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曹操喊我去盗墓 我知鱼之乐

第七百六十三章 五脏庙!(4000)

    四个时辰后,木屋内。

    杨万里早已探查回来,却不能立刻将探查而来的消息报于吴良,因为吴良此刻仍处于入定状态。

    其他的瓬人军骨干则全部守在一旁,虽然众人早已哈欠连天,脸上也尽是疲态,但却没有一人休息,就那么无声的等待着吴良,甚至刚才杨万里回来时发出了一丁点声音,还被众人拉出去埋怨了一顿。

    此刻天色已经黑了。

    屋内点起了一盏油灯,杨万里向于吉使了个眼色,随后两人轻手轻脚的来到了屋外。

    关上门又向远处走了十几米之后,杨万里才终于放心的呼吸起来,却又有些忧虑的问道:“老童子,这次公子入定的时间为何这么长?该不会是出了什么岔子吧?”

    “老夫虽知道入定是怎么回事,但亲身经历却仅有一回,如何能够说得清楚?”

    于吉回头看了一眼木屋,说道,“不过按理来说入定应该都是好事,乃是领悟一门道法的必经之路,老夫倒以为,公子此次入定亦有可能正在经历一场你我想象不到的巨大机缘,因此才会耗费这么长时间,你可莫要乱说。”

    杨万里点了点头,沉吟道:“照你这么说,公子上回领悟‘厌劾之术’只入定了两个时辰,这次入定却已经持续了四个时辰,直到现在还没有丝毫转醒的迹象,那这次公子怕不是要直接得道成仙了么?”

    “道果与道术截然不同,道术可以凭借天资与悟性一蹴而就,而道果却必然需要一个缓慢追寻的过程才有可能求得,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修行,没有任何捷径可走。”

    白了杨万里一眼,于吉习惯性的揶揄了一句,“你还真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匹夫。”

    “你这老童子说话就说话,为何无端贬低我?就你懂,你懂你修了九十多年不也一无所成么?还好意思嘲笑我,真是不知所谓。”

    杨万里当时就不愿意了,瞪着眼睛反唇相讥。

    “你这不学无术的匹夫……老夫懒得与你理论,简直是鸡同鸭讲!”

    被揭了短,于吉亦是气的胡子都吹了起来,当场拂袖而去。

    “嘁,我还懒得与你争辩哩!”

    杨万里依旧不甘示弱的对着于吉的背影咋舌道。

    这两个人就是这样,不论是谈论正经事还是闲聊,最多只能好声好气的说上两句话,再多便会开始互相攻讦,简直是一对活宝。

    不过这倒并不影响两人之间的过命交情。

    真要是谁遇上了麻烦,另外一人绝不会因此便置之不理,哪怕平日里贪生怕死的于吉亦是如此,当初杨万里在乐安国遭难,于吉便曾主动申请与吴良一同进入险境救援。

    就在这个时候。

    “杨校尉。”

    一名瓬人军兵士自寨子外面跑了回来,见到杨万里便径直跑了过来,对他行了一个军礼之后报道,“咱们的暗哨传回消息,刚刚发现那个与我军同行的巫女独自一人去了郁洲山阴面。”

    “那个巫女?”

    杨万里一愣,蹙眉说道,“那个巫女大半夜跑去后山做什么?会不会与公子教我们去找的那棵千年柏树有关?”

    此前吴良只是教杨万里带人前去寻找一棵千年柏树,却并未告诉他相关吕贷坟墓的事情。

    结果杨万里率人在郁洲山阴面一连搜寻了好几个时辰,却始终不曾找到那棵柏树,最后天黑了下来,他才不得不下令暂时停止搜寻,命瓬人军兵士在山中安插了几处暗哨守好这片区域,自己则跑回来向吴良请示是否在夜里大张旗鼓的点上火把继续寻找。

    这一回来却才发现吴良已经入定,便也只好现在寨子里面等着了……

    如此沉吟片刻,杨万里知道现在没有办法向吴良请示,于是便自作主张道:“暂时不要打草惊蛇,教我们的人暗中跟上那个巫女,查清楚她究竟去了什么地方,又究竟做了什么事情,总之事无巨细,哪怕她小解也要记录下来报我。”

