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新书 七月新番

第675章 云梦

    自汉武帝后,百多年过去了,司马相如大赋中的“九百里云梦泽”,早已不复昔日盛况,气候的更替、河流的变迁,导致泽中淤泥不断堆积,到了新朝时,云梦泽彻底被分成东西两块,西云梦位于南郡境内,东云梦主体则在江夏郡,而其东端,名叫“夏口”。

    在夏口,洪荒之力塑造了纵横的江湖、交错的池沼,一群山丘近东西向整齐排列,其中龟山、蛇山把大江锁住,原本开阔的云梦泽缩为江面,汇入长江。

    南方地广人稀,此地直到汉初仍渺无人烟,只有些许沙洲村落,直到冯异奉命镇守荆南,这才在此修筑了夏口小城,以作为江汉与九江之间的中转站,城池周回不过二三里,和近日停泊在此的庞大船队相比,竟显得有些渺小。

    楼船似山,风帆如云,更有数不清的大翼、小翼、艨艟夹杂其间,这是刘秀数年时间倾力打造的底牌,他的思路倒没什么问题:既然南方缺少上佳马匹,难以组建一支能同第五伦手下突骑匹敌的车骑部队,那就扬长避短。在江汉、江淮作战时,往往湖泊遍布,水系纵横,倒也能以船代马,以达到快速运送兵力的目的。更何况,强大的舟师也是绝佳的后勤运输工具,亦是战斗时能依仗的临时堡垒。

    此情此景,惹得随行的汉军将吏信心大涨,对站在主船上眺望蛇山的刘秀逢迎道:“自三皇五帝以来,舟师之盛,未尝有也。”

    刘秀笑了笑,没有否认,只是等群臣结束会议各自归船后,他才摇着头对留下来的邓禹道:“仲华可知,上一支被如此夸赞的军队,是谁?”

    邓禹垂首道:“是在昆阳城外,新朝大司空王邑的三十万大军。”

    刘秀摇头道:“大汉舟师看似强大,固能涨士气,但此乃是吾等唯一优势,要想赢得此役,最终还是得靠陆战啊。”

    东汉君臣深知江汉绝不容失,一旦魏军夺取江陵,西灭公孙述,占据了上游优势后,势必以其国力慢慢将水军的劣势赶上,若如此,汉家社稷不过是慢性死亡。

    刘秀遂锐意而进,春耕一过,先令冯异将荆南兵三万支援荆北,甚至不惜对友军动刀,也要把江陵攒在自己手里。

    而另一方面,冯异也只是诱饵,引岑彭大军远离襄阳,逼近长江一线,离开了魏军熟悉的主场,到了汉军擅长的水泽之乡。

    和淮南、襄阳之役时的有所保留不同,这回,刘秀倾国之力,几乎抽空了淮南、江东、九江的部队,七拼八凑,得水陆大军七万余人,逆流西来。

    能否抓住第五伦支援不及的这一两个月时间,歼灭岑彭部于江汉,就成了大汉炎旗还能打多少年的关键……

    今日他们停泊于夏口,半夜三更时,忽接到冯异急报,这才惊闻郢县已失,爱将铫期战死,刘秀又是一番遥祭、追封,泪水落于云梦泽中。

    “当初朕流落徐州,惶惶如丧家之犬,若非铫期持戟为我开路,几次差点走不出赤眉贼追击,岂料功业未成,而将军先去……”

    此事让刘秀颇为难过,也为这场战争蒙上了一层阴影,但到了后半夜,刘秀就从这种情绪里缓了过来,他唤上也睡不着的邓禹,就着漫天星光,指向那巍峨的蛇山对道:

    “当初朝中群臣争议,行在究竟是设在江都,还是迁到江东金陵邑为妙?只恨那时朕未能西征至此,今日见夏口形势,这才明白,此地才是设立行在最佳之处!”

    “仲华说过,东南形胜必在上流也,故而金陵邑不过偏安之地;江都在淮南,如今淮北难以收复,又容易受魏军威胁。”

    “而沿江诸郡,柴桑、鄂州不过泊船之所,亦无形胜,江陵则略偏西。”

    刘秀仿佛找到宝物般兴奋:“唯独这夏口,单看其城郭,依山傍江,开势明远,凭墉藉阻,高观枕流,上则游目流川,下则激浪崎岖。”

    “再看其总体地利,扼束江汉,襟带吴楚。渡江而西,可以援巴蜀,东可以保淮南,北可以镇荆襄,上宛、洛!”

