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有一身被动技 熬夜吃苹果

第九百四十二章 嗷嗷乱叫就能突破的古剑修

    这是哪位青年俊杰?

    藏身在天道、空间碎流中的几人,见着那小剑客歇斯底里爆发的模样,很难相信,这是葬剑冢培养出来的“人才”。

    真要给他师尊看到这一幕,不得当场清理门户?

    他究竟是压抑了有多久啊!

    “哈哈哈哈……”

    丧心病狂的笑声中,顾青二感觉自己此刻多了睥睨天下的气势,因为“此间天下”,他“毫无敌手”。

    乘着风,徐徐腾空,顾青二享受着一个人的狂欢。

    他只觉这一刻有如剑神附体,当下意境十分契合他向往已久的“一剑东来一剑仙”。

    蓦地,顾青二身上绽放出金色的剑意。

    周遭天地大道,随着这金色剑意的外泄,逐渐显露出实质形态。

    “这???”

    隐匿身形的几人见着这一幕,齐齐被惊到了。

    这分明是有所突破的前兆!

    几人之中,以邋遢大叔最为震撼。

    他见多识广,领教过太多古剑修在剑道一途上艰难困苦的跋涉,却从未见过如此离谱的突破方式。

    可那独一无二的金色剑意,无不在宣示着,孤音崖上那压抑后爆发的小小剑客,真的摸到了限制所有剑术的门槛之后的力量境界之力!

    “开玩笑呢吧?

    “这就是葬剑冢培养人才的方式?”

    大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金色剑意,隔着空间壁障,锋芒都已经刺入了空间碎流之中,如同烈阳一般耀眼。

    他忍不住于虚空割开了一道小口子,试图更加看清一点,这离谱到极点的“突破”,是否真有可能成功。

    顾青二沉浸在自己臆想中的世界,浑然不察天道之中探出了七道难以置信的灵念,空间碎流之内,也多了两双惊疑不定的目光。

    金色的剑意四散勃发。

    处于耀阳中心点的顾青二,只觉这一刻自己快要融入剑道。

    他脑海中有数不清的关于剑道的问题,得到天地大道的答疑;有尚不明的对于未来之路的方向,得到指示。

    情不自禁的,顾青二手微微一扬。

    那本用来保护他的“诛邪剑阵”,突兀快速旋转,汇入了他手上的绝色妖姬,化作九把金色之剑。

    而后,九剑变数,开始分裂。

    从九、到十八、到三十六、到七十二……

    分裂幻化的速度,极其之快。

    天地大道中,连各系元素、各大规则、一草一木、一花一石……都得到了金色剑意的牵引,腾空化剑。

    仅仅一瞬!

    那九把实体之剑,化作了十二万九千六百之数,密密麻麻,完全填充了整一个孤音崖!

    “这他娘的……”

    藏身在天道之中的五大金牌猎令杀手,只觉灵魂一阵刺痛。

    他们知晓,这是因为连他们所属的天地大道,都在这一刻得到了那青年剑客意志的征兆,暂且成了他手中之剑。

    可眼下,能出去吗?

    这完全被金色填充了的孤音崖,携了满是肃杀、镇压之意的十二万九千六百金剑,便是他们五大金牌猎令杀手,都感到头疼、棘手、冒入当有生命之危!

    “等!”

    “等这小子突破完……他毕竟不是敌人,还是葬剑冢的继承人,万不可得罪。”

    “不错,这家伙还是正儿八经的试炼者,我们对他出手,圣宫使者就要对我们出手了。”

    “道理我都懂,但他娘的……这是什么怪物?嗷嗷几声就能突破了?这就是古剑修的修炼方式吗?今个儿我算是开眼了!”

    “都退后些!”

    随着双呆的一声令下,五大金牌猎令杀手快速后撤,将此地局面,完全交由顾青二掌控。

    他们如此,牧凛、白蔹更加如此。

    顾青二能突破,固然是出了所有人预料,但他是试炼者,有着正经的身份,对圣宫而言,这是一件好事。

    唯一值得深思的是……

    “师尊,你说他的突破,会不会影响到天机世界的内部世界?”白蔹一边退,一边凝重地问。

    牧凛一时沉默。

    理论上讲,一个小小的剑道王座的突破,是绝对不可能影响到道部那么强的天机世界的。

    但是!

    理论上也讲,没有人谁能随便嗷嗷几句,就当场突破吧?

