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白骨大圣 咬火

第662章 雷击坑

    经过这次差点睡死在梦乡里的事后,

    老道士是再也不敢入睡了,

    为了给自己找点事做,

    在他的催促下,

    队伍再次上路前往死亡谷寻找罗桑上师他们。

    这里空气稀薄,老道士倒是不敢再骑那匹高原马了,怕把马累坏了,等回去的时候就没代步工具了。

    高原环境险恶,都是大山,尤其现在还是山路泥泞的雨季,少了这些高原牛马驮人赶路,人在这里还真的是寸步难行。

    荒山野岭,夜色静谧,阴森空荡荡的野牛岭里只有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声音,还有晋安边走边咀嚼风干肉干充饥的声音。

    被晋要求骑在羊背上的老道士,一脸震惊看着晋安:“小兄弟,你刚才碰过牛粪饼…还没洗手吧?”

    晋安:“没事,我刚才是左手拿牛粪饼,现在是右手拿牛肉干。”

    “等走到我说的那条大河我再找机会洗手。”

    老道士:“?”

    就连山羊都忍不住瞥了眼晋安。

    山羊背着老道士,赶路速度依旧不减,一个时辰后,队伍终于听到些水声,与此同时,人站在这里已能看到大山谷深处的风雷云动声势。

    接下来,晋安在附近顺利找到人畜队伍踩碎草叶的痕迹,顺着痕迹下入大山谷。

    野牛岭虽然群山连绵,但好在山坡平缓并不太陡峭,踩着脚下的草地,二人二畜顺利下入谷底。

    在此期间,老道士怕自己再次睡着,有事没事就找话聊:“有绿水有青山,老道我仿佛已经能想到这里在白天时,必定是绿草与蓝天相接,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诗情画意美景,高原的大太阳照耀在满山草场上,离天很近,仿佛触手可及蓝天…哪像现在阴风阵阵,偶尔还碰到几具野牛骨,阴气重得老道我感觉多年老寒腿又开始犯病了,脚底心直蹿嗖嗖凉气。”

    晋安听了失笑:“老道你还是拿条毯子裹着身子吧,这里昼夜温差大,小心被夜风吹着凉了,哪怕是现在是夏季也不能疏忽大意了,在高原上得一次风寒可是会要人半条命的。”

    老道士闻言,连忙点头说是,倒是没在晋安面前逞强。在平稳下入谷底后,听着就近在身边的大河流水声,老道士看一眼晋安:“小兄弟,这里有水,你不洗手吗?”

    走在前头的晋安随口回答:“走夜路,莫近水,等白天再找个安全地方洗。”

    老道士转头看了眼身旁黑漆漆,什么都看不清的黑暗河水,也是深表赞同的点点头。

    不过下入谷底后,似乎空气变得稀薄了,呼吸困难,老道士皱了皱眉,他默默记下这个小细节,提醒这次这回可千万别再睡过去了。

    高原昼长夜短,在大山谷里赶夜路了一个多时辰,天地已经朦朦放亮,又过了半个时辰,天地整个放亮浊气下沉清气上升,顿时有种神清气爽,精神抖擞的清爽感。

    老道士吃惊:“小兄弟,这地方晚上还真的有点门道,晚上空气稀薄,白天呼吸又变得舒畅多了。”

    老道士边说边贪婪呼吸空气。

    那模样,恨不得把昨晚少呼吸的空气都跟狠狠补回来。

    这个时候,两人也终于看清了整个大山谷的全貌,山谷宽阔,一眼望不到两边山峰,这是座连天神都可以埋没的天险巨壑,大山谷尽头在金色太阳的照耀下,隐约可见几座雪峰在太阳下闪闪发光。

    而在大山谷里,有条大河蜿蜒流过,在太阳下波光粼粼,清风拂面,说不出的舒服,让人心旷神怡。

    听了老道士的话,晋安点点头:“应该是跟雷云团消失有关,这里的空气又恢复如常了。这个情况应该只是暂时的,要不然这里也不会叫死亡谷了。”

    “老道,我们赶路了一天一夜,人畜都有些累了,趁现在天气暂时恢复正常,我们原地休息一会再继续赶路。”

    但是老道士关心的不是睡觉,而是看着晋安:“小兄弟,你不洗手啦?”

    晋安:“……”

    看着晋安终于去河岸边洗手,老道士这才终于含笑睡下。

    为了赶路,早点找到罗桑上师他们,晋安只让队伍休息小半天,就重新带着队伍上路。

    ……

    这大山谷越往里走,路上开始变得荒凉起来,仿佛是进入了生死阴阳之地,退一步是生门,往前进一步就是死地,沿途草场减少,长不出青草的黄褐色沙硕和岩石倒是变多起来。

    高原气候就是这么反复多变,同日不同天,一天可经历春夏秋冬四季。

    重新骑马的老道士:“原来这才是死亡谷的真面目,我们已经一脚踏入鬼门关了。”

    骑在羊背上赶路的晋安:“这说明越往里走,越是天气反常频繁了,连生命力顽强的杂草都长不出来。”

    老道士皱眉打量四周:“这里不是叫死亡谷吗,怎么连个误入山谷的牛马尸体都看不到?”

    不过这次晋安并没有回答他的话,突然跳下羊背,检查起路边一个焦黑土坑。

    老道士也凑热闹的看过来,见多识广的他立马看出细节,吃惊道:“这是被闪电劈出的雷击坑?”

    接下来的路上,像这样的雷击坑发现了更多。

    老道士咋咋呼呼:“娘嘞,这是越往里走,越容易遭雷劈啊!”

    ……

    这一天,两人沿着河岸往山谷深处走,把河流当作路标,才不会在这个广阔大山谷里迷失方向。

    不过走到这里,河流已经不再清澈,而是越来越浑浊,变成了黄浊水,就连河道都缩小了一半宽度。

    按照老道士的嘀咕声,这叫九曲黄泉如鬼门关,头顶还有随时被雷劈威胁,他们这是踏入黄泉路鬼门关里了。

    在天黑前,队伍又休息了一会,然后继续上路,准备继续赶夜路,不敢在天黑的死亡谷里睡觉。

    轰隆隆!

    死亡谷头顶上方又开始有雷云积压了,空气再次沉闷,窒息得让人呼吸困难。

    “小兄弟,是不是老道我窒息产生错觉了,前面好像…有火光?”

    实际上那并不是火光,两人走近看清,是有人在死亡谷里斗法,有红衣僧人正手捧一尊佛祖金身像在拼死顽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