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诅咒之龙 路过的穿越者

第二千五百四十六章 先做个镜子

    “这种差距也太大了。”

    “废话,格蕾用的是战气,你用的是魔力,差距当然大了,战气又不受干扰。”郑逸尘啧了一声:“好了,换人换人。”

    这一次来这里的是黑暗魔女伊莉莎, 这名有着黑发黑瞳的女性,抬起了自己的右手,四周彻底的变成了如墨的黑暗,郑逸尘眨了眨双眼,黑暗中两颗圆润的眼珠子浮现了出来。

    “范围有点小吧?”

    “的确,不过继续扩大就超出了我的控制范围了, 这种影响应该是……白月。”黑暗魔女说道,她感知到的信息比起伊芙发现的更多:“白月干扰到了我的力量发挥, 黑月似乎在对我进行一种诱导。”

    “对你的影响有多大?”

    “一般吧,可能是距离太远的原因了,精神防护的道具要准备好。”伊莉莎散掉了四周的黑暗,她在思索着一件事情,自己的能力究竟是真的和黑夜有关系,还是别的原因?

    比如说在地下世界的时候,她的魔力就处于一种半无限的状态,具体的来说就是恢复速度极快,反正她怎么消耗都压不过恢复速度,虽说不是在大陆的那种锁蓝的状态,可也差不了多少了。

    现在在宇宙中,不分白天和黑夜的地方,她的状态却也和在地下世界乃至深渊差不多。

    这种问题让她不由的思索起来, 她的能力似乎并非是以前自己认知的那样,会产生波动, 似乎就是受到了白月和黑月的影响,白天黑夜的切换变化, 只是一种诱因。

    这样的可能让伊莉莎的心情变得很不好, 有着如此的可能,就意味着她的力量并非是她自己完整控制的,会受到外界的影响……

    很不爽。

    后续的检测都差不多了,魔女们除了格蕾之外,其她的集体受到了严重影响,想要外界作战很难,倒是红炎白雪,还有莉莉红玉她们,倒是没有任何的问题,只是最高端的战力,除了红炎白雪之外,剩下的那些,战力稍显不足。

    即使这段时间里郑逸尘用了不少的方式对她们进行增强了,可这种提升又不是游戏里打怪升级买装备那样,很短的时间内就能将战力拉满,所以这几天的时间里,能做到的就是在装备上的补充了。

    “其实提升战力的方式还是有的,只能作用于特定的人。”实验室里,安妮挥着一朵小花, 逗着一名幼魔女,两名幼魔女眼里闪烁着名为智慧的光芒,虽然光芒不强烈。

    但也表现出来了这个时候她们和真正的幼儿不同的地方为了,在很短的时间里,她们就成长了起来,现在能慢慢的说话,正常的写字走路,对于一些事情也有她们自己的‘小小看法’。

    “谁?”

    “你的小养女咯。”安妮轻轻的笑了笑,拿过来了一瓶如同红宝石一样的液体:“我从远古生物的尸骸中提取出来的东西,要让她试试吗?”

    “我觉得不行。”郑逸尘立即摇了摇头。

    这东西还没有进行过正当八经的实验,怎么想都是一件不怎么靠谱的事情。

    “那还挺遗憾。”安妮也没有勉强,将这瓶红宝石一样的液体收了起来,这东西是她做出来的,类似于仿神之髓的东西,当然和仿神之髓不一样的是,仿神之髓主要是对灵魂产生效果,这个是对身体。

    能让使用者的体质逐渐的偏向于远古生物,也就是大陆生物尚未被原初力量影响的状态。

    然而这种东西尚未经过足够多的测试,不能在保证使用者在体质改变的时候,还能否维持着原本的形态。

    这样的东西郑逸尘怎么可能让莉莉去试试?

    “那就做一些生命魔技造物吧。”依琳换了个方式:“用你的血液如何?”

    “拿去拿去。”郑逸尘直接抽出来了一大针管血液交给了安妮,觉得这个才是安妮的目的,至于最初先提出来的那个,肯定也是安妮的目的之一,然而他拒绝了之后就不是了。

    至于自己的血液,郑逸尘倒是不在意,反正接下来的事情越是稳妥越好。

    精神防护道具的制作,还有别的一些装备,准备好了这些之后,已经是五天后了,这些准备不是不能在大陆那边就提前做好,大陆那边做的准备已经够多了,现在的这些纯粹是为了更高的做出来应对性的调整。

    这些准备做好了之后,郑逸尘就直接向黑之月那边飞了过去,大陆。

    圣灵坐在一个小小的椅子上面,看着一份资料,关于对抗诅咒异界的,解决诅咒异界的问题,显然需要她培养出来一个新的执行者。

    现在执行者有很多可选人员,奥斯就在这个名单里面,龙族那边也有选择,具体决定哪一个,她现在不着急,打算等郑逸尘那边的一些问题解决了之后再着重的考虑这个。

    “时间差不多了吧,去看看月色吧。”

