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迷踪谍影 西方蜘蛛

第二千四百三十七章 仓库交锋

    “他们做的这一切都是故意的,但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什么?”

    孟绍原说到这里略略停顿了一下“因为,他们想造成一种错觉,把人引向一个错误的方向。

    所有的人都以为毒品已经被他们带走了,会在整个纽约,在他们行动的方向拼命的寻找,但他们错误,全都错了。

    不管他们怎么找,都无法找到毒品,因为从始至终,毒品都在一个地方,就在这里,六号码头!”

    当他从佩顿那里,得知了大概的过程,已经发现有问题了。

    这不难破案。

    这些毒贩子,比起那些日特来说,差远了!

    他看向了那位码头工人“东西,就在你那,对吗?”

    佩顿队长掏出了手铐。

    “不,不,是他们逼我这么做的。”

    码头工人慌了,他大声囔囔着“我的老婆孩子,都在他们手里。是他们逼我的,我发誓,我不是故意的。”

    “东西呢?”佩顿队长冷冷问道。

    “被我藏在了杂物间里,那里平时没人去。”码头工人哭泣着“我没办法,真的没有办法。”

    “你,跟他去拿。”佩顿叫过了一名联邦特工。

    然后,他转向了孟绍原“谢谢,查尔斯,你帮了我大忙了。整整五十万的毒品,这是一起大案。这次,伯尔尼没有办法脱身了。”

    他是真的感谢孟绍原。

    任凭谁破获了这么一起大案,都足以让他的仕途从此后平步青云。

    孟绍原却摇了摇头“不,伯尔尼一定有办法脱身的,这种事对他来说只是小事,随便找一个替罪羊就行了。

    佩顿队长,我想我们可以合作。”

    “怎么合作?”

    “如果你信任我的话,可以按照我的计划执行。”孟绍原沉吟了一下“我知道纽约有五大家族,这是一座坚固的城堡。

    要想从外部打破这座城堡,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可是城堡内部一旦出现了问题,那就不一样了。”

    佩顿队长只经过了短暂的思考“你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再过一会,我会去见伯尔尼。”

    佩顿队长被吓了一跳。

    去见伯尔尼?

    这个时候?

    他刚刚和安吉莉娅上了床,而且还缴获了原本属于伯尔尼的一大笔货啊!

    ……

    孟绍原不害怕。

    他经历过的危险太多了。

    他敢于面对日本人的刺刀,面对这些黑帮的枪口,又有什么可以害怕的呢?

    况且,伯尔尼也答应和他见面了。

    地点,由伯尔尼来定。

    孟绍原按照约定时间,如约来到了伯尔尼约定的那间仓库里。

    里面有十几个黑帮。

    浑身都是伤口。

    一个健壮的大汉,正在凶狠的对他用刑。

    一个叼着雪茄的男人,冷冷的注视着这一切。

    他身边站着的,就是那个杀手休利特。

    这个人就是伯尔尼?

    然后,孟绍原看到了安吉莉娅。

    安吉莉娅坐在那,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看到孟绍原进来,她还抛了一个媚眼。

    一进去,十几个枪口立刻对准了孟绍原。

    休利特在伯尔尼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混蛋!”

    伯尔尼立刻咆哮起来“你这个混蛋,你真的敢来这里?我要把你撕成碎片,连一点渣子都不剩!”

    孟绍原却丝毫都不害怕“是吗?那你会面对几十个联邦特工,他们会强行攻破这里,你杀死我,正好给了他们证据!”

    他一说完,立刻有黑帮的走到仓库大门那里打探情况。

    片刻,便回来,对着伯尔尼点了点头。

    伯尔尼脸上随即露出了笑容“瞧,我是一个合法的商人,我从来不会杀人,啊,我正巧走进了这间仓库,这里的任何一个人,我都不认识。”

    “狐狸”,这是伯尔尼的外号。

    纽约五大家族中,这是最狡猾的一个。

    当四大家族为了地盘利益在那腥风血雨的时候,伯尔尼总会选择待在暗处,然后寻找到最有利的机会为自己谋取最大的利益!

    联邦调查局几乎没有他犯罪的任何实质证据。

    孟绍原就是算准了,他不会在联邦特工的眼皮子底下杀自己,这才敢有恃无恐的来到这里。

    “瞧,伯尔尼先生。”孟绍原也是满脸带笑“我当然知道你是一个合法的商人,至于那些联邦特工?只是胡佛局长担心我的安全,特意派来保护我的。”

    胡佛?

    伯尔尼眯起了眼,他摸不准这个人的来历。

    “伯尔尼先生,我们现在可以好好谈谈了吗?”

    “当然,只要是合法的事情,我当然愿意谈。”

    “你凑巧来到这里,会不会凑巧有杯酒?”

    孟绍原提出这个要求后,伯尔尼笑了。

    他发现自己有些喜欢这个年轻人了。

    他发誓,当自己杀死他的时候,不会折磨他的,只会对他的脑袋开上一枪,让他死的痛快一些。

    “我想,我能在这里找到酒的。”

    伯尔尼话音未落,一杯酒便送到了孟绍原的手里。

    孟绍原品了一口“真是好酒。”

    “是吗?”

    “其实,我也品尝不出,只是顺口夸赞一下,这是我们的礼仪。”

    伯尔尼笑的更加开心了。

    他连用枪打死这个年轻人都不舍得了。

    勒死他,至少可以让他死得体面一些。

    “伯尔尼先生,借一步说话。”孟绍原一边说着,一边迅速的观察着现场的每一个人。

    他发现,那个用刑的健壮大汉,看着自己的目光,总是闪烁着杀意。

    难道是我上了你的老婆了吗?

    他还看到,这人嘴里镶着两颗金牙。

    金牙?

    “伊诺克的弟弟乔武德·伊诺克,很觊觎自己的嫂子,那次企图图谋不轨,才想动手就被发现,结果被伯尔尼生生拔掉了两颗牙齿。”

    他想到了里德告诉自己的话。

    这个人就是乔武德·伊诺克?

    孟绍原不动声色地说道“伯尔尼先生,你我之间其实没有什么大的矛盾,无非就是我和安吉莉娅,渡过了一个美妙的夜晚而已。”

    不,勒死他太便宜他了。

    应该把枪塞到他的嘴里,一枪打爆他的脑袋。

    伯尔尼心里开始生气了,但他却微笑着说道“当然,男女之间的事,不是我能管的,安吉莉娅又不是我的妻子,只是我手下深爱的妻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