    “但愿……”牧凛只轻吐了二字,便不再言语。

    白蔹陷入沉思。

    师尊说的“但愿”,是但愿能影响到天机世界的内部世界,还是……但愿不会影响到呢?

    另一面。

    和对古剑修一路知之甚浅的藏身天道之中的几人不同,邋遢大叔这会儿,已经石化在空间碎流内了。

    那十二万九千六百把金剑,将他震撼得无以复加。

    “九剑术,无限穷数?

    “这个脑子装满了水的蠢货,竟然悟出了九剑术的第一境界?他在这里突破了?

    “他才多大?!”

    大叔满面惊容,连孤音崖上的空间都被金剑给同化,那金光完全刺入了空间碎流当中,甚至在开始尝试着同化空间碎流为其所用,都不自知。

    暗部首座夜枭已经扛不住那扑面而来绝对压制之力了。

    她不能出手,因为她知道自己出手,必然会引来圣宫使者的阻击。

    而既不能出手,也不能影响到那青年剑客突破,夜枭现下的感受,便如臣子遇见了帝皇一般,被那威势压得完全抬不起头来。

    “好恐怖的剑意,古剑修,当真不愧是无视等阶的存在……”

    夜枭没有抵抗,飞速隐退。

    全场当中,唯一还在感受这澎湃到实质,形成金色剑意的,便只剩邋遢大叔一人。

    望着那熟稔的剑数分裂,感受着那不属于九剑术第一境界的镇压之力,大叔面上突然有了几分错愕之色。

    “不对!不对!

    “这小子掌握九剑术的力量,已经极为熟悉,九剑术第一境界的无限穷数,他绝对不是现在领悟出来的,他……

    “他是在突破万剑术的第一境界?”

    料想至此,大叔本来浑黄的一双浊眼,都忍不住失去了掩饰,爆出了耀眼的精芒。

    孤音崖上,顾青二觉得自己这一刻,就是无敌的神!

    他太享受这种没有大师兄、没有师尊压制,也没有小师弟在后面追赶的感觉了!

    而他现在的顿悟,也无异于让他看到了得以超过他自认为的毕生三大劲敌的希望!

    “来吧,来多一些!

    “就在这里,让我,趁着你们都在浪费时间的时候,一举超越你们!”

    胸膛处一口郁气被倾吐而出,顾青二在金光爆发到极点的那一刹,浑身锋芒毕露到像是一把完全出鞘的利剑,直上云霄。

    “铿”

    金色的剑意瞬间荡破了数百里,剑鸣声更加远扬千里。

    连远处各大龙脉的试炼者,都不自觉抬眸,而后被那绝对压制之力,镇得匍匐在地,动弹不得。

    “什么情况?”无数人惊骇。

    这就像是走在路上突然间被无形的巨人一脚踩下,让人感到绝望的同时,不免有些委屈我什么都没做啊,为什么要针对我?

    天穹之上,虚空岛裂缝之旁。

    滕山海率领的十三太虚,本还在镇压这虚空岛裂缝可能潜藏着的风险。

    他之前得到的饶妖妖的命令,是无有特殊情况,不必赶往孤音崖,因为那里已经有了万全准备。

    可现下……

    这情况太特殊了!

    再不关注一下,就真是眼瞎了!

    “司徒庸人应该才刚刚开了天机世界的内部世界,现在孤音崖上就爆发出了这等惊世骇俗的剑意……

    “第八剑仙,出手了?”

    滕山海心头一揪,根本不敢耽搁,率领手下十三太虚,刷一下赶至现场。

    “嗡嗡嗡!”

    狂暴剑鸣声几乎能穿破人的灵魂。

    毗邻之时,十来号人齐齐被孤音崖那完全充斥着的金剑,给亮瞎了眼。

    “这是什么?”黄阳真人一脸呆滞,望着偌大一片金色的孤音崖……不,这简直就是金色的大海,他完全不理解,其中发生了什么。

    “剑意,这等剑意……”麻衣老太天灵婆婆满脸慎重,她相信即便是自己,要强闯这片金色的剑海,也得负伤而退。

    “太强了,是第八剑仙出手了吗?”降龙手洪当对古剑修没有什么概念,但对这等恐怖的剑道力量,他的直观感受,是当下最好不要撼其锋芒。

    滕山海心头一下就沉了。

    理性告诉他,强闯这片金色剑海,将里头那个影绰到看不清是男是女的人影给揪出来,应该便得以破掉对方试图轰碎天机世界内部世界的打算。

    可感性也告诉他,这个举动,会负伤很重!