    “……恩。”白发教皇点了点头,秘库能被圣灵更好的收拢之后,圣灵的活动就随意了很多,他也不需要像是以前那样,默默的当个门卫了,不当门卫他也没有高调到什么程度。

    圣堂教会运作的好好的,根本不需要他去额外的做什么事情。

    大陆的夜晚,对于绝大部分的人而言,今天晚上和以前依然没有什么区别,无非就是今晚的白月又大又圆,是个赏月的好时机。

    郑逸尘在太空的准备也是有备而来的,就等待白月最明亮的时间动手,虽然白月的存在对魔女的力量也有干涉,但白月却是针对黑之月的存在。

    不挑选这个时间还等着黑月强势了过去?那样的情况更糟糕。

    “来吧,把这契约签了,对你们有很大的好处,不签的话,接下来可能要出大事哦。”

    郑逸尘手里拿着两份契约,跟诱拐的怪蜀黍一样,弯着腰一脸神神秘秘的对两名幼魔女说道,手里拿着棒棒糖的两名幼魔女齐齐的翻了个白眼,但是看到了窗口处逐渐浮现出来的巨大白月,她们又有些紧张。

    迟疑的看了看郑逸尘手里的契约,其中一名幼魔女伸手将其拿了过来。

    她们的智商并不低,只是新生的时间太短了,但随着接近白月,已经能明确的感受到了气氛的不对,在这种不安下,她们本能的选择了接受这份契约。

    郑逸尘的行为举止虽然有些怪,但确实给她们带来了额外的安全感。

    “好了,接下来看好这俩孩子,别让她们乱跑。”郑逸尘拍了拍双手,唤来了几名幽魂女仆交代了之后,重新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面,一只手撑着自己的下巴,看着映入视野的白月。

    相比起直接接触黑之月,他打算先和白月接触一下。

    随着和白月之间的距离逐渐的拉进,郑逸尘微微的挑了挑眉头:“这玩意还真是实体的啊?我还以为这东西是虚影一类的东西。”

    白月可能是个虚影或者是类似投影的设想,他早就有了,但真正的接触之后,才发现这玩意并非是那样的,那么问题来了,白月这玩意究竟是怎么形成的?

    从大陆掠夺了足够的物质而成的?大气隔离层又不是摆设。

    郑逸尘随手将这个问题发在了聊天群里,闲着没事的伊芙看了这个问题,微微的撇了撇嘴,也没有通过聊天**流,直接在舰桥内给郑逸尘说道:“为什么这东西非要是大陆剥离出去的?就不能是本来就在天上的?”

    “啊这……”郑逸尘冷了一下,随后锤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好吧,是自己想的有点多了,或许白月以前还不是白月,就是正常围绕着大陆公转的天体呢。

    “咳咳,没事了,我们正常巡视一下。”白月没有什么大气隔离层,甚至正常的大气层都非常的稀薄,想要降落下去非常容易,重力方面等之后在感受了。

    “你看到了吗?”

    “我不是您。”白发教皇望着夜色下透亮的白月,有些无奈的对身边的圣灵说道,他的实力很强是没错,可并非是人形天文望远镜,让他看到白月表层的那些大型的细节还行,但更为细致的部分就不是他能看到的了。

    “他们现在正在围绕着白月转圈呢。”圣灵随口说道。

    “……这样只会让我产生更多的好奇心。”

    圣灵笑了笑:“是吗?”

    好奇心啊,或许以前的时候白发教皇没有想过外太空的事情,但郑逸尘那边给他们透露的信息,让他已经对这方面有了好奇心。

    不过眼下再怎么有好奇心,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没有人能从这里出去,不对,圣灵应该可以,白发教皇微不可查的看了一眼身边坐在一块石头上的圣灵,有着陨石金属制作的化身。

    让圣灵已经可以无视大气隔离层的危害了,然而圣灵又是不会离开大陆的存在,与其想着离开大陆,不如多想想被发现的古大陆这件事。

    这件事让白发教皇有些始料未及,整个星球那么大,想要找到新大陆的可能性太低了,事实上也是如此,郑逸尘没找到新大陆,但找到了更加原始的古大陆。

    然而那边目前处于生灵灭绝的状态,有没有生命的残留,谁也不能确定,但那边因为是足够原始的古大陆,显然是会成为大陆这边应对一些动荡的‘新大陆’。

    大陆这边还是脆弱的,别看圣灵说准备对诅咒异界下手了,选择下手当然是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诅咒异界真的爆发了,有些事情就不是圣灵能够阻止的了,那个时候就是考虑舍大保小的时间了。

    所以有的时候,白发教皇真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找一颗更好的星球,逐渐的将大陆的人给迁移过去,迁移的过程中断绝掉任何涉神相关的信息。

    可这太难了。

    白发教皇盯着白月发着呆,他看不到圣灵那么多,但知道等会一定能看到更大的动静。

    郑逸尘这边,在巡视着白月正面的时候没什么问题,来到了白月背面的时候,郑逸尘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我好像发现了个了不得的秘密哦。”白月的正面完好无损,但是白月的背面却有着一个巨大无比的空洞,这个空洞让白月就像是一个‘碗’一样。

    “哦?这样吗?看样子黑之月是从白月上面剥离出去的。”依琳看着白月背面的那个巨大的空洞,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或许我们可以尝试一下,将黑之月推入到这个空洞里面。”

    “那也要足够契合……哎等等,还真契合。”

    郑逸尘动用了一下超级炼金核心计算了一下,发现黑之月还真就能嵌入到白月的这个空洞里面,这让他不由的陷入了沉思,脑子里更是脑补了一大堆的未解之谜。

    比如大陆的那些众神挂了之后,善念恶念分为两类,一个诅咒原典一个圣灵,那么远古众神挂了之后的选择呢?他们也不会是光诅咒整个世界了吧?

