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纯阳武神 十步行

第九百零五章 人间水深,再送一篇!(求订阅,求月票)

    诸族彼此交换纯阳原始残篇,拼凑出完整的经文。

    虽然这听上去很简单,对于众多的诸族普通人而言,这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好的,更能令他们尽快得到开创出来的新法,毕竟相比于神圣,乃至无上生灵而言,他们的寿命太短暂了,经不起长年累月的等待。

    但对于统御诸族,立在巅峰之上的诸帝而言,这却打乱了他们的谋划,交换纯阳原始残篇,这当中涉及诸多考量,都不是可以轻易决断的。

    而对于人族与他们共享自诸神国度得到的纯阳原始残篇,这是他们无法拒绝的诱惑,即便明知人族是为了分散诸神国度的目光,不想成为众矢之的,却也不得不接下,因为星空诸族也并非是真的一心一意,只要有一族接受了,其他诸族要不要,都没有什么意义,与其如此,不如坦然受下。

    当然,为了这诸神国度的纯阳原始残篇,诸族也奉上了各自的“谢礼”。

    对于当下的星空诸族而言,最重要的反而不是诸神国度的反应,而是本族众多的普通族人渐渐汇聚的,如山呼海啸的呼声。

    这就涉及了冥冥之中的族运,一族气运,与一界星空意志交融,强者虽然气运隆重,但构筑成一族气运基石的,依然是众多的普通族人,所以当初为了凝聚人心,苏乞年才以犁庭扫穴之势肃清人间,人心凝聚,自然气运如火如荼,族运凝聚且旺盛,星空意志自然也生机勃发,一荣俱荣,各种天地精气,灵粹生衍,造化玄奇的演变,自然也层出不穷,对于整个族群的壮大与强盛,有着潜移默化的助益。

    “弱者争强斗狠,强者摘星拿月,而上位者则把握乾坤,运筹宇内。”

    战帝宫中,刘清蝉给苏乞年倒一碗清茶,略带感叹道,虽然走出了玄黄大地,但浩瀚星空何尝不是一方更大的玄黄大地,要想执掌浩大的族群,广袤无垠的疆土,所需要付出的心力,会超出想象,与之相比,汉天子等五国国主的励精图治,也就显得逊色许多。

    苏乞年点点头,在武力上,他已经到达了当下的绝巅,但无论是身为强者,还是族群的上位者,与五大刑天等人间大帝相比,他还有很多不足,至少对于星空大势,对于诸族强者的把握,就要逊色许多。

    而他也深知,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性情,如他眼中就揉不得沙子,见不得尔虞我诈,蝇营狗苟,所以他也知道,在人世间不少无上传承的执掌者眼里,自己或许就是一个另类的上位者,有些时候并不合群。

    这是他的缺陷,但苏乞年也并不愿为此做出改变,身为族群的上位者,他可以掌控自己的心,但不会篡改,任何违背本心的决断,他都会慎之又慎。

    “其实,我这样的性子,更适合做一个强者,作为上位者,我有太多的不能妥协。”苏乞年轻叹一声。

    刘清蝉摇摇头,道:“不过短短数十年,你不能要求自己太多,又要横压同辈,乃至上一辈的强者,又要运筹宇内,算无遗漏,历代人皇,即便是开元三皇,在你这样的年纪,除非夺舍再生,谁都不可能做到。”

    苏乞年闻言也失笑道:“可能是我思虑太多了。”

    的确,在他这样的年岁,不可能如第一刑天等人间诸帝,活过了数千载,乃至逾万载,很多年轻时候的锐意与锋芒,都被时光打磨圆融,他们观遍了世间的光明与阴暗,在当中寻到了自己的位置,对于心境的熬炼,早已去到了常人难以揣度的境地。

    “不过,那几位神国神主,可真能忍啊,到现在都没有现身。”苏乞年眼中又浮现一抹异色。

    “不是有所忌惮,就是在酝酿更强的杀伐。”刘清蝉美目流转,道,“或许眼下的诸神国度也在权衡,目前看来,至高神主不出,来人族星空,怕是不会有什么结果。”

    距离纯元神主跪倒在战星古城城头上,已经近两天过去了,以那进入浩瀚星空的几位神主的脚程,早该在一天前就赶到了,但直到现在也没有现身,不得不说,这种隐忍,有些出乎苏乞年的预料,高高在上,容不得亵渎与轻慢的诸神血脉,也开始审时度势了吗?

    “看来,那诸神沉眠之地,真的尚未有新人走出来,他们还在等待。”苏乞年沉吟道,这一刻眸光有些悠远。

    此刻,距离人族星空八百光年外,一片枯寂的陨石带。

    七道神曦缭绕的威严身影各自立在一块陨石上,他们静默不语,双目微阖,脚下皆有斑斓的道光流淌,直到半盏茶后,一道清濛濛的漩涡浮现,当中再次走出一名身着赤色神袍,更生有一头赤金长发,气质冷峻的中年神主。

    与此同时,七道神曦缭绕的威严身影几乎在同时睁开双眼,他们脚下,斑斓的道光扩张,交织缔结,扎根星空,化成一片斑斓的结界,而后,这片陨石带与那斑斓结界一起消失无踪。

    “怎么样,几位至高神主是什么意思。”

