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牧龙师

第1335章 孽缘

    四人也坐好,认认真真的听女师父传道。

    “首先,吾神之名,织女,象征着人间的爱情,请愿、祝福、求爱、赐缘、赏份……这些都归吾管,我可以聆听到人间的各种爱语,包括山盟海誓、媒妁之约、命中注定……”织女星很认真的讲述着她的神职范围。

    人间的情情爱爱,都归她管。

    神仙眷侣,也归她管。

    茫茫人海,两人是否存在着姻缘之线,也归她管。

    一个人的桃花运是不是特别旺,同样归她管。

    家庭是否和睦美满,两族之间是否有联姻之兆吗,也归她管。

    不过,织女星也明确的告诉了自己的四位嫡传弟子们,她的神职不单单是这方面,她也掌管着一部分日月秩序,斗转星移,需要依照她的编排……

    同时人世间的辛勤劳作之女,也由她庇佑与照看,普天之下的乐理琴律,也归她管。

    总之,她既是织女星,也是天琴仙,在中央钧天是不可取代的一位重要神仙。

    “之所以招录四位嫡传弟子,是这四项职权分别需要你们来助我,我会根据你们的能力和性格,来让你们接触我的这四项职权。”织女星仙说道。

    在人间游逛庙宇的时候,祝明朗就知道织女星属于香火极旺、信徒众多的女仙了,现在听她说到她的神职范围时,更觉得这位师父姐姐确实是钧天相当了不起的存在。

    大树底下好乘凉啊。

    成为了织女星的嫡传,自己这条蛀虫很快就能够吃成一条肥龙了!

    “宫月霞,你来主持人间庙宇。”织女星仙说道。

    “是,师父!”宫月霞恭敬的领命,并从织女星这里得了一件朱红头纱。

    这朱红头纱明显是非常强大的法器,上面是赋予了强大神通法门的。

    “秦梧,你来掌管人间乐理。”织女星赠给了秦梧一竖琴。

    “是,师父!”秦梧非常喜悦,因为她的能力本身也与乐理有关。

    “聂七七,你来掌管日月星编排。”织女星说道。

    “是,师父。”聂七七很开心,因为她对日月星辰的交替是很感兴趣的。

    终于,织女星仙目光落在了祝明朗的身上,而祝明朗却不禁有些忐忑了起来。

    不会吧,不会吧!

    师父姐姐不会是要让自己来掌管人间的情情爱爱吧,自己怎么莫名其妙的成月老了!!

    “朱浪,你负责照看比翼鸟,掌管人间的孽情。”织女星仙说道。

    “等一等,什么叫掌管人间的孽情??”祝明朗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我会给你做演示。”

    “哦,哦。”

    祝明朗只当过伏辰神,而伏辰神的职责就是巡天审神,斩杀那些不称职和为非作歹的神明。

    而织女星显然是神格很高的神明,她拥有数个职权,而且可以将这些职权交给自己的弟子,由弟子共同执掌。

    无论是宫月霞、聂七七还是秦梧,她们的神职分工都很明确,唯独自己这里,祝明朗是一头雾水。

    织女星到底是要自己管哪一方面啊?

    听上去就怪怪的。

    “你们随我下界。”织女星仙对祝明朗说道。

    显然,有些事情是织女星仙三言两语说不清楚的,她需要言传身教。

    ……

    带着四位弟子,织女星将宫月霞安排到了庙宇。

    庙宇无非就是之前巧采情所祭拜的那些女庙,求姻缘、求子、求家庭和睦、求郎君平安,基本上都会来这里上香点烛。

    宫月霞要做的事情还算比较明确,就是维持人间庙宇的宁静,毕竟还是会有一些妖物邪祟前来扰乱的,就比如说那只雷公脸的七夕怪!

    聂七七所掌管的东西不在人间,而在云霄之上,由那位女守奉会告诉她去哪里巡游星河。

    事实上,祝明朗觉得耀斑的事情,应当是与聂七七所掌管的方向有关,她既是织女,也是天琴,天琴是一个非常高的神名,掌管天方一角的日月星轮替!

    织女星逐一安排了三位女弟子后,到了夜里,才终于给祝明朗慢慢讲述他的职权。

    织女星仙化作了凡人,犹如一位大家闺秀那般走在人间街道上。

    祝明朗就跟在她的身后,这条街很是繁华,是眷侣幽会的圣地,一路上可以看到无数男男女女依偎前行,也有些默默的走入到那些幽深的昏暗小客栈中。

    一直走到了一座石桥处,石桥上有一男子,穿着打扮还算斯文,看样子有些焦急,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人的到来,时不时往街道远处望去。

    织女星仙走到了石桥边,却是自顾自的欣赏起了桥边的饰品摊,在那里挑选好看的耳环。

    祝明朗一头雾水。

    师父姐姐不会就是带着自己来逛街的吧?

    “到桥上去。”织女星仙对祝明朗说道,见祝明朗一愣一愣的,她又一边选择耳环,一边漫不经心的道,“过去了,你自然会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祝明朗点了点头。

    神仙在人间游走,其实都是扮演着普通人的。

    祝明朗带着困惑朝着石桥上走去,他也看得出来,这次要做的事情应该与桥上的那位等待的男子有关。

    男子依旧左顾右盼,就在祝明朗从他身旁经过的时候,男子却忽然叫住了他。

    “小兄台。”男子非常有礼貌,称呼时还特意行鞠礼。

    “小老哥?”祝明朗也回礼。

    “小兄台,是这样,我在这鹊石桥上等待我心仪的姑娘与我同去远方,偏偏人有三急,我得离开一会,又怕恰巧离开的这么一会,姑娘来了未见到我而心灰意冷离去,能不能麻烦小兄台替我戴着这顶花帽,我去去就来,若姑娘来了,一定要让她在此处等我!”彬彬有礼的男子说道。

    “老哥有心了,去吧,我生平最爱的就是助人为乐。”祝明朗点了点头道。

    “多谢,多谢!”男子刚才的焦急,原来是急着上茅房,他将花帽递给了祝明朗,然后夹着腿就往暗巷中挪去了。

    祝明朗看着这位男子的背影,不禁感慨了起来。

    原来这就是织女姐姐的安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