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祸害(大国相) 余人

第2324章 新形势

    宰相,自唐以来谓之礼绝百僚,见者无长幼皆拜,宰相平立,少垂手扶之。客坐稍久,则吏从傍唱“相公尊重”,客踧踖起退。

    明朝虽然废除了宰相制,但嘉靖时期的权柄悄然落到内阁手中,帝王权术平庸的隆庆自然没有能力更改已经延续几十年的内阁掌权的体制。

    故而,如今的阁臣被称为相爷,可谓是名副其实。

    林晧然此次从普通阁臣到次辅,无疑是一个极重要的跨越。虽然有徐阶那种十年次辅的例子,但这种是极罕见的情况,更多还是等到两三年便能接替首辅的宝座。

    亦是如此,次辅的位置可比作是当朝太子,林晧然已然是将来领导百官的未来首辅,故而地位跟普通阁臣已经可以明显地区分开来。

    马森等官员虽然早已经是以林晧然马首是瞻,只是看到林晧然正式成为内阁次辅之时,那份隶属的感觉显得更加强烈,更是坚定地拥护于次辅林晧然。

    林晧然环视在场恭敬有加的官员,先是淡淡地点了点头,然后朝着马车走去。

    他知道想要带领华夏走上世界之巅,却是不能像徐阶、李春芳那般和蔼可亲,而是要采用强势的手腕来统率百官。

    摆在眼前的难题则是打破当前朝廷安于现状的局面,只有设法除掉大明身上的毒瘤,这样才能够开创一个全新的大明盛世。

    三月的京城,春意盎然。

    文渊阁门前的青草地多了一些色彩,那几株高大的树木显得越发的生机勃勃,枝头传来麻雀叽叽喳喳的叫声。

    随着李春芳的离任,整个内阁的结构亦是悄然发生了一些改变,最明显是内阁成员从五位变成了四位。

    虽然内阁再少一位阁臣,只是如今的情况仍旧不用急于增补阁臣,特别排在门槛外面的是礼部尚书赵贞吉,百官更不可能推荐赵贞吉入阁。

    加上四位阁臣都处于年富力强之时,完全有足够的精力和智慧应付朝中的大小事务,故而内阁同样没有再添加成员的想法。

    身穿蟒袍的林晧然经过石道来到文渊阁前,却是没有急于返回自己的值房,而是走进了升级为首辅值房的郭朴值房内。

    虽然郭朴已经升级为首辅,只是他并没有搬值房的想法,仍旧有原来的那间值房中办公,而空气中正飘着一股淡淡的檀香。

    郭朴跟往日有所不同,身上已经换上一套威风凛凛的蟒袍,正处理着手头上的奏疏。

    若不是当年守孝时期被李春芳超车,内辅首辅早已经属于他,不过现在的情况亦不能算太差,毕竟他接替了李春芳所留下的位置。

    隆庆昨天同意李春芳的请辞后,亦是给郭朴颁发了一道圣旨,除了授予虚衔外,亦是给郭朴赐了一套蟒袍。

    郭朴今日并不适合前去相送李春芳,停下手中的手笔,对着归来的林晧然抬手温和地道:“若愚,先坐吧!”

    “谢首辅!”林晧然亦是保持着尊敬的态度,便是在对面坐下来道。

    郭朴伸手端起桌面上的茶盏,便是抬起脸认真地询问道:“若愚,李阁老已经离开,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做呢?”

