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有一身被动技 熬夜吃苹果

第九百七十七章 他算个什么鸟东西!

    “所以,到底是什么事?”

    徐小受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心下已经做好了宁屈不死的准备。

    “一桩……渎圣之事。”水鬼一笑,生死难料。

    “什么?屠圣?”徐小受眼神中突然就失去了光。

    “嗯。”

    “打扰了,告辞!”

    水鬼一点头,徐小受转身又要离开。

    这开尼玛玩笑呢,屠圣?

    这事你找八尊谙啊,他才是神!

    和我聊?我徐小受配么,你当我也是万能啊!

    水鬼眼睁睁望着徐小受转身离开,这一次却没有用能力将其强行挽留,而是笑道:“你就不想听一听细节,再决定留下,或者是合作么?”

    请问“留下”和“合作”,都有什么区别啊……徐小受心头都抓狂了。

    可水鬼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哪怕没有出手强行挽留,他似乎也不好直接离开。

    不听完,根本离开不了好吧!

    “我是可以听一听细节,但屠圣别想了,我杀鸡屠狗,倒是勉强可以做到。”徐小受沉沉一叹。

    水鬼听得莞尔:“没让你真的屠圣,你需要做的,不过只是一些亵渎之举,无伤大雅。”

    那可是“圣”啊!

    徐小受心道你倒是说得轻巧,我可能是要冒着生命危险才能帮得上忙,这哪里算得上是小事了?

    “您说的这个‘圣’,是指一个人的名字,还是说……”直至次,徐小受还抱有丁点希冀。

    “想什么呢!”水鬼毫不留情破灭了他的幻想,“北域姜氏的半圣,我想杀他,你只需帮一个小忙而已。”

    徐小受:“……”

    他听得脸都青了。

    原来真是半圣啊!

    你可真敢啊!

    不对,你怎么敢的啊,你才太虚,怎么就敢算计到半圣头上?

    半圣不是超脱了么,这就是圣神大陆的神。

    凡人之躯,怎么可能真的屠圣?

    “北域姜氏的半圣……”

    徐小受深呼吸了几口,想起来了什么,仍不死心道:“我记得有一个姜氏的半圣传人,名唤姜闲,是他得罪您了吧?您说的是这个半圣传人吧?他应该……也能和‘圣’,扯上点联系?”

    “对,是他……”水鬼一点头,令得徐小受大喜。

    顿了下后,他才继续说道:“我说的,就是这个半圣传人背后的半圣本尊,我们这一次的目标,就是他。”

    徐小受再一次无语凝噎。

    他娘的你给老子滚好吧!

    没什么事,为什么要去招惹半圣?

    顺着我给的台阶下来不行么,我帮你杀个半圣传人,也不要报酬,你就这样放过我不行么?

    他奶奶的……

    “我才宗师啊……”徐小受眼神呆滞,语气多了些哀求。

    “你可不是普通的宗师,不要妄自菲薄!”

    水鬼手一抖,多了一张通缉令,眼神带着鼓励和赞赏,道:

    “瞧瞧,三炷香对你的战力评判,是斩道等级。

    “而在我看来,你都可以戏耍太虚了,战力何止于斩道?

    “你年少有为,就应该超越八尊谙的传说,做到宗师渎圣,王座屠圣,斩道灭了五大圣帝世家!”

    顿了下,水鬼抬眸望上,目中光芒闪烁,表情也丰富精彩了许多。

    “哇!想想,多么美丽的画面?

    “此间事了,你圣奴徐小受的凶名必将远扬五域,超越第八剑仙,成为新时代年轻人心目中的标杆。

    “无数人为了成为你,超越你,发愤图强,而你,也必将青史留名,流芳百世……”

    徐小受听得一个头两个大。

    “打住、打住。”他连忙制止。

    “怎么?”水鬼含笑看来,“我说得不对吗?”

    还说得对不对?你能不能先反思反思,你这说的是人话吗?!

    徐小受差点没一巴掌呼到面前这张鬼脸上去,当然他不敢,毕竟一掌过后,自己就真小命难保了。

    他失神了许久,才怔怔说道:“水鬼前辈,我徐小受看起来,像是那种中二热血的人吗?”

    这话锋转得太突兀,水鬼一时愕然。

    “倒也,不算太像?”

    “……那您觉得,对我说这些,有用吗?”

