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系统的超级宗门 飞雀夺杯

1170、“不朽宗护法”龙阳王

    叮嘱手下人继续盯着后,陈歇直接将这件事抛之脑后,因为他眼下需要做的事情有很多。

    现阶段他手里能用的黑影不多,待会还得去转化几具黑影,用以搜索微生星雨算出的八个区域。

    好在这些天他派人在裂空一族和遮天楼的战场上浑水摸鱼收集了不少地无禁强者的尸体,用以转化黑影的存活管够。

    “微生长老,没什么事情我就不送了,手里头事情还多着呢。”陈歇瞥了眼老黄,心中那么羡慕呀。

    哪怕他只有个天无禁下境妖祖当坐骑,做梦都得笑醒八回!

    更别提天无禁中境妖祖了。

    “行,那我先告辞了。”微生星雨也没有继续逗留,带着老黄火速回了黑域,继续推波助澜去了。

    ……

    天阳城。

    七域登天榜大赛明日开赛,可是元阳域的诸多大势力的高层却都高兴不起来,因为他们都被请到了域主府内。

    还因为,请他们来的是监察殿。

    对于所有宗门势力,家族势力而言,域主府固然高高在上,但是轻易不会对他们动粗。

    两者一直以来都是和谐相处。

    可监察殿不一样,监察殿的职责就是监察所有宗门、家族势力,所以对于所有的宗门、家族势力而言,他们就像一把悬在头上的利剑。

    那把剑平日里不动,可不代表它不能杀人!

    所以平日里他们见到监察殿的监察者,都当太爷一样供着。杀谁都不敢杀和监察殿有关系的人。

    当然,若是请他们的是元阳域监察殿,他们其实不用太过紧张。

    毕竟平日里监察殿的人没少得他们的好处,所以对于他们的过错一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今日请他们来的监察殿非比寻常。

    它来自幽国皇城!

    来自监察殿最高处!

    这要是说错一句话,或者被查出以前触犯过的幽国律法。

    恐怕等七域登天榜结束,自家宗门天骄凯旋而归时,他们却已身在牢狱之中,或者命丧黄泉!

    “诸位想必已经知晓我们此行的目的,那本王废话就不多说了。所有人拿上纸笔,将这些天最后一次见雾岐王的时间,以及你所知道的人,他最后一次见雾岐王的时间写下来。给你们半个时辰!”

    监察殿大殿最上方,一位身着黑袍中年模样的男人负手而立,冷漠的目光扫过每个人。那双眼睛,就像是鹰眼一般,仿佛眼前的所有人都是猎物一般。最终落在了司海贤身上。

    此人正是幽国监察殿最高层之一。

    监察殿唯一副殿主司空追星。

    权力大到可直接撤销幽国七大域七位大域主的职位,以及对所有六星之下势力都拥有先斩后奏的特权。

    这也是此刻殿中人人都忐忑不安的最大原因。

    “作为元阳域域主,最好别说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你敢这么告诉本王,本王让你永远只能待在沙场。”

    “不敢!”

    司海贤接过一旁监察者递过来的纸笔,回应一句之后提笔便写,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和斟酌。

    因为他知道,作为元阳域域主,现在的他需要做好表率。

    不管知道与否,表率一定要做好。否则这位监察殿副殿主一定会拿自己杀鸡儆猴。

    与此同时,见作为元阳域域主的司海贤都得动笔,而且还被监察殿的副殿主冷声警告,身后的那数百人一个个赶忙慌张动笔,唯恐落笔慢人一步引得监察殿的人注目。

    明明都是一方巨擘,可此刻就好像学堂学子考试一般,每写一个字都十分谨小慎微。

    因为他们知道监察殿副殿主为什么而来。

    他们也知道谁才是见雾岐王最后一面的人。

    可如果直接就这么写,监察殿副殿主一定会将矛头直指不朽宗,那就等于陷害了不朽宗。

    若事后他们所写的东西出现在了不朽宗宗主手中,那后果可想而知。得罪不朽宗的代价,并不比得罪监察殿副殿主要小。

    监察殿敢杀他们。

    不朽宗同样也敢。

    就在所有人奋笔疾书时,监察殿副殿主司空追星再度开口了,每一个字都透着一股警告的意味。

    仿佛你若是敢写错一个字,或者写少了一个字,监察殿的快刀就可能随时都会落下来一样。

    “想好、想清楚再写。如果被我查出你们有所隐瞒,那到时候就别怪本王刀下无情。你们该知道我监察殿的权力有多大,就算用此事当借口,灭你全宗、全族,也不是过分的事情。”

