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荒诞推演游戏 永罪诗人

第十七章 面具脸

    集市从脚下一直蔓延到视线尽头,铺撒出一片热热闹闹的世外喧嚣。

    一盏盏油灯或静或动,把这条街衬托得分外明亮,里头的人影影绰绰,依稀还能听见某些泼辣的先生女士大声嚷嚷着谁踩到了谁的脚,又有谁踩到了谁的裙摆。

    倒是不失生动。

    两侧卖什么的都有,大多是日常用品和食物,虞幸迈步向前,目光穿过人和人之间的缝隙,看见摊位上摆放着貌似很新鲜的蔬菜,离得最近的摊子上,白菜叶甚至沾染着水珠,看起来清新又澄澈。

    卡洛迪紧跟着虞幸,将身体笼罩在油灯的光照范围里。

    也不是只有他们两个合用一盏手提油灯,打眼望去,虞幸能看到好几对合用油灯的人,不是情侣就是兄弟也有母子模样的人。

    无一例外,这些人都站的很近,似乎生怕油灯照不到他们其中一人。

    只是,这些人的表情看不清因为都戴着面具。所有的摊主和购买者都戴着差不多的面具,就连衣着都没有什么特点,像是有意在弱化自身特征。

    虞幸若有所思,油灯的重要性已经不言而喻了,恐怕想在这集市行走,离了油灯就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而被认出身份也一样。

    有趣,他和卡洛迪现在是代表着旅馆,那么其他的这些人呢?都来自哪里?

    “这西红柿不错。”卡洛迪突然对着一个摊子道。

    虞幸回过神,顺势望去,发现那摊子专卖西红柿,几框红色的西红柿个头都不小,圆滚滚堆叠在一起。

    “所以,我现在是要负责采购大家明天一整天的吃穿用度?”虞幸偏过头,小声地向卡洛迪确认。

    “嗯,买几个西红柿,西西喜欢吃。”卡洛迪说。

    虞幸停了两秒,其实是在思索为什么钱在卡洛迪那,卡洛迪不能自己买。

    但这或许就是什么采购的规矩吧,毕竟油灯现在在他手里。

    他挤到摊子边,学着别的购买者的样子,挑了一袋子西红柿,然后让卡洛迪付钱。

    “我想吃今天吃到的那种面包。”虞幸随口道。

    卡洛迪显然对集市已经非常熟悉,闻言扬扬下巴:“面包在前面。”

    两人有从许许多多戴着面具的购买者中间穿行而过。

    期间,虞幸故意踩到了一个穿着蛋糕裙的女人的裙摆。

    “哦!你小心点!”那女人只是抱怨了一句,在虞幸撒开脚后拍了拍裙子,就若无其事地离开了。

    看起来……非常没有戾气。

    “新到的衣服!只有十件!”前面的摊子上,摊主吆喝着,短暂吸引了购买者们的目光。

    不过,好像大家都主要是来买食物的,大多数人看了那个摊子两眼,就不感兴趣地走了。

    虞幸试探道:“衣服?我们能买吗?”

    “……可以,黛丝就经常买。”卡洛迪回答,“她喜欢把西西打扮成不同的样子,而她自己哦,面包就在那,你看到了吗?”

    借着笼罩小半个身体的昏暗和遮掩得严严实实的面具,虞幸眉头一挑。

    卡洛迪刚刚好像没有说完,就因为想起了什么而转移话题。

    而且他刚刚说……黛丝喜欢打扮西西?这听起来不是一个母女关系非常差的表现。

    虞幸暂时安耐下发现的不对劲,去面包摊子上买了够吃两顿的量。

    然后他状似无意地感叹:“集市真热闹,就像封闭空间唯一的缺口……”

    语气中透着感叹和“喜悦”,如同一个被诅咒永远不能离开旅馆的人,突然发现了唯一的例外。

    卡洛迪向四周扫了一眼,面无表情地说:“只怕这个缺口没有你想的那么美好。”

    虞幸:“嗯?什么意……”

    “啊!!!!”

    他话音未落,后方就传来一个撕心裂肺地惨叫声,众人纷纷停下脚步往叫声处望去。

    虞幸也猛的扭头,在这一瞬间,他从后方感应到了一种恶意。

    那是一种随意飘散出来的恶意,看不出针对谁,有时候这样更麻烦,因为那恶意是无差别攻击。

    然后,他就看见有一处的人们自发的往旁边散开,将一个倒在地上的人露了出来。

    很巧,倒在地上的那位,正是刚刚被虞幸“不小心”踩到裙子的女人,刚刚没有戾气的鲜活女人此时面朝下趴着,淡黄色的蛋糕裙从腰部开始涌出鲜血,很快向四周蔓延。

    虞幸眯了眯眼,注意到女人手里紧紧攥着的油灯已经熄灭了,灯底明显被人为打开,里面盛放灯油的管子不翼而飞。

    “又来了,是谁?”有人慌乱地问。

    “那个集市杀人魔!他今晚又要杀几个?”

    他们话中的恐惧不似作伪,真像普普通通的活人在街上遇上了杀人案一样。

    卡洛迪面具下的嘴巴动了动,在虞幸耳边轻声道:“不要慌乱,也不要过于镇静,杀人的是面具脸。”

    这里大家都戴着面具。

    不过说到“面具脸”,虞幸还是可以反应过来的这是旅馆里那个争风吃醋的住户啊!

    “他每天都在找我们,别让他认出来。”卡洛迪说。

    这句话……其实暴露了不少信息。

    因为这否定了面具脸是冲着虞幸来的可能,虽然……面具脸确实不应该知道今晚虞幸代替了黛丝。

    也就是说……每天晚上,面具脸都在找黛丝和卡洛迪,要杀死他们?

    面具脸要杀黛丝?

    虞幸脑子里瞬间闪过数个可能,并且隐隐抓住了什么灵感,不过他还想再看看情况,于是轻轻点头:“我知道了。”

    与此同时,虞幸将感知悄无声息地放开,隐没入集市里,开始寻找那个只出现了一瞬就消失的恶意。

    人群有些骚乱。

    恶意又浮现出来。

    虞幸嘴角一勾,刹那间将其锁定,再也没让对方逃出感知。

    他开口:“为什么面具脸要在集市杀人?是因为要不到我们,所以随意攻击碰运气?”

    “你很聪明。”卡洛迪没有否认。

    “每天都是?”

    “只要……他没有睡在黛丝房里,那就每天都是。”

    虞幸:“那他就没有被抓出来过?这么多人,都奈何不了面具脸?他这么厉害的么?”

    “……抓不到。”卡洛迪用手象征性敲了敲虞幸的面具,“小声点,别被听到。……如果能在夜里把他抓出来,直接杀死都可以,问题就是,他太擅长隐蔽了,他是天生的杀人魔。”

    “听起来,黛丝会和他睡在一起也是有苦衷。”虞幸突然轻笑了一声,“我好像明白了很多啊……她貌似是个口不对心的女人。”

    卡洛迪眉头紧皱:“别提她的名字,你想被发现吗?”

    “没关系的,卡洛迪。”虞幸歪歪头,抓着油灯突然朝一侧走去,“要是我抓到他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