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重生之星空巨蚊 步跃

第十八章 拜节【来起点订阅】

    他感受着自己如今的外骨骼防御层。

    “幸好已经到达目的地了。”

    贾岩转身,望向次空间之外,身影化为一道火流星。

    他这个人,有一点是相当特征化的特点。

    那就是有什么仇怨,几乎都会选择在近期将其解决。

    不留隔夜仇。

    这也是他如今为出了拜节势力后,直接向着此地行进的理由。

    “拜节势力么,之前就一直感觉这势力怪怪的,没想到,果然是有不臣之心的啊。”

    巨蚊那着了火般的复眼中,如今多了一抹更为冰寒的冷酷之意。

    ……

    拜节势力。

    或者被称为四方势力中的‘小北域’。

    在北域称霸整个周边上万光年区域之际,这家势力一切制度都彷造北域最强的宗门势力所执行,于是乎,他得到了顺利发展,并且因为跟随了那家势力背后摇旗呐喊,得到大量好处,发展更是顺风顺水。

    “我们拜节势力,本该在周边称霸的才对,但那猎户臂,却是个阻碍。”

    一张情报资料,被丢在巨大的拜节神庭圆桌之上。

    坐在圆桌旁的众人,被称为拜节十二大主节度使。

    他们每一个都有着各异的面貌,但其中有一半左右,拥有着类似人类的外貌。

    这也是这整片地区的一大特点,包括神灵大域和猎户臂那边,拥有人类外貌的物种极多,实际上这种类似的外貌,并不代表有什么血缘或基因相似度,不过是因为环境相似,冥冥中各自星球或生长进化选择了相似的外表罢了。

    有人接过圆桌上的情报。

    里面洋洋洒洒写了次番出使到猎户臂,得到了招待层级与对方的态度。

    很明显,猎户臂虽然并不强大,但他们对待拜节势力的态度,与寻常势力没什么不同的。

    也就是说,没将他们当成强大势力。

    十二节度使全员沉默了片刻。

    “我等都应该清楚,那猎户臂,不是那么好动的。”

    半晌才有一名外表像是中年大叔模样的男子开口。

    “是那名进化兽吧,叫贾岩的。”

    “不错。”中年大叔男子澹澹道:“对方是一位到达了域主后阶的存在,这一实力已经能够确认了,并且其晋升的主要因素与技巧,情报内容里统统拥有,是白家那位所谓的年轻家主所贡献给他的。”

    说到贡献二字的时候,这大叔男子表情讥讽。

    白家在最近几百年间,对他们拜节势力也多有不恭,可在现家主白海豚罹难后,他们便乖巧了起来,还送来了大量的礼物和贸易好处,想要维持和平。

    但白家的恭维,却换来了另一个让拜节势力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更强大存在猎户臂。

    或者应该单指猎户臂的实际拥有者进化兽贾岩。

    在读到对方的情报之后,整个拜节势力十二节度使团,都是震撼的。

    百多年的时间,从区区自我封闭的落后地区里,竟成长出了一位直达银河系最顶尖存在的巨蚊。

    可想而知的是,这巨蚊绝对有着旁人无法想像的天赋。

    “确实不好动,但上宗那边前些日子传达消息来,表达了对猎户臂不满之意,你们说,既然上宗都表达意思了,我们要不要动一动呢。”

    众人又沉默了。

    这拜节势力,说白了曾经是败在北域上宗手里的手下败将,从那以后,就相当于半殖民地。

    现在拜节看似强大,也有自己的顶尖强者。

    可在这些的背后,是上宗在拜节势力之中,派有驻军,他们几乎难以做到任何一件外交上的议题。

    一切都要受限于上宗的意思。

    就像是对方养的一条狗。

    此事议到现在,大家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上宗发话,说明了这是上宗的意思。

    拜节势力最高层次的十二节度使,只能顺应上命行事。

    “既然大家对此事没有任何异议,那么我便告诉大家一声,收到情报的时候,正巧有我得到的秘密情报,上面说那贾岩的子嗣,正要跨越星途去往神灵大域,于是我便擅作主张,让我手下的最强域主级出手了。”

    “嗯?”

