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海兰萨领主 海逸小猪

1220.攻入

    “你叫什么?”西雅眨着眼睛问道。

    “佩德罗。”男孩子不假思索地回答,他的目光里虽然有些胆怯,却是十分新奇的看着周围,尤其是令他无比畏惧的黑色海面。

    西雅继续问道:“很好听的名字,你住在哪儿?”

    她随意的甩了甩长发,故意露出脖颈和锁骨处的鳞片……

    “耶齐皮亚斯庄园,我爸爸是一名剑士,是那里的一位中队长。”男孩子的目光一下子就被西雅银色鳞片吸引住了。

    西雅又问他:“那你平时可以在庄园到处玩耍吗?”

    “是啊,这个庄园所有地方我都去过。”男孩子十分骄傲的说道。

    “那我问你,你住的地方有没有什么地方是禁止你们小孩子去的?”西雅有些不信地问道。

    “有很多啊,比如……佩妮伯爵大人的房间,高尔特大队长的办公室,还有庄园里的地下室,听说那里很久之前闹过鬼魂,佩妮伯爵大人就让人把那里封死了。”那孩子随后便说道。

    说到鬼魂,男孩子看起来有些畏惧。

    “那最近……你那还闹鬼吗?”

    “偶尔还能听见厉鬼的哀嚎声呢!”男孩子说道。

    他这时候疑惑地摸了摸胳膊,感觉到了温度,正要开口询问时,西雅便又唱起了摇篮曲,歌声舒缓而悠扬,男孩子在歌声下,眼皮闭合在一起。

    西雅扶着男孩在床上躺下,随后解除幻境,回头对苏尔达克点了点头。

    走出男孩子的房间,重新返回客厅里,三人又坐回沙发上,也没有点灯,黑夜根本对他们没有任何的影响。

    “看来我们得去找找那间地下室,也许能有什么发现!”苏尔达克说道。

    阿芙洛狄这时候也说道:“我能感受到黑魔法的气息,似乎这里有什么东西,正不停地汲取着四周的灵魂之力,但那种气息非常微弱,而且又非常模糊,很容易被忽略!”

    西雅出言问道:“如果黑魔法研究院真的就藏在这个庄园里,平时他们又一直没有被驻军和农夫们发现,你们觉得他们会藏在哪儿?”

    苏尔达克想了想,猜测道:“他们的住所很有可能就是佩妮伯爵的院子,又或者庄园下面的地下室,是一处很庞大的地下建筑……”

    “其实走进这座庄园里,我就发现这里一处与众不同的地方,现在越想越觉得那里值得探察一下。”西雅看向窗外的借口,坚定地说道。

    ……

    “就是那里!”

    西雅站在街头的暗影里,指着广场中间的喷水池。

    那是一座看起来很普通的喷水池,在十字街口的中心,喷水池中心堆砌着一些假山,上面甚至有着一座人形雕塑,那是一位肩膀上捧着水瓶的少女,一股清澈水流从水瓶里面喷涌而出,将少女雕像的半个身体浸湿,清澈的水流砸在假山上,最后流入水池中。

    这种手里捧着水瓶的少女石像在格林帝国的小镇或庄园里面经常能看到,所以苏尔达克进入庄园里,甚至都没多看一眼。

    西雅对苏尔达克和阿芙洛狄说道:“你们看到没有,那座喷水池无论流淌出多少水,都没有向外溢出,而那个喷水口分明就是聚水术的魔纹法阵,也就是说这个水池一定会有溢流口,而且水道不是地井就是地下暗河。”

    “既然这个水池连通着地下河,那么这种地下暗河很可能和地下室相连,当然,前提条件是这个地下室的规模足够大的话。”

    她转身向苏尔达克说:“达克,我想去地下暗河里找找。”

    “那你自己可要小心点儿。”

    苏尔达克拍了拍西雅浑圆的肩膀,他现在有点搞不明白,西雅干嘛这么迫切地表现自己……

    西雅点了点头,趁着十字街口没什么人,快步从阴影里跑出去。

    她奔跑的时候步伐十分轻盈,就像是在跳舞一样。

    随后完美的鱼跃跳进水池里,身体一点点变淡,渐渐地融入池水里面,甚至没有幻化出人鱼的身影来,也看不到丝毫的水花。

    看到西雅潜入庄园的水道系统,苏尔达克和阿芙洛狄也决定潜入佩妮伯爵的那座宅院里探查一下。

    阿芙洛狄之前就断定这个宅子里面没有生命气息,两人潜入院子里,果然里面的房间是空荡荡的,很多屋子就连基本家具都没有,这里似乎已经很久都没人住了,地上落满了灰尘,似乎房子很久都没有人打扫过。

