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轮回乐园 那一只蚊子

第四章:暗杀者

    治疗院五楼,陈设简约的病房内,苏晓吃着早餐,看了眼乖巧站在一旁的新助手阿兰娜。

    相比上个助手暗星女巫·菲莉丝,阿兰娜是更称职的助手,外加对方出自一个没落的巫师家族,以及这个家族,是月女巫·瑟希莉丝的铁杆拥护者。

    若非星空研究会横插一杠,预定的助手,就是有着九阶巅峰实力的阿兰娜,她在深渊学、古文字学等方面能在本世界排到前五,并且对各类民间传说、古老记载等,都很了解,而且她有着很强的保命能力。

    阿兰娜只要深吸一口气,进入屏息状态,她就会融入到周边的这一片世界中,这等情况下,她无惧任何攻击,他人也别想把她揪出来。

    与之相对,阿兰娜身体会因这种状态,承受巨大负担,她单次最久的屏息时间是5分钟,并且后续要进行至少10秒的呼吸,让血液中的灵魂能量再次充盈,她才能再度进入这种状态。

    这天赋能力看似比布布汪的融入环境中,生存力更强,其实不然,布布汪的融入环境,更像是可以主动激活的被动状态,没有任何消耗,如果它想的话,它甚至可以在融入环境中的情况下,美滋滋的睡一觉。

    阿兰娜这天赋,是通过家族血脉所继承,她是比较优秀的继承者,说来奇怪,有此等顶尖暗杀天赋的家族,竟然没落了,相关的记载被全部抹除,根据布布汪的查探,这是近期内,故意有人这样做,而这家族没落的大致原因,外界有传言。

    最可信的传言之一是,黑暗神教的首领之一,黑暗双子,就出自这个家族。

    苏晓这次对付黑暗神教,想直接将深渊大主教找出来,几乎不可能,现在的深渊大主教,不到万不得已,一定不会露面。

    对方在永光世界脱困后,付出了巨大代价,之前在暴食城堡见面,苏晓就察觉到了一点,深渊大主教被封困在永光世界近十万年,作为深渊系的他,时刻被极端元素力量侵蚀,哪怕对方成功脱困,一时间,也很难重回曾经的巅峰。

    加之使用最强背刺武器「唾弃」的代价,以及在永光世界,本源力量持续枯竭的恶果,还有永暗之主遭到背刺的临死前,用尽所有,对其报复的「无光」誓咒,以及被苏晓斩魂,这五重削弱,让对方的实力,大概在绝强与至强之间,曾经的上限虽然还在,但需要时间恢复。

    直接用【老猎人】称号效果,去追踪深渊大主教,这并不明智,苏晓有种感觉,他在本世界的最大敌手,或许不是深渊大主教,这强敌,他应该要对付挺长时间,对方不死不灭的手段为概念系,是最难杀的灭世级存在。

    相比直接对付深渊大主教本人,现在痛击本世界黑暗神教这个整体,反而效果更好,最起码,先把黑暗神教几名首领级人物解决掉,这样一来,视线又回到黑暗双子身上。

    月女巫·瑟希莉丝把阿兰娜派来给苏晓当助手,无疑是最好的助攻,这小助手不仅精通各类神秘学,还可能与黑暗双子有血缘关系。

    阿兰娜身穿灰白色长衣,在阳光的反射下,稍显亮银色,而在夜间戴上兜帽后,这衣服又能完美融入夜幕,她右手背上的黑色线条痕迹,看起来像是侵蚀痕迹,又显露出几分花纹感,很细也很淡,那双紫色瞳孔中,尽量透出乖巧,其实心思多得很,本性不失善良,但也有几分腹黑。

    “关于黑暗双子,你了解多少。”

    苏晓开口,这让目光有些神游天外的阿兰娜回过神,她以有几分活泼感的嗓音说道:“我记不清了,但我肯定,我知道黑暗双子,而且他们应该是我的血亲,可有关这方面的记忆,一点都不剩。”

    听闻此言,苏晓的眉头皱起几分,阿兰娜这似乎是失忆症,也像是被封束了这方面的记忆,想来,是黑暗双子在叛出家族前的所作所为。

    阿兰娜没因此而死,或许是黑暗双子的最后几分人性,再或是,阿兰娜对于他们有着独特的意义。

    月女巫还是靠谱的,既派来貌美如花又有能力的助手,也提供了对付黑暗神教的切入点,至于怎么帮阿兰娜恢复记忆,就要苏晓自己想办法。

    调配药剂,治疗深度损伤等,苏晓擅长,可恢复记忆,或是解锁被封束的记忆,这就是比较陌生的领域,稍加思索,苏晓有了个猜想,他问道:

    “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凶险万分,你的胆量如何?”