    中年男子般的节度使说话后,引得全场都悚然一惊

    “点西,你怎能擅作主张?”

    “此事竟没有经过我等的商讨,你自己做这样的事,恕我不奉陪。”

    “若是那猎户臂贾岩找上门来,我们会告诉他,此事乃你自己做的决定。”

    其余十一人神色顿时变得肃然起来。

    一个个义正严词。

    中年男子澹澹微笑着。

    类似的一幕,在他们十二人定下位置后,已经发生了不知多少次。

    每次都是故意有人将事情做到绝路,其他十一人做出象征性的批判,哪怕接下来事情变成了对拜节势力极度不利的状况,也不可能导致整个拜节势力产生大动荡。

    只须最上层那主事者出来承认自己的罪行便足够了。

    但这次。

    “诸位,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但这次不同。”

    点西云澹风清道:“我拜节势力,已然谨小慎微多久了?自从我们十二人上台后,每次外交事宜都没有自主权,始终不渝的跟随在上宗身后当舔狗,我们真的知足吗?”

    “点西!你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

    有一位女性外貌的节度使神色变了,就要站起来。

    却有另一位老人模样的男子伸手,拦住了她,看向点西,古井不波的眼睛里,隐隐约约有点古怪神色。

    “点西,明人不说暗话,我们之间的默契,大家都知道什么意思。”

    有人默默起身,命令在一旁记录的记录会议者退下,顺带轻轻一点圆桌某个方向,里面一个小型的隐蔽器械整个毁坏。

    这是上宗留下来监控他们的东西,谁都知道它的存在,但这么多年下来,硬是没有谁将此物毁坏。

    这是与上宗的默契。

    但点西今日敢说此话,他们知道,有什么变了。

    “如今可以说了吧。”

    点西轻叹口气,也站了起来。

    十一人似乎预感到了了什么,那位老者更是表情显示出激动的样子。

    嗡。

    他们感受到点西透体而出的某种气势,终于有人忍不住了,发出略带喜色的惊呼。

    那名女性模样的节度使,更是脸上红晕阵阵,小嘴张开。

    “你……你……你竟已经……”

    众人有些不敢置信。

    “还没感受完全么?那么……”

    点西笑而不语的继续加大了力量的投放,只见整个圆桌会议的场地中,散出某种让人瞠目结舌的气息,大股大股风浪喷薄而起。

    面对这种恐怖的气浪,在场起码都是域主初阶顶峰,更多人则是到达了资深域主层次的他们,所有人都终于不再忍了。

    喜上眉梢。

    开怀大笑。

    那名老者更是顿时掩面而泣。

    “好……好好!我拜节势力,终于出了一位后阶大能!哈哈哈,有了你这么个大能者,上宗……呸,博尘宗,算个什么,他们也不过只有一位域主后阶大能罢了,如今,我拜节势力也有了!”

    那名女性节度使,泣不成声。

    “太好了,我们再也不用演了!”

    她手掌微微握拳,这么多年来,十二节度使掌握着整个拜节势力的所有权柄,并且他们内部也是不和的,不时有冲突与暗中的小动作。

    这是上宗博尘宗的需要。

    毕竟拜节势力本身实力绝对不算弱,博尘举想要一个内部矛盾重重,然后强者实权者们都暗中被他们掌握的拜节势力。

    为了这点,十二节度使私底下关系极好,表面却仍旧是明争暗斗。

    而走到了今天,拜节势力自己不声不响出了一位域主后阶大能,他们终于可以不用演了。

    “是啊,我们不用演了!”

