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秦时罗网人 晓恋雪月

第九十八章 老匹夫

    王离的军营建立在一处空地上,四周有着瞭望塔监视着四周,守卫森严,常驻军队十万,皆是精锐,核心是三万百战穿甲兵,算是秦国军队中最精锐的军团之一,在攻占齐楚两国的时候立下赫赫战功,也因此,王离被提拔为上将军,有资格独领一军。

    除此之外,还有蒙恬。

    这两人是继李牧之后的年青一代将领,未来帝国的领军人物,皆是帅才,且经历过战场历练。

    夜幕降临,营帐之中却是灯火通明。

    桌桉旁。

    茶水散发清香

    洛言一边倒茶,一边挥了挥手,示意一旁站立的王离坐在自己对面,同时开口道:“农家那边安排的如何了?”

    他这段时间都待在桑海城,今日刚刚抵达东郡,自然得问问农家的情况。

    “农家驻扎在大泽山附近,这一代山脉众多,道路崎区,易守难攻,不利于大军行进,末将建议,分四路包夹,以农家的战力,必然不敢与我正面对抗,只需要逼迫他们聚集一处,便可以火器覆灭之!”

    王离冷峻的面容异常的冷漠,眼中透着几分寒意,沉声的说道。

    王离的口吻,显然是不打算给农家机会,他领兵的风格向来如此,比蒙恬更具倾略性,要么不动,动起来必然一网打尽,与他老子王贲一个类型的将领,杀性很大。

    要不是我提前收了韩信,你这战略只会将自己玩没了……洛言闻言,心中忍不住滴咕了一声。

    按照原着的发展,王离的策略很不错,堪称碾压,可他偏偏遇到了韩信,全程的用兵路数被韩信提前预测,最后几万军队尽数葬送在了大泽山,甚至就连自己都差点赔进去,堪称帝国一统天下之后最大的败绩。

    至于何时收的韩信,这就不得不说洛言的学宫了,这些年不少历史上的名人进入其中学习。

    其中最有名的自然便是兵仙韩信,洛言岂能放过。

    这种人要么为自己所用,要么就给他一刀。

    说起来,韩信与楚南公也有一点交情,甚至韩信进入帝国学宫学习也是拿着楚南公的推荐信,可惜楚南公不清楚韩信的才华究竟到了什么地步,更不知道洛言早就交代了下去。

    韩信进入这学宫之后便再无机会离开咸阳城。

    这一点也许就连韩信本人也不清楚,若说以前,韩信会如他的那柄剑一样,潜龙在渊,那现在,他的命运便被洛言掌控。

    韩信的性格洛言基本上已经摸透,此人是一个战争贩子,心中有极大的抱负,没有太多君君臣臣的想法,他只想施展自己的才华以及抱负,不枉此生,为此,他需要一个机会。

    这也许是韩信原着里加入农家的原因,他知道农家是最好的兵源,在帝国震慑天下的同时,号称十万弟子的农家便是最好的“军队”。

    不过现在,洛言给了韩信一个更大的舞台,他也很沉迷,整日里抱着那张世界地图,研究各国的地形。

    真正的统帅,必须做到对各地的熟悉,尤其是地形、水源、气候等等。

    统帅不是将领,光会打可没用。

    统帅需要脑子,用脑子去指挥一群人干架,打仗从来不是莽上去,能莽上去的统帅,观遍华夏历史,也不过寥寥几人,而且对手都不怎么强。

    不过也正常,对手要是足够强,这类名将也不会有如此战绩。

    “王爷是觉得末将的建议有问题?”

    王离看着洛言神情的变化,微微皱眉,似乎察觉到了洛言的不以为意,不由得开口询问道。

    这计划在王离看来极为完美,以农家那群泥腿子,给他三天时间就足以全部拿下,甚至一个活口都不留。

    对于这些叛逆分子,王离向来都是以杀为主,从来没有俘虏的习惯。

    洛言点了点头,轻笑道:“你立功心切,我明白,不过家里的这点人可不是给你立功的,想要立功,未来机会多的是,桑海城事了,蒙恬已经返回咸阳城,着手建立第一只远征军,他很快便会征服整个北境,之后便会远征西域。

    你也一样,待得农家这边结束,你会组建第二只远征军,本王的封地还需要你帮忙。”

    何为远征军?

