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中医许阳 唐甲甲

第七百六十七章 结婚

    人陆陆续续到齐了。

    仪式继续进行着。

    主持人道:“很多人说结婚证就是一张纸,没错,结婚证的确是一张纸,但这张纸上却写满了两位新人在未来的人生中对对方许下的承诺,这些承诺和责任需要用一生去兑现。”

    “结婚是两个人的事情,也是两个家庭的事情。古时候讲究三媒六聘,三书六礼,明媒正娶。现代婚姻,也讲究主婚证婚,要有人见证你们婚姻的神圣性。好,下面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证婚人何东军教授。”

    掌声起。

    何教授穿了个西装笔挺,乐滋滋往台上走,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

    主持人把话筒递给何教授,说:“何教授,您好,下面由您来见证两位新人的婚姻,请您朗读证婚词。”

    何教授接过话筒,他本来就是大学老师,特别能说,所以连证婚词都没准备,直接脱稿上的,他笑了笑:“好,谢谢大家,我是南中医的何东军老师,是我们今天的新郎和新娘的老师,他们都是我一手教出来的。”

    说到这里,何教授嘴巴咧的更大了。

    台下一堆教授纷纷腻歪,这老货又开始强调这一点了,有个好学生够吹一辈子的。

    许阳想到了当初他一声不吭失联之后,何教授不惜大老远跑到每周跑到问县中医院坐诊,就是为了找到他。为了给他的莽撞擦屁股,何教授还用每周休息的时间去姚柄家的诊所坐诊,帮人家恢复生意。

    许阳望着何教授背影,心中感动。细细想过曾经,其实他这一路,走的并不苦。

    何教授还在说:“我一直都说啊,许阳是我教过最优秀的学生,事实证明,确实如此,连我这个老师都没有他优秀,但这也是我最愿意看见的,哪个老师不愿意自己的学生超过自己呢。”

    何教授往旁边看一眼,看看两位新人,有些欲言又止:“新娘张可,也是我的学生。额……她……额……也挺好的。”

    张可气地用力跺了跺脚,可脸上却不得不摆出微笑。

    何教授往回找补了一下:“当然了,人家现在做企业也挺好的,是知名的女企业家,宣传中医也宣传的非常好,对改善我们中医处境也是非常有帮助的。”

    “所以啊,你看这两位都是我们南中医出来的,而且都有了很好的发展。因此证明,我们学校啊,是完全能发掘出学生的个人潜力和优势的。快到高考了,也欢迎大家报考我们学校啊。”

    张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还开始招生宣传了。

    许阳则只是笑笑。

    何教授也笑了笑:“好了好了,说跑偏了。该说正事了。首先,非常荣幸能作为许阳和张可的证婚人,两个人从校园走向工作,从工作走向婚姻,在人生最美好的年纪遇到了对方。”

    “希望你们在今后的日子里,互敬互爱,互谅互助,无论顺畅还是坎坷,都要一起渡过。希望不复青春的选择,携手走过更好的年华。”

    “有幸见证你们的爱情,有幸见证你们的婚姻,有幸见证你们的幸福。祝你们永远幸福,这是你们老师,最真挚的愿望。祝福你们!”

    许阳上前拥抱了何教授,他说:“谢谢你,老师。”

    何教授看着许阳,很想再说点什么,可平日里很善言谈的他,此刻,却再也说不出什么来了。他只得用力地点点头,而后慢慢走下了舞台。

    主持人接着说:“感谢我们证婚人的证词,也感谢老师一路上的支持。何教授一直说自己很幸运能有这样好学生,可他们肯定也很庆幸自己能遇上这样的好老师。让我们再一次用热烈的掌声感谢何教授。”

    “婚姻是一个美好的誓言,是心与心的交换,是爱与爱的交融。为了永远记住这一天,为了永远铭记这一刻。我们请两位新人交换婚戒,守护他们坚贞的爱情。有请,伴娘送上婚戒。”

    婚戒送上之后,主持人说:“许阳,在为你的新娘带上婚戒之前,你有什么话想跟她说的吗?”

    许阳点了点头。

    主持人把话筒递给了许阳。

    许阳转过身,和张可面对面。

    拿着话题,本来酝酿了很多词的许阳,却一下不知道怎么开口了,他笑了起来。

    张可又是忐忑又是激动,她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这样的场景。本以为她会跟电视剧那样,哭的稀里哗啦,但现在突然见许阳笑了出来,她也跟着笑了起来。

    可这一笑,她又有些恼了,因为她觉得这样的场合,不好随便笑,现在该感动哭了。所以她又气了皱了皱鼻子。

    许阳见她这样,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张可莫名其妙也跟着笑了,可她也更恼了。

    台下众人也看的莫名其妙的,这两人咋嘻嘻哈哈没完了。

    饶是主持人见过了各种场面,今天这样,他也不免一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不该打个圆场了。

    “说呀!”张可忍不住悄悄催促许阳。

    主持人装作没听见,不然他也要笑出声来了。

    “我……”笑了半晌的许阳,终于发出了第一个声音。

    大家都期待地看着他。

    许阳却说:“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张可眼前一黑,差点没晕在台上。

    台下人也惊呆了。

    何教授撸撸袖子,都准备二度上台了。

    主持人也尴尬一笑,准备救场了。

    许阳却又出声了:“本来想好了很多词,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脑海里面一片空白。我的记性一直很好,多少难背的医书古文,我都能记得住。”

    “但现在,我就跟老年痴呆一样,什么都记不住了。我的脑海里面,不再有准备好的文字。只有一个画面,是一个身处在最黑暗低谷中的年轻人,抬头看见了他人生中的一束光。”

    张可呆住了。

    许阳向上弯了弯笑容:“就是那一束光,照亮了年轻人的黑暗,也彻底照进了他的心里。从此,任凭山河更易,任凭岁月变迁,那束光永远是他的唯一。”

    “有人常说,不要太早结婚。因为你越是优秀,就越能遇到优秀的对象。只是我觉得我已经不早了,我渡过很多漫长的时光,见过很多优秀的人,可忘不掉的还是心里的那一束光。”

    “在没人知道的时间里,在那些漫长的日子里,我始终爱着那一个人。对于很多平凡的人生来说,我已经经历过他们的一辈子了,也爱了一辈子。有些人,是遇到了才知道无可代替的。”

    “张可,你就是我生命里的一束光。照亮了我最落魄的黑暗,也陪伴了我最孤寂的漫长岁月。现在,我想用积攒一辈子的思念,陪你走进我们的婚姻……”

    张可终于扑簌簌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