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木下雉水

第九百零九章 珍藏的画卷

    此时,酒徒三人正在封印紫黑噬道龙。

    若是乱空者三人出手,足以打断他们的封印,适时紫黑噬道龙可以破封而出,与背叛者形成联手的局势,对酒徒等人会很不利。

    “哈哈哈,还不赶紧放我出去?!”

    紫黑噬道龙狂笑不止, 充满了得意和讥讽,它没想到背叛者居然会出现救它,但这是好事,这种情况下护道者们没得选。

    而在这个时候,大黑、苟龙、囡囡和秦曼云却是踏步而出,挡在了酒徒三人的身前, 直面三大至强!

    秦曼云淡淡的开口道:“三位前辈, 你们尽快封印紫黑噬道龙, 剩下的交给我们!”

    “嗯?”

    “就凭你们四个?”

    乱空着三人的眉头一挑,随后都是嗤笑出声。

    “新的护道者连至强都诞生,也敢挡我们?!”

    “找死!”

    他们漠然的看着秦曼云三人一狗,至强的气息化为凶戾的威压轰然爆发,足以碾死至强之下的任何人。

    不过,显然不包括大黑等人。

    大黑的身上,皮裤衩发出亮黑色的光芒,苟龙抬手一挥,又是一個龟壳飞出,秦曼云屈指轻轻一弹,一道琴音蔓延,化为守护之力,挡住了至强者的威压。

    不过,也仅仅是挡住威压罢了,根本算不上至强者手段的万一。

    “原本我们不想这么快杀了你们, 想让你们与不详之间打一个平衡, 不过你们既然找死, 那就怨不得我们了!”

    一名至强者缓缓的向前几步, 走到了队伍的最前排。

    他的眼中杀机弥漫, 周身散发着唯我独尊的气势,右手缓缓的抬起,对着秦曼云他们轻轻的一点。

    这一指,仅仅是很普通的一个术法,但由至强者施展出来,却蕴含了至强之力,宛若天地大锤砸落,非至强之力不可阻挡。

    毕竟,一个成年人要对付四只蝼蚁,仅仅只需要轻轻一碾即可。

    酒徒三人的脸上都是露出担忧之色,就算大黑等人出身不凡,有着宝物护体,也难挡得住一位至强者啊。

    “我觉得,他们应该是有什么办法的吧?”

    不死者不确定的说道。

    他想到了在火山之内大黑和苟龙的表现,这两人一个比一个狗,手段让他都感觉到惊悚,连楚狂人的尸骸都被他们给搞死了, 说不定还真有办法。

    正在这个时候,大黑将狗爪伸到了皮裤衩内。

    随后, 就掏出了一卷纸张。

    随着这纸张的出现, 有一股莫名的力量轰然炸起,宛若利剑将那名至强者的威压给割裂,原本被至强威压给压制的众人心头都是一松。

    “这是什么?!”

    那名至强者惊疑不定的高呼。

    仅仅是一张纸,却让他的威压荡然无存,连攻击都化为了春风直接消散。

    他盯着那张纸,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居然产生一种后退的冲动。

    大黑的狗爪摩挲着这张纸,狗眼中居然流露出追忆的神色,似有万千感慨。

    “苟龙,你的珍藏很多,连大粪都能珍藏,但是,你所有的珍藏加起来,都比不过我这一幅画。”

    大黑的狗嘴含笑,淡淡的开口。

    话毕,它高高的举起纸张,虽然缓缓的摊开。

    “嗡!”

    浩荡的华光涌现,宛若潮水遮蔽苍穹。

    这纸张中似乎藏着一片天地,连如今的天地都可以取代,天威无匹。

    而当纸张缓缓的打开,众人这才发现,这画卷中所画的是一条狗,一条很小的狗。

    黑溜溜的眼睛充满了天真,小耳朵低垂着,嘴巴向外吐着舌头,无比的可爱,依稀能从其中找到大黑的影子。

    这画中所画的,居然是大黑小时候!

    当画卷被打开时,这条小狗居然活了过来,缓缓的从画中走了出来,小脑袋动了动,接着对着乱空者三人发出一声乳叫。

    “汪!”

    声音清脆可爱。

    但是听在乱空者三人耳中却不亚于死神的低语,让他们有一股大祸临头的感觉。

    一股无形的力量轰然降临,直接落在他们的头顶!

    “不,怎么可能?这片大道都被禁封了!”

    “无形无知,这是大道的力量,是大道出手了!”

    “原来他们还有后手,大道给了他们保命至宝!”

    三名至强者惊慌不已,身子竭力的后退,同时祭出一个又一个法宝,将全身的力量运转到极致,化为防御之力,守护着周身。

    然而……

    所有的力量尽皆湮灭!

    首当其冲的是那名对大黑等人出手的至强者,他绝望的痛呼一声,身子迅速的湮灭,纵然是他已经成就了至强,诞生出不死不灭的生命印记,依旧在眨眼间就被抹去!

    紧接着是乱空者和另外一位至强者。

    他们高呼一声,身子也是当场爆裂,化为了碎末,不过他们的生命印记却是保留了下来,随着光芒闪烁,勉强将他们的肉身重新凝聚,后怕无比的看着大黑。

    “呵呵,本狗爷如何?”

    大黑的狗嘴一咧,露出得意的笑容,嘚瑟无比。

    然而,它等待的惊叹和崇拜没有出现,反而

    “好……好可爱啊!”

    “哇,大黑狗小时候长这个样子吗?好想抱抱。”

    “奶里奶气的,叫声好好玩……”

    苟龙笑得已经直不起身子了,干脆在地上打滚,“哇哈哈哈,傻狗你暴露了,你小时候原来是这样的,怎么就长残了?太好玩了。”

    大黑一头的黑线,差点当场暴走。

    气冲冲道:“喂,你们关注的重点是不是搞错了,这幅画厉不厉害,这可是主人在练习画画时,拿我练笔画出来的草稿,羡慕不羡慕啊。”

    众人齐刷刷的点头,“羡慕,太羡慕了,厉害,太厉害了。”

    只不过,他们嘴角的笑容却根本隐藏不住。

    “够了,都不准笑了!”

    大黑龇着牙,大叫一声。

    这可是它保存下来的珍贵画像,居然成了自己的一个黑点,失算啊!

    众人也是当即止住了笑,纷纷戏谑的看着乱空者和另一位至强。

    他们的实力虽然还不是至强,但此时的气势却完完全全将两名至强者给压了下去,就好像,他们才是猎人而至强者是猎物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