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箓 布谷聊

第五百五十三章 祸毒神光

    毒蛟道师的身躯落入小黄天之中,它立刻就感受到了一种如临深渊的恐怖感觉。

    如此感觉,它在成就金丹之后就从未遇见过,即便是被许道和尤冰时重创,几近濒死的时候,其绝望感也没有现在重。

    “此是何地?此是何地?”

    毒蛟道师勉强将眼皮睁开,疲倦而惊惧的注视着周遭,立刻就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严密的囚笼之中,但如果仅仅是一方囚笼,它不可能感觉到渗入骨髓的恐惧感。

    惊愕的望着四周,毒蛟道师立刻就发觉,它潜伏爪牙忍受了大半个月的时间,好不容易才恢复的一点气血和神识,现在竟然连钻出体外都做不到,它最多就只能用疲倦的肉眼观察四周。

    正当它注视着四周时,一声轻讶响起:“咦!居然还能主动醒过来。”

    轻轻的,仿佛有风儿刮过,毒蛟道师明明没有在自己的跟前看见什么,但是它分明感受有什么东西来到了它的跟前。

    下一刻,一道身形凭空的在它面前浮现,让毒蛟道师眼眶都差点睁裂开。

    一阵惊愕和难以置信的神色出现在它的眼中,不断的跳跃,其心中呐喊到:“凭空显现?阳神?这不可能?”

    原来许道的意识随意在内天地中显现,让毒蛟道师错以为是尊大能出现在了它的跟前。

    许道从对方微弱的神识波动中,听得了对方的心声,他也微挑眉:“阳神?非也非也,贫道现如今只不过是个假丹大道士罢了。”

    听清许道的声音,毒蛟道师反应过来,其目光汇聚在许道的面孔上,眼神更是震惊连连:“是你!小白脸!毒夫!”

    许道没有在意对方的咒骂,对方身处于小黄天中,相当于已经被他吃下了肚子,就差彻底的消化掉了,毒蛟道士早已经再无翻盘的机会。

    因为刚刚结出了“符箓假丹”的缘故,许道的心情也正好,他环顾着四周,向对方解释说:

    “此地乃是贫道之内天地,毒蛟道友觉得如何?”

    毒蛟听见,惊愕的目光中露出迟疑:“内天地?”它却是并不知道内天地究竟是什么。

    许道瞧见,微叹一声:“看来毒蛟道友也知晓此物了。”

    他并没有继续向对方解释内天地来由,而只是说:“此地不在土中、不在山中、亦不在海中,乃是为吾所有,道友之生死魂灭,只在贫道一个念头之间。”

    这话让毒蛟道师听了,心中下意识的想要嘲讽,“一個念头就能杀人,除非你是真是仙人了。”

    其身为金丹境界的道师,肉身坚韧,就算现在任人宰割,也不是他人一刀就能结果的,最起码也要两刀,一刀砍头、一刀斩魂。

    但是下一个,毒蛟道师心中那种无穷无尽的恐惧感,顿时大涨,其仿佛潮水般,席卷上它的心神,让它仿佛回到了出生时一般,刚刚脱离母胎,直面着现实,感觉处处都是大恐怖!

    许道的意识化作人形,随意的站在它跟前,在其眼中却像是太阳般耀阳、巨大,似乎许道就是天地的化身。

    这个时候,毒蛟道师终于意识到它所察觉到的恐惧感,究竟从何而来,其并非是从周围的某一点扑来,而是从四面八方涌来。

    是整个天地在压迫它,而许道就是天地之化身!

    毒蛟道师更是难以置信,福临心至之间,它结合起许道刚才吐露的“内天地”三个字,终于是生出一点明悟。

    毒蛟道师内心中狂叫:“不可能、这不可能!”

    它脱口想要叫出:“内天地?这里是仙园、福地、洞天?是你自行开辟的天地?”