    此言一出,诸多五星势力的宗主、族长都不寒而栗,不过毕竟是活了一两百年的人精,虽然对于监察殿的警告有忐忑、惶恐,可也知道这时候该怎么写才能两边都不得罪。

    可即便如此,写完之后还是出了一身大汗,整个后背都湿透了。上一次出这么多汗,还是圆房的时候。

    写完之后,每个人都反复看了十几遍,仔细斟酌自己所写的每一个字,以及每一句话。

    很快,半个时辰就过去了。

    明明只有一两页纸,可他们却写了整整半个时辰。

    写完之后,更加煎熬的过程开始了。

    司空追星就坐在大殿之上,一张一张地低头翻看着。当他突然间抬起头,冷眸落下时所有人都为之一惊。

    “司海贤,你作为元阳域域主,对元阳域的事情本该了如指掌,结果却写了一堆没用的东西?”

    司海贤没有意外,因为他知道自己所写的东西肯定会招来司空追星的刁难,谁让他以前是元阳域域主呢。

    “若您不来,我甚至都不知道雾岐王陨落的消息,事发太过突然,根本一点准备都没有。不过请您放心,我已经派了大量来人去追查,就算是将整个元阳域翻过来,也一定要找到蛛丝马迹。”

    “只给你一个月时间!”司空追星冷声命令道,“一个月时间内,若依旧没有任何有用的消息,你这辈子就老老实实待在沙场!什么时候战死了,本王什么时候将你遗体取回来。”

    司海贤颔首,“属下明白!”

    就在司海贤点头之后,司空追星举起一张纸,然后沉声问道:“谁是李觉,给本王站出来!”

    人群之中,一位五星势力的宗主皇城地站了出来,而后须叟间扑通一声便跪在了地上。

    有错没错。

    先跪再说!

    “看来你已经准备好赴死了。”司空追星没有任何废话,使了个眼神,一位监察者就直接走了过来,单手捏住那人的头便往外拖去,任由他随意挣扎,始终挣脱不了。

    被拖出大殿后,只听得一声惨叫传来,门外就传来了两种声音。

    一种的什么东西滚动的声音。

    咕噜咕噜

    一种是身体轰然倒地的声音。

    扑通

    众人没敢回头看,因为他们能想象到那个画面。

    “每个人都写了,就你说什么都不知道。本王不是傻子,你提前一个月到了天阳城,会什么都不知道?”

    司空追星愠怒地骂了一句,目光再度扫了一眼殿内所有人。

    刚才这一幕,七八成的人都被吓得不轻。

    一旁的司海贤很清楚,这是司空追星故意的,因为只有杀人,才能让知道真相的人害怕。

    这就是监察殿一贯的手段。

    他们只要真相!

    不管他人死活!

    有时候为了真相,可连杀成千上万之人,只为让真凶胆寒,逼迫真凶或者知道真相的人露出破绽。

    下一刻。

    司空追星再叫一人的名字。

    “程响!”

    又一位地无禁强者战战兢兢地走了出来,如一人一样,扑通一声便跪下了。

    有错没错。

    先跪再说!

    司空追星冷声发问,“你知道吗?”

    “金弘王饶命,晚辈知无不言。”程响连忙应声。

    “很好,本王就喜欢你这样的人。一问三不知的傻子,活着也是浪费资源。”司空追星露出了笑意,可是那笑意却有些狰狞,谁都能看出来那笑意背后杀机四伏。

    “晚辈之前没见过雾岐王前辈,不过却知道他前些日子在哪,见了什么人,最后往哪个方向走了。”

    “说!”

    “雾岐王前辈在七域登天榜大赛期间,去不朽宗见了故友,待了两天后就离开了不朽宗,最后从城北往北走了。”程响说归说,但是始终不敢提雾岐王曾和不朽宗发生过冲突的事情。

    毕竟得罪了不朽宗,后果也很麻烦。

    司空追向听罢,立刻就冲着人群喊道:“不朽宗的人,自己站出来。这么重要的信息竟然不第一时间说出来,还要本王一一过问,本王倒要看看你不朽宗的究竟有几个头!”

