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数风流人物 瑞根

壬字卷 第二百六十二节 直勾横直,拳拳到肉

    黑暗中行进的队伍犹如数条在大地上蜿蜒而进的长蛇,悄无声息地向着北面推进。

    “将军,前面还有五里地就到信都了。”

    “很好,按照计划进行,苍城你率部从南面攻城,力求一鼓而下,若是不能也要尽可能吸引敌军主力,我们走西面进城!”

    “遵令。”

    黑暗中大军迅速分成两路,沿着洚水向北突进。

    信都城。

    抱着长矛的士卒打了一个呵欠,抹了一把溢出的泪花,忍不住跳了几下,这三更半夜天寒地冻,委实能冻死人。

    “雷二,你说总兵大人就这么让大家伙儿缩在这冀州城,不肯过索卢水去,得拖到什么时候去了?”

    “你管他的,在这里有吃有喝,非得要过索卢水去打仗么?”

    “可我听说北边儿蓟镇那边已经来了三拨使者来了,要让咱们出兵向东啊,听说要让咱们拿下枣强,那边根本就没有宣府军和大同军驻守,……”

    “谁说的?蓟镇那帮人的话能信么?”那个被叫做雷二的精瘦男子抹了一把鼻涕,缩着脖子道:“我听上边儿说,枣强那边就是一个陷阱,哄着咱们过去,没准儿一过去,就会被宣府军给围住,到时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谁来救咱们?”

    “可是咱们就这样一直在这边耗着,这仗怎么打啊?”抱着长矛的士卒吸溜了一下鼻子,“蓟镇军那边听说在北边都打起来,咱们这边啥动静都没有,怎么交票?”

    “怕啥?南边西北那帮人不也一样,赖在广宗、威县一动不动,这打仗么,不就是看谁耐性好么?说不定拖着拖着,对方就耗不起,就要败。”

    二人正在说着闲话,却不经意间听见些什么声音,雷二耸起脊背,竖起耳朵,想要听什么,但似乎又没有什么,探出头从雉堞向外伸出去,看着城外黑魆魆的一片,什么也没有。

    “徐三,你听到什么声音没有?”雷二不放心,问道。

    “什么声音?”徐三也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向外探头,“没听见什么啊,咦,那是什么?”

    两人都疑惑地瞪大眼睛举起旁边斜插的火把,看着城外,城外似乎传了阵阵古怪的声音,既像是地面震动,又像是整齐的撞击,慢慢地越来越大。

    二人脸色煞白,一刹那间便明白过来,这是大股部队行军的步伐声,几乎来不及多想,两人便抢到了门楼处厉声高喊起来:“敌袭,敌袭!”

    紧接着便是鸣金示警声轰然响起,整个信都城顿时躁动起来。

    而这一刻,城外的大军特突然举火,一片如暗夜星河一般的图案在城墙下浮现,士卒们这个时候再也无需隐藏掩盖什么,呐喊着朝着城墙边上汹涌而来。

    整个信都城内乱成一团,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的苏晟度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遭到突袭,敌人是从哪里来的?是大同军还是宣府军?亦或是本地民变?

    刚接到南城被攻击,敌军正在撞击城门攀爬上城墙,忙不迭地命令预备队立即增援南城,那边又传来西城城门被城中内应打开,敌军大军入城了。

    这个消息让苏晟度顿时眼前一黑,身子也一下子挼了下来,完了!

    刘白川得知消息时,惊得几乎从椅子上跳起来。

    “你说什么?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将军,是从北边跑下来的山西镇溃兵,我们的斥候在甘陵城一带遭遇了大量山西镇溃兵,有数百人之多,都是从南宫县那边逃跑下来的。”奏报的部下也是满脸大汗泥土,显然是一路疾驰回来,忙不迭就来报告了。

    “属下刚从威县带队准备沿着洚水北上走一圈,没想到就遇到先前派出去的斥候回来,宣府军突袭了冀州,山西军大败,全军溃灭,……”

    “宣府军哪有那么容易溃灭?五万多人,就是五万头猪,宣府军也不可能一下子杀光!”饶是刘白川素来性子沉稳也忍不住暴怒起来,一下子将案桌上的笔墨纸砚全部扫落在地:“到底是宣府军还是大同军?不是孙绍祖在和苏晟度对峙么?”

    “据说是宣府军,不是大同军!”部下也是急不可耐地回答道:“宣府军谢文胜部!”

