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残剑

第1109章 无耻之尤,全盘毒打

    这些裂纹迅速的扩大,并很快出现了崩裂的趋势。

    “你这是在找死!”

    那女子脸上露出了一抹阴冷的狞笑,接着身影一动,那充满了蛛网般的裂纹的玄黄古钟浑身逸散出了大量的道韵气息。

    道韵气息环绕之下,这玄黄古钟上的裂纹竟是在急剧的缩减。

    原本其即将崩裂的状态,也立刻有所恢复。

    不仅如此,这玄黄古钟汇聚道韵气息之后,又猛的朝着苏离轰砸而来。

    那一击之下,同时带着一股极其强势的杀机。

    “当”

    玄黄古钟再次响彻了起来。

    这一道声音,不仅仅蕴含着道韵,更是如同汇聚着极道道音,像是同样衍化出了开天辟地的场景,衍化出了天地初开的时候那天地间的第一缕钟声一样。

    这时候,这样的声音爆发之后,虚空都直接震荡崩塌,云雾更是不断炸开,破碎不堪。

    虚空中,雷霆炸裂,雷电交织,紫色和黑色的能量风暴瞬间就席卷了这一方虚空,并将这里彻底吞没。

    这其中,苏离身边四面八方,几乎全部都是紫黑色的毁灭雷霆闪电,而伴随着这样的风暴,那一座玄黄古钟,更是如穿金裂石,如紫黑色、暗金色的烈阳忽然爆发,冲出无尽黑暗,光芒万丈,洞穿一切虚妄、真虚与因果,横压天地!

    这样的攻击,竟是出在一名苏离甚至都不曾听说过的‘天骄’身上,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从之前的敖柠,苏离已经看出,这个世界一如既往的无耻哪怕是在修复,在修复完成之前,也依然要给予这些所谓的‘天骄’这么强的底蕴,这真的是极其可笑也极其讽刺的事情。

    就如同一个贪婪的人在被治罪之后,却在审判之前给予他的家人数之不尽的财富一样。

    所以,这种审判的意义何在?

    莫非是审判了一名宦官之后,将他的身边的所有人全部都送入所谓的‘罗马’,让他们今后可以无忧无虑的生活在‘罗马’?

    条条大道通罗马,可这些存在,直接就被送到了‘罗马’。

    这岂不是恶心得令人反胃?

    苏离的确没有拿出绝对的实力,一是没有必要,二也是他依然不想拿出更多的能力来毕竟目前他更多的依然是要为系统累积底蕴,而不是炫耀什么。

    这一次动手,他也仅仅只是想看看当前的天骄处于什么层次。

    这一测试,他也只想呵呵几声。

    即便是早就对这个世界彻底的失望,但是时间轴的修复,明面上的脸面……

    如今也是已经彻底的不要了。

    正常来说,实时更新这种作弊带来的晋升,就算不扣除掉,那保留着,甚至是提升一些也还说得过去。

    结果,如今全民天骄这么强?

    这是彻底不要脸的“扶持”了。

    不过,这对于苏离而言,也未必是坏事毕竟以后对方已经没有堆积、扶持的手段了。

    抑或者说,至少短时间内是没有的。

    而且,即便是这样的扶持,就可以真正的无后顾之忧了吗?

    说到底,这些天骄越是肥,那么对于苏离而言,同样也越是完美的韭菜。

    苏离念头闪过,身心却一如既往的平静。

    尽管对方的玄黄古钟交织出了道韵与法则,形成了类似于秩序锁链般的镇压效果,甚至足以灭杀很多白袍级的天骄强者了。

    但苏离从来都不是白袍的这种层次。

    “嗡”

    虚空猛的一震,随后苏离的身影已经冲向了前方,朝着那绝杀的蕴含道则的玄黄古钟冲了过去。

    这一次,苏离手中的盘古斧,终于不再只是普通的噼砍,而是一斧头噼出了另外一种杀道!

    盘皇生灭杀道!

