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剑卒过河 惰堕

第2658章 仙旅2

    娄小乙的仙界之旅就此开始。

    翠微宫,陌上苑,黄觉刹,周衍道宫,自在天,凌霄阁,三珠洞……这些地方,娄小乙一一走来,怡然自得。

    他一边走,一边修练,乐在其中。

    关于修为,也是困扰他的一个很重要的方向;修道近五千年,因为过多过频的参于到了修真界各大事件中,在各大界域,各大象天中频繁往来,这样的经历造成的结果就是,他静下心来扎扎实实夯实修为的时间和同境界修士相比就要少了很多。

    这样的修行人生,让他的战斗力异常强大,经历丰富多彩,眼界宽广深远,就只在修为一项上,就显得很捉急。

    很多关口的上境最后都卡在了修为深厚程度上,这是不可兼得的选择,其实也是修真界所有修士的难题;只不过别人困扰在感悟领会上,他则是困在了基础修为上,正好相反。

    这样的修行方式,随着他境界的提高就越来越跑偏!他不得不通过其它的方法来弥补在基础修为上的不足,结果就是追求修为的精纯,发展到了最后,甚至用仙灵性质的紫熵来替代传统元力法力!

    这不能就说是取巧,其他修士想这么取巧还做不到呢!但这样做的最大问题就是,后续乏力!

    因为你用了更高层级的修为力量来代替正常方式,就需要在更高层级的环境来加固加深!

    他踏出两步时,修为的积累是通过在三十二天冒险用洞象身体快速完成,但这样的情况可一不可再;两步时可以这么做,登仙时再这么做就未必可行!

    但现在他被抓到了真正的仙界中,别的方面不论的话,单从修为积累的概念上,仙界对他来说就是宇宙天地间对他来说最合适提高修为的地方!

    也只有在这样的地方修行,才能真正满足他自身紫熵的需求,才能快速完成对登仙前庞大修为力量的积累,这个时间,李乌鸦当初花费了数千年才完成,才有了后来的一步登仙,他现在却只有千年左右!

    感谢天道!感谢西曜仙君!感谢仙界所有看笑话幸灾乐祸的仙人,没有他们的纵容,他又哪里有这样的机会来完成自己修行的最后一块拼图?

    所以他不着急,也告诉老西不要着急;长明灯什么的灭不灭跟他没屁的关系,就是一个在旅行中的窃取仙灵的问题。

    鸭老西能就近感觉到他在做什么,不过对一个人类修士来说,这本来就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千载难逢的机会来到了仙界,再不趁机会多多修练,在仙界多捞些好处,那不是傻么?

    也就无所谓,因为他可不觉得仙灵是多么宝贵的东西,几百万年都沐浴在这样的环境中,早就让他丧失了分辨好坏的能力,下界的贫瘠于它无关!

    他们先在三十四天的三十六座仙宫中维护,一路行来,正如鸭老西所说,大部分仙宫都是空无一人,只偶尔有仙宫有仙人出没,但对娄小乙都是若即若离,敬而远之。

    但偶尔也有愿意交谈几句的,比如衡天别院。

    娄小乙按照惯例,找到了衡天别院的长明灯,这样的灯具都是统一规制,百来座仙宫同样的规格,灯具不大,但燃烧放出的光芒却是极具穿透力,因为燃烧的介质的原因,在仙天中离得老远都能看见。

    魂油之惗就是这样的特殊介质,操作过程十分的繁复,但对已经有了经验的他来说也不算什么;很快的,把魂油填满,恢复原状,观察燃烧情况一切正常,正要离开时,别院中传来一道仙识,

    “小友辛苦,任劳任怨,路途遥远,也不急于一时,不如下来喝杯茶,放松放松?”

    娄小乙欣然领命,循声而去,很快在一座偏院中见到了这位头一次表达善意的仙人。

    仙风道骨,道貌岸然,正自烹茶;殿内香烟缭绕,古朴幽静,沉淀出历史的悠久。

    老道束手相请,“衡天别院,顾名思义,是为平衡仙界诸天,后天大道彼此,各方势力妥协求同的地方;时过境迁,也早已经没有了当初设立时的初衷,现在不过是徒有虚名。

    徒有虚名院,徒有虚名人,老道衡周子,在此养老送终,偶遇小友,就有一谈之兴,但愿不会误了小友的路程?”

    娄小乙恭恭敬敬拜下,“仙宫十数座,皆是惜口人!上仙相请,敢不从命,我还以为在这两界仙天,都是对小修不屑一顾之人呢!”

    衡周子微笑,“越是惜口,越是别有用意!只老道这般相请,可能盘外之意还少些,谁知道呢?”

    两人对座待茶,这是真正的仙茶,可惜娄小乙尝不太出来,就只觉仙津一口,五体通泰,浑身上下的毛孔都快乐的张了开来,这对他这样的洞象之体来说要做到这一点,就只能说明这口茶真正的不凡。

    “好茶,小修生平仅见!”

    衡周子点点头,“洞象之体,内蕴宇宙!小友好大的志气!下界修士万千,就连体修都算在内,我也没见过如小友这般喻体于道的!好好,前途无量!”

    娄小乙很谦虚,“都是环境逼的,小修其实也没有别的路好走,就如正常人那般一步一个脚印,对小修来说反而千难万难!”

    衡周子指了指他,“所以有所谓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小友乃纪元更迭中天道选出的人物,当然就只能有不同寻常路,别人想如此还不能呢!

    下界之中,多的是眼高手低的人物,給了他们这样的机会怕也坚持不到现在;所以,这一切都是小友该得的,不必妄自菲薄!”

    娄小乙汗颜,“您要这么说,小修被捧到这样的位置,实在是高处不胜寒,这过程中的诸般惊吓,让人望而生畏!

    天道之子可不敢当,勉强算个企图凭一已之力在风云变幻中有所作为的人物吧!”

    衡周子也不和他辨论,“天道运转,潮起潮落,其中必然有许多应势之人,就这一点来说,小友说得不错!

    但这其中却有轻重缓急之分,更有主次干枝之别!

    所以你能来仙界,而别人不能!

    我的意思,也不必把自己就当成一个仙界的罪人,其中区别,你应该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