    徐小受嘴角抽动着,竭力吞咽了一口唾沫,叹息又道:“算我对不起您行了吧,求您别玩我了,我真有正事,没空陪您在这里干耗着。您要真想屠圣,我帮您摇一下八尊谙?相信我,他也许会给这个面子。”

    水鬼又笑了,上前拍拍徐小受的肩膀,突然手一刺痛,缩了回去。

    他蹙了蹙眉,想到了这是个刺猬,应该不是伺机报复,于是不再计较,重回正题道:“相信我,在这件事情上,八尊谙比不上你一根汗毛,你很厉害,只是你并不自知。”

    “您可别再给我灌迷魂汤了!我不好这口!”徐小受勃然大怒,转身就走,“玩笑话到此为止,前辈止步吧,不用再留我了,我不会合作的。”

    深海寒流排开,徐小受身影远遁而去。

    水鬼出奇地没有再行制止,一副智珠在握的玩味表情,隔了许久才扬声道:“可是你不想杀他,人家已经盯上了你。”

    徐小受脚步一顿。

    盯上了我?

    某一刻他真想回头,好好跟水鬼聊聊。

    但转念一想,盯上自己的半圣又何止一个,那姜氏半圣再强,能强得过圣神殿堂高层么?

    半圣臧人他也领教过了。

    虚空岛那些圣帝级别的大老暗中出手过,他也扎身局中了。

    麻烦事只有一桩确实会让人心累,可事儿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抱歉,没兴趣。”

    徐小受见水鬼没有出手留人的想法,脚步更快,就差施展一步登天了。

    水鬼含笑注视着这一切,再道:“你有消失的能力,是可以不怕,可他连你身边的亲朋好友都盯上了,你不打算留下来再聊聊?”

    在这深海之中,似乎无论跑多远,只要水鬼想要,他的话都可以传到任意人的耳边。

    亲朋好友……徐小受心道我连最亲的桑老都没了,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好失去的,总不至于半圣能找到我异世界的生身父母?

    他头都不回,十分决绝。

    水鬼见着这一幕,失笑着摇头。

    还挺果决?

    “这个世界,真没有值得你牵挂的?那你的小女友呢,她的生死,你也不管了?”水鬼最后说道。

    嗯?

    徐小受像是有什么敏感神经被触动了,身形停了下来,而后犹豫再三,一步登天回到了水鬼的身前。

    “小女友?”他迟疑着问,“你说哪个?”

    “哪个?”水鬼眼睛一瞪,有些不可置信,“你还有挺多?”

    “聊正事好吧!”徐小受无语。

    “就那个……”水鬼玩味着表情,双手在深海中比划了两道曲线,佻笑道,“银发的那个,除了她,还有谁?”

    看得出来,水鬼这一次是真好奇。

    银发……徐小受脑海中顿时闪逝一个窈窕身影,当即白眼一翻:“这是我师妹,不是小女友。”

    “哦哦,师妹呀~”水鬼呵呵一笑,意味深长道,“所谓师妹,不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之前怎么没看出来啊,你还挺骚……徐小受在心头嗤笑,没好气道:“说正事,姜氏半圣,为何会盯上我师妹?”

    “神魔童。”

    水鬼恢复了严肃,正经道:“他找到了我,提到了泪家童,听意思,是想搜集所有。”

    “所有泪家童?”徐小受眉头一挑,这不和阎王的目标撞上了么?

    只不过,人家阎王是真的在行动了,这姜氏半圣,才刚刚开始?

    那他要找的对象,不应该是小师妹,而应该是阎王才对,毕竟那里泪家童……很多!

    “你没骗我吧?”徐小受一脸狐疑,“我师妹的事情,这天底下知道的太少了,但阎王暗中搜集泪家童,在你们这些层次的人看来,应该不是秘密了才对?”

    水鬼脸上突然露出一抹由衷的赞意,道:“你果然很聪明,我还什么都没说,你就把姜氏半圣的真正目的,给猜到了。”

    什么意思?

    徐小受一脸迷茫。

    水鬼没有遮遮掩掩,开门见山道:“不错,姜氏半圣的首要目标,就是阎王,他要我帮他找人,继而夺了阎王所有人的泪家童。”

    这?

    徐小受心头顿生一股怒意。

    姜氏半圣要找阎王,关我小师妹什么事?

    你这口大锅还给盖到我头上来了,该不会我小师妹有神魔童的事情,是你给泄露出去的吧?