    虽然他接任李春芳的位置,但并不打算跟林晧然争着这艘航母的掌舵权,且他亦是知道自己操纵不了这艘庞大的航母。

    只是如今,朝廷已然是面对着宗藩禄米等难题,却是需要他们齐心协力地解决,这样才有机会打造一个盛世。

    “李阁老此次辞官离开,加上先前《酒色财气疏》的那场风波,皇上如今饱受非议。若是皇上仍旧不同意削减宗藩禄米,他恐怕要通过其他方式来挽回声誉,这可能才是我们最有效的破局时机!”林晧然接过阁吏送上的茶水,显得智珠在握地分析道。

    虽然明朝的皇权明显比以往增强不少,只是皇帝的评判权一直攥在文官手里,对于皇帝生前或死后的名声都有着决定能力。

    隆庆如果想要生前和死后拥有好声名,那么就需要做一些相应的妥协,而不是一昧地跟百官唱反调。

    现在他既不同意削减宗藩禄米,又不需要册封皇嫡子为太子,那么却需要做出一些成绩才能抵消这些负面的影响。

    郭朴的眉头微微蹙起,显得认真地询问道:“若愚,事到如今,你是觉得削减宗藩禄米仍旧没戏吗?”

    “三万的宗人,这是一张张吸血的嘴,但亦是骂人的嘴,皇上怕是不太可能会轻易同意的!”林晧然知道郭朴是乐观地判断隆庆会选择妥协,但还是决定泼一盆冷水地剖析道。

    郭朴听到林晧然的理由,不由得轻轻地点了点头。

    随着宗人的不断繁衍,庞大的人口固然拖累着朝廷的财政,只是这庞大的人口亦会让隆庆投鼠忌器。

    毕竟削减宗藩禄米侵害了三万人的根本利益,不说其中会不会出现朱棣那种狠人,这三万人的声讨亦让隆庆难以承受。

    实质上,各地藩王不仅派遣人员在京城诉苦和讨要历年欠粮,而且通过自己血亲的渠道向隆庆不断地鼓吹削减宗藩禄米的危害性。

    正是如此,哪怕大家都知道削减宗藩禄米是利国利民,但隆庆很可能还是没有足够的魄力推动此事。

    郭朴捏着茶盖子轻泼着茶水,却是眉头紧锁地询问道:“若是不能解决这个问题的话,大明的财政如何才能改善?朝廷财政将来又怎么可能养得起越来越多的宗人呢?”

    “元辅,咱们想要开创盛世才如此急迫,只是单纯维持现状确实不见得要多着急!咱们大明财政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削减宗藩禄米的事情反倒没有前几年那般急迫了!”林晧然舒服地坐在椅子上,显得十分苦涩地说道。

    郭朴喝了一口茶水,却是乔装生气地瞟了一眼林晧然责怪道:“如此说来,此事还得怪你!粮税和商税的财政加入增加了不少,致使咱们的财政得到显著改善,确定还能勉勉强强过得去!”

    所谓的怪责自然是一句玩笑话,只是大明财政哪怕得到了改善,但这并不能构成不处理宗藩禄米这个毒瘤的理由。

    “元辅大人,在皇上眼里,现在的宗藩禄米远没达到非削不可的地步!依我之见,皇上恐怕是仍旧不会同意大笔削减宗藩禄米,所以此次咱们还得暂时性让步了!”林晧然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而后满脸认真地望向郭朴道。

    “若愚,虽然如今我是首辅,你是次辅,只是你的执政能力远在老夫之上!不管你接下来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全力支持你,所以你大可放心去做即可!”郭朴知道林晧然这个要争取跟自己形成共识,便是直接掏心窝地说道。

    两人从徐阶时期便已经开始结盟,而经过这么多年的朝夕相处,他早已经见识到林晧然的执政智慧,更明白林晧然实质才是最佳的首辅人选。

    之所以他要占着这个位置,一则是林晧然确实过于年轻,二则自己亦可以帮着林晧然压着郭朴和张居正。

    “谢谢!我定不负大家所望,定要打造一个盛世!”林晧然迎着郭朴诚恳的目光,亦是不再客套地应道。

    盛世,这已然是时下百官所奋斗的目标,哪怕前面拦着的人是隆庆,他们亦要想办法搬开这一个阻碍。

    两人结束谈话后,亦是召开了新内阁的第一场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