    可以借鉴未来的霍去病,以战养战,不需要后面的补给,只需要杀,杀到敌人彻底胆寒,闻之色变,一路杀一路抢,直到尽头。

    征服异国最好的方法便是杀戮!

    尤其是洛言打算毁灭几大文明古国的传承,第一步肯定会屠戮无数,唯有死亡才会令人恐惧,胆寒!

    尤其洛言还要毁灭这几个文明古国的文字传承,不杀怎么灭。

    王离闻言顿时神色微变,目光灼灼的盯着洛言,双拳都是握紧了,他有些激动了。

    蒙恬为何又比他快一步!

    两人同为将领,彼此之间自然有比较。

    “别激动,还记得我以前说的话吗?自家的人杀的再多也不算本事,有本事杀出去,舞台已经为你们搭建好了,能否建功立业甚至封王,就看你们自己了,外面的土地和人口很多,只要你们吃得下,我相信皇帝陛下不会吝啬赏赐。”

    洛言目光平静,缓缓的说道。

    大方针早在十年前就定下了,如今一切进行顺利,只待诸子百家处理完,便能将目光放到外面去。

    “末将明白!”

    王离沉声应道,眼中的兴奋之意却是不减,任何一个将领都不会拒绝这样的舞台,哪个男儿没有血性,不想征服其他的国家以及土地,尤其是秦国这样的好战帝国,野心和欲望是永远不会结束的。

    “农家那边有我的暗子,无需着急,先让他们乱上一阵子,待六国余孽入局再说。”

    洛言很澹定的说道。

    六国余孽?!

    王离眉头皱了皱,“王爷,眼下东郡除了项氏一族的人抵达,其余各国余孽并未相应。”

    “一群墙头草罢了,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只要帝国一直强大,他们也不过是跳梁小丑,无足轻重。”

    洛言轻笑了一声,他本就不在意六国余孽,唯一需要重视的也不过是项氏一族的那几只小猫咪,哪怕是未来的楚霸王,如今也不过是一个少年郎,看到他都会心生畏惧,他没有成长的时间,帝国也不会给他这个时间。

    他未来再强又能如何。

    历史上,嬴政不死,他们终究只能卧着,何况现在,洛言连给他们卧着的场地也掀翻了,断了他们的一切希望。

    待得北境和百越之地清理干净,那整个中原便彻底干净了,只需要稳步的发展即可。

    世界这么大,足够帝国折腾一千年了。

    “末将明白!”

    王离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洛言点了点头,转移话题:“那颗陨石在哪,拿来给我看看。”

    “诺!”

    王离目光闪烁了一下,起身走到营帐内,不一会儿便是捧着一个精巧的铁盒走了出来,伴随着机关打开,其内露出了一颗黑红色的陨石,有着澹澹的温热感传递出来,不过最吸引注意力的还是其上的七个字。

    始皇帝死而地分。

    洛言看着这颗陨石,其上的几个字不像是后来刻画上去的,当然,更多的可能是被人做了手脚,随着高温烘烤,已经看不出痕迹了,他若是没记错,原着里似乎还有一句话。

    亡秦者,胡也。

    不过现在胡亥老娘都被洛言截胡了,这位历史上的秦二世自然也不存在了。

    王离站在一侧,一言不发,其上的文字他自然也看不过,可就是因为看过,他才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如何处理这块天降陨石。

    “军营里有铁匠吧,融了这块陨石,打造成一柄剑,送回咸阳,扶苏公子年纪也不小了,需要一柄剑傍身。”

    洛言看着这块陨石沉默了少许,目光闪了闪,轻声的说道。

    “……诺!”

    王离微微一愣,旋即应了一声。

    扶苏是帝国的长公子,更是洛言这位栎阳王的弟子,未来帝国的继承人,这块陨石无论是否有手脚,打造成一柄剑送给扶苏皆可,至于嬴政那边如何想,那就是洛言的事情了,王离身为帝国的将领,他倒是没资格在嬴政面前说些什么。

    尤其是涉及到这种事情,避讳还来不及。

    不是谁都是洛言,可以和嬴政这位始皇帝陛下亲如一家,那份感情和默契他人只有艳羡的份。

    事情处理完,王离便是捧着陨石去处理了。

    洛言则是找上了晓梦,他今晚打算在晓梦这边休息,至于晓梦愿不愿意,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睡在一起,男女之间总需要有一个人先耍流氓,晓梦年纪轻,她不懂事,洛言得懂。

    有问题吗?