    诸神结界中,一名神主开口,语气很冷,事实上,不只是他,其他几位神主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因为这一天以来,他们从这下界星空中捕捉到很多声音,但字里行间,皆是对于他们的奚落与轻慢,身为远古诸神的血脉,封神路上的神主级人物,哪怕在天界,也是一方强者,被各方礼敬,不用说下界凡俗了,在过往,哪次他们降临,不是被当成上神一般供奉,顶礼膜拜,崇敬有加,只要他们开口,都会当成法旨一般,绝不敢有丝毫怠慢,而今……

    一想到纯元神主跪在了那人族界关城头上,他们心中就堵着一口气,被过往顶礼膜拜,他们从未放在眼里的下界生灵这般对待,从俯瞰变成被俯瞰,这种身份的转变与落差,令他们感到前所未有的羞愤与震怒,但身为神主,都已经至少活过了数万载,他们当中年岁最大的,都已经超过了十万天年,漫长岁月过去,他们自诸神黄昏后,一切都被定格了,直到而今复苏,在沉眠之地深处几位大人的指引下,伴着几位至高神主走出来,执掌诸神国度,他们身上肩负着的,是诸神的荣耀。

    这些年里,随着诸神国度与这下界星空诸族的接触,虽然利用修神法掌控了一些诸族强者,但真正的无上生灵,却没有一个受到诱惑,他们也意识到,这后世的诸族生灵,对于他们的忌惮与抗拒,甚至是抵制,而这下界星空的诸天意志,对于他们这些远古生灵,也并不友善,尤其是他们勾动诸神权柄,这诸天道海虽未抗拒,但那冥冥之中的诸天意志,却时而从他们身上扫过,那种驱逐之意显而易见。

    而这一切种种,终于演变成了今日这一幕,纯元神主被镇压,堂堂神祗嫡脉,跪在了下界凡俗的城头上,名为忏悔,却是甩在他们这些神明血脉脸上的一记又一记重重的掌掴。

    “几位至高神主说……”此时,那归来的赤袍神主略一迟疑,还是沉声道,“几位至高神主命我等再拿一段纯阳原始残篇,去交换纯元神主。”

    什么!

    七位神主神色陡变,这是什么意思?几位至高神主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断,这等同于将诸神的荣光抛却,在向这下界的人族低下高贵的头颅。

    “为什么!几位至高神主缘何做出这样的决断。”

    “就算天界禁途走不通,也未必没有其他的路,就算这人间水深,但那诛天者已经离世,不敌岁月,那几位人皇再强又能如何?”

    “一个诛天者已逝,我等绝不能容忍那诛神者成长起来,纯元神主虽然被镇压了,但那诛神者的进化速度,也远远超出了我等的预估,诸神国度,绝不能再坐视一位新的诛天者般的存在现世,几位至高神主难道不该倾力以赴,镇杀诛神者,立威星空下,为沉眠之地的诸位大人回归,肃清异端。”

    “再送一段纯阳原始残篇……”

    几位神主有些难以接受,觉得诛神者即便尚未成为大患,未来也必将成为他们的大敌,再等个几年,虽然至高领域难入,但身为诛天者的衣钵传人,他们却不得不有所忌惮,遑论向人族低头,将纯阳原始残篇这样的重宝交出去,虽然他们很自负,却也不得不承认,除了至高神主,他们,也未必及得上一段纯阳原始残篇珍贵。

    “几位至高神主还说什么了吗?”有神主盯住了赤袍神主。

    摇摇头,赤袍神主苦笑一声,道:“几位至高神主只说,他们想要,就给他们,其他就未再多言。”

    他们想要,就给他们!

    七位神主皆蹙眉,他们如何想不到这一点,只是即便猜测到了几位至高神主的意思,他们还是有些难以接受,诸神血脉,远古天界最伟大的血统,就这么在后世被践踏了吗?还是在下界凡俗之中,这令他们心头憋闷,心境动摇,有一种说不出的复杂心绪。

    “那位大人,也说了一句话。”赤袍神主想到了什么,深吸一口气,冷峻的气质瓦解,“过去,要懂得放下。”

    那位大人!

    七位神主皆浑身一震,露出肃穆之色,但听到赤袍神主的后半句话,他们又是一怔,过去,要懂得放下……过去,要如何放下?

    要他们放下身为诸神血脉的荣光吗?还是说,就此消亡,放弃回归天界净土,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不是他们所能接受的,若是否定了他们自身的血脉,他们的存在也就没有了意义。

    “纯阳原始残篇可以给人族,”这一刻,一位神主语气冷冽道,“但要以我们的方式。”

    包括赤袍神主在内,八位神主眼中都浮现出冷冽之色,能够修成神主,哪怕在远古天界那般的修行圣地,也足以令诸神侧目,有资格进入诸神的视线之内,他们的心念与意志,绝非是三言两语就能改变,即便是那位大人也不行,何况据他们所知,远古年间,那位大人就是一个另类,诸神都很头疼,曾传下神旨,命他们这些血脉后裔与之保持距离。

    即刻,八位神主相视一眼,他们同时抬脚迈步,斑斓道光在他们身下汇聚成一条璀璨长河,神曦萦绕,又好像一条神圣虹桥,横跨宇宙星空,时光成尘,群星如雨,数百光年不过数息间就落在身后,他们来到了一座宏大的星空古城前。(求订阅,右眼不舒服几天了,今天有些受不了,断断续续这一章,第二章写不了了,实在得歇下,大家见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