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启预报 风月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野兽们

    火焰,再一次被点燃。

    照亮了一张张兴奋的面孔。

    在街道之上,燃烧的车筐将渐渐暗淡的夜色照亮,那些涌动的焰光映照在破碎的玻璃上,在倒影里,那些模糊的人影在暗淡的昏光里飞奔,欢呼,呐喊。

    宛如舞蹈那样。

    庆贺着大厦的坍塌和得来不易的胜利。

    “审判!审判!审判!审判!”

    在兴奋的呐喊声中,一个个头破血流的经营者哭喊着,被从商场里拽出来,他们奋力挣扎,绝望的哀求,最后,被冷酷的投入到熊熊燃烧的火堆中去。

    凄厉的惨叫声响起,经久不息。

    “万岁!万岁!”

    陷入疯狂中的市民们高举着双手,欢呼着,庆贺着那些倒卖粮食和囤货居奇的犯罪者们的死去。

    当此处的火焰暂熄,涌动的人潮就会自发的向着另一处燃起的火焰围拢而去。

    宛如追逐火焰的飞蛾那样,成群结队的,宛如潮水和乌云,渐渐将这一片充满了混乱的城市覆盖。

    而就在那些人流拥挤的街口上,在焚烧的建筑之前,一辆辆还烙印着黑马工业的卡车停在人群的前面,披着黑袍的信徒们抛洒着车厢里的储备。

    粮食、饮水、肉类、牛奶,乃至更多的……枪械,刀剑,弹药,和燃料!

    “拿去吧!尽管拿去!全都拿去!”

    信徒们举起喇叭,向着那一张张面孔嘶声竭力的呐喊:“去尽情的吃吧!喝吧!”

    “赐予你们的,便是终末之兽的肉与血”

    枯瘦的主教撑着拐杖,向着所牧的兽们纵声咆哮:“去行当行的路,打该打的仗,守应有的义,当最终的审判降下时,自有公义的冠冕为汝等存留!”

    “圣哉!圣哉!圣哉!”

    虔诚的赞颂自万世乐土的暮光之中升起,此起彼伏

    枪声和火焰在扩散。

    像是蠕动的怪物一样,自底层,漫卷着,缓缓升起,随着混乱的人潮,向着上层一寸寸的拔升。

    万年娱乐场、环形运转站、大教所、白石路、长庆广场、寻乐中心……

    一座座巨大的建筑在爆炸和坍塌声中,渐渐的,沐浴在火焰里。而在火光照耀之下,乞讨的孩子、浑身污渍的工人、穿着破衬衫的打工者乃至那些看上去慈眉善目的老人,每一张面孔都洋溢着喜悦和满足,如此充实的,呼唤着那个赐予他们救赎的名字。

    “调律师!”

    “调律师!”

    “调律师!”

    野兽们在嘶鸣。

    成群结队的,奔驰在大街小巷之中,饥渴的寻觅着每一包食物的下落,争夺着每一件财宝的归属。

    毫无任何的生涩与抵触,就连他们自己都为这强烈的本能与顺畅的行为而阵阵惊奇。

    就好像……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生存方式一样。

    终于找到了,灵魂中所空缺的那一块东西。

    如此充实。

    不需要正义的呼唤,也不需要公平的怒火,更不必美德的号召,只要遵循灵魂深处的饥渴就足够了。

    只是在熊熊燃烧的火焰里,去撕咬,去破坏。

    或许,不是这一天突如其来,而是它们早已经等着一天太久。

    饥饿究竟是理由,还是借口,已经没有人能说清楚了。大家都已经沉浸在这一场再次开幕的狂欢里。

    忘记了没有穷尽的工作、抛下了看不到尽头的贷款,同时,放弃了理智和思考。

    不再去苦痛挣扎,也不去卑躬屈膝和含泪爬行。

    只是本能的,想要让别人,让这个世界,同自己一样

    落入地狱!

    轰!

    不知不觉,当炽热的焰光再度升腾而起的时候,竟然已经快要近在咫尺。

    在警笛声此起彼伏的顶层区,希望能源的总部顶层。

    庞大的落地窗之后,节制凝视着那些渐渐靠拢的火焰和浓烟,在这一瞬间,终于,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啊,槐诗。”

    在那一瞬间,统治者的身后,响起了崩裂的声音。

    在空万世乐土的阴暗投影中,这漆黑的人造地狱之上,五道纵横交错的锁链正在激烈的摩擦着,纠缠在一处,动荡不休。

    就在最前面,秩序之索再一次的,遍布裂隙。

    可刚刚破裂的声音,却并非来自于此处。

    而是隐藏在最深处的力量,存留在无数意识之中桎梏,由数之不尽的灵魂所串联而成的封印道德之索!

    那便是由至福乐土倾尽所有心血设计的成果,由无数的祭祀和信徒用自己的生命所编制出的奇迹。

    可现在,就在节制的凝视之下,道德之索,震颤着。

    崩裂缝隙!

    啪!

