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有一身被动技 熬夜吃苹果

第八百三十五章 虚空裂缝

    徐小受已经能想象到那些被困在王座道境的人,如若得到了“灵魂读取”这个技能,会拿去做什么了。

    当然,这种修炼方法对于他而言,有些不太人道。

    可是,如果有机会的话,徐小受还是不介意将他的死对头宇灵滴浑身水系奥义,给读过来玩玩的。

    毕竟,他现在不是一个无属性者,而是一个全属性者。

    任何属性,只要想,都可以尝试着去感悟一番。

    然大道三千,贵精不贵多。

    徐小受首选的是空间,因为这个属性很强,次选的话……

    如若可以,他想要时间。

    可是时间属性,入门都难啊,只能奢求以后有所机缘了。

    这时他不由想起了阎王的老大黄泉。

    能同时掌控空间和时间两大属性,并且都不是入门级,而是精通,这得是多强悍的存在啊!

    “徐少。”

    正思索间,耳畔传来了辛咕咕的声音。

    两大守护者对于徐少身上经常发生的怪事,已经屡见不鲜了。

    因而见徐少对方才之事没有解释一番的打算,便不曾多问,便各司其职了。

    辛咕咕本来在看着试炼地图。

    突然,他一出神抬眸,便发现虚空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道细微的裂纹。

    辛咕咕立马回头提醒徐小受。

    这等异象,出现在云仑山脉,有可能代表的,便是机缘。

    柳长青同样注意到了。

    他眉头微微蹙起,隐隐的心有不安,不似辛咕咕那般乐观。

    因为按照试炼规则,如若云仑山脉有异宝出现,理应是地喷霞光,吸引众人过去争夺。

    或者是道则源石这等神物出世,连试炼玉佩都会提示,没理由只是这么一道隐晦的虚空裂缝。

    要是试炼者这时候在修炼,连注意到都不可能,就如围坐在火系源石旁边的小徐帮帮众一样。

    “虚空裂缝?”

    徐小受闻声望去,莫名有一种心悸感。

    那裂缝不大,就是微微一道痕迹,可能是离地面很远的关系,看起来约莫只有丈许长。

    但却是黑色的,很醒目。

    徐小受有“感知”,他能探到这虚空裂缝,开得着实是太高了。

    它真正的长度,约莫有数十丈长,十数丈宽,是一个足以容纳庞大怪物进出的尺寸!

    “什么时候出现的?”徐小受问。

    “不知道。”

    辛咕咕很干脆的摇头,想了一下,又补充道:“虽然不知道,但虚空裂缝出现的时间应该很短,你在干大事的时候,我望着天空发过呆,那时候还没有这东西。”

    干大事……

    指的自然是徐小受在进化、觉醒等事情了。

    “刚出现的?”

    徐小受的语气有些忧虑。

    因为越看这虚空裂缝,他越觉得有一种熟悉感。

    似曾相识?

    歪着头回忆了一下。

    徐小受猛然想起,类似的虚空裂缝,他还真见过!

    只不过,那时候,他还在白窟。

    见到这裂缝的地方,正是在狼狈圣人传承给自己的白珠中的,白窟地图!

    “虚空岛裂缝?”

    心头反应过来的刹那,徐小受面目惊骇。

    他是知道这玩意的。

    因为白窟之末,有四剑带着他飞行的方向,正是这虚空岛裂缝的所在之地。

    而之所以知道这是虚空岛裂缝,也正是因为徐小受在被有四剑带飞结束后,于终末之地,见到了刚从虚空岛裂缝出来的八尊谙等人。

    可是!

    “虚空岛裂缝,怎么会开在这里?明明……”

    徐小受望向南方,视线仿若穿过了的笼罩着云仑山脉的终年大雾和云境世界,落向了那漂浮于东天王城之上的天空之城。

    虚空岛明明都已经降临了。

    为何还要开启裂缝?

    是里头有了什么异变,有什么东西想要出来。

    还是说,这道裂缝,是很早以前就存在,现在被某些大能给激活了,就像是白窟之中的那道一样?

    徐小受记起了什么。

    他灵念往紫府元庭一探。

    果不其然,其中还静悄悄立有一颗白珠。

    白珠自从离开了白窟之后,就失去了异动,不再会发出那种渗人的定时声响。

    可这一刻,当徐小受灵念窥探,似乎是触发了什么一样。

    那道乍听时没什么感觉,久了之后能让人头发发麻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唵……”

    悠扬而古老的轻响,涤荡人心。

    徐小受却浑身汗毛乍起,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这时候,他百分之百确定,出现在云仑山脉之上的虚空裂缝,和虚空岛有关!

