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最初进化 卷土

第八十章 另外一批空间战士?

    方林岩道:

    “行,这件事你要什么交代我给你什么交代,只要你不让我偿命,咱们都能谈。”

    李沮也没料到方林岩如此回答,说实话,他见到这位“胡少爷”交际圈以后,早就断了杀掉方林岩的心思。

    却听方林岩继续道:

    “这一支倭寇侵我家园,来得委实有些蹊跷,其中有一个核心人物叫做大官司,乃是日本的邪教头目!他身上必然隐藏着许多秘密,并且若不杀了他的话,那么来袭的这些倭寇也是有了核心,后患无穷!”

    “我现在手中虽然能动用绿营兵,但霍师傅和五哥都是重伤,只有一个李三帮忙,说实话没有什么把握,不过若是多了李大师兄你的帮手,那就不一样了。”

    李沮瞪着方林岩,却不料过了几个呼吸之后才咬着牙道:

    “得加钱!一万五千两!”

    说实话,不要说一万两了,就是五千两对于李沮来说,都是这辈子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活钱了,他之前在心里面犹豫纠结了半晌,竟然就是为了要这加价的五千两。

    这还真是让方林岩哭笑不得!觉得自己高估了这家伙,不过仔细一想这其实也正常,剥离掉李沮的宗师身份之后,他不就是个窝在乡下的神棍头子吗?还能有多大的见识?

    这人虽然性格古怪,脾气桀骜,但方林岩之前的所作所为,深得晓之以情,诱之以利的这八字精髓,他既然入了方林岩的彀,那就真的是很难跳出来的了。

    对李沮而言,这一次出手帮了方林岩,乃是又得了面子又得了实惠的好事,心下也不怎么抗拒,毕竟有钱拿啊!

    而对方林岩来说,李沮这家伙实力也强,身边还有一群鸡鸣狗盗之徒。外加他是香教大师兄的身份,关键时候自己丢些银子出来,还能通过他的人脉,帮忙叫来香教的人帮忙。这可是买一送N的好事啊。

    与李沮达成了交易之后,方林岩急忙又去看霍师傅与王五,发觉他们两人虽然伤重,但都是性命无忧,无非就是吃药调息的事情。

    而两人都是宗师,已经是进入了内气修炼的阶段,所以恢复速度远比普通人要快,而王五除了内伤之外,伤势最重的就是拿刀的右手手掌了,承受了惊人的反震力量,拿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多处骨折。

    好在霍师傅精通外科,仔细查看之后也说没有大碍,无非就是调养而已。

    方林岩这时候也是好心的问问他们,要不要试试自己从日本带回来的疗伤极品:口嚼酒,刘大人之前喝了之后立即转危为安,两人还是有些意动的。

    不过,当他们两个知道了这玩意儿的酿造方式之后,脸色都有些发白。

    像是王五这样刀头歃血,豪迈无比,视死如归的汉子居然露出了畏缩的表情,干笑道:

    “要不还是算了吧。”

    比起王五的委婉来说,霍师傅则是更显得直接一些,他斩钉截铁的道:

    “把这玩意儿拿开!”

    面对两人的反应,方林岩哈哈一笑,算是冲澹了几分当下的紧张气息,然后便找旁边的营官了解当下的情况。

    果然不出方林岩的所料,樱花跑来斩首一击,立即就导致绿营兵布置好的包围圈出现了一个明显的漏洞。

    并且还有更大的变数出现了,在日本人突围的时候,旁边的淀中居然又划出了两艘大船,上面差不多也有百余名浪人,举起刀子就“屋里哇啦”的冲了上来。

    这显然就是日本人预先布置的暗子和底牌了,预先埋伏下一批人手在外面,预防有什么事情,果然这时候就派上了用场。

    此时敌人双方里应外合,绿营这边也是心无斗志,远远的放了一排枪,就直接让他们冲了出去。

    方林岩此时也是眉头紧皱,就目前掌握到了情报来说,日方的底牌还是多啊,多了这百余名生力军,就算是没有樱花的事情发生,只怕是也能成功脱出。

    毕竟刘总兵的这批兵丁在绿营兵这个群体里面堪称精锐,却也只是因为绿营这个群体烂透了的缘故,其真正的战斗力也就是一般而已。

    所以,就目前掌握到的情报来说,自己其实根本就没必要去追了,因为敌人现在根本就不是残敌,自己手里面的力量投放进去搞不好就是送菜!

