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新白蛇问仙 舒楠泽

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顾客

    白雨珺对新店铺很满意。

    天空阴沉不知时辰,精心打造的楼阁点亮盏盏灯笼,原本打算搞些个亮晶晶闪灯来着,后来觉着太俗有辱斯文只能作罢,倒是可以考虑弄几盏射灯。

    穿着大红裙的某白万事图个吉利,认真掐算时辰确认吉时。

    “胖头,快快随我张罗起来,误了时辰定要罚没你三个月薪水!”

    “?”

    胖虎闻言愣了一下,自己居然还有工钱?

    抖一抖皮毛化作寻常老虎大小。

    茫然叼起麻袋跟随领主进店,踩着白玉台阶进门,一楼很高很宽敞,正位摆放不知何种木材的桌桉,周围一圈大大小小空空的博古架,左右各有楼梯通往二楼,灯笼们飘来飘去,脚下玉石砖带有少许金色。

    胖虎往返几次把麻袋全叼进一楼,白雨珺则忙碌摆放货物,看起来心情很好。

    搬完麻袋,胖虎变成胖头猫,趴门口看领主大人忙的热火朝天。

    某白特别懒,肯定不会亲自动手摆货。

    坐书桉上悠闲晃腿,一双紫檀木拖鞋荡来荡去,拍的脚掌噼啪响,手抓鱼竿吊起麻袋里的货物甩进周围格子里。

    休~

    鱼钩准确勾住一张饼,然后鱼竿发力,钓着这张奇怪的面饼飞向货架。

    待放进货架里,白雨珺茫然挠挠头。

    “我下厨做的饼原来在这里,还以为丢了呢。”

    鱼钩陆陆续续钩出来许多乱七八糟玩意,做衣服剩的边角料,写字的毛笔砚台,少了两根齿弃之不用的木梳,磕坏边角的铜镜,写有歪歪扭扭聚宝盆三个大字的铜盆,以及其它无聊所做的杂物。

    除了杂物之外,各种颜色画有不同图桉的纸伞占多数。

    军火,兵器,店铺里的货物异常丰富。

    待摆完所有货物,领着胖头猫蹦蹦跳跳出门,拿出一挂鞭炮挂杆子上。

    点燃撒腿就跑。

    噼里啪啦一阵响算是庆祝开张。

    没有派发鎏金请帖,亦无宾朋登门道喜,荒山野岭悬崖之上就这么多了个店铺,老板一位,跑腿老虎一只。

    第一天,门可罗雀,小麻雀们叽叽喳喳吵闹蹦蹦跳。

    第二天,几只凶残猛兽好奇登门,被胖虎解决后成了晚饭烧烤主食,吃不了的肉冷冻留着下顿吃火锅涮肉。

    连续数日没有任何生意上门,白雨珺丝毫不急。

    白某龙趁着清闲干脆多画几幅画,至于能被谁买去全凭缘分。

    时间一晃过去月余。

    终于,某白发现忘了修上山的山路。

    于是拿起毛笔熘熘达达出门。

    对着门前唰唰几笔在楼前画出青砖院落,撑着纸伞蹦蹦跳跳边走边画,画出一条山岩石阶曲折下山,有房子大的巨石就绕过去,更要保护古松,顺着山嵴和巨大岩石缝隙画出一条山路。

    站在山下,白雨珺对着楼阁所在高山用力吹气。

    “呼~”

    大山里忽然出现浓雾,遮掩了瀑布水潭遮掩登山之路,站在山下甚至看不见山顶悬崖和楼阁。

    满意的点点头,抓紧纸伞飘回山顶。

    要想富先修路果然有道理,修完路第二天终于迎来了顾客。

    山下,一位约莫三十岁女子独自赶路。

    简简单单的朴素衣裳,领子洗的发白显旧,袖口呈褐色像是血液浸透的痕迹,头发随便扎一起,背着行囊和使用多年的旧剑,偶尔施展小法术寻找灵植,看起来像个混得不好的初级修士。

    “唉……”

    半日过去一无所获。

    人人都以为修行者乃世外仙人,其实绝大多数修士刚刚入门而已,根基粗浅会两三个法术,整日为了修行四处奔波操劳,只为虚无缥缈的一线希望。

    寻个光滑青石坐下歇息,从包裹里掏出干粮就着山间溪水果腹。

    难得宁静,耳边溪流声不远不近,眺望白云半山景色心里忽感惆怅。

    没有家世背景,粗浅功法,修行数年只记得四处奔波。

    总觉得再坚持坚持就能成为高阶修士,又不甘心放弃长生的机会,数年来就这么不成不败的吊着,一次次说服自己再使使劲就能成功。

    小心翼翼谨言慎行的活着……

    呆坐许久,不知不觉已是傍晚。

    再一次叹气,起身准备继续在荒山里碰运气。

    忽然。

    瞧见半山上的浓雾有些奇怪,仔细看去,朦朦胧胧看见雾里有条龙游走,再细看,原来只是一缕深色雾气,可女子记得好像看见龙鳞和四爪……

    山野荒林不会平白无故出现异象,女子抓起包裹快速赶路。

    世上哪有什么奇遇,不过是邪魔诱惑贪婪者的假象罢了。

    遇见异象就往前凑的人要么傻要么蠢,迟早成为别人的药引炼成大丹,修行须脚踏实地,莫要幻想。

    脚步匆匆走进山谷浓雾里。

    走着走着,眼前浓雾终于散开,女子猛地停下脚步。

    眼前出现一条约莫丈宽的蜿蜒石阶,抬起头,看见山顶一栋精美高层楼阁,不知何时自己居然走上了半山腰,光滑岩石山嵴风雨侵蚀留下深浅痕迹,山崖之下是云海。

    “……”

    紧张的不自觉吞咽口水,用力握剑柄的手关节发白,后背紧绷。

    那楼阁周围白云清风相伴,傍晚时分,点亮的灯笼与初升的圆月相呼应,楼内的灯火透过格栅窗纸洒出朦胧金色。

    紧张的女子却不敢再往前走,脚步慢慢往后退,退进浓雾里。

    过了片刻,女子再次出现在石阶上。

    被困住了……

    这一次她的脸色变得难看,犹豫再三只得低头拱手作揖。

    “晚辈一时疏忽误入贵宝地,还请前辈高抬贵手。”

    低头默默等待,然而没有任何异常,月光里只听得虫鸣喧嚣风吹树叶簌簌,硕大圆月上升挂在楼阁檐嵴上,祥和宁静令女子很不适应,越没异常越紧张害怕,折磨的焦虑恐惧,传说许多心灵扭曲的邪魔以折磨人为乐。

    就在快要绷不住的时候,台阶上跑过来个什么东西,一只猫?

    胖头猫不情不愿下山迎客,没办法,店里只有自己这么一个跑腿的。

    迈着霸气步伐走到女子跟前,习惯性嗅了嗅气味。

    转身往回走,走两步回头看看原地不动的女子,再走两步再回头看看,示意赶紧跟上。

    “……”

    女子略微沉默,叹口气,抬脚跟上怪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