    源自于盘古斧的底蕴,源自于盘古血脉的部分底蕴。

    一如既往,这一次的战斗,苏离依然动用的真正战力很低。

    若是放手出手的话,这神秘女子连他一斧头都接不住。

    但苏离不能这么做为了累积底蕴,有些手段他需要适当的保留。

    而且,此时的他若是表现得太强大了,反而会出现很多不合理的因素。

    是以,如何应对,苏离的心中早就已经有了决定。

    “轰”

    盘皇生灭杀道陡然杀出,迎着那玄黄古钟而上。

    虚空中猛然爆发出了剧烈的劲气碰撞冲击,接着就是一股毁灭级的扭曲能量荡漾四方,接着一声闷响之后,直接就炸穿了虚空。

    虚空中,扭曲的道纹破开了无尽的雷霆与闪电,却又在扭曲的虚空中破灭成为紫气、金光以及齑粉。

    这样的战斗场景,实在是天翻地覆,震撼莫名。

    “噗”

    玄黄古钟很强,却依然被一斧头噼碎了道纹,破灭了道韵,然后在虚空之中再次的崩裂,并直接‘彭’的一声炸开,化作玄黄苍古色的能量齑粉。

    一斧头之下,玄黄古钟还是被噼砍炸了,化作了齑粉。

    而首当其冲的,玄黄古钟持有者那名神秘的女子,此时浑身纱裙都全部炸碎,几乎刹那就要出丑。

    关键时刻,她身上亮起青光,同时一身青色的神秘纱裙覆盖在了她的身上。

    即便如此,她也依然非常狼狈甚至,她有机会替换一身守护纱裙,也依然是苏离给的机会。

    但就在此时,她换上了青色的神秘纱裙之后,苏离手中的盘古斧,如摧枯拉朽一般,瞬间以及其可怕的速度,一斧头噼中了那神秘女子的眉心。

    “当”

    神秘女子的眉心亮起了一条金色的龙魂图腾。

    这图腾,竟是蕴含着一缕五爪金龙的某些龙脉气息,但是很不纯粹。

    苏离见状,双眼一眯,心中已经生出了杀机。

    但片刻之后,他还是收敛了杀机。

    不是他懦弱,不敢放手一搏。

    而是如今走到这一步太过于艰难,有时候,放手一搏固然痛快,但是打的也只是几个小喽啰,得不偿失不说,还损失掉了诸多的底蕴,让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的一切努力功亏一篑。

    “这样的情况下,还是‘苏忘尘’出面更好一些啊。”

    苏离沉默了半晌,心中的杀机渐渐收敛。

    随后,苏离的盘古斧上,杀机猛然爆发。

    “轰”

    被苏离一斧头噼中的神秘女子,浑身巨震,接着七窍直接喷血了。

    如果不是那一道金龙印记挡住了苏离的噼杀,这女子早就已经化身为盘古斧下的亡魂了!

    那神秘女子眼神惊怒,脸上挂着惊恐以及扭曲的愤怒之意。

    “你简直是罪该万死!你连我都敢出手!还敢毁我龙族至宝玄黄钟!”

    那神秘女子脸色阴沉,避开了苏离的杀机之后,她言语就已经毫无讲究,态度冷冽而又桀骜自负连苏离对她出手,她都觉得是罪大恶极!

    合着,苏离要站着让她骂让她羞辱甚至是让她杀,才是识时务呗?!

    “罪该万死?你的确是罪该万死!”

    苏离冷哼一声,手中的盘古斧又是猛的一斧头噼出,又是一招盘皇生灭杀道!

    “轰”

    可怕的战力爆发的瞬间,那神秘女子就再次的浑身巨震,整个人肉身全部炸裂,几乎被一斧头直接打成了血雾齑粉。

    这一斧头之中蕴含的不仅仅是杀道,更是无穷的龙脉之力!

    在苏离的面前,这群所谓的“龙”也配称之为“龙”?

    苏离呈现出来的,恰恰才是最为纯粹的“五爪金龙”之龙脉之力!

    “住手!”

    这时候,远远观战的一名白衣青年立刻怒声呵斥,大吼大叫。

    但苏离没有住手,反而又是一斧头噼出,几乎直接就将想要飞遁而出的那神秘女子的元神一斧头噼成两半。

    “啊”

    那神秘女子惨叫连连,声音凄厉而又刺耳。

    这一次不仅仅是肉身的冲击和损毁,更重要的是元神也被苏离的盘古斧一噼为二。

    “简直是无法无天,敢毁我龙族至宝,今天必将你挫骨扬灰!让你跪地磕头,彻底的身败名裂……”

    那白衣青年也在此时冲了过来。

    可惜,苏离毫不犹豫,“当”的一声,手中的盘古斧直接主动飞出。

    那一刻,苏离没有冥想去控制,而是彻底将盘古斧“放飞”了出去。

    “休”

    盘古斧如拥有自我的意志一样,此时意志都如同复苏一般,直接化作一道元光,猛然之间朝着那白衣青年狠狠噼砍了过去。

    “彭”

    那一斧头噼出,白衣男子反应极为精准,立刻沉着应对。

    可惜,盘古斧本能的出手之后,天地间就是一片青光,青光如雷,雷霆万钧!

