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飞越泡沫时代 斜线和弦

1050. 自作多情

    岩桥慎一独居的时候,不是在外面填饱肚子,就是自己做点“单身汉用以维持生命”水平的饭菜,要美美的吃顿家庭风味的大餐,只有到女朋友这里来蹭饭。

    他席地而坐,陪健太玩游戏。空隙里,往厨房那边看过去,瞧见中森明菜像只轻盈的小鸟那样,在流理台、炉灶、吊柜、这一根根的树枝上飞来飞去,觉得赏心悦目。

    一周没有上过门,心情也格外不一样。

    大人开饭之前,先得喂饱犬子。岩桥慎一替健太准备狗粮,安顿好了小狗,再去执行他的摆盘工作。

    中森明菜把盘子递给他,岩桥慎一瞄了一眼全没闲着的炉灶,有点佩服,“准备了这么多。”

    她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好久没有煮这么多了。”

    独居的单身汉做饭水平难有见长,中森明菜自己一个人吃,既不方便施展太过,做着也觉得没劲。有些人是为自己精心准备时觉得有劲头,另一些人则相反。

    岩桥慎一点点头,看着中森明菜背过身去,用汤勺舀起一点汤,转过身,“帮忙尝尝看,行吗?”

    哪有说不行的道理。热乎乎的汤流下喉咙,正勾起岩桥慎一的饥饿感。他把汤勺还回去,“还想再来一点。”

    他这个人,最爱一本正经的说些奇奇怪怪的话。每到此时,就逗得中森明菜哈哈大笑。尽管岩桥慎一的性格中有着这样的一面,但有时,中森明菜也觉得他是故意这样。

    “再等一会儿。”她偏不叫他如愿,笑嘻嘻的收回汤勺。

    岩桥慎一看着她孩子气的笑容,被她上扬的嘴角勾惹得心里发痒,手探过去,握住她的肩膀,凑到她脸前,轻轻吻她。

    中森明菜闭上眼睛,默默接受。温顺地收下他的亲吻,再睁开眼,便学着他,也把手伸过去,推了推他的肩膀,和他拉开距离,“请认真工作,不要偷懒哦~”

    她亮晶晶的眼睛里,闪着狡黠顽皮的光芒。

    ……

    “所以,慎一你刚才是想说什么?”

    中森明菜哗啦啦翻了几页剧本,抬起头,单手托腮,像个不认真学习的孩子,看着岩桥慎一。

    回来的路上,那份没有得到满足的好奇心,这会儿,又被剧本给勾起来了。

    毕竟,话题的开始,就是因为已经播出了的第一集。

    晚饭吃饱喝足,承蒙招待的岩桥慎一老规矩负责洗碗,两个人分工配合,万事大吉。吃饭的时候临时起意,打算休息一会儿,再带上健太出去兜风。

    不过,饱饭催人困,这会儿,两个人都有点懒懒的。再配上白纸黑字的剧本,看得中森明菜头晕乎乎的,胡思乱想,想到了便脱口而出。

    岩桥慎一正认真读她带回来的剧本,相比起三心二意的中森明菜,他这个用不着参加考试的局外人,反倒读得仔细。

    也说不定,就是因为他用不着参加考试,所以才读得津津有味。

    中森明菜突然发问,岩桥慎一抬起头,眨了眨专注阅读而有点发酸的眼睛,慢吞吞问了句,“什么?”

    她旧话重提,“就是那个,‘看到精彩的演出,就会为此动心’……”这个桃浦斯达,久违地施展起她的声优技能,粗声粗气,模仿岩桥慎一说话。

    岩桥慎一开始为她这份紧抓着不放的小心思觉得好笑,“然后呢?”

    中森明菜反应了一下,自己也知道自己有胡搅蛮缠的嫌疑,但心里那点故意想跟他对着干的小心思,又让她不肯就此罢休,理直气壮,原话奉还,“是我要这么问才对。”

    岩桥慎一点点头,洗耳恭听,“要问什么?”

    他等着听中森明菜的问题。结果,中森明菜却让他给问住了。真的要她去说,自己到底在追问什么,反倒让她什么也问不出来了。

    那从听到岩桥慎一那么说的时候,就在心里翻涌的好奇心,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一被问住,中森明菜忽然觉得自己真的成了个胡搅蛮缠的麻烦女人。她垂下眼皮,人泄了气。像只小狗似的,往岩桥慎一怀里拱了拱,脑袋顶着他的胸膛蹭来蹭去,直到把自己给晃得晕乎乎了,这才自暴自弃似的叹口气,“我是个笨蛋。”

    看她这副模样,要忍得住笑那实在不是易事。岩桥慎一笑着摸了摸她的头,“也还好。”

    中森明菜心虚理亏,不知道说什么,只孩子气的鼓起腮帮子。

    岩桥慎一忽然问她,“花音为直子做的那番即兴演出,是谁编排的?”