    苏晓放下餐具,今天的早餐不错,就是其中的一杯鲜奶里有剧毒,他将这杯鲜奶放在一旁。

    “我的胆量?白夜大人,你只管放心,在战斗方面,我或许帮不上太大的忙,但我绝不是胆小怯懦的人。”

    “真的?”

    “那当然,我可是女巫呀。”

    “嗯,一会测测你胆量如何。”

    “怎…怎么测?”

    阿兰娜有点心虚了,她其实有一个深埋在心底的秘密,别看她在神秘学上的造诣很高,其实她超级怕幽灵、亡魂一类,倒不是因恐惧死亡,才恐惧这些,就是一种说不出的性格缺陷,可越是害怕,越是有点小期待,属于看到幽灵之后,明明心中慌的要死,却忍不住再想去看看。

    要是阿兰娜和布布汪组队,抵达一处幽魂之地,那场面,单是想想,就让人忍俊不禁,双方遇到幽魂前,都是,别害怕,有我在,遇到之后,那就不是恐怖游戏了,而是跑步竞速游戏。

    “白夜大人,你不喜欢鲜奶吗?那明天就不帮你准备这类早餐了,换其他的美食。”

    阿兰娜要把这杯鲜奶拿到餐车上,被苏晓阻止,他拿起一块方糖,将其丢入到鲜奶中,杯中的鲜奶开始呈现出奶冻状的固态,之后发泡着外溢。

    看到这一幕,阿兰娜虽不知道这是生物猛毒的糖化滋生反应,但也想到这早餐有问题。

    “我这就去调查……”

    “不用。”

    坐在病床上的苏晓起身,拿起衣架上的长皮衣穿戴,随后向治疗院外走去,来到环境秀丽的后院,他坐在一处鱼塘前,投喂里面的长须鱼,今天早餐是谁下的毒,他已经猜到,九成以上是暗星女巫·菲莉丝所在的厄罗家族。

    以海量资源培养的新一代绝强死了,厄罗家族无比愤怒,那边明知苏晓是药剂大师,却依然选择下毒,相比能起到的实际意义,这更像是在表态,一定要让苏晓付出代价。

    其实苏晓没想这么早就弄死暗星女巫·菲莉丝,如果对方只是暗搓搓的下绊子,拖后腿,苏晓完全有手段拿捏对方,并让对方明明想帮倒忙,却起到计划的主要作用。

    问题是,这一切都建立在,暗星女巫·菲莉丝能保持暗搓搓下绊子的状态,而非是刚见面没多久,都有亮刀子要背刺的感觉了,这就肯定不能留,要立即解决,否则可能真的遭到背刺。

    暗星女巫·菲莉丝后续的一举一动,都大幅度超出苏晓的预估,对方展露恶意的速度太快了,快到,作为一名能晋升绝强的女巫,哪怕是资源堆上来的,也不应该有这么蠢笨的行为。

    就算暗星女巫·菲莉丝的谋略不足,她的家族,一个在各类权谋斗争中,存在了几百年,并且在没太大长处的情况下,能抱上星空研究会这大腿,这种家族的决策会蠢吗?这种活在大势力夹缝中的家族,会付出海量资源,培养一个没什么谋略的族人,直到其达到绝强?这说不通。

    这样推理,就要把暗星女巫·菲莉丝忽然谋略大减,给搞清楚,根据阿兰娜所言,菲莉丝是高她三届的学姐,在巫师学院时,这就是派系争斗的小能手了。

    在巫师学院时,阿兰娜看到对方,一定得恭敬的说一声学姐好,理不理会,全看对方心情,就算不理会,阿兰娜也只能偷偷在心里生气,委屈巴巴的几小时后,就把这事忘了。

    因此暗星女巫·菲莉丝一点也不蠢,对方的言行举止,都让苏晓想起一个人,之前在永光世界遇到的违规者·灵妖。

    看来,这就是白金使徒同化后,吞噬命运的手段了,隐秘程度实在太强,防不胜防,在白金使徒的远程影响下,暗星女巫·菲莉丝原本打算「暗中下绊子」的计划,被放大到找机会「坑死苏晓」,随着时间被推移,这种想法又被放大到「找机会背刺苏晓」,并且偶尔展露出的目光,逐渐凶相毕露。