    “徐少……”

    这时,旁侧一道压抑着颤抖的声音响起,来自柳长青。

    徐小受望去,见着本来一向平静的柳长青,像是听到了什么骇人耳目的事情一样,这会儿脸色都是煞白的。

    “嘘。”

    徐小受面色如常,轻轻一点头嘘声,表示自己全都明白,你不用说。

    他知晓,这会儿的柳长青,肯定是从其体内的无机老祖那,得到了什么信息。

    作为一个正常人,哪怕是斩道……

    可被鬼兽寄生了之后,对虚空岛有所畏惧,那是很正常的。

    柳长青一怔过后,没想到自己什么都没说,徐少竟然明白了。

    “不愧是敢收容老夫的人……”

    他心中镇定了不少。

    这个时候,有主心骨,比什么都重要。

    辛咕咕在一侧看得莫名其妙。

    这虚空裂缝出现,是好事呀,怎的老柳都怕成了这个样子?

    “发生了什么……”

    辛咕咕方想问话,忽然思维一转,想到了柳长青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最多也就是惧红衣一些。

    这会儿,一道虚空裂缝,能把他吓成这样?

    天底下,除了红衣,还有啥东西能吓到一个斩道?

    虚空岛!

    人型鬼兽!

    一下子,辛咕咕面色也绿了。

    “他娘的,原来不是机缘?”这会儿辛咕咕都想调头离开云仑山脉了。

    虚空岛的秘辛,他原先是不知道的。

    但经常同他一起出任务的焦糖糖偶有提起过,那是只有太虚、半圣才能企及之地。

    寻常人等去了,非死即残!

    “徐少,我们……”

    “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我们三缄其口。”

    徐小受淡然对之。

    他目前已经暴露了宗师修为,但云仑山脉中,压制很久的先天突破成了宗师,并不少见。

    而他还有一个半圣传人的身份,见识广博,知晓这虚空中的裂缝,其实乃虚空岛裂缝,一点都不奇怪。

    徐小受相信,就算他们三人的反应,如实落到了云境世界监控者的眼中,也没有半点稀奇的地方。

    甚至,这会儿,那所谓的监控者,很可能重心已经不是放在云仑山脉的试炼者身上了。

    ……

    另一边。

    云仑山脉之巅。

    “饶剑仙!”

    有红衣惊声喝着:“快看天上……”

    饶妖妖却目不转睛,依旧盯着面前灵镜画面。

    虚空裂缝一出现,她灵念便注意到了,自然不用等别人提醒。

    这会儿,她倒是想看看,山脉中的试炼者们,对这所谓的虚空岛裂缝有所了解的,究竟有多少。

    不消片刻。

    还留存在虚空岛上的几乎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天穹之上的裂缝。

    像是镜子世界突然裂开了一道纹路一般,这裂缝就如此突兀的出现在寻常时间内,常人司空见惯了的蓝天白云之中。

    太惹眼了!

    接近九成九人的人抬眸张望过后,目中有着迷茫,但很快,面上闪过喜色。

    只有极少一部分,在注意到天穹的裂缝之后,不惊反喜,甚至面上出现了极为热切、亢奋的神情。

    饶妖妖唇角一掀。

    她忽略掉所有太虚、半圣传人,只重点盯着一些身份信息不明之辈,轻扬手。

    “试炼官们,你们的任务又来了。”

    “坐标已经发送至你们的作战频道之内,这些人,全部试探一遍。”

    刷刷刷。

    从天空鸟瞰而下。

    云仑山脉之中,瞬息间便有无数黑色光影快速动作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饶妖妖才略带凝重的抬眸,眺着天空之上那一道虚空岛裂缝。

    “好快……”

    她轻声呢喃着。

    距离八尊谙偷渡虚空岛,不过几日时间。

    可才这么一点时间,虚空岛裂缝就搞出来了。

    要知道,在这之前,天空之城驾临东天王城之上,算上前后时间,足足数月,都没能开出来一道虚空岛裂缝。

    “八尊谙……”

    “你到底想做什么……”

    饶妖妖美眸微凝,黛眉紧紧蹙着。

    如此可怕的对手,上一次在白窟甚至直接送走了苟无月。

    这一趟行动,饶妖妖于外,表现得十分淡然、笃定。

    但说实话,如若要坦然面对本心。

    饶妖妖真没什么底。

    她唯一能寄希望的,只有中域桂折圣山那边,对此次行动的无比重视。

    而她饶妖妖也不似苟无月,于圣山而言,永远只是一个外人。

    相反,她的身份,注定了她不可能出事。

    一旦此番行动脱轨……

    四方援手,闻声而动!

