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国潮1980 镶黄旗

第八百一十一章 电音女王

    ,国潮1980

    就这一声,别说刘晓芩被吓了一跳。

    宁卫民也被吓了一跳。

    因为首先,这地儿就不一样。

    这可是目前的京城最高级的西餐馆。

    在皮尔卡顿坚持不降价的经营策略下,马克西姆餐厅人均消费高达二百元,比五星级酒店收费都高。

    那这里的服务员素质也得高啊。

    大部分人都是去法国巴黎总店受过训的,外语、服务都要过关。

    不打扰客人更是最起码的要求。

    至于来这儿吃饭的顾客,百分之六十都是外国人。

    其余的百分之二十是来京的港商和华侨。

    剩下的百分之二十,才是国内顾客。

    这里面既有京城本地人,也有外地出差慕名而来的。

    唯一共通处基本上都是公款消费。

    也就是说,这些国内顾客层次很高,和外国人、华侨、港客一样的衣冠楚楚,绝没有什么干个体的暴发户。

    文艺界和演艺圈的名流名人也来过不少,但基本都是宋华桂为扩大社会影响,主动邀请来的。

    拿刘晓芩来说,就因为和宋华桂、宁卫民有交情,她才可以白吃白喝。

    要是花自己的钱,别说靠她那五十块钱的工资绝对没戏,就是她靠走穴挣的辛苦钱也舍不得啊。

    所以说,马克西姆餐厅对于演员歌星而言,是块难得的清净地,大可以放松自我。

    就是混得再有名,再红得发紫的人,待在这里也不会有崇拜者打扰,讨要什么签名的。

    那今儿闹这一出,还能不大大出人意料吗?

    尤其又是堵在厕所门口发生的。

    此时此刻,宁卫民和刘晓芩正进行最要紧的私密谈话。

    这就更让人尴尬,感到别扭了。

    宁卫民和刘晓芩一起看过去,出声叫人的这位,竟然是个皮肤挺黑的小姑娘。

    别看个头不高,年龄也就是个十六七的中学生。

    但居然顶着一脑袋冷烫精烫出来的小卷儿,还穿着一身奇装异服白色的蝙蝠衫和瘦瘦的窄腿儿裤。

    考虑到今天是周四,又是上课时间。

    自然就能知道这丫头绝对不是什么好学生,要不怎么逃学呢?

    像宁卫民还好,虽然觉得这小姑娘挺冒失,可风度是有的,没有表现出不快,也没有计较的意思。

    可刘晓芩却是个大咧咧的姑奶奶脾气。

    尤其早早成名,让其耍大牌已成天性。

    再加上正被宁卫民许愿的五万块,挑动得情绪正在剧烈波动中。

    一看见是这么一个小黄毛丫头叫自己,她如何有兴致敷衍?

    下意识的就皱了眉,冲小姑娘很冷漠的摆摆手。

    “我们正在说重要的事儿呢……”

    这一下可好,刘晓芩所表现出的极大厌恶,立刻就把满怀期待,笑颜逐开的小姑娘给整内向了。

    满腔的兴奋激动被一头冷水直接浇灭,站在那儿就手足无措了。

    然而这还不算完,餐厅经理这时也闻声过来了。

    一边是对小姑娘宛如拳脚相加的一通数落。

    “怎么回事?不是让你坐那好好等着吗?你怎么还自己跑过来了。打扰我们的客人,这哪儿行啊!”

    一边是诚惶诚恐,对刘晓芩和宁卫民点头道歉。

    “对不起,刘小姐,抱歉,宁总,是我失职。”

    随后就愈发声色俱厉开始撵那小姑娘。

    “走,快走,离开这儿。”

    再加上刘晓芩又甩过来一个伤害不大,侮辱性极强的白眼。

    这就更让小姑娘自尊心惨遭摧残。

    一瞬间,她羞红了脸,咬住了唇,眼眶里也有了晶莹,似乎都要难过得掉眼泪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宁卫民开口干预了。

    “哎哎,陆经理,你别吓着她。到底怎么回事?你先跟我说清楚了……”