    点西也是有些泪花在眼眶之中打滚。

    忍辱负重了上千年,他暗中早就在为今天做准备。

    千年前,他就到达了资深域主层次,而接下来的进步,每一层他都尽可能的掩人耳目。

    甚至几次利用其他身份,亲自前往危机重重的银河中央星域,寻师访友,还经历了大量的厮杀与痛苦。

    走到今天,他经历了太多。也藏起了太多。

    可总算可以暴露了。

    “我是刚在前些日子,于拜节腹地的无人区里突破的,实力还没有完全稳定下来,但此事已经可以稍微向着外界透露口风了。”

    “我们会将事情传出去的。”

    “另外,我们只是自说自话,是绝对不够的。”点西澹澹道:“只是嘴上说我到达了后阶大能层次,可能有人不信,或者就算信了,也不会相信我的实力。”

    后阶大能,在这片地区,几乎属于传说,就算有北域几名大能者偶尔现身,但他们几乎成为了神话传说,实力如何,没人知晓。

    所以他自称到达了域主后阶,就必须有个让人信服的实际能力体现。

    “直接与博尘宗翻脸,是绝对不行的,虽然我们已经不惧他们,但双方绑定太深,况且直接翻脸,也会有人说闲话。”

    “不错,那样会被人说,咱们翻脸不认人。”

    众节度使点头。

    虽然他们中有人到达了域主后阶,但对博尘众的畏惧,还是刻在他们骨子里的。

    “既然不能对博尘宗动手,那么最好的展示对象……”

    点西把目光,放在了刚才他摆出来的资料之上。

    众人顿时心领神会。

    “你是说……猎户臂?”

    那女性人物般的节度使,表情恍然大悟。

    “也对,难怪点西你竟会做出那般冲动的行为。劫掠对方的家人,然后对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老人般的节度使,更是眼睛里闪烁出些许的欣慰之色:“后生可畏,点西,当初老夫是看着你进入圆桌会议的,没想到,那时还有些生涩的你,如今竟想的如此之深。那贾岩,晋升时间也不长久,如今顶多也就与你处在相似的阶段,即便比你强,也绝对强不到哪去,同阶之下,双方不可能分出生死……如此一来,我们立威和展现实力的目的也达到了。”

    点西微笑着点头:“不愧是老师,学生想了许久的方桉,竟被老师轻松点破。”

    他正色道:“这正是我的想法,并且我已对那位下属要求过,贾家后人的性命,绝对不能伤及,如此一来,我与那贾岩公平一战后,他的家人我会还给他,并且我拜节还能让出一定的利益,双方皆大欢喜。”

    “好好!”

    如此完善的计策,引得十二人轰然叫好。

    千年前,他就到达了资深域主层次,而接下来的进步,每一层他都尽可能的掩人耳目。

    甚至几次利用其他身份,亲自前往危机重重的银河中央星域,寻师访友,还经历了大量的厮杀与痛苦。

    走到今天,他经历了太多。也藏起了太多。

    可总算可以暴露了。

    “我是刚在前些日子,于拜节腹地的无人区里突破的,实力还没有完全稳定下来,但此事已经可以稍微向着外界透露口风了。”

    “我们会将事情传出去的。”

    “另外,我们只是自说自话,是绝对不够的。”点西澹澹道:“只是嘴上说我到达了后阶大能层次,可能有人不信,或者就算信了,也不会相信我的实力。”

    后阶大能,在这片地区,几乎属于传说,就算有北域几名大能者偶尔现身,但他们几乎成为了神话传说,实力如何,没人知晓。

    所以他自称到达了域主后阶,就必须有个让人信服的实际能力体现。

    “直接与博尘宗翻脸,是绝对不行的,虽然我们已经不惧他们,但双方绑定太深,况且直接翻脸,也会有人说闲话。”

    “不错,那样会被人说,咱们翻脸不认人。”

    众节度使点头。

    虽然他们中有人到达了域主后阶,但对博尘众的畏惧,还是刻在他们骨子里的。

    “既然不能对博尘宗动手,那么最好的展示对象……”

    点西把目光,放在了刚才他摆出来的资料之上。

    众人顿时心领神会。

    “你是说……猎户臂?”

    那女性人物般的节度使,表情恍然大悟。

    “也对,难怪点西你竟会做出那般冲动的行为。劫掠对方的家人,然后对方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