    从这一刻起,地狱之道德,开始被颠覆……

    这便是调律师的目的!

    “你有想过,道德是什么吗,节制先生?”

    当再一次的回到牢笼里的时候,统治者看到了囚徒的笑容。

    还有,同款的嘲弄。

    “看样子,您似乎才刚刚……唔,回过味儿来?”

    槐诗放下了手中的书,垂眸看向了自己的对手,俯瞰:“感觉如何?是否,如同荒漠中迎来甘霖一般清爽呢?”

    “这就是你的目的?”

    节制冷冷的看着他,“你的那个,狗屁什么……至终教团?还有你所做的那些……就是为了现在?

    为了让那些疯狗鼓起勇气,反噬自己的主人?”

    “疯狗?或许”

    槐诗耸肩,好奇的问:“可你何曾是他们的主人呢,节制?又是谁,是哪个,是什么玩意儿将他们变成现在的样子?”

    “难道,你不曾经在我的面前,对自己所做的一切,对他们的模样,洋洋自得的夸赞么?”

    枷锁之中,囚徒漠然的发问:“这难道,不就是你们亲自所打造的道德么?这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结果么?

    在享受好处的时候就觉得天经地义,有朝一日遭遇了反噬之后,就反过来怪别人的不好,都是其他人的错?

    这样的心态”

    他停顿了一下,欣赏着节制猩红的眼瞳,从不曾隐藏的恶意就从笑容中溢出:“也未免,过于,天真了吧?”

    此刻,就在两人之间,万世乐土的投影中,又有一道裂缝从道德之索上浮现。

    崩裂的声音,如此清脆。

    宛若哀鸣。

    什么是道德?

    难道不就是这一份灵魂之中的共性吗?

    社会之所以能够建立的基础,族群之所以能够维持秩序的准则。

    善是好的,恶是坏的,不应偷盗。伤人者抵罪,杀人者偿命,忠诚者得到犒赏,背叛者死无葬身之地!

    这便是道德。

    而在万世乐土之中,牧场主所创造的‘食物链’内,【道德】,便更加的简单只要‘吃’,就够了。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如同兽类一般,彼此厮杀,在永无休止的循环中,感受永恒的煎熬和痛苦。

    这便是所谓的,【弱肉强食】!

    可是,如果,倘若……强弱之位陡然逆转呢?

    倘若,弱者食强呢?

    倘若,地狱食物链的循环,被打破了呢?

    青草生出毒液,不愿意被牛羊啃食;牛羊长出獠牙,不愿意被虎狼所吞吃;厮杀的虎狼们陷入饥渴,在愤怒中失去忍耐最后,在毒液、獠牙和虎狼的野心中,食物链层层脱节,毁灭的火焰燃尽一切……落得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相比五彩斑斓的地狱绘卷,这一片赏心悦目的空白,才是真正让人愉快的结果。

    既然要吃的话,那就吃!

    去放纵饕餮!

    不必在意不曾存在的秩序,也不必在意不会到来的明天。当饥饿的时候到来,就循着我所开辟的路,去像是野兽那样的掠食。

    哪怕这一条路通向的只有毁灭。

    但是,一切再无所谓。

    吃!吃!吃!

    只要吃,就够了!

    蚂蚁蚕食猛虎,鬣狗分食虎豹、巨蟒吞下大象,巨鲸吞吃潮水,从大地吞吃太阳,直到将一切彻底吞尽!

    哪怕迎来终结也在所不惜!

    调律师所创造的未来里,从来没有希望和救赎。

    是更加彻底的,毁灭!

    “因吃而生的一切,就让它们因吃而灭亡吧。”

    就仿佛能够窥见那些熊熊燃烧的火焰那样,囚笼之中的槐诗微笑着,向着地狱发问:“相食而生,又何如相食而死呢?”

    轰!

    上层区,巨大的油罐车,撞入精致的园林之中,炽热的灼流扩散,将坍塌的楼阁和其中的人尽数笼罩。

    惊恐的尖叫和狂喜的笑声回荡在大地之上。

    而在渐渐深沉的夜幕之中,又一道耀眼的篝火被点燃。

    人们仿佛在舞蹈。

    在火光里,他们唱啊,跳啊,哭啊,闹啊,畅享着这一场永不结束的狂欢。

    当夹杂着灰烬和恶臭的热疯吹来,绞刑架上的丰碑仿佛便无声的摇曳。如此,向着丑陋的世界,向着野兽们,献上祝福。

    去吃吧,去喝吧,去狂欢,去猎食!

    倘若人性之善依旧不足的话,那么就用人性之恶去将地狱点燃!

    让我们去将这一切都吞吃殆尽。

    不论前面的是地狱,还是所谓的……神的‘天国’!

    这便是调律师所应许你们的,灭亡。

    囚笼之内,骤然有刺耳的声音迸发。

    无形的力量凭空涌现,拽着槐诗的领子,掐住了他的脖子,就仿佛能够让灵魂窒息那样,粗暴的扯着他。

    来到节制的面前。

    “别做梦了,槐诗!”