    对服务业的认识,宁卫民肯定是超越这个时代的。

    在他心里,越是高层次、高格调的经营场所,就越不能店大欺客,永远待人都要礼貌。

    这不是单纯的把顾客奉为上帝,而是服务行业的本分。

    代表了一种涵养、风度、格调和商业操守。

    老话讲,上门既是客嘛,就是对于为店方服务的人也一样。

    这才是百年老店,一个大买卖家应该有的样子。

    即便这个小姑娘不是花钱的顾客,要签名也要的不是时候,而且还有求于餐厅。

    可餐厅经理也不该这么粗暴对待一个半大孩子,这有欺人之嫌。

    要是让这小姑娘揣着委屈和伤心离开了,对马克西姆餐厅的名声和公众形象显然不利,他不能不理会。

    只是直到此时,餐厅经理还觉得无所谓呢。

    显然自认为维护尊贵顾客,才是有利于餐厅的正确之举。

    “宁总,这孩子是想来咱们餐厅唱歌的。我说她年纪太小,该好好读书。可她死乞白赖缠着我非要试试。您刚才不是和宋总一直谈事吗?我怕打扰您几位,只能让她老老实实坐着等一会再说。没想到她这么不听话,净闯祸了。我看也甭试了,干脆让她走人好了。”

    其实也不能全怪经理,因为这年头的人,就是这样光明正大看人下菜碟儿的。

    国营单位只认关系,对花钱的顾客还凶相毕露呢,对于明显的弱势群体,更是连表面工夫都不做的。

    这种社会大环境下,店大欺客已经得到一定合理性,甚至就连弱势群体也会有这种自觉。

    就比如这小姑娘,听到这几句,脸色都白了,居然主动认错。

    “我错了,我错了。求求你们,别赶我走……经理,经理,我再不闯祸了还不行吗?你们就原谅我一次吧,让我试试吧。我真的能唱……”

    眼瞅着孩子真要急哭了,又需要照顾餐厅经理的面子,宁卫民不好当面责怪,也只有先好言安慰。

    “别急别急,这事儿他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

    小姑娘登时睁大了眼睛。

    扭头看看陈经理有点尴尬的样子,她显然更感尴尬,一时不该如何反应。

    宁卫民则笑了笑,以示无碍。

    “多大了?我看你还上学呢吧?”

    这才是他重点关注的问题,总不能雇童工啊。

    “我十八了,马上高中毕业。”

    还好,没踩在雷区里。

    宁卫民又接茬问。

    “那怎么不接着考大学啊?”

    “嗯,我学习不好,考也考不上。”

    “就想唱歌?你家里同意吗?”

    “嗯,就想唱歌。我妈可支持我了。我有两个录音机,都是我妈给我买的。”

    “真想在我们这儿唱啊?我们这儿要求可高,我们这里要唱真正的流行歌曲。还得会英文歌。就头几天,威猛乐队在京城的演出知道吗?我们需要的就是那样的……”

    “知道知道,我还去看了呢。花了二十五块,门口现买的票。我最喜欢他们那首《无心细语》……”

    “哟,你还挺舍得下本儿啊。五块钱的票炒到这么高你也舍得买?”

    “那……没法子啊,谁让喜欢呢,排队买不着呢。其实我早就想亲眼看看他们,过去在电台的短波里一听到他们的歌,我就会录下来。不过贵也值了,那音响灯光,现场的架子鼓,电贝司,效果没治了!”

    宁卫民就像对待邻居家的妹妹一样聊着天。

    这种亲和感让小姑娘的情绪逐渐恢复,话也越来越多。

    “那你觉得自己的水平怎么样?那样的歌你能唱吗?”

    “能啊,别小看我呀。我其实登过台,去年参加过hd区的歌手比赛,还去smx演出过。我唱的都是英文歌,不过也因为这个,年轻的人喜欢,年纪大的就不喜欢。然后……然后他们,就不让我唱了。说我的歌只能放在广东的音乐茶座里。所以我才来这儿的。你们要不让我唱,我就真得坐火车去花城了……哎,威猛乐队的演出你肯定也看了吧?当天还有一特约嘉宾是拿吉他唱歌一女的,叫什么成……成方圆的。不骗你,我唱得比她好……”

    眼瞅着小姑娘已经恢复自信,宁卫民总算放心了。

    但信不信的,就单说了。

    “哟,口气不小。好吧,反正今天你都来了,那我就给你个登台试唱的机会。不过我还有点事,你先再耐心等一会,好好准备准备,我待会儿就来找你。”

    跟着还吩咐餐厅经理,“你,给小姑娘弄杯橙汁喝。”

    “哎!”女孩这下高兴了,走了几步才想起该道谢。

    半截又站住了,回过头来。

    “谢谢,太谢谢了。您贵姓啊?是这儿真正的领导吧?”

    “我姓宁,你说是,就算是吧……”

    宁卫民看着她开心的样子,越发觉得挺喜兴。

    随后也想起来一事儿,还没问对方名字呢。

    “哎,丫头,你叫什么名儿啊?”

    结果不问还好,这一问,论到宁卫民傻了。

    因为那小丫头乐着说,“我叫张嫱。”

    张……张嫱!