    当然这只是瞎猜的了,不管是那种情况,不妨他们利用一下眼下发现的便利,只是推动一个星球啥的,容易吗?如果是对大陆下手的话肯定不行,但黑之月比起大陆而言小太多了。

    倒是可以尝试一下。

    “那样真的能够将黑之月给解决?”围观的克罗米娅露出了怀疑的神色,如果白月真的有那么厉害,怎么会被掏出来这么大的一个窟窿?

    “谁知道呢?所以最好的做法就是直接打爆黑之月!”郑逸尘的声音强而有力,相比起依靠白月,还是直接干掉黑月更好一些。

    直接想办法将黑月塞到白月里面,可能会得到一些便利,但也可能出现一些未知的情况。

    “哦~那你打算如何做呢?”克罗米娅好奇的问道。

    “先做一面折射镜子。”郑逸尘看着白月背后的那个大窟窿说道,那个大窟窿显得很狰狞,和在大陆有圣洁之称的白月正面,简直就像是美女和面部重度烧伤的人对比一样,反差实在是太大了。

    白月背后没有什么光辉,光辉遮蔽黑月也是正面散发出来的那种光芒,黑月距离白月并不远,也不完全对应白月上面的那个窟窿。

    所以他这边准备一个折射镜子,将白月之光给集中折射到黑之月上面,甭管有没有效果,先试一试肯定没错。

    于是郑逸尘将有着镜反能力的幼魔女给叫了过来。

    幼魔女看着白月以及白月背面的那个巨大的空洞,面露恐慌的摇了摇头,哇哇的大哭了起来。

    “……哎这真是,还是太小了啊。”看着反映强烈的幼魔女,郑逸尘有些无奈,算了,这方面他也没有指望太多,主要是白月对魔女的力量也有干涉,让镜反魔女出手也未必能发挥太大的作用。

    更别说现在的幼小版本了。

    还是要靠自己,好在方舟飞船上面屯了大量的材料,还有一些能外放出去的工作飞行器,赶制出来合适的巨大折射镜子还是可以的……

    生活区的工厂里,伊芙也在这里帮着忙,她做的事情很简单,对着一块做好的原材料进行迅速的切割,将其切成标准规格的巨大薄片就行了。

    长宽各两百米的那种巨大薄片,她手起刀落刷刷刷的将其切成了一面面反光度拉满的镜子。

    然后这一层层镜子被额外的加固调整形态后搬走,通过用空间魔技展开的通道送出了方舟飞船,被工作机在外界进行搭建组合,最终组成一个巨大的凹面镜。

    郑逸尘这边的效率非常快,外加伊芙嘿咻嘿咻的出力,几乎每一秒都有一面新的巨大镜子搬运出去。

    从地下基地那边带走的大量炼金傀儡,可不就是在这个时候发挥重要作用的时候?更别说还有别的魔女的辅助,让这个巨大的凹面镜完成的速度更快。

    在大陆那边的白发教皇也发现了异常。

    “他们在做什么??”之前的方舟飞船太小了,所以他很难看清楚,可现在郑逸尘弄出来了一个规格远超方舟飞船的巨大凹面镜,这在看不到他就是瞎子了,别说是他了,普通人都可以直接看到。

    这个世界除了有先天缺陷的,很少有人有近视眼。

    “恩,好像是在做一面镜子?我问一下。”

    “……”听着圣灵这话,白发教皇顿时沉默了下来,大陆上能让他愕然的事情不多了,但现在发生的事情是大陆之外的,在疑惑的同时,好像真的能像是圣灵说的这样。

    直接去问啊。

    郑逸尘是制作者,魔兵网络的核心构成有陨石金属,就算他们在大气隔离层之外也能正常的交流,与其在这里抓瞎的观察,直接问清楚岂不美哉?

    很快郑逸尘就发过来了一张照片,白发教皇看着那张照片,瞳孔微微的一缩,白月背面是什么?有人幻想过,都是偏向于美好的,可现在看到了白月背面的那个巨大的黑暗空洞后,那些幻想都要破碎。

    白月只是将美好的一面展示给了大陆的生灵……

    照片下面有着郑逸尘的留言,意思就是他那边准备做一个巨大的凹面镜,大量的折射集中一下白月的光芒,直接对着黑之月进行强光输出。

    看着第二张那个逐渐成型,能恍瞎人眼的巨大凹面镜,白发教皇轻声说道:“我居然产生了一种靠谱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