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有一棵神话树 南瞻台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太苍人陨,纪夏道心崩落【4K】

    太苍太都已经化为了一片火海,充斥毁灭之力的大神通蔓延在天与地之间。

    白起、六祸苍龙、三位雷霆大帝、朝龙伯、迟渔等诸多强者,还在奋力的抗争。

    来自于两大神朝和玉流天的强者实在是太多了。

    尽管太苍有大军在此。

    但是面对数量足足一倍有余的上宇道境强者,以及远远超过太苍强者数量的上宇境存在。

    太苍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在这场战争中取胜。

    但与此同时,白起、六祸苍龙、师阳、三位雷霆大帝、十二位太岁神明、四大凶兽、四位太苍正神、五尊界外天天主展露出来的力量也绝不弱小。

    太岁神明中,也已经有六位成就上宇道境。

    鼎盛的力量从他们身上绽放。

    战力也堪称无双。

    白起站在天空中,他身后四极镇神大军也凝聚成为一团团神元力场,扭曲了虚空。

    数亿太苍银卫兵分六路,气魄熊熊燃烧,守卫着太苍。

    九大神器悬浮在天空中,也在源源不断的为太苍儿郎们供应截然不同的能量。

    国祚之力不断涌入这些太苍强者躯体中。

    可是来自于两大神朝的神灵,也裹挟着浓厚的国祚之力来临。

    整座天空,都被他们的力量遮掩。

    天蜈大圣、鹿尽、赤桐神将各自带领十余名上宇道境强者奔行在天地中。

    他们只需要探出手掌,虚空立刻灰飞烟灭。

    一道道神通闪过,便是一处太苍大阵的剧烈震动。

    赤桐神将火红色木刀,她身躯之后乃是一片烈烈燃烧的火海!

    无穷的祸害,包裹住了这一方空间。

    太苍都在这火海中沉浮!

    太苍至宝地书完全笼罩整座太苍天地。

    否则此时的太苍,恐怕早已经化为一片废墟。

    而那位人族混乱神灵鹿尽,神色出奇的淡然。

    但是每每出手,便有一位位太苍道则神落入他手中的大鼎中,然后被他烹煮成为一锅肉汤,继而被他一饮而尽。

    天蜈大圣化为真身,化作不知多少万里长的天蜈,密密麻麻的虫足遍布四野八荒,就好像是一根根天柱,难以想象。

    同时又有密密麻麻的大神通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好像是海啸一样,要席卷整座太苍!

    “太苍不灭,我等真灵亦不死!”

    却见第一太岁背负星河站在宙宇间,他按下手掌,便带起一片星河坠落,抹杀了几位上宇境强者。

    神方上臣、流弃神作为天目上宇道境存在,他们被封神榜封为神灵,战力却同样强大。

    神方上臣以封神榜作为根基,同样以万千星河作为他的真身,悬浮运转在天空中。

    流弃神身后的神灵尸体不见,但手中的天戈,却仍旧锋锐无比。

    五尊人族界外天界主如今已归于太苍,他们也奋力而战,因为他们的子民与太苍生灵融合,太苍便也就成了他们的太苍。

    更何况,太苍这广阔天地间,绝大多数据都是人族子民。

    “太苍乃是人族中央之国,不可灭,不可亡。

    否则人族的根基,便从此毁去,要再造根基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

    照星庭界外天主宰奔行在天空中,他身旁又有石斧天主宰,他们目光灼灼,眼中也已经有了必死之志。

    “大雨界、长古天诸多同族子民,乃至两位主宰俱都可以为人族牺牲,那我们为何不可?

    人族传承至今,倘若没有几个敢死的人,又如何能够再现昔日的辉煌?又如何能够庇护这无尽的子民?”

    祭玄天天主温弱,一改往日的温和。

    美眸之中透露出重重的杀机,她大神通覆盖之下,天空中多出了无数的祭坛,这些祭坛上似乎镌刻着历史,历史中那些昔日的人族神皇纷纷涌现,他们的大道也接连到来。

    六祸苍龙、师阳也各自带着紫耀天、神虚十八界中的诸多神灵,不断出发。

    一位位混乱神灵被六祸苍龙捏碎了头颅,被六大天关吞噬!