    “诺。”

    那名兵士应了一声,便又马不停蹄的向郁洲山阴面跑去。

    ……

    当杨万里重新回到木屋中的时候,才发现吴良已经醒了过来。

    瓬人军骨干们正围在他身边不断的嘘寒问暖,尤其是于吉那个老童子,正眼巴巴的扒在吴良眼前一个劲儿询问吴良如定的过程中究竟经历什么,得到了什么收获。

    众人心中亦是好奇,却并没有于吉这么心切,最后还是典韦被迫出手像拎小鸡似的揪住于吉的后衣领将他拎到一边,才令吴良略微缓了口气。

    “我见到了自己的五脏庙。”

    吴良倒也没有卖关子,很快便满足了众人的好奇心,“五脏庙高数十丈,庙中分别供奉了心、肺、肝、脾、肾五尊神祗,个个同样高大无比,宛若支撑天地的巨人。”

    不过吴良所说的只是眼中看到的表象,真正的收获还是内心之中的感悟。

    五脏所藏五神:心藏神,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肾藏志。

    这五神共同组成了一个人的精神,五神之气越是强大充盈,那么一个人的精神力量便越是强大,至强者甚至可以达到“通天而合道”的境界,也就是所谓的“真人”。

    同时这次吴良还明白了一件困扰他很久的事情:

    五神之气亦是道术的根本,正所谓“增益五气,心能得一,乃有其术。”,这里的“一”便是“道”,只有有意识修行培养五神之气,才能够得道,才能够掌握并使用道术。

    即是说。

    之前吴良的“御水法”时灵时不灵并不是因为没有熟练掌握这门道法,而是他的体内没有足够的五神之气。

    就想好像后世游戏中的魔法值一样,哪怕再强大的魔法,没有魔法值肯定都施放不出来。

    如果拥有修行培养出足够的五神之气,“御水法”便不再是问题。

    只可惜五神之气是寻常人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因此研究如何修行培养亦只能是无稽之谈,但对于某些天赋异禀又受上天卷顾的人而言,那便是另外一回事了。

    而这次的神游。

    便令吴良清晰的感受到了五神之气,也体会到了《本经阴符七术》的精髓所在。

    原来鬼谷先生在《本经阴符七术》中留了障眼法,此书虽然名叫“七术”,但其实只有“五术”,便是分别修行培养五神之气的方法。

    并且这些方法根本就不可能言传身教,只有真正感受到五神之气的人才能够悟道。

    因此哪怕现在吴良将自己领悟到的东西与瓬人军骨干说上一遍,也断然没有办法教他们领悟到其中的精髓,甚至其中的有些东西根本就没有办法用语言来描述,算是那种懂的自然懂,不懂的永远不会懂的范畴。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这也是于吉最关心的问题求道。

    吴良现在非常确定,感受到五神之气,便是见到了“道”,而掌握了修行培养五神之气的手段,便是踏上了“求道”之路。

    只是自己究竟能够走到那一步,这依旧是个未知数。

    因为影响这条路的因素实在太多太杂了,需要养心,需要养德,需要守窍,需要有舍有容……总之多到令人发指,绝对是一条极难的苦行僧之路,这也是为何历史上的那些圣人大多都有隐居深山修行的经历,因为只有在那种地方,才能够保证自己尽量避免世间的人与事的影响,正如那句话说的那般,“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人的地方便有江湖,谁也不能独善其身。

    而吴良亦是有自知之明。

    他注定成不了圣人,更加成不了真人。

    并不是因为他是一个耐不住寂寞的人。

    而是因为他的德行首先就不太过关,这个就不需要别人来评价了。

    其次他也永远都做不到“有舍有容”,不可能像至尊宝那样为了大义而推开紫霞仙子,在他心中小我永远居于第一位。

    所以具体能到哪一步,吴良心中也没数,总之肯定到不了孔圣人或是鬼谷先生的程度,撑死了也就能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奇人。

    而这些领悟到的东西。

    吴良也并不打算全部如实说与于吉,算是一个善意的谎言吧,若是教于吉知道他已经领先一步走上了“求道”之路,而且这条路他可能注定无法触及,这个活了九十多岁的老者只怕不仅仅只是羡慕嫉妒恨,他的信仰与坚持可能会崩塌。

    而对于亦是风烛残年的于吉来说,失去了信仰与坚持,无异于没有了生的动力。

    “然后呢?”