    “没时间耽搁了……”

    滕山海必须保住自己的战力,但他也知晓,饶妖妖正在这里看不见的第二个世界战斗着,不能让外界的力量,影响到他们内部的战斗。

    所以当下最好的方式……

    滕山海转头望向了身后十三太虚。

    “什么意思?”十三太虚齐刷刷后撤了一步。

    “你们一起上,不需要多认真的出手,只要将里头那人揪出来即可。”滕山海平静说着。

    见着面前十三人脸上写满了拒绝之色,他补充一句:“放心,你们没见过古剑修,本座见过……在里头的那家伙,外强中干,他并不是第八剑仙。”

    但他有可能是其他可能企及到剑仙境界的古剑修啊……十三太虚齐齐在内心哀嚎。

    “谁若成功,记一次大功。”滕山海下了重注。

    这话一出,十三太虚变了脸色。

    他们本就是为了机缘而来,而战部首座允诺的大功,纵使还比不上封圣道基,但多积累几次,说不得真能换到。

    “诸位!”黄阳真人望向了后方自己的战友们,头一偏,“一起上吧!”

    “老身奉陪。”天灵婆婆咧嘴笑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炼灵者,就应该为了封圣的机缘,不甘停下。

    “准备就绪!”降龙手洪当进入了战时状态,十分凝重。

    “杀!”

    “上!”

    一众太虚同样应承,就要强行出手,轰破这金色剑海。

    蓦地,众人之前,多出了一道平平无奇,但有着高居上位气势者的身影。

    “且慢。”

    这身影仅仅斩道修为,便挥手止停了一众太虚的动作。

    滕山海皱起了眉头。

    偷渡者?

    现在偷渡者都如此光明正大了?

    可定睛一瞧,这身影,似是有些熟悉?

    “白、白蔹?”滕山海惊愕出声。

    十三太虚本欲出手,听到战部首座这句话,齐齐一顿。

    他们不知道白蔹,但不妨碍只一言听出了来人身份的高贵。

    “圣宫使者,白蔹。”

    白蔹翻出了圣宫使者令,不给滕山海质疑的机会,夺声问道:“你们执法官,便是这样对待试炼者的吗?”

    “试炼者?”一众太虚齐齐怔然,不明白现场哪里有试炼者。

    滕山海像是意会到了什么,望向金色剑海中央那看不清身形的人影:“他?”

    “他名顾青二,正儿八经的试炼者,你可以查出来,因为他有试炼玉佩。”白蔹恬然道。

    开什么狗屁玩笑!

    滕山海第一反应是这不可能,区区试炼者哪里能具现出这片金色剑海?

    可白蔹作为圣宫使者,不可能说谎……

    滕山海立马动用了通讯器,询问了灵镜主位前的鱼知温,得到了重新调看孤音崖灵镜却被吓到了的鱼知温的回复:

    “是的,他就是试炼者顾青二,且圣宫使者和我见过面,他的身份也没有任何问题。”

    滕山海呆在了原地。

    “试炼者……”

    他突然找到了理由,猛声道:“试炼者不得展现出王座以上的修为,否则便是违背了云仑山脉的禁令,应当拿下。”

    这是新出现的规定,包含了古剑修,滕山海觉得自己找到了机会,想要再行出手。

    白蔹制止了他,平静道:“他只是在突破,突破完成之后,这些声势,便会消失。”

    只是……

    突破……

    十三太虚齐齐懵了。

    小小试炼者,这突破声势,未免过于离谱?

    滕山海藏在面具下的唇角抽搐了一下。

    他感受到金色剑海愈发磅礴的力量,看到了不止天道规则在那剑意的影响下,同化成了对方的力量。

    连天机世界内部世界潜藏至深的天机道则,都开始具现、同化、然后消失……

    这,必将影响到饶妖妖的战斗!

    滕山海眸色一狠,膝盖一屈,直接嘣一下越过白蔹,飚向了金色剑海的方向,便随口扔下一句解释:

    “抱歉,近来云仑山脉出现了个极会模仿的圣奴徐小受,本座并不能肯定,你这个圣宫使者,是否便为真人,而那小子的‘突破’,明显影响到了我们的作战计划……

    “本座,必须出手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