    三位雷霆大帝则各自构筑出自己的雷霆神藏。

    紫薇太乙大帝、六波天主帝君、六天洞渊大帝身上雷霆闪耀,雷浆滚滚而动。

    雷霆星辰、雷霆天穹、雷霆深渊、雷霆世界俱都显化而来。

    无数的仙雷神通在这一瞬间涌现出来。

    天与地都被雷霆笼罩。

    他们面无表情,端坐在虚空中,雷霆大道爆发出来,无穷的力量跃然而来……

    这一刻,他们的位格几乎到达了某种极限,显得无比尊贵。

    四大凶兽、四位太苍正神也同样如此。

    凶兽咆哮,仿佛能够吞噬一切。

    四位太苍正神也带着山神、河神、太苍文士拯救一座又一座城池中的太苍子民。

    除了刚刚迁徙而来的太苍子民之外。

    那些早已在太苍生活多年的太苍生灵们眼中也毫无惧怕……

    “太苍乃是我们的家国,天下除却太苍之外,无我人族容身之处!”

    “即便是神灵,也不可让我们恐惧、让我们屈服!”

    一位位学宫先生高声大呼。

    他身后潮水一般的太苍青壮们,便手持武器,站在城池、家门前、街巷以内,抬眼望着天空。

    “倘若有仇敌前来、我等何惧一战?何惧一死?”

    天苍之庭网络借着天符阁符文师的神元,在天空中构筑出一道道光幕。

    光幕上,满是太苍子民们毫不畏惧,保家卫国的景象。

    就连那些青学弟子都众志成城。

    他们结成人墙,眼中有玉碎之志!

    这一幕幕景象,透过光影落入纪夏、蚩尤、玉流神君的眼中。

    玉流神君啧啧称奇,说道:“太苍确实与众不同,如此之多的人族,却能够众志成城,护卫家国,为此甚至不惜一死,这倒令我颇为意外。”

    纪夏望着光幕,一言不发,只是神色却显得颇为萎靡。

    可他心绪之间却肃然一片,又有一道神念,正在沟通太苍九州神器!

    九州神器中,传递而来的阵阵波动,和纪夏的神念合流,然后彼此共鸣,继而销声匿迹。

    与此同时……

    就连虚空中的诸多恐怖神器波动都消失不见。

    九州神器便如此缓缓隐于虚空之中!

    鲲鹏还在急速的朝着前去接应纪夏的太苍强者所在的方向移动。

    鲲鹏的速度几乎到达了极限,有助于天地间,穿梭于无尽的虚空,就连宙光都没有如此绝伦的速度。

    玉流神君身旁的白纣,也抬头望着光幕上的景象,只是眼神中却没有任何不悦之色,便如同是在看戏一般。

    难以想象白纣曾经乃是大息神朝太子。

    玉流神君似有所觉,他指尖微动。

    猛然间,一道紫色的神光流转出来,落于纪夏和蚩尤的头顶。

    “那些太苍强者已经来临。

    纪夏让他们停留在原处,不要靠近。”

    玉流神君笑道:“我之所以留着你的性命,与我修行之道有关。

    今日无论是太初人皇,还是大魔神蚩尤都要死在我的手中。

    只是我还要让你们绝望,让你们在绝望中死去。

    而我……只要吞噬你们的绝望,从宙不朽境存在的绝望中获得冉冉生机,从中获得机缘,从中获得你们的记忆,获得你们的天功、神通、大道,以此更进一步!”

    “等到那时,我即便无法踏入第三境,却也能够斩获堪比神皇巅峰的力量。

    人皇、大魔神,你等是我成道的契机,也是我的机缘,我敬重你们,且与我共饮一杯。”

    玉流神君看到纪夏眼中的绝望。

    他身后突然间悬浮起来一只怪物吸引。

    这只怪物长满了触手,仿佛是一个巨大的心脏,正在澎湃的跳动。

    而那些触手上,则挂着一尊尊强者的真灵。

    这些真灵就好像是养料一般,给这一颗巨大的心脏输送浓厚无比的真灵。

    恐怖绝望的气魄弥漫在那些真灵之上,永世不得超脱。

    “这是什么邪功?”

    蚩尤端坐玉案之前,皱了皱眉头。

    他转头看向纪夏,却发现纪夏眼中充满了……恐惧!

    纪夏竟然在恐惧?

    他的道心竟然再度震荡,便如同方才那般!

    蚩尤神色越发凝重,他眼中又有凶戮光芒闪过,落入纪夏的识海之中。

    却发现纪夏的识海之中,又有一座紫色的天穹悬浮,完完全全镇压了纪夏的情绪,镇压了他的意志!