    中森明菜闷声闷气,小声回道,“是我自己。”

    “那还真厉害。”岩桥慎一称赞。

    这个心虚了就像只小动物似的躲进他怀里的中森明菜,还真是难跟舞台上、镜头前的形象联系在一起。

    中森明菜“哼”了一声,“想到演出完以后,成美酱会使劲儿鼓掌,为这段演出倾倒,心跳个不停……在准备的时候,心里可不好意思了。”

    “像在自吹自擂一样。”岩桥慎一知道她在想什么。

    结果,中森明菜飞快回了一句,“这一句由我自己说出来比较好。”

    岩桥慎一笑着回了句“说得有道理。”想了想,跟她商量,“也为我来段即兴演出,怎么样?”

    “哈?”中森明菜抬起头。

    这语气,岩桥慎一忍不住吐槽,“真不愧是初中就已经称霸清濑,出道以后还参加暴走族聚会的大姐头。”

    这段中森明菜自己瞎编的话,真由岩桥慎一原封不动还给她,反倒叫她又急又恼,连连纠正,“才没有那种事。”

    “是吗?”岩桥慎一游刃有余。

    中森明菜这只急性子的鱼,一不留神就又咬了钩。总是轻轻巧巧就被岩桥慎一捉弄一顿,男朋友是个头脑好的年下君,这件事叫人又是欢喜,又有点小小的不爽。

    不过,她倒也没觉得不高兴,而是像是给自己找补似的,小声嘀咕,“不过,我读书时,不是什么好孩子就是了。”但是,离不良少女大姐头,差了个十万七千里。

    岩桥慎一听着她的话,抬手又摸了摸她的头。

    中森明菜抿起嘴来,悄悄笑了。她忽然轻轻推了一下岩桥慎一的肩膀,离开他的怀抱。知道他的眼睛正看着她,在他目光的注视下,率性地活动身体,为他即兴演出。

    虽然穿着跟时髦不沾边的居家服,但她只要开始跳,就仿佛身在舞台。岩桥慎一目不转睛,欣赏只为他而跳的舞蹈,目光偶尔往下滑,落到她光着的脚丫上。她灵活的双脚,像一对游来游去的鱼。

    中森明菜跳得尽兴,岩桥慎一看得入迷……

    然后,从角落里冲出来的一只专门做扫兴事的小狗,欢快地甩着它短短的小尾巴,像颗小炮弹似的跑过来。自从这只犬子进了她的家门,这种事时不时就发生一桩。

    果真,小生命的出现,就是为了破坏二人世界的。

    岩桥慎一眨了眨眼睛,眼看着那一对灵动的鱼在水面上打了弧儿,一下没入水中。中森明菜笑着弯下腰,把小狗抱起来,和它面对着面。

    “健太~”她没有因为被打断而影响兴致。

    这副高高兴兴逗小狗玩的模样,让跳舞这件事,变得像是普通的日常。或者说,这本就是普通的日常。

    岩桥慎一想到这儿,忽然也觉得心里热乎乎的。

    中森明菜抱着小狗,坐到他身边,露出个没办法的笑容,“被健太给打断了。”

    她膝上的小狗,在她手里扭来扭去,要往岩桥慎一腿上跑。她一撒手,小狗就跳进岩桥慎一怀里。

    刚才那个要跟着她一起跳舞的劲头,也不知道哪儿去了。

    岩桥慎一回道,“即兴演出嘛,要是把刚才抱小狗的动作,看成是演出谢幕前的定格,那我可看了个尽兴。”

    头脑好的年下君要说点歪理,那可真是张口就来。中森明菜乐得哈哈大笑,调侃他,“真会说话。”

    “是真的这么想。”岩桥慎一认认真真。

    中森明菜带着她满脸的笑意,回敬道,“我也是。‘真的这么想。’”

    岩桥慎一做了个被什么东西击中的表情,笑着说她,“这下,也领教到明菜桑说话的本领了。”