    统治者的五指收紧,蹂躏着囚徒的灵魂,宣泄震怒:“你以为我会输么?简直是,痴心妄想!”

    “不是‘以为’。”

    就在统治者的钳制之下,槐诗看着他,那么怜悯,“从一开始,你们就已经输了,节制。”

    他说:“从我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开始”

    从你们,胆敢成为我的敌人那一瞬间,开始!

    短暂的死寂里,节制呆滞在原地。

    怔怔的看着自己在槐诗眼瞳中的倒影,如此渺小,宛如尘埃那样。

    而那一片看不见尽头的黑暗里,无穷的愤怒、悲伤、苦痛与怨憎中,仿佛有什么庞然大物从深渊中缓缓升起。

    借着这一双眼瞳,向着他,冷漠俯瞰。

    令他不由自主的,毛骨悚然。

    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和自己为敌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这哪里是什么现境的英雄和守护者?!

    在那一具灵魂之中所藏着的,根本就是连深渊的统治者都为之不寒而栗的恐怖本质!

    这究竟是吹笛人的恶作剧,还是波旬的杰作?亦或者,是那个看起来冠冕堂皇的天文会,光芒四射的理想国所创造出的怪物?!

    可只是瞬间,那狰狞的一切就仿佛幻觉一般,消散无踪。

    所剩下的,只剩下一片平静和冷漠。

    那就是来自敌人的最后怜悯。

    “选吧,节制,留给你的选择已经不多……”

    槐诗抬起空空如也的两只手掌,向他展示从不曾存在过的两枚药丸:“现在,是眼睁睁的看着所有人脱离枷锁之后,变成毁灭一切的野兽?

    还是,你自己亲手,去将你们所打造的食物链,彻底毁掉呢?”

    寂静中,节制的神情抽搐,震怒的凝固之魂几乎要撕裂这一具人形的伪装,破壳而出,要将这个该死的家伙撕扯成粉碎!

    可到最后,他终究没有再浪费时间。

    只是缓缓的松开了自己的五指。

    “别忘了,槐诗:狗这种东西,哪怕再怎么疯狂,也终究是会害怕鞭子的!”

    节制冷眼看着无数锁链再度将囚徒重新束缚的样子,最后告诉他:“一切都还没有结束……”

    “嗯,那就去召集所有人吧,节制。”

    槐诗欣然点头,仿佛祝福一般的说道:“去实施你的计划,去力挽狂澜,去保护你所拥有的一切,就像是‘英雄’一样。”

    黑暗的最尽头,调律师依旧微笑,告诉他:

    “我一定会,拭目以待……”

    轰!

    大门关上了。

    最后的光线断绝。

    可当节制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时,却看到,黑暗的夜色已经被再度照亮。

    再看不到那些如同星空一般璀璨的灯火和耀眼的霓虹,只有一道道猩红的火光在落地窗外的世界中缓缓的蠕动,匍匐,爬行。

    宛如蛀虫一般那样的,要一点点的将所有的一切,蚕食殆尽!

    可距离真正的毁灭,还太远!

    节制冷笑。

    一切才刚刚开始!

    “通传各大企业,召集所有人吧。”

    节制拿起电话,肃声的吩咐:“用我的权限,调动征伐军团入城不能再这么放任下去了。”

    电话中,秘书恭谨的受命,毫无折扣的将这一份来自节制的意志贯彻了下去。

    就在一道道命令之中,观望至今的希望能源开始了新的运转和动作。

    半个小时之后,希望能源的飞行编队从空中落下,在护卫的追随和保护之下,节制穿过最后的道路,疾步走向了议院大会堂。

    层层大门在他面前轰然洞开。

    踏着华丽的红毯,他一步步的走向圣都的心脏,属于他的领域之中!

    可这一次,当最后的大门在他面前被推开的时候,他却只能看到,空空荡荡的大厅。

    一片凄清。

    长桌之间,只有侍从们紧急摆上的果盘和茶水。

    辉煌的水晶吊灯下,那些繁复的壁画和精致陈列之间,只有两排寥落的椅子,以及,一个个没有主人的名牌。

    没有人来。

    寂静里,大门在他身后缓缓关闭了。

    “……”

    节制沉默的凝视着这一切。

    他低下头,看着手机屏幕上的通讯录,缓缓拨动页面,一个一个翻看着那些名字,最后,却并没有再播出那些电话。

    就好像,明白了什么一样。

    他自嘲的轻笑了一下。

    摇了摇头。

    将手机盖在了桌子上,然后拉开椅子,重新回到了那一张自己曾经主宰圣都的宝座之上。

    最后,亲手为自己倒了一杯酒。

    只是,当端起杯子的时候,从许久之前一直压抑到现在的怒火,却再无法克制的,彻底爆发。

    啪!

    酒杯在收缩的五指之间破裂,琥珀色的酒液混合着鲜血落下。

    统治者闭上眼睛,狰狞的神情扭曲着。

    在一片死寂里,无声咆哮.

    这个地狱里,不需要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