    但纵有莫名怒意,徐小受也不至于失去理智,咆孝出口。

    该说不说,水鬼还是圣奴第五座,乃自己人,应该不会绝情到将这件事曝给外人,否则第一个要找他麻烦的,可能就是八尊谙了。

    毕竟八尊谙和泪家有点关系,泪双行还是他保下的。

    “展开说说,姜氏半圣要找阎王的麻烦,这是好事,怎么就和我小师妹扯上关系了?”徐小受皱着眉开口,不自觉靠近了些,声音都压低不少。

    “关系那可大了去了。”水鬼笑着后撤了一步,拉开距离,负手道:

    “你想想,阎王黄泉时空间属性,哪有那么好抓?

    “失败了,姜氏半圣必然退而求其次,先找别的泪家童,再逐步往上,继续完成他的目标。

    “而在这过程中,你觉得以半圣之能,你那小女友,能躲得了多久?”

    水鬼笑着抬眉,耸肩摊手,一副你应该知道半圣厉害的表情。

    “我师妹。”徐小受沉声纠正着,心头已经随此言论跌入了谷底,“继续。”

    小女友师妹……水鬼无声喃喃了一句,接着再道:

    “换个思路想,当下行动成功了,姜氏半圣拿到了阎王的所有泪家童。

    “那么接下来,他会止步于此吗?

    “不会,他会继续搜寻余下的散落在大陆的泪家童,而泪家童和泪家童之间是有感应的,这点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水鬼拉长了尾音,见徐小受无声点头,便知其知晓,不多作解释,道:“所以,姜氏半圣籍此再接触到你那小女……嗯,小师妹,可能性,不是极高吗?”

    高!

    实在是高!

    徐小受差点就被忽悠过去了。

    可他能活到现在,在忽悠人这一道上,技艺也算炉火纯青了,怎会被骗?

    “你说的都对。”

    率先用肯定稳住了水鬼的心态之后,徐小受又慢条斯理,一一剖析道:

    “但无论如何,姜氏半圣都会先将目标锁定到阎王身上,而黄泉既然那么难搞,这中间拖下来,便会耗时不少。

    “再说了,我区区宗师,能帮你什么忙,你要找人合作,也应该是找黄泉才对……”

    说着这,徐小受像是想到了什么,勐然抬眸,不解问道:

    “不对啊,姜氏半圣要搞黄泉,关你什么事?你要屠圣?

    “这不应该是黄泉需要考虑的事情吗,莫不成你们俩,还有什么不可见人的地下……呃!”

    徐小受及时刹嘴,表情古怪了起来。

    水鬼浑身气质突然变得冷冽,在徐小受被吓得差点开口道歉之前,严声道:“我要杀他,跟他要搞谁,没有关系。”

    啊?

    徐小受一时怔住,很快反应过来。

    你疯了?

    你要当枪,去被人使?

    他张大了嘴,好不容易才憋住了这话,问:“为什么?”

    “不为什么。”水鬼哼了一声,“这老家伙仗势欺人,说起话来连句敬语都没有,我是什么身份,哪容得下他这般放肆?连八尊谙都要好声好句劝我出山,他算个什么鸟东西!”

    “???”

    徐小受当即就是脸上冒腾出了无数问号。

    就这就这?

    这他娘的又是什么傲娇小少爷脾气?

    原来你是这样的水鬼?我可真是大开了眼界哇嗷!

    “是啊,前辈身份何等尊贵……”徐小受蛇随棍上,满怀好奇问,“所以呢,您是什么身份?”

    “我可是……”水鬼袖袍一甩,气不打一处来,可话到嘴边,似乎幡然惊醒,冷着脸就瞪了回来。

    “好家伙,连我的话,你都敢套?”他呵呵瞪着徐小受,脸上又恢复到了平常噙笑的邪味表情。

    “前辈想说就说,不想说就拉倒,我可不是好奇的猫。”徐小受无所谓耸耸肩,心下倒觉得真有些可惜。

    水鬼显然以前尊贵惯了,不是闲杂人等。

    正如他所言,金山银山已经砸不动这尊大佛,连八尊谙请他,都付出了一个“答桉”的代价。

    那姜氏半圣,想来应该是以面对平常太虚的口气和他达成了一个交易,最后被记恨上了吧?

    啧啧,大老之间的纷争,本以为全是大道之争。

    不曾想,还有这等坑爹的纠纷根源。

    此间之事可大可小,但真要火拼起来,可能不是圣陨,就是阎王覆灭,亦或者圣奴第五座阵亡。

    然当真要让世人知晓这恐怖结果的背后,其原因只是因为某尊半圣说话的语气不是很好……

    “意!”

    徐小受突然打了个寒颤。

    这个世界,好他喵的奇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