    从佩妮伯爵的宅院里退出来之后,苏尔达克和阿芙洛狄就再次返回街口广场的喷水池对面,这里是与西雅约好汇合的地方。

    庄园里传来了警钟声,苏尔达克和阿芙洛狄对视一眼,看来瞭望塔沉睡的值夜战士已经被人发现了。

    整个驻军营地里面一盏盏灯逐渐亮起来,随后没多久,就有一队队骑兵从军营里列队走出来,这些骑兵手中举着松脂火把,开始在庄园里到处搜索。

    苏尔达克和阿芙洛狄就坐在喷水池广场对面一处屋顶的阴影里,骑兵们从屋子下面的街上来回经过,居然没有人注意到屋顶上正有两双眼睛注视着下面的街口。

    等了好一会儿,西雅才从喷水池里露出身体,趁着一队骑兵从街边跑过去,她快速地从街口穿过钻进阴影里面,只在石板地上留下一串儿沾满水渍的脚印。

    她飞快地爬上屋顶,藏进苏尔达克旁边的阴影里,一边拧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轻轻喘息。

    “找到什么线索了吗?”苏尔达克向西雅询问道。

    “嗯!”

    眨了眨蔚蓝的大眼睛,笑了一下。然后又说:

    “下面有间密室……”

    苏尔达克问道:“里面有多少人?”

    西雅摇摇头说:“很多,但我不知道具体数量,我没办法探查所有的地方。”

    苏尔达克又问道:“那你有没有查到那间地下室的出口?”

    西雅连忙点头说道:“不在这个庄园里,在后面崖壁面,旁边就是茂密的灌木丛和幽谷,非常隐蔽。”

    苏尔达克对西雅和阿芙洛狄说道:“你们俩在出口那边等我,我去把重甲步兵团带过来……”

    “我们要和佩妮伯爵开战吗?”西雅有些好奇的问道。

    苏尔达克摇了摇头,带着两人往庄园外面走,边走边说:

    “既然这里的驻军都不知道这些黑魔法师们的存在,那么我们就去把他们全部喊醒,让他们了解一下,就在他们军营驻地的下面还藏着一个好邻居……”

    ……

    三人绕到黑魔法隐修会研究所的隐秘出口。

    而洞穴的出口处有着一股潺潺溪流,而且这里周围似乎还被铁丝网圈起来,据围栏外的标牌上显示这里是佩妮伯爵的私人猎场范围,猎场里面平时会豢养一些凶猛野兽,算是庄园周围的一处禁.区。

    西雅指了指出口一块岩石,苏尔达克就算拥有‘洞察术’,也是仔细看了半天才发现那里潜伏着一位魔法师,他身上的魔法长袍好像有着一层伪装,居然能和环境融为一体。

    “这条溪流就是上游水源,有一部分就来至于庄园的喷水池,我一路顺流而下便到了这里……”

    西雅躲在苏尔达克的身后,小声对他说道。

    苏尔达克看了阿芙洛狄一眼。

    阿芙洛狄对他点了点头,眼睛里的含义分明就是‘放心走吧,会照顾好她的……’

    苏尔达克这才猫着腰跑进灌木丛,迅速朝着山岭另一侧的营地跑去。

    ……

    苏尔达克返回营地里,大胡子埃德加还在帐篷里熟睡。

    倒是营地边缘处的值夜战士非常机警,敏锐地发现了试图靠近的苏尔达克。

    埃德加从帐篷里爬出来,立刻召集所有步兵战士集合,这些战士几乎都是干布位面反叛军剩下来的精锐部队,他们一路随着大胡子埃德加从峡谷小镇走出来,经历过班斯克战役,木库索守卫战,又追逐地狱军团进入萨依若曼高原,是经历无数战斗后的铁军。

    苏尔达克带着重甲步兵团绕过对面领主私军的封锁线,闯进佩妮伯爵设为禁.区的私人猎场的时候,天色已经转亮。

    重甲步兵团将山岭岩壁下的林地、幽谷、河溪几乎都全部围住,守在界碑旁边的领主私军们才发现这支重甲步兵团居然不声不响地闯进自己家的领地。

    骑兵们率先从界碑处返回,他们听说苏尔达克的重甲步兵团进入了猎场禁.区,便朝着这边追过来。

    就在这群骑兵们刚刚抵达猎区边缘的时候,被一位浑身黑色重装铠甲的双头食人魔挡在猎场之外。

    冲在最前面的十几名骑士几乎都从马背上摔下来,这些骑士躺在地上发出一阵阵哀嚎,他们的战马被古力特姆巨力冲撞下,几乎都是撞碎了脏器,口鼻喷血倒地不起,食人魔已经蹲在猎场的边缘处引火,准备再支起一口大铁锅煮马肉吃。

    在悬殊的实力面前,一群骑兵根本就不敢妄动。

    而另外一边,苏尔达克已经带着重甲步兵团战士杀进了隐藏在山壁下面的隐修会研究所里。

    由于这地方极为隐秘,庄园里的驻军和农夫们根本就不知道,他们脚下还有这么一处隐匿所在,所以这个研究所里的黑魔法师和魔法学徒实际上没有多少。

    在阿芙洛狄的魅惑之下,守在入口处的魔法师甚至都没来得及发出警讯,就成了一个提线人偶。

    苏尔达克带着一队战士率先冲进山洞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