    “加快试炼进程。”饶妖妖坐镇虚空,注意力回到了灵镜之上,对着虚无吩咐道。

    “是。”

    无名之地,传来一声恭敬。

    饶妖妖这时却忽然目光一锁,落定到了那个白发矮个青年的灵镜画面之上。

    她美目紧敛,侧头吩咐道:“032坐标,暂时不用动,你们无需去试验他的身份。”

    “是。”耳畔又是一声回应。

    饶妖妖想了一下,反手掏出了一块十分玄异的晶石,晶石甫一出现,便令得周遭空间微微扭曲。

    她手一捏,晶石消失不见。

    “让我看看,你到底想做什么吧!”

    饶妖妖手指轻点着灵镜画面,泛开了一圈圈的涟漪,目中闪着思忖之色。

    “空间属性……”

    “空余恨?”

    “不,不是他!这家伙十尊座之后,就完全消失匿迹,连带着古今忘忧楼,都失去了坐标,估摸着也就八尊谙能找到他了。”

    “那会是谁?”

    “黄泉?”

    “叶小天?”

    “还是大陆上,新出现了什么空间属性强者,是我不知道的?”

    能觉醒空间属性之人,纵观五域,还是存有不少的。

    可这凤毛麟角的属性,不代表着只要一觉醒,每个人都能同阶无敌、越阶无敌。

    相反,如若没有与之匹配的悟性。

    空间属性炼灵师,甚至连先天内的小境界都突破不了!

    因为空间不比其他。

    空间属性觉醒者,在先天境界,就要开始触道、悟道了。

    他们走的每一步,都要比基础的五行属性,艰难太多太多。

    而幸存者偏差,则导致了世人都认为,空间属性强者很厉害。

    殊不知,他们的厉害,是因为出名之前,每走过一步之艰难,都是别人的数十倍、上百倍!

    对饶妖妖而言,大陆五域,有名有姓的空间属性强者,捻着手指头就能数出来。

    云仑山脉出现一个,却让她有些犯愁,因为她还不确定身份。

    哦,不……

    是两个!

    饶妖妖想着,望向了所属徐少的灵镜画面。

    只是,对这徐少,她完全不放在心上。

    宗师,对空间系炼灵师来说,只算半只脚迈入了门槛。

    往后这徐少要走的路,太长远了。

    饶妖妖见过太多半圣势力强行培养时、空间属性强者,最后付诸东流的事情。

    徐少?

    有空关注这藏头露尾、欲遮还露的徐少,还不如多花一点时间,在头上的虚空岛裂缝呢!

    ……

    云仑山脉之内。

    距离第二重试炼九龙脉开启,还剩最后一天时间。

    本来这时候,大家已经休战、养生了。

    可突然间。

    “滴。”

    试炼玉佩像是不给人休息时间一样,在这所有人都松懈下来了的时候,又来信息了。

    所有试炼者翻出了玉佩。

    “恭喜试炼者‘南宫瑾儿’找到雷系源石,奖励积分十万,请妥善保存。”

    瞬间,试炼者们呼吸粗重!

    某一地,一个身段窈窕、样貌姣好的少女,呆乎乎的望着石头缝中突然蹦出来,落到她手上的源石,直接傻眼了。

    “源石,原来是自己出来的,不是找到的?”

    只一息过后,她就结束了感慨,惊慌失措的翻开了试炼地图。

    坐标暴露!

    “啊”

    一声尖叫惊飞了林鸟。

    南宫瑾儿面色苦成了肉包子:“糟糕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这一时,相信有大量的试炼者,开始闻声而动。

    南宫瑾儿望着地图上的另一个坐标。

    果然,火系源石的坐标,正在往自己这边,飞速靠近!

    “完了,完了,我成猎物了……”

    小姑娘死死抓着雷系源石。

    放下。

    又拿起。

    再放下。

    还拿起。

    “呜呜呜,可是我就是放不下你嘛……”她哭着,抱着雷系源石,开始跑路。

    腿刚迈开没有几步。

    “滴。”

    试炼玉佩又一响。

    南宫瑾儿一呆,立马翻开。

    “恭喜试炼者‘徐少救命啊,我落到西部了,竟然是随机传送我的天,估计按照我的实力,这则信息你应该也不可能看到了,咦,这玩意竟然没有字数限’找到雷系源石,奖励积分十万,请妥善保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