    一瞬间。

    须臾之间,蚩尤再度显化出九黎天虚幻影像,想要磨灭着一座紫色天穹。

    然而,玉流神君此刻探出手掌,朝着蚩尤的方向轻轻一握。

    霎时间。

    蚩尤便感觉到,四面八方皆有鼎盛的大道力量传递而来,顷刻间就将纪夏识海中的九黎天虚幻影像碾压成为灰烬。

    蚩尤冷哼一声,正要继续显化九黎天虚幻影像。

    却只觉得自己的神藏开始震动,海量的神元开始流逝,头痛欲裂,便仿佛受到了一件宙不朽境道器一击!

    蚩尤浑身的神元消散,就连他的眼神也短暂的失去光泽。

    玉流神君看到这一幕,笑着摇头道:“大魔神,你当绝望,原本你堪称盖世无双,神皇之下几近无敌,但是现在你却深受重伤,只能够被我玩弄于鼓掌之间。”

    蚩尤受伤太重,根本无法平凡的凝聚力量。

    玉流神君又看向了纪夏,他心中暗道:“上一次你能够挣脱我的神无耶道真恶典,不过是因为蚩尤横插一手,如今我有了防备……人皇也要道心跌落而死!”

    便如同玉流神君心中所想。

    此时的纪夏,死死的注视着光幕,他眼神不再自信,也不再自傲,变得毫无光芒可言,嘴角甚至在缓缓的抽搐……

    玉流神君循循善诱,指着光幕说道:“你看,那是谁死了?”

    蚩尤心中一惊。

    他看到纪夏果然寻着玉流神君的指点,看向光幕上的一处所在。

    那光幕上。

    一位身着暗红色铠甲,暗红色长发飘扬的女将,正手持一柄神剑,飞舞在天空中。

    她身后,两亿太苍银龙跟随她冲锋。

    那正是姬浅晴……

    这时的姬浅晴,已经并非是小国女将,而是一位盖世的神女。

    她一身修为,已经来临上宇境,风华绝代,气质绝伦。

    而她带领大军冲锋,太苍银龙结成战灵阵,鼎盛的力量融汇到姬浅晴的身上,让姬浅晴更加强大!

    她绝世的剑法洞穿的天地,也洞穿了前方数十位强者。

    一股汹涌的气息扑面而出,姬浅晴便好像是持剑下凡的天仙,无敌于当时。

    然而……

    天蜈大圣游走虚空而来,他屹立于塌陷的世界上,身躯之后,十二尊上宇道境强者同时出手!

    一瞬间,世界塌陷,星河撕裂开来。

    姬浅晴转身,露出绝美的容颜,又被这难以想象的神通吞噬。

    纪夏瞳孔一缩。

    神通光芒消散,姬浅晴已经彻底消失不见,就连他手中的那赤红色长剑都被大道未能完全吞噬、消化。

    这位陪伴太苍不知何其久远的女将,却在此刻陨落了。

    太苍深邃空间以内,东皇钟巨响,昊天塔绽放光辉,炼妖壶扭转不可思议之力,仿佛是在做什么准备。

    玉流神宫中。

    玉流神君看到纪夏越发灰暗的面容,满意的点头:“人皇!你再看!”

    却见三位雷霆大帝所在的虚空中。

    那鹿尽手持大鼎,左手托举着六位上宇道境混乱神灵与他们对垒。

    这一战,雷霆蔓延无尽宙宇,血染星空,大帝陨落了。

    三位雷霆大帝雷霆破碎,神藏洇灭,再斩杀五位上宇道境混乱神灵之后,尽数死去!

    他们的雷霆神藏璀璨而又辉煌,他们的雷霆大道足以令宙不朽境震撼。

    惨烈的激战之后,这等位格尊贵的存在,却同样死去、同样陨落了。

    纪夏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洒落在地面上。

    眼神几乎已经绝望。

    玉流神君身后那吞噬恐惧的怪物好像变得兴奋异常,在不断嘶吼!

    蚩尤看着这一幕,突然眉头微跳,越发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难道……方才是我多虑,阻挠了帝君的某些谋划?”

    “帝君乃是人皇,他以三十二重天穹成道,诸多天庭正神大道他皆看在眼里,体悟由心,天河悠长的历史也在他脑海里流淌。

    十二位天帝在他耳畔为他讲道。

    他又如何会因此而绝望?”

    “即便是有玉流神君那诡异的秘术引导,恐怕也绝无可能。”

    蚩尤心中暗想之间。

    玉流神君哈哈大笑,他张开双臂,低声说道:“帝君,你且看你的太苍,一切都将洇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