    邓禹很认可刘秀的看法:“陛下高见!若欲在南方建立霸业,必须屹为重镇。此役之后,成家势必衰败,假以时日,公孙述一死,则二分天下形势将成,大汉与魏国交锋之处,将移于大江中游,臣敢请加固夏口城,迁徙民众,以此作为行在。”

    说到这,二人忽然都缄默了,虽然他们设想规划得很好,但前提是,要赢得此战!

    又过了一会,天边出现了鱼肚白,云梦泽上雾气弥漫,仿若仙境,刘秀初见此景,踌躇之思顿去,只道:“子卫的前锋万余人,已经进入汉水,正逆流而上了罢?”

    他说的是汉积弩将军傅俊,字子卫,也是颍川人,乃是铫期好友。

    邓禹应诺:“傅将军先行一步,直取魏军屯粮中转之地蓝口聚,将先开战端。”

    随着旭日东升,云梦泽上雾气消散,露出了波涛浩瀚的身形,吹得正好是东风,晨鼓络绎响起,汉军百船下桨,千帆扬起,只等刘秀一声令下。

    刘秀也毫不犹豫,指向西方:“横跨大泽,舍舟登岸,出现在岑彭后方!”

    “有志者事竟成也,汉军胸中战意,可吞九百里云梦,更何况一岑彭乎?”

    ……

    “刘秀来了?”

    仅一日后,身处江陵城下的岑彭,便从布置在云梦泽、汉水沿岸的斥候处,得知了汉军大量船舶出现在云梦泽,并在竟陵一带登陆的消息。

    负责东部侦查的校尉回报:“大将军,楼船泊满岸边,登陆士卒络绎不绝,旗号遮天蔽日,粗略估计,人数多于我军,吴军这是倾国之力来救江陵啊!”

    岂料岑彭却置之不理,只问起另一则消息:除了在竟陵登岸的汉军主力外,还有一支偏师,早其两日西驶入汉水,并朔流而上。

    岑将军一眼看出这支军队的目标:“此乃刘秀前锋,必欲袭我后方屯粮之地,蓝口聚。”

    蓝口聚虽然是个小渡口,却是汉水中流的水陆枢纽,魏军的粮食都得先经过那里,一旦被掐断,前方大军无粮,便危险了。

    岑彭立刻下令:“让当阳的偏将,速调三千兵支援蓝口聚。”

    布置完这件事后,他才又勒令道:“让巨砲增加抛射,两倍于昨日,定要打得城内敌军抬不起头,不敢窥视,再令三军抛弃重物,准备北归!”

    “要撤退?”偏将校尉们看着被围攻多日,早已岌岌可危的江陵城,都有些不甘心,挨了几次巨砲轰击后,江陵人果然人心浮动,当地士人,甚至暗暗走水道出来请降,表示愿为内应。

    反正江陵汉军从始至终都一副羸弱模样,不如魏军再加把劲,夺了此城,拒城对抗来援之敌,岂不比仓促后撤更好?

    岑彭却自有道理:“冯异狡诈,就是欲使我以为,江陵之敌易与也。”

    “若吾等贪心,在此多攻数日,就算入了外郭,得了江陵本地人接应,岑彭麾下尚有两万余兵,大可凭借江陵街巷里闾,与我缠斗。届时贾复小儿击于左,刘秀大军现于右,吾军危哉!”

    在岑彭三令五申之下,偏将、校尉们只好悻悻而退,各自回营准备撤离事项,但众人心中都惋惜不已:“明明只差毫厘,江陵便能击破,吾等大功即将告成……”

    荆州兵大多颇有自信,哪怕以一州之兵,对抗东汉举国之师,他们也不认为己方肯定会输。

    可在岑彭心中,对如何建“功”的掂量,对这场战争大局的把控,显然与底下人大不相同。

    侍从在匆匆收拾将军大帐的各类书卷,来不及带走的那些还得烧了,而岑彭只看着慢慢卷起的地图,露出了旁人不察的微笑:“刘文叔,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