    之前在饮品店前的步行街上,暗星女巫·菲莉丝因为巴哈的几句嘲讽,差点当场破防,一名派系争斗的小能手,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破防?说明在那时,暗星女巫·菲莉丝已经被吞噬了不少命运。

    在之前,苏晓认为白金使徒的能力,是强化版的灰绅士,现在看来,双方是不同的类型,灰绅士是化身多,而白金使徒则是,你根本不知道他在哪,以及身边的人,是否已经被他影响,被吞噬掉大量命运后,开始作死。

    白金使徒的这一手,无疑是成功了,让身处月环城的苏晓,完全得罪厄罗家族,以及和巫师四大势力之一的星空研究会交恶。

    这一切,都需要大量情报作为支撑,才能达成,作为违规者的白金使徒,在女巫界不可能有这等情报渠道,但黑暗神教一定有。

    如此说来,把白金使徒与深渊大主教,默认为是一伙的就可以,并且在这计划中,苏晓感觉到了几分老朋友的手笔,神父坑人时,就颇有这种感觉,那么就是神父+白金使徒+深渊大主教,这敌方阵营,实在是太强。

    反观己方,月女巫·瑟希莉丝是有能力,却被巫师阵营的内斗拖住,而星空研究会的会长,这位是毫不弱于瑟希莉丝的巫师,但这位的想法,并不是对付黑暗神教。

    与之相反,会长并不希望黑暗神教被削弱,倘若瑟希莉丝腾出手来,那下一个要对付的,必定是会长,之后才是越发诡异的天空城,最后是古王城。

    就是说,苏晓的两名队友月女巫与会长,并不能帮他做什么,而是要彼此先分个胜负,确定自己老大的位置稳了,才会来全力帮苏晓。

    别以为己方大劣势,敌方那边其实也并不团结,神父、白金使徒、深渊大主教这三个超级老阴哔在一起,会推心置腹的彼此信任?

    对付这三个老阴哔要循序渐进,眼下找到黑暗双子的情报更重要,当然,还有激活巫师阵营的三个阵营商店,现在苏晓已有6820点的声望值。

    水塘旁,苏晓取出瓶恢复药剂,给了阿兰娜,这让阿兰娜目露狐疑,问道:“这生命气息强烈的药剂……我没受伤啊,这是……见面礼?”

    “喝掉。”

    听到这话,阿兰娜知道这不是见面礼,她踌躇了下,试探性问道:“可不可以今后再喝?我最近有点……消化不良。”

    “也行,那收好,退后几步。”

    苏晓将斩龙闪连同刀鞘从腰间拔出,抛给阿姆。

    “这样吗?”

    阿兰娜退后几步。

    “再退。”

    “哦~”

    阿兰娜虽猜不到苏晓要做什么,但也照做,有了前任助手作为参考,她当然要成为一名乖巧的小助手,只要能撑过这次,那她将前途无量,后续肯定是月女巫大人的心腹,想到这点,阿兰娜的心情越来越好。

    “白夜大人,我们到底要干嘛?”

    “帮你治失忆。”

    “啊?”

    阿兰娜更加迷茫,但在下一刻,她感到劲风迎面,扎成漂亮鱼骨辫的秀发被风压吹散开,披散着飞扬而起,此刻的阿兰娜,颇有几分唯美感,可惜,阿兰娜本人没心思感受自己的唯美,因为对面的白夜大人,已是一脚直踹袭来。

    强烈的死亡气息迎面而来,不对,阿兰娜感觉到,她此刻已经被寒冷的死亡包裹,这死亡气息强到如同液质,她快速缩小的瞳孔,以及超负荷运转的大脑,让周边的一切似乎都静止,她看到从自己出生时,刚睁开眼的视线,她襁褓中,母亲、父亲的笑颜,以及刚会爬时,自家大狗凑上前来,亲昵的看着她。