    于吉立刻凑上来眼巴巴的追问。

    “然后我触碰到了五神之气,明白了五神之气的根本,这《本经阴符七术》中蕴藏的正是增益五神之气的方法。”

    吴良笼统的说道,“可惜这些方法不能言传身教,必须自行领悟其中的真谛。”

    “公子真是天资过人啊,老朽若有公子十一就好了……”

    于吉也明白这些道法秘术绝不是想学便能够学会的,因此也没有继续追问,只是不无羡慕的道,“五神之气与情志息息相关,如今公子掌握了增益五神之气的方法,乩术只怕要更上一层楼了。”

    “恭喜君子。”

    一旁的甄宓听到吴良的话,小脸上却是浮现出一丝异样,作为一只存在了数千年的九尾狐妖,她知道的事情必定要比于吉多一些,不过她也并未多说什么,脸上的异样只是一闪而过,便笑嘻嘻的对吴良道起喜来。

    “恭喜有才哥哥!”

    “不愧是公子!”

    “公子果然不一般……”

    其余众人亦是纷纷道喜,他们想的自然更少,如今吴良好端端的,还顺便得到了一门令他们不明觉厉的秘术,这当然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也是直到这时候,杨万里才终于找到了向吴良汇报的机会,于是道过喜之后立刻行了个军礼正色对吴良说道:“公子,末将无能,你要我去郁洲山阴面寻找的千年柏树,末将带人查了几个时辰依旧一无所获。”

    “千年之间发生任何事都不足为奇,或许那棵柏树早已毁掉了也说不定,如何能怪到你身上。”

    吴良也是才想起此事,笑呵呵说道。

    同时他也证实了自己此前的印象,当初刚登上郁洲山时他便曾赴看过山下的情况,的确也不记得这里有这样一棵千年古树。

    “不过公子入定期间到发生了一件怪事。”

    杨万里接着又道,“就在片刻之前,我留在山中的暗哨回来禀报,与我们同行的那个倭国巫女独自一人去了郁洲山阴面。”

    “哦?她去干了什么?”

    吴良蹙眉道。

    “暂时还不清楚,不过我已经交代咱们的人暗中跟随,将她的所作所为事无巨细记录下来,无论她做什么都瞒不过公子。”

    杨万里答道。

    “你做的很好。”

    吴良微微颔首,却又说道,“不过她此刻的所作所为,极有可能与我教你前去探查的千年柏树有关,我们不能在此处等待暗哨来报。杨万里,你即刻安排一下。典韦,你随我一同进山。其余人等先在此处歇息。”

    “诺!”

    杨万里与典韦齐声应道。

    其他的瓬人军骨干却对此事更加迷惑,忍不住问道:“公子,你要找的那棵千年柏树究竟有何不同之处,为何那个倭国巫女也与此事扯上了干系?”

    “找到了那棵千年柏树,便找到了吕齐王室末代的齐康公吕贷之墓。”

    吴良正色说道,“而齐康公吕贷是最后供奉吕齐王室先祀的人,因此我推测有关吕氏先祀的一些东西也在这里……这些消息是徐福通过那个倭国巫女之口透露给我的,她既然选择深夜独自行动,极有可能对我隐藏了一些关键信息,打算捷足先登。”

    “若是如此,那倭国巫女也太狡诈了些。”

    听了吴良的话,众人对巫女呼的感官立刻又下降了不少。

    “先去瞧瞧再说。”

    吴良亦是有许多不满,心中随之浮现出了一抹杀意,不同于此前诈唬与她时的杀意。

    因为吴良终于意识到,巫女呼此次前来绝不仅仅只是为了寻找拯救倭国百姓的方法,她必定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