一会儿鼓又突然说,然后兴冲冲地往外跑。几秒之后,他拿着一套衣服回来:"真是我还是小鬼时穿过的衣服,应该合你的身材。总比你啥都不穿站在我身旁害我分心的好。"

    伊莱恩接过那件短袖衬衫和短裤,皱了皱眉:"你、你为什么还留着自己小时候的衣服呢?"

    一般来说,这个世界里放在衣柜里太久没穿的衣服都会自行消失。和造物术能凭空制造出东西来一个道理,长时间没有被使用的道具和工具都会被星灵们"回收"掉。伊菲图斯至少有好几百年没有穿这套衣服了,为什么他还留着这个,而且它也没有被他遗忘?

    伊菲图斯意外地是个很怀旧的人……吗?

    "就剩下这一套了。这是以前罗丝给我做的衣服哦,有纪念意义的。"红铜龙大汉耸肩道,"她给我一百岁的生日做了这套衣服之后,就从我生命之中消失了,为了追寻她喜欢的音乐。那之后隔了好久我才再见到她。"

    "噢……这、这么有纪念价值的东西,你居然让我穿着……"

    "没事的,反正我也穿不上,你先穿着吧。"伊菲图斯咧嘴笑道,"而且现在罗丝也回来了。"

    "好、好吧。"白熊人小心地穿上那套衣服,生怕一个不慎把衣服撑破弄坏。

    结果证明,即使伊菲图斯一百岁时那个孩子的身材,也比这个白熊人伊莱恩要魁梧些。伊莱恩穿着的这套衣服明显还是偏大,衬衣松垮垮地贴在他身上。

    天,这些迪尔蒙多人到底有多魁梧啊?果真是战斗民族。

    "嘿,你看起来略可爱,小胖子。"红铜龙大汉半开玩笑地说。

    "不、不准说胖!"伊莱恩怒道。

    "这副模样……简直就和传说之中的,[联邦的白色恶魔]一模一样。"伊菲图斯突然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