    听得说是谢文胜部,刘白川一时间没有说话了。

    谢文胜是牛继宗手底下头号大将,在王子腾担任宣大总兵时就是副总兵,和察哈尔人也是打过无数仗的宿将。

    但是谢文胜部不是还在东昌府么?怎么会突然一下子就跑到数百里外的冀州去了?就算是有运河可以调动,也不可能如此才对,除非对方早就有预谋,甚至一直在做伪装掩饰,而且还成功地欺骗了自己。

    想到这里刘白川内心更是愤怒,毫无疑问如果是这样,自己是有责任的,竟然没有发现数万大军从眼皮子下边悄悄溜走了,才会导致这样的情形发生。

    “宣府军怎么偷袭冀州?难道进攻南宫他们就都没有发现?”刘白川心思慢慢收了回来,还是无法相信。

    苏晟度虽然平庸了一些,但是排兵布阵却很谨慎,在新河、南宫都驻扎有大军,虽然在枣强没有驻军,但是却有大量游骑哨探,宣府军只要超过三千人就很难躲过这些游骑哨探的耳目,而且还有索卢水和洚水阻隔,宣府军哪有那么容易就实现突袭?

    “听说是宣府军从武城以北的甲马营悄悄登陆,然后连夜东进,从南宫南面绕过了南宫县城,然后从新河与南宫之间直接插进去,偷袭了冀州,苏晟度毫无防范,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所以……”

    部下说话声音有些低沉,尤其是说到南宫南面的时候更是顿了一顿,刘白川心中却是一抖。

    南宫县城就在广宗县的边上的,如果宣府军绕过南宫县城,那就肯定是从威县、广宗境内穿过去的了,由于山西军和西北军这边没有交道,双方联系很少,所以广宗和南宫之间就形成了一个若隐若现的空档,谁知道居然就被牛继宗抓住了。

    “洺水城我记得我们有驻军,难道没有发现么?”刘白川沉声问道。

    洺水城在威县以北,唐初武德五年太宗李世民与刘黑闼大战于此,反复争夺,后元代在这里设立威州,刘白川在这里驻军五百,也就是防着威县和广宗以北这一片为敌所乘,只是他没有预料到敌人会如此大胆。

    “洺水那边没有发现,毕竟那边距离南宫还有几十里地,这样大一个空档,便是几万人要过去,也很容易。”部下解释道。

    刘白川已经没有心思想太多了,虽然还不清楚山西军究竟被打成什么样了,但是可以想象得到连冀州都被攻下来了,那么苏晟度所谓的防御铁三角冀州、南宫、新河,估计就都崩溃了,五万大军恐怕也就所剩无几了,如果宣府军趁势南下席卷,自己如此分散的两万人能抵挡得住么?

    刘白川心里一个激灵。

    他的两万人被分散在从巨鹿到东明,上千里战线上,虽然南线因为依托有西北军主力所以并未布置太多,但是还是丢下了五千人,真正在北边这一片,只有一万五千人马。

    除了在鸡泽驻防八千主力外,其余七千人分别在大名府和巨鹿、广宗,太过分散,一旦宣府軍迅猛南下,自己未必抵挡得住。

    劉白川来不及多想,立即下令:“除了斥候多留外,命令洺水城、广宗、巨鹿各部立即南撤到鸡泽集中,大名府的诸軍也集中到永年,以防不测。”

    不得不说刘白川反应够快,当西北军刚从洺水、巨鹿、广宗、威县撤出不久,已经在南宫再度大胜的宣府军与另外一支从临清西进的宣府军偏师会师于威县,并迅速攻占了广宗,险些就把西北军数千人马包围在广宗了。

    双方在平乡一线接战,但是规模都不大,都是小股部队的接触战。

    就在宣府军突袭冀州,一句击垮山西军的同时,西北军刘东旸部也突然東进,跨过黄河,绕过丰县,在沛县击溃了淮扬军一部,然后一举攻克夏镇,彻底扼住了运河的这个咽喉所在。

    刘东旸在拿下夏镇之后还意犹未尽,向南攻陷峄县,向北突入滕县,宣府军在这一线驻军甚少,刘东旸部趁势横扫,将整个兖州西南这一片搅得一片人仰马翻。

    在刘东旸部拿下夏镇和周边的峄县和滕县后,土文秀部也随之跟进,将淮扬军逐出了丰县、沛县,彻底控制了黄河以北从砀山到峄县这一片,彻底将淮扬军和山东方面割裂开来。

    至此,刘东旸在夏镇趁机设立关隘,检查南来北往的船只,严禁北上船只将粮食、布匹、武器等各类战略物资向北运输,彻底中断宣府军和大同军的补给线。

    这一战略目的的达成,将迫使宣府军和大同军不得不做出艰难的选择,那就是要么彻底击溃西北军,要么就只能活生生的困死在山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