    语落,无一人有动静。

    “人呢?”

    司空追星再度开口。

    依旧没人动。

    也没人开口。

    正当司空追星要动怒时,大殿两次的一名元阳域的监察者开口了,“回禀副殿主,不朽宗的人没有来。”

    语落。

    司空追星蹭一下站了起来。

    “好大的胆子。”

    司空追星怒火顷刻间如同火山爆发一样喷出,因为愤怒而外泄的浩瀚气息也顺势扩散开来。

    下一刻,大殿之中唯天无禁才能稳稳站住。

    天无禁之下,尽皆弯了腰,连退数十步撞到了墙壁才停了下来。

    “好大的胆子,本王命元阳域所有的五星、六星势力到场,他一个不朽宗竟然敢不来!”

    司空追星顿时杀意大盛。

    就冲此举!

    当灭全宗!

    他监察殿行走幽国,还没见过如此胆大包天的势力。

    纵然是幽国那些六星巨头势力,也不敢如此狂悖。

    “那不朽宗,就是国主刚刚给予金卷的不朽宗?”司空追星立刻看向身旁的司海贤。

    司海贤颔首。

    “真以为投靠了龙阳王,就可以不将我监察殿放在眼里?”司空追星眸中尽是杀意。

    语落,司空追星起身往外走去。

    他要去会一会这不朽宗!

    看他们能否担得起违抗监察殿命令这条殒命重罪!

    “司海贤,继续给我查,监察殿的人跟我来!”留下一句话后,司空追星离开了监察殿。

    “是!”

    司海贤颔首。

    此时司海贤虽然内心平静,但是其实心急如焚。

    司空追星是个不好惹的人。

    监察殿更是如此。

    即便是封王,遇到监察殿也得退避三舍。

    毕竟能命令监察殿的只有幽国国主,那监察殿的一言一行,代表的可就是幽国国主!

    “谁都不要离开!”司海贤嘱咐一句后便出了监察殿,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开启隔音壁障,并掏出了传音石。

    当传音石接通。

    司海贤急忙开口,“宗主,您恐怕得现在来天阳城一趟了。”

    但是传音石那头温平的声音却很平静,“司空追星的事情,你不用理会,继续做你该做的事情。”

    “宗主,您都知道了。”

    司海贤刚问出这句话,立刻就觉得自己多此一举了。

    宗主有尽知楼。

    难道还能不知道天阳城的风吹草动?

    “你去忙自己的吧。”此刻的温平坐在尽知楼中,静静地举着传音石,看着黑墙上司空追星飞向不朽宗驻地的画面。

    他不打算现在就去天阳城。

    也不打算派人去。

    因为天阳城里,有比自己更适合出面的人。

    即便自己不开口,他也一定会去。

    果然,下一刻天阳城的另一边便飞速掠来一道惊鸿,直追司空追星的步伐飞向不朽宗驻地。

    此人正是龙阳王!

    当司空追星来到不朽宗驻地上空,五脉当即齐震,爆发出天无禁上境强者的气息压向不朽宗驻地并呐喊一声。

    “不朽宗的人,给本王出来!”

    这一声怒吼。

    这五脉齐震的画面。

    让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又想起了那一天。

    雾岐王来兴师问罪的那一天!

    “又来!”

    “不朽宗竟然又得罪了一位封王强者,好家伙。”

    “到底是不朽宗,我们平日里连封王的影子都看不到,而且估计这辈子也没机会看到,可不朽宗得罪的却都是封王。”

    住在不朽宗驻地周边的人纷纷仰望天空,正在房中休养生息的不朽宗众人也纷纷推门跑了出来。

    还没等云廖开口时,一个声音就从天边传来了。

    “金弘王,没想到你做这个监察殿副殿主才不过三十年时间,这脾气倒是越来越暴躁了。”

    说话的正是龙阳王。

    此时其实没有任何一个人比他更想知道雾岐王陨落的真相。

    毕竟他麾下的封王本就少,陨落了一位雾岐王,之前预估的胜算直接就丢了两三成。

    得到不朽宗支持的喜悦才持续了区区几天时间而已。

    “原来是龙阳王殿下!不过此时我监察殿正在追查雾岐王的死因,恕我不能行礼了。”

    说罢,司空追星心中一惊。

    这不朽宗在龙阳王心中的分量这么重吗?