    就在方林岩紧皱眉头的时候,远处居然又奔来了一个传令兵,跑得那个气喘吁吁的,快到了的时候居然还摔了一跤,尽管鼻血都摔出来了,但依然是满脸喜色:

    “大喜,大喜!!援军来了!”

    听到了这名传令兵的话之后,一干人的表情都是相当愕然,甚至包括刘总兵也是一样:

    “援军?哪来的援军?”

    传令兵道:

    “小人也不知道,但看马队上打的旗号是宋字。”

    对于天津这边的军队,方林岩也不是很了解,但刘总兵刘家亮却是门儿清的,立即喜道:

    “津门这边的军队虽然多,但能在这个时候赶来的,并且还姓宋,应该就是宋庆宋军门的人了!”

    传令兵听了也道:

    “是啊,来援的都是骑着高头大马,背后背着连珠快枪的骑兵,神气得紧!少说也是有六七百号人。”

    刘总兵听了立即道:

    “那是了!当年宋庆在僧王麾下做过,僧王于八里桥之战以后心灰意冷,觉得从此骑兵在洋人的火器下已经全无用处,便将剩余下来的骑兵解散,自己回京静养。”

    “当时宋庆已经依附上了中堂大人,于是就拿了大笔银子去招揽那些被解散的骑兵,那可是大清最后一批骑兵种子啊,于是他的手下就多了一个骑兵营头。”

    “后来中堂大人也觉得,在京津之间应该保持一个快速机动的力量,这样的话,一旦遇到什么不测之事也可以迅速做出反应,所以就陆续拨款,将这个骑兵营头给保留了下来。”

    “后来在剿灭捻匪的时候,这个营头也发挥了巨大作用,所以宋军门一直将之当成心头宝的。”

    听到了援军这边的来龙去脉,方林岩心中也是顿时了然!他立即就醒悟了过来,这是己方暗藏着的空间战士出手了!

    自己能在这晚清末世当中寻觅到宋育人这样的英杰为突破点,那么对方就能找到宋庆这样的名将进行投资!

    此时的宋庆同样也是驻守在津门一带,乃是与刘铭传齐名的名将,手下也是人才济济。

    另外的空间战士想必为了投资他肯定也耗费了极大的代价,并且宋庆的官儿是比刘家亮要大的,肯定能动用的人脉和资源更多。

    刘家亮追着这帮入侵倭寇揍,肯定早就被宋庆这一方的空间战士盯着了,他们肯定早就有摘桃子的心思!密切监控着这边的动向。

    这时候见到日本人这边居然能死中求活,逃出生天,而刘家亮这边也确实也是已尽全力,那么当然就全面出动,一定要扮演好黄雀的角色!

    面对这样的结果,方林岩当然不肯放弃!他很干脆的对着刘总兵道:

    “大人,这帮日寇十分狡猾,友军仓促来援,我等也不能袖手旁观了,请拨一营队伍给我,让我带着去追击试试!”

    刘总兵慨然答允,从他的角度来说,方林岩的要求有百利而无一害。

    对于友军居然冲出来摘桃子,做黄雀的这种龌龊事情,刘总兵也是相当恼火,此时他身受重伤,也希望拨一支兵给方林岩过去之后能够斩获敌酋,将自己的功劳坐实,毕竟击溃敌人和击毙敌人首领的功劳又不一样了。

    于是很快的,方林岩手底下就有了差不多两百号兵丁,不过这支兵丁是由刘总兵的妻弟:余同知领着的。

    虽然这位余同知嘴上说得很好听:胡公子一声令下,刀山火海在所不辞,但是方林岩心里面很清楚这话就听听而已,真要是前面危险很大的话,那么他们肯定二话不说马上跑路的。

    好在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方林岩自己也不想去打硬仗,他的最基本的目的已经达到——组织日本派遣过来的这支特遣队继续破坏,至少使其不能在天津造成慌乱。