    这个名字就跟个鼓槌一样,重重击打了宁卫民的心脏一下,让他立刻想起了一个内地乐坛的传奇。

    八十年代中期,靠翻唱就红透全国的“迪斯科女皇”和“电音女王”。

    十八岁出道,首张专辑就卖出二百五十万巨额销量。

    之后一发不可收拾,短短两年,就出了二十张专辑,每张销量都达到百万以上。

    最后因为专辑总销量超过两千万,居然成为了第一个被美国《时代周刊》报道的内地女歌手。

    她和惠特尼·休斯顿等欧美歌星一起荣登“全球最受欢迎女歌手”榜单,位居第三。

    而比她更早风靡大陆,大名鼎鼎邓丽君,才排第四。

    但于此同时,也因为打扮太过前卫,超出了当代审美底线,张嫱也被主流文化所不容,被所有媒体默契的抵制。

    尽管从1985年到1987年,全国的大中小城市都能听到她的歌声。

    哪怕她的代表作《爱你在心口难开》、《路灯下的小姑娘》、《月光迪斯科》、《冬天里的一把火》、《恼人的秋风》、《走过咖啡屋》、《凉啊凉》……每一首都爆火,被广为传唱。

    可始终也没有机会在电视上露面,广播里没有她的歌,报纸和杂志找不到任何有关她的消息,更没接受过任何官方晚会的邀请。

    她成了国内一个红得非常特殊的歌手,明明存在,却被国内所有媒体当成不存在的忽视了。

    直至2000年,受《同一首歌》栏目组的邀请,张嫱才第一次走上电视屏幕。

    结果正是这次演出,让上辈子的宁卫民为其独特的张扬嗓音所惊艳。

    他真没想到国内居然也有人能像黑人女歌手那样自带电音缭绕。

    一下子就爱上了张嫱演绎的那首《爱你在心口难开》,从此奉为经典。

    也是这一次电视上的亮相,让张嫱终于在时隔十五年后,迎来了那份迟到的认可。

    这次晚会播出之后,所有的媒体不再对张蔷冷若冰霜了,很多电视台找张蔷做节目,无不加以赞美之词。

    什么“八十年代的歌坛天后”,“国内流行音乐早期代表人物”,“迪斯科女王”等等。

    张嫱在国内流行音乐史中的地位得到了重新定义,官方终于承认了她对国内流行音乐所的贡献。

    雅文吧

    “那什么……你先等等。”

    宁卫民越看越觉得眉眼有几分相似,心说不会真这么巧吧。

    居然让我碰上了这位,我这运气也太好了吧。

    于是连跟刘晓芩继续谈话都顾不上了,追上去硬压着激动和兴奋问她。

    “哎,你会唱《爱你在心口难开》吗?”

    没想到张嫱的回答,极为让人失望。

    “啊?什么歌?我……我没听过这首歌……”

    “什么?你没听过?”

    宁卫民顿感愕然,心说你要真是我想要的张嫱,怎么会没听过呢。

    不过他转念又一想,这也正常。

    这年头的海外音乐本就不容易进内地,否则也又哪儿有张嫱靠翻唱走红的条件啊。

    也许她就是在此后才听到这首歌的。

    “没事儿,不会也没关系。我会唱,你跟着我学唱两句就行。”

    宁卫民安慰着,又提出了另外的要求。

    张嫱眨着大眼睛,有些腼腆,也有些迷茫。

    “那……那……我就试试呗……”

    “好,听着,就几句,你试着模彷唱出来就行。”

    “哎。”

    “哦哦耶哎,爱你在心口难开,我不知应该说些什么,哦,爱你在心口难开……”

    宁卫民唱得很糙,也就大致没跑调,实在谈不上什么乐感,也不算悦耳。

    但以他的心理素质,丝毫也不觉脸红,还导师一样鼓励张嫱呢。

    “听明白了吗,听明白了就用你的嗓子大声唱出来。想怎么唱就怎么唱,千万别怕唱跑了,也别怕唱噼了,我就听听你音色……”

    在如此的鼓励下,张嫱也顾不得害臊了,猛吸了一口气,酝酿一下,就开始放声。

    “哦哦耶哎,爱你在心口难开……”

    别看就这一句,直接就让宁卫民听得肾上腺素激增,爽的跟过电似的。

    他百分百确定了!

    没错!

    就是她!

    还真捡着宝了……

    结果浪里个浪,一高兴没控制住激动,宁卫民使劲一拍巴掌。

    “啪叽”一家伙,就把人家孩子给吓着了。

    好嘛,明明很简单的词,都给唱错了。

    “我……我不知,不知该……该唱些什么,哦,爱你在心口难开……”

    张嫱唱完,还以为自己搞砸了。

    嗯……她又成了一副哭丧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