    但是下一刻,天地对于它的恶意凝聚成了实质,齐刷刷涌上它的肉身,将它彻底的淹没。

    毒蛟道师顿觉剧痛,它清楚的察觉到,自己千锤百炼的肉身,每一处肌肤都开始崩裂,像是在被千刀万剐一般,即便是它最为坚韧骨头、鳞甲,也都像是蜡烛一般,被火焰炙烤着,轻易的就融化。

    啊!惨痛的叫声在小黄天之中响起。

    毒蛟道师剧痛难忍,回光返照似的,终于叫出了声音。

    许道听见它的惨叫声,略微等了片刻,发现丹成阵的炼化并不迅速,毒蛟道师身处其中,惨叫依旧不断,几近被虐杀一样。

    于是许道微微摇,心中一个念头落下,小黄天中就风云变化,毒蛟道师体内的灵气被加速的抽出,加速起炼化的过程。

    他更是身形微动,轻轻挥手,主动终结了对方的痛苦,一并了终结了毒蛟道师的性命。

    惨叫声戛然而止。

    庞大蛟躯上,一股股气血、灵气,连同一缕缕灵气,被不断的从中抽取出来,弥漫在整个小黄天之中,并迅速的转化为精纯又独特的灵气。

    而符箓假丹悬浮在其中,吞吐起这些精纯又独特的灵气,取精去粕,缓缓的淬炼着品级。

    此是许道布置在小黄天中的丹成阵,已经开始发挥作用,它以众多的灵材和上等的血肉作为燃料,如同磨刀石般,能帮助许道增长金丹的底蕴、品级。

    原本此阵法是要在结丹的时候一起使用,能让道人在结丹时获得更多的法力,辅助道人在最后的关头冲击金丹品级。

    但许道将结丹分为了两步走,又将丹成阵布置在了内天地之中,恍若让自己长时间的保持在了结丹的状态中。

    因此他凝结符箓假丹时,并不急着要动用丹成阵,现在假丹完成,又可以从容的利用此阵淬炼假丹,而且能多次使用。

    此时的丹成阵,就好似一个火炉般,只要许道手中有充足的燃料,他便可以将符箓假丹放入其中,经受淬炼。

    若是他再将丹成阵布置得再完整些,这个火炉的“热度”还可以再度提升,能让符箓假丹得到更好的淬炼。

    此种情况,用在莲花丹法中,简直是事半功倍!

    其能让许道不用像白骨观主那般,需要花费偌大的精力、数十年如一的打磨金丹。

    除却蛟躯之中的精气元气,不断的被丹成阵法吸走之外,一点浑厚的灵光,也在毒蛟道师的躯体之中缓缓的浮现。

    许道的神识感应到这点存在,当即心中大振,他轻轻一招手,便让对方朝着自己所在的方位飘来。

    哗啦啦!

    一阵骨酥肉烂,巨大的毒蛟道师躯体,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着,而就在这时,一颗的人头大小的丹丸状事物,从对方的胸腹出跳出。

    砰砰砰!其悬浮在半空之中,还汩汩的跳动着,像是心脏一般。

    它虽然浑身血气浓郁,可却并非是毒蛟肉身之心脏,其刚一现身,散落在毒蛟躯体各处的魂魄碎片也都钻入了它内里。

    许道望着此物,面色欣喜:“蛟丹!”