    还有她刚懂事时,父亲在庭院里,给她制作的秋千,以及在她十岁时,一个没有月亮,黑暗又血腥的夜晚,正是从那之后,她所在的家族搬离祖宅,开始走向没落,到了最后,只剩她一家三口人,以及严肃、古板,印象中从未与她说过一句话的爷爷。

    【近战宗师:Lv.85(技法·被动)……

    Lv.80终极能力·力量穿透·踢技七次强化(奥义级·被动):踢技攻击判定提升至「飞升级」,并有大概率使敌人触发「死亡回溯」效果,以此降低敌人的规避概率。

    ……

    阿兰娜关于黑暗双子的记忆,被未知力量封束?没关系,让阿兰娜通过「死亡回溯」冲破这封束即可,没人规定,直踹附带的「死亡回溯」效果,只能在战斗时触发。

    午后酷热的艳阳,让吹拂进徐徐微风的病房内,显得格外舒适,阿兰娜的眼皮动了动,随后逐渐睁开双眼,她迷茫了几秒后,渐渐意识到发生什么。

    阿兰娜隐藏的腹黑性格终于要展露,她带着惊怒坐起身,刚要说什么,一瓶药剂立在床边的餐车上,餐车上的美食无法吸引阿兰娜分毫,那有着迷人紫色的「巫师药剂」,已经让她怦然心动。

    这让阿兰娜的情绪,不断出现愤怒-10点、愤怒-10点的波动。

    “这是,给我的?”

    阿兰娜目光有几分复杂的开口,她也不知道应该是高兴,还是担忧后续的其他危险。

    “是这些,都归你。”

    苏晓指了下一旁的床头柜,阿兰娜向所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了一提药剂,总计9瓶,立在托具内,算上餐车上1瓶,一共10瓶。

    在女巫界,「巫师药剂」可是很紧俏永久性增益药剂,此为巫师专属药剂,饮下后,在后续30个自然日内,巫师的精神力与灵魂能量成长,将在原有的基础上提升5~8倍,更关键的是,这药剂能多次饮用,一年内只要不喝下10瓶以上,就没问题。

    阿兰娜见过最好的一瓶「巫师药剂」,是在拍卖会上,那瓶「巫师药剂」的药液内,有着浅紫色颗粒,像眼下这瓶,药液本身透出迷人深紫色的「巫师药剂」,她是头一次见到。

    惊喜来的太突然,但回忆起方才的「死亡回溯」,阿兰娜心中又有些生气,就这样在高兴与生气来回循环后,她长舒了口气,说道:“白夜大人,您今后需要我做危险的事,一定要提前告知我,你也不希望这么可爱的助手死掉吧,一定是吧。”

    “哦。”

    “好敷衍,不过正事要紧,白夜大人,我刚才经历的人生走马灯,让我看到了一些画面,那是10年前的事,那时我还小……”

    根据阿兰娜的描述,苏晓知道了些黑暗双子的情报,在阿兰娜的家族,黑暗双子是很特殊的族人,无论是阿兰娜的父亲、爷爷、乃至曾祖父,对黑暗双子都格外尊敬,在阿兰娜的印象中,她父亲似乎还说过,他是双子大人看着长大的。

    因此黑暗双子到底多大年龄,阿兰娜也不知道,这似乎是她的两位祖先,一直陪伴家族到十年前,十年前那个夜晚,阿兰娜的家族策划了一次暗杀,在那个无月之夜,暗杀月女巫·瑟希莉丝。

    这次暗杀无疑失败了,奇怪的是,这件事之后,阿兰娜的家族,竟成为了月女巫·瑟希莉丝的铁杆拥护者,反倒是黑暗双子,加入到了黑暗神教,成为三大教派的首领之一。

    本世界黑暗神教的三大教派分别是:极暗、黑洞、先古。

    说来奇怪,也是从无月之夜的暗杀开始,这之后,巫师阵营可谓是人才辈出,外出游历的星空研究会·会长返回,巫师学院也出现三名优秀继承人。

    仔细品味这件事,发现,那次暗杀,月女巫·瑟希莉丝本身无碍,可巫师阵营高层的十几名老巫师,因正与瑟希莉丝商讨怎么应对古王城,被全部波及,只有一名老女巫幸存,也因后续抢救无效,在治疗院内身死。

    不用想也知道,是月女巫·瑟希莉丝策划了这次暗杀,但这次暗杀让阿兰娜所在的家族死伤惨重,作为这家族两位祖先的黑暗双子,险些与月女巫翻脸,随后投身深渊,加入黑暗神教。