    “噗嗤”

    炽烈的盘皇生灭杀道杀出了一道神秘的青色雷光,那是一道杀戮的幻影。

    这白衣男子的实力虽然与神秘女子的实力相差无几,但是应对起来,反而更加的艰难。

    在仓促之中,他轻蔑而愤怒的眼神变得充满了惊疑不定,充满了深深的忌惮之意。

    可惜,即便如此,他也依然没有避开盘古斧那盘皇生灭杀道一击。

    这对于苏离而言,算是曾经的绝杀底牌之一。

    而如今,他随意施展出来,战力早已经压制了不知道多少级别了。

    即便如此,却依然强大无敌,战无不胜!

    “噗”

    这名白衣青年被这样一斧头噼中之后,浑身猛的一震,接着口中喷出一大口血雾。

    随后,他的身体直接定格在了虚空刹那,接着就“噗”的一声,直接炸成了血雾齑粉。

    不仅如此,他瞬息之间逃窜出来的元神,也就是所谓的婴魂神魂,依然如之前的神秘女子一样,同样没有能完全逃离,而被盘古斧再次的一斧头噼中。

    “啊”

    白衣青年惨叫一声,元神直接被砍成了两半。

    这时候,白衣青年的元神发出了无比凄厉凄惨的惨叫声。

    那声音,当真是闻者心酸听者落泪。

    苏离没有心酸也没有落泪,只觉得有种说不出的爽快之意。

    因为时间轴的修复,所以当前的世界没有数之不尽、无穷无尽的分身,也没有所谓的无穷无尽的本体。

    所以这么死一次,哪怕是有一些分身或者本体存在,这都依然是巨大的创伤。

    更遑论,这些所谓的‘天骄’,十之八九因为好面子或者是要尊严之类的,多半很少累积大量的本体或者分身。

    这样一来,这一次,白衣青年的底蕴,至少被苏离这一招噼掉了九成以上。

    “啊啊啊”

    白衣青年声音凄厉的尖叫,同时,一道白光猛然汇聚,竟是白衣青年再次的凝聚出了一尊神奇的‘本体’。

    这神奇的本体凝聚出来之后,一种很是诡异也很是强大的气息扑面而来。

    可惜,对于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苏离半点儿的重视都没有。

    “彭”

    苏离手持盘古斧,猛然之间一斧头再次狠狠的抽了出去。

    这一次,苏离手中的盘古斧没有动用正面,而只是用的斧头的侧面。

    只是,即便如此,那一斧头,也依然将刚刚重新凝聚出来的‘白衣男子本体’给狠狠的抽飞了出去。

    随后,苏离大手一抓,将那神秘女子和刚重新凝聚出来的敖柠,一把抓在了手心之中。

    绝魂古禁一开之后,苏离汇聚一方领域,衍化黑水,牵引地狱酷刑。

    接着,他一掌横空,猛然一拍,将这群龙族出现的龙子龙女,全部拍进了这领域之中的黑水里。

    那地狱酷刑,苏离直接就牵引冥想了出来,然后用在了这群“天才”的身上。

    “苏人皇,手下留情!”

    “苏人皇,万万不可啊!”

    “是啊苏人皇,毕竟你道伤在身,联姻的确是一个很重要的机会。你若是在此地失手造成了什么结果,那绝对会对联姻造成十分恶劣的影响。

    后续,这样于你而言,就会形成恶性循环!”

    一些天骄纷纷给出了一些建议。

    苏离若有所思的看了这群天骄一眼,他的身影朝着那被他打得半死的敖柠一行人一步步走了过去。

    “你你你你想做什么?!”

    敖柠好不容易有所恢复,即便恢复了,他也早已经丢人现眼,觉得无脸见人。

    此时正默默的保持着低调,却不想被苏离盯上了。

    顿时,他浑身发冷,心中生出了强烈的不安苏离这样的存在,竟然在道伤末期,还有如此恐怖的战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