    两个人相互吹捧,渐渐开始胡说八道。

    岩桥慎一忽然和她说,“刚才的演出,看得人心里热乎乎的。”

    中森明菜“诶”了一声,脸上的笑容还没散去,带着玩笑的余兴,顺口接话,“跟电视剧一模一样。”

    岩桥慎一回答她,“所以,才说是看到精彩的演出,会为此而心动。”到最后,他还是把没有说出口的心情说了出来,“我看你演出的时候,就这么想。”

    中森明菜反应了一下,眨了眨眼睛,像是刚回过神来。她目不转睛,看着岩桥慎一的脸,但问不出他那份心情是在什么时候发生的。

    岩桥慎一自己冥思苦想,努力回忆,“我第一次看你的演唱会,就是读卖乐园的那一场。”

    “……”

    中森明菜忽然无语,有种刚才是自作多情的微妙感觉。

    岩桥慎一低下头,捏住小狗的两个前爪,明明在跟小狗玩,却若无其事、好似闲话家常一般的继续说着,“从看到你出现在舞台上,就已经开始心动了。何况,还系着我的领带……”

    这家伙!

    中森明菜瞪起眼睛,冲他龇牙咧嘴,“真色!”

    岩桥慎一哈哈大笑。中森明菜恼羞成怒,想扑上去武力制服,然而,犬子健太还在PaPa的怀里,叫她无从下手,只能使劲儿推他的肩膀

    果然,家里有了小狗,就是会有束手束脚的时候。当然了,对岩桥慎一来说,多亏了这只犬子,才免于被纸老虎按在爪下。

    ……不过嘛。

    岩桥慎一松开健太的小爪子,把它放下来,拍拍小狗的背,示意它自己去玩。空出怀抱来,看了看这只被冷落了的纸老虎,把手伸过去。

    中森明菜轻轻打了他一下。岩桥慎一愈挫愈勇,攥住她行凶作恶的手。纸老虎又把另一只爪子压上去,他也有样学样,把另一只手放上去,两个人脸对着脸,互瞪了一会儿

    岩桥慎一问她,“还去兜风吗?”

    中森明菜赌气似的,回答他,“那还用问。”

    他眨了眨眼睛,“真的要去?”

    这副嘴馋的样子,中森明菜再熟悉不过。一到这时候,稳重干练这样的词,就跟年下君这张脸扯不上关系了。她一边为岩桥慎一这份只有她能看到的反差觉得好笑,一边又为他流露一点急切的表情而心跳加速,手指尖儿发热。

    她张开嘴,坚持道,“当然要去。”还想拿出年上大姐姐的风范,再逗一逗年下君,但她听着自己说话的声音,也好像从中听到了一丝小猫般的沙哑。

    但也或许只是自己一瞬间想入非非带来的错觉。

    “真难说话。”岩桥慎一说她。

    中森明菜叫他这句不大甘心的吐槽逗笑了,把脸凑过去,额头抵住他的肩膀,“是个很固执的女人来着……”

    她嘴上这么说着,却把被岩桥慎一按住的手轻轻抽了回来,放到他膝上。

    “晚点出发也行。”

    在把这只纸老虎拥入怀中的时候,岩桥慎一嘀咕了一句。两个人脸贴着脸,中森明菜听清楚他在说什么,又好气又好笑,看着他近在眼前的脖子和肩膀,对着他露出牙齿。

    晚点再出发去兜风,带上那只时而坏人好事,时而神奇救场的犬子。

    ……:.

    隔天是星期一。

    一早的报纸,翻到娱乐版面,中森明菜和安田成美共同出镜的那张电视剧海报旁边,是加粗了的字体。

    “明菜、成美共同主演的电视剧《可爱的季节》,第一集收视率23.8,气势如虹的超级开局!”

    与TBS电视台背后的产经新闻系有关的报纸,特别留出一块不小的版面,对第一集播出后的收视率大写特写。

    TBS电视台的电视剧收视率已经数年不振,这个23.8的数字,就算放到现在风头正盛的月九档,也是值得吹嘘的好开局,更何况是久不出佳作的TBS电视台。

    被寄予重振“电视剧的TBS”这块招牌厚望的电视剧,有了这么个强势的开局,自然是要大肆报道、为这部电视剧送上源源不断的热度和关注度,将更多的观众吸引到电视机前。

    别的不说,光是这部电视剧是久不出热门的TBS电视台出品,就已经引人关注。 为你提供最快的飞越泡沫时代更新,1050. 自作多情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