    此人头大小之物,正是毒蛟道士浑身血肉之精华、百年道行之凝结,其所修炼而成的真丹。

    人头大小的真丹跳出,其还在蠕动变化,直到最后变作成为一婴儿拳头大小的丹丸状时,方才停止。

    此时的蛟丹圆沱沱,表面光滑,还闪烁着暗绿色的冷光,真如丹丸般。

    许道凝实着,仔细分辨着它的品级,发现毒蛟道师的大丹恰好是六品,并非七品,距离五品也还有些差距。

    好在此獠的法力浑厚,其大丹品级虽然不高,但内里残留的灵力还算充足。

    许道夺其真丹而炼化,可以直接抽取其中残存的灵力作为消耗,而不必再额外消耗符钱。

    这正是现杀现取的好处,否则若是得了颗不新鲜的大丹,许道想要炼化还要额外花费众多。

    于是许道心念一动,这丸蛟丹立刻就往上飞,噗的投在了他的本命金符之上。

    本命金符嗡嗡一颤,当即将的蛟丹一口就吞入了,其内里罡煞交融,仿佛两道牙齿般,将蛟丹咯咯的咀嚼起来。

    在本命金符炼化蛟丹的同时,庞大的毒蛟躯体也被丹成阵咀嚼炼化,变作为独特的灵力,用来淬炼本命金符。

    安排好这些,许道的意识咻得就遁出了内天地。

    他盘坐在冰宫中,身上本是平静下来的气息,再度发生变化,开始变得更加的幽深和凝实。只是比起他结丹时,其动静不甚强烈。

    本命金符是许道的假丹,其得到了好处,会一并的分润给许道的肉身和阴神,进而为丹成上品积累底蕴,这正是他祭炼假丹的目的所在。

    于是许道待在冰宫之中,再度沉下心,一边淬炼着符箓假丹,一边又将符箓假丹带来的好处,缓缓积累在肉身和阴神之中。

    时间缓缓的流逝。

    随着许道对本命符箓的熟悉,以及毒蛟躯体的炼化,他身上的变化愈大,且速度越来越快。

    因为控制得当的缘故,最开始他并没有异样放出。若是有道人在冰宫中,甚至会以为他只是在进行普通的打坐炼气。

    可是就在某一天。

    本是沉静无比的白骨冰山上,突地又有灵光大作,吸引了城中所有道人的目光。

    瞧见灵光的第一眼,城中人还以为许道是大功告成,要破关而出了,但是当他们仔细盯着灵光打量时,却都是大惊失色,面上惊愕。

    因为此时从山巅喷涌而出的灵光,其色并非是纯白,和许道之前结丹时放出的异象不一样。

    其光色是暗绿色的,弥漫在冰山之巅,给人一种阴邪的感觉。

    不少道人都在心中惊疑:“这是何故?结丹失败了吗?”

    这个想法一出现,立刻席卷了整个白骨城,并有白骨城的道士连呼不妙,赶紧的传信给城外的尤冰。

    不多时,城中道人都记起来了,毒蛟道师之灵光,方才是暗绿色,其气息阴毒无比。

    有不少人心中一紧:“是祸毒神光!”认出了异象是何物。

    如此一来,要么是许道结丹失败,遭受了毒蛟道师的神通反噬,要么是毒蛟道师正在反噬许道,要破坏许道的结丹。

    但是不管这么样,在众人看来,许道都已经是凶险难料。

    白金岛的金十三等人望着冰山,心中一沉,顿觉自己这行人的前途渺茫起来。

    而那些外来的道人瞧见,则是开始幸灾乐祸。

    并有不少人在心中盘算着:“活该!好个奸夫**!一旦毒蛟道师脱困,这白骨岛内忧外患之下,可就凶险了。”

    不只是城中的道人们开始心怀叵测、各有想法,许道结丹的情况也被岛外有心的金丹道师知晓了。

    龙气大阵虽然严密,能够隔绝内外,但是罗网再密,依旧会有孔洞,其难以阻挡消息的传递,特别是白骨山本就能被阵外的人望见。

    而这时,尤冰定下的论道大会已经召开过了,她正绞尽脑汁和个个金丹道师进行周旋。

    早在数日之前,尤冰当机立断的就将旧版《嫁衣莲花外丹术》拿出,和前来的金丹道师们做了交易,此举不仅缓和了关系,还收获到了一批难得可贵的灵材。

    最近数日以来,诸多道师便是在潜心钻研着《嫁衣莲花外丹术》,企图分辨功法的真假。

    只是因为西海的道法本就衰败,传承断绝,金丹道师们的见识也浅薄,再加上无论是《嫁衣莲花外丹术》,还是白骨观主改良后的《莲花丹法》,两者的限制都多多,并不适合这群已经结丹的道师使用。

    因此参悟多日后,不少金丹道师的收获都有限,心中恼恨起来,怀疑功法有缺,或是尤冰在诓骗他们。

    尤冰对此早有准备,每当有人找上来时,她都会坦然的道出手中确有改良过后的功法,但是并不适合现在就拿出,她需要闭关一阵子,多加打磨,方才能总结出更好的功法。

    并承诺十年之内,定会召开第二次论道大会,到时候自然会有更加精良的功法奉上,以作交流。

    如此之态度,尤冰自认为已经是让步至极,而不少金丹道师在得到回答后,确实也变得不再咄咄逼人。

    可当许道的结丹出现了“变故”,白骨岛内祸毒神光再现时,十多个金丹道师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撕毁和气,悍然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