    他才刚到,龙阳王竟然也到了。

    他本还想杀几个不朽宗的人泄愤呢。

    龙阳王冷声应道:“不朽宗的人本王已经查过了,没有人有嫌疑。而且不朽宗背后的强者和雾岐王还是故交!”

    言外之意很明显。

    你给我滚!

    但是司空追星在听到龙阳王的话后,却突然冷笑一声,道:“故交就不会互相残杀了吗?龙阳王殿下,您可得擦亮眼睛,免得看错了人。我监察殿直属国主,他们连我监察殿的命令都不听,还能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少拿监察殿的名头来压本王,今日在此的都是七域登天榜的参赛者,是本王让他们在家休憩的,如果你觉得本王有错,那你尽管去面见国主,说本王耽误你监察殿查案!”

    龙阳王直接回怼。

    反正就一句话,不朽宗我保定了!

    “龙阳王殿下说笑了。既然不朽宗是得了龙阳王殿下的命令,那我监察殿自然无话可说。不过,我提醒龙阳王殿下一句,不朽宗的那位故友很可能就是雾岐王生前最后见的人。国主一定会查,您护不了他!”

    司空追星愤怒的目光慢慢转变成阴冷,说完这句话后,还看向了下方正注视着他的云廖等人。

    龙阳王再度回怼,“国主要查,那是理所应当。你区区一个监察副殿主,也有资格审问一位封王?”

    “你……”

    司空追星敢怒不敢言。

    没办法。

    他虽然是监察殿副殿主,可终究不是皇族的人。

    身份差距摆在这,他也不敢说过分的话,一旦说过分的话,那今天的事情不管是谁的过错都会变成他的过错。

    毕竟皇族威严,不可侵犯!

    见司空追星语塞,龙阳王当即乘胜追击,“司空追星,既然国主让你来查雾岐王的死,那就赶紧去查,若是查不出什么东西来,本王立刻面见国主,撤了你副殿主之职!”

    司空追星没再接话,纵然心中怒火中烧,可是还是那句话,幽国皇族威严不可侵犯。

    若侵犯幽国皇族威严,哪怕今日全是龙阳王的错,到了国主那,也只会变成他的错。

    无奈之下,司空追星只能收起脉门,转身欲走。

    不过就在一个转身之后,司空追星突然间顿住,而后一拍脑门,恍然大悟道:“瞧我这记性!龙阳王殿下,烨泽王殿下来时托我给您带了一句话,不知道您想不想听。”

    龙阳王面色一凝。

    烨泽王。

    幽国皇族封王之一!

    也是他未来登上幽国国主之位的竞争者之一!

    还是司空追星背后的人!

    “不想听,滚!”龙阳王回怼一句。

    司空追星无奈一笑,道:“龙阳王殿下,您即便是不想听,我也得说,毕竟是烨泽王殿下所托。若我不转达,那过错可都是我的。您我得罪不起,烨泽王殿下,我也得罪不起。”

    说罢,司空追星没给龙阳王说话的机会,直接将烨泽王临行前让他转述的话脱口而出。

    “烨泽王托我带话,‘请龙阳王殿下节哀,人嘛,总有一死,或许是他该死了呢?’”

    语落,龙阳王心中一直按捺的怒火顷刻间喷发了。

    这是赤果果的嘲讽!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过还没等他开口呢,司空追星的嘴嘚吧嘚又开口了,“殿下,这可是烨泽王让我给您带的话,您可别迁怒于我啊。我可是无辜的!监察殿还有事情,我就先走了!”

    语罢,司空追星立刻化作惊鸿遁走,不给龙阳王任何反击的机会。

    当司空追星走后,龙阳王双拳紧握,眸中带火,一副恨不得手撕了司空追星的愤怒模样。

    不过几息之后,愤怒还是被压了下去。

    因为他知道,烨泽王最想看到的就是自己无能狂怒。

    “你们继续休息,好好准备明天的比赛。”龙阳王嘱咐云廖等人一句,也立刻化作惊鸿遁走了。

    就在龙阳王遁走之后,躲在暗处看着的司海贤顿时松了一口气。

    难怪宗主不着急。

    原来是早就算到龙阳王会出手解决司空追星这个麻烦。

    幽国皇族封王成了不朽宗的保护伞。

    啧啧……

    想想都舒坦。

    (又是一个大章……

    晚安。

    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