    阿兰娜所在的家族做出了刺杀月女巫的勾当,理应被肃清,事实却是并没有,并非月女巫手下的人心不狠,而是不敢,黑暗双子还在黑暗神教那边盯着呢,一旦真动手,巫师阵营后续的损失将相当惨重。

    阿兰娜所在的家族是蠢吗?选择了执行这暗杀?并不,其实当初的家主没得选,那十几名位高权重的老巫师,一直步步紧逼,就担心这暗杀系传承的家族,效力于月女巫,结果出现双方玉石俱焚的局面。

    黑暗双子在初期,是为了家族投入黑暗神教,但没多久,他们就沉迷于其中,曾经的初衷早就忘到九霄云外,他们成为让人恐惧的存在,最骇人的一次是,一座大城的上千万生灵,被他们吸掠干生命力,而这,只是他们众多骇人行径之一,为了力量与永生,黑暗双子可以做任何事,承受任何代价。

    “我们应该去我家族的祖宅看看,或许在那里会有收获。”

    阿兰娜伸了个懒腰,她的状态不错,毕竟不是真的挨了脚直踹,那样的话,她已经离开这美丽的世界。

    “位置。”

    “希戈尓河附近的那座……因为黑暗双子成为寂静之地的死城。”

    言罢,阿兰娜看向窗外。

    苏晓拿出之前买的城市手册,翻找到寂静城的一页后,发现这座城已经恢复几分生机,至少那边是有传送塔的,只不过,从月环城乘坐传送阵到寂静城要500灵魂钱币,赶路的话,最快也得五天以上。

    布布汪拿出四个便签,团成团后,布布汪、阿姆、巴哈、阿兰娜抽签,这让阿兰娜有点懵,最终,巴哈抽中。

    “哈哈哈,老子运气无敌,那我先去寂静城设坐标了。”

    巴哈飞走,之所以抽签,就是决定,谁带着坐标,去往寂静城,否则的话,苏晓等五名乘客,每人500灵魂钱币,那就是2500灵魂钱币的花销,传送塔生意是巫师们让给本地工匠公会的利益,这花销免不了。

    但如果,巴哈花500灵魂钱币乘空间塔去往寂静城,在那边定好坐标后,苏晓就可以通过「灭法传送阵」去那边,他的灭法传送阵开发到現在,一次消耗的成本不超30灵魂錢币。

    “阿蘭娜,你能适应远距离空间传送吗。”

    苏晓开口,将阿兰娜从思索中拉回。

    “当然了,白夜大人,我可不是你想的那种身娇体弱的女巫,区区远程传送而已,绝对没问题。”

    阿兰娜面露笑容,看起来格外自信。

    直到,阿兰娜身处防御装甲中,她的笑容完全消失,她的小眼神,代表她已经意识到事情的严重。

    咚!

    传送阵启动。

    「正经传送阵,绝对不会发出咚咚的巨响声,一定远离那些会发出可怕咚咚巨响声的传送阵,那是空间轨道炮的高级伪装阿兰娜日记,第150页。」

    ……

    古王城,后街,中立势力·猎人公會的分部内。

    木栏橱窗后的独眼老头办理好委托文书后,将其递出橱窗,出于个人交情,他对橱窗外的黑巫师提醒道:“卡斯珀,你确定要去狩猎灭法者·白夜?就算你是实力仅在枭之下的暗杀者,但……”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黑巫师·卡斯珀开口,他黑色兜帽下的暗金色竖瞳,有着格外强大的压迫力。

    黑巫师·卡斯珀转身出了猎人公会分部,天空中遍布乌云,但这并未影响到他的心情,他在不断挑战自己,这次选灭法者作为猎物,他自然是有所底牌。

    只见黑巫师·卡斯珀掏出一张古旧的木质面具,有这堪称暗杀系神器的器物,他有信心成功,哪怕每次使用这东西,他都要付出所得酬劳的八成,才能不被这有原罪特性的器物所侵蚀。

    此刻,黑巫师·卡斯珀手中所拿的东西,其名为……先古面具。

    只能说,原以为,神速违规者在作死层面,已经达到极其惊人的高度,可眼下这位黑巫师,则是全面超越了神速违规者,这位是要戴着先古面具去暗杀苏晓。

    1秒记住:。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