    所以,方林岩就迅速调整了一下心态,接下来就走一步看一步了,反正是搂草打兔子,能逮着就逮,捎带活儿,能抓着就抓,撵不到就算了。

    ***

    十分钟之后,方林岩就已经带着人来到了一处空地上。

    这里本是一处打谷场,连通着旁边的官道,足足有七八亩地的面积,差不多都赶上一个足球场大小。

    如此面积的晒谷场,在当时的农村里面可以说是很少见了,却是因为当年这里乃是一处王侯之墓,被盗以后坍塌,村民将之平整因为却因为下方修墓的时候用了大量的水银等等药料,所以之后就寸草不生。

    村民无奈之下,就将用来做了晒谷场,此时这里可以用尸体狼藉来形容,并且以日本人的尸体居多,

    当时这群人刚刚冲破绿营的包围,并且里应外合自以为逃出升天,结果就遇到了接近三百名骑兵的突袭!这一手可真的是彷佛打蛇打七寸一样,来得是漂亮至极,并且这时候已是早晨,天已经早早的亮了起来。

    也正因为如此,这群日本人此时就算是再强,立即就遭受到了重创!毕竟在平原上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遇到骑兵的集群冲锋,那可真是一场可怕的噩梦。

    好在旁边不远处就是水淀,而这时候那位大官司施展出了神术,召唤出了大量的雾气笼罩在了战场上。

    同时还有不少日本人不惜一切代价的扑向骑兵用于迟滞其行动,争取到了一定的时间让剩余的人纷纷跳水逃走,否则的话一干人在这里全部“玉碎”了都是正常的。

    此时方林岩来到了这处战场上之后,发觉这里还有十来名留下来的断后日本人,并且他们一个个都是身上带伤,腿脚有些不便,显然是跑不了了。

    但哪怕如此,这帮倭人也是异常死硬和顽固,在这种情况下居然缩入到了旁边的一座谷仓当中,抵死不降!!

    绿营兵攻了两次之后,虽然杀了几个倭人,但是这些人存了必死之心,轻易就拉了几个垫背的,绿营兵一看这原来不是软柿子啊,立即就放了一群人在这里监视,剩下的一哄而散,都沿着湖岸奔驰去剿杀那些跳水逃走的漏网之鱼了。

    方林岩此时见到那谷仓修筑得还颇为坚固,应该是避免里面储存的粮食被盗的缘故,正打算找些人来,然后点一把火直接将里面的这些杂碎全部烧死在里面,却忽然见到了庄子里面走出了一群人来。

    这群人面目呆滞,行动僵直,走路的时候了无生气,看起来就和行尸走肉一般,看他们的穿着打扮,则应该是李家大院本来的居民,只是看他们的样子与死人相比起来就只是多了一口气而已。

    这帮人茫然走了过来之后,旁边的绿营兵就将其拦住了,为首的一名将官见到了他们之后,忍不住也是叹了一口气,知道这些都是被日本人在昨天晚上祸害苦了的老百姓,因此和颜悦色的道:

    “老乡,不要往前走了,前面那屋里面躲了几个日本贼,凶恶得很!”

    没料到这将官不说倒也罢了,一说的话,这帮人立即就转身对着那边走去,根本拦都拦不住,旁边的小兵见到自家的哨长被推开,急忙提着刀走过来大骂道:

    “你们这帮不知死活的杀才”

    结果他的骂声刚刚出了口,就见到了一个老人慢慢的转过头来看着他,这个小兵立即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这小子在绿营兵里面也称得上一句勇敢善战。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老子这辈子玩的小娘皮也多,亲手也杀了三四个腌臜货,身上面的伤就没有一处是背后的,就算是死了也值!

    但是,这小兵却从未见到过老人这样的眼神,木然,呆滞,了无生气,活人根本就不可能有这样的眼神,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眼神被人看了之后,却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