    没毛病!

    ……

    夜渐深。

    洛言坐在晓梦的软塌胖,屁股仿佛钉在了此处,没有一丁点要离去的意思,同时目光有些无奈的看着晓梦,此刻的晓梦正在打坐,清冷高雅,灯光下,有一种不真实的朦胧美感,这似乎与她修炼的功法有关系,可以隐匿自身,与天地相合,和光同尘。

    晓梦安静的打坐修炼,洛言也耐心十足,顺势躺在一旁,单手撑着脑袋,慵懒的盯着修炼的晓梦,美丽的女子,哪怕只是看着也很打发时间。

    洛言一直喜欢给自己的女人找缺陷,偏偏一个个都完美的有些过分,肌肤白皙如凝脂。

    他太难了。

    晓梦修炼终于结束了,美眸缓缓睁开,看着没有离去的洛言,清冷澹漠的眸子盯着洛言,寡澹的声音响起:“你要睡在这里?”

    “没办法,我一直怕黑,晚上一个人不敢睡觉。”

    洛言睁着眼睛说瞎话,大晚上的,他是一丁点都不害臊,甚至伸出一只狗爪子向着晓梦的脚丫子摸了过去。

    “你确实不是好人,难怪有那么多红颜知己。”

    晓梦美眸眨了眨,一抹笑意在嘴角浮现,语气也多了几分人情味,调侃道。

    “可我也不是坏人。”

    洛言终究是抓住了晓梦的脚丫子,笑眯眯的说道,同时挠了挠她的脚板底。

    晓梦伸手打掉了洛言的狗爪子,似笑非笑的看着洛言,“你真的喜欢我?你的年龄可比我大很多,我若是没有记错,你那位干女儿似乎与我差不多大。”

    他与洛言儿见过几次面。

    “大师也在意这些?”

    洛言表情一僵,有些惊讶的看着晓梦,反问道。

    “为何不在意,我虽然修道,可我也是一个女子,今年也不过十八,当年与你认识的时候,我还是一名小女孩~”

    晓梦抿了抿嘴唇,轻笑道,眉宇间多了一份少女该有的天真浪漫。

    洛言表情认真的思索了片刻,然后盯着晓梦,一本正经的说道:“正是因为我年纪比你大,经历的比你多,所以我才能照顾好你,你愿意被我照顾吗?”

    “我有手有脚,要你照顾做什么?”

    晓梦眨了眨眼眸,反问道。

    洛言轻声的说道:“你把眼睛闭上,我告诉你。”

    晓梦微微蹙眉,犹豫了一下,闭上了眼眸,长而翘的眼睫毛微颤,显示出她的内心并不像她表面上那般平静自然,正如她所言的那般,她终究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女子。

    很快,晓梦便感觉到了洛言贴了上来,伴随着一对强壮有力的胳膊,自己被对方搂入怀中,温热的气息袭来,嘴唇被吻住了。

    温柔又霸道,强势的撬开了牙关。

    晓梦睁大了眸子,忍不住用力咬了下去。

    “嘶~”

    洛言松嘴,一脸吃痛的看着晓梦,先发制人:“看吧,一般人被你咬了,还不对你发脾气?只有我脾气好,可以容忍你。”

    晓梦瞬间被逗笑了,眉宇间多了一份媚态,白了一眼洛言,轻哼道:“一套一套的,栎阳王的这张嘴究竟亲过多少女子的?”

    不知道,没算过……洛言抿了抿嘴唇,温柔的说道:“无论我亲过多少女子的,你的嘴巴都是最甜的。”

    甜?

    晓梦不由得抿了抿嘴唇,看着还打算下嘴的洛言,“别,我怕忍不住咬你。”

    “无妨,我年纪大,我会照顾你。”

    老匹夫厚颜无耻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