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从离婚开始的文娱 会发光的风

第六百九十七章 开始

    京城,奥林匹克公园,西北角。

    这是一片宽敞的花园地,四周散布着鲜花和绿树。

    因为地方宽敞,环境优美,这里常常会举办一些活动,而今天,这里就将举行华日诗词交流赛。

    交流赛正式开始的时间是在上午九点整开始。

    现在是八点四十分,距离比赛开始只剩下二十分钟了。

    此刻,这片花园地已经来了很多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华国人也有日国人,还有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在这些摄影机上面,贴着这家媒体的名字真龙视频。

    今天这场华日两国之间举行的诗词交流赛,将会在真龙视频平台上进行直播。

    ……

    ……

    刘一墨是河东省四海县的一名体育老师,他所在的学校,也是他的高中母校,他从高中的时候,就在这所学校里练习体育,现在兜兜转转,又回到这个学校里教学生们体育。

    暑期在即,学生们面临着严峻的期末考试,身为体育老师的刘一墨,不可避免的成为了学校最虚弱的人,在语文、数学、英语以及其他各科老师们的口中,刘一墨又生病了,体育课由其它科的课替代。

    刘一墨也乐的轻松自在,他躺在宿舍的铁架床上,哼着小曲,惬意的看着手机。

    “当老师的感觉,还针不戳。”刘一墨吃了一口老冰棍,心里美滋滋的想着。

    当初还在这个学校做一枚学生的时候,每到期中期末考试的时候,都是刘一墨最为煎熬的时刻,作为体育生,既要保持每天的训练不能落下,也要跟上各科老师的进度,文化课也不能落下,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的情况,刘一墨都觉得难,太难了。

    一开始家里让他来学校做体育老师的时候,刘一墨还不太喜欢,觉得没出息,但现在他却觉得很香!

    看着学生们苦逼的生活,自己却美滋滋的吹着空调,吃着雪糕,玩着手机,心里真的是爽感十足。

    单纯这种生活不算爽,主要是对比,和苦逼学生们的对比,刘一墨以前也经历过这样的生活,知道那种生活的煎熬。

    “唔,找个电影看吧。”

    刘一墨打开企鹅视频,想要找一个之前想看的恐怖电影,这么热的天,看喜剧只会让他更热,看恐怖片才能降温。

    只是刘一墨在企鹅视频中搜索了一阵儿,也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看的那部恐怖片。

    在浏览器中查了一下这部恐怖片的来源,刘一墨才发现这部恐怖片的版权在真龙视频。

    华国三大视频平台,企鹅视频、真龙视频、爱看视频,这三大视频平台,刘一墨都有VIP会员,都是他们尊敬的钻石VIP会员。

    找到自己想看的这部恐怖片的来源之后,刘一墨立刻就打开了手机里面的真龙视频软件。

    有一说一,在高中学校里做体育老师,只要不带体育生,还是很轻松的,刘一墨这种比较年轻的体育老师自然不会带体育生,就算他想带学校也不会答应,还得再等等,等几年之后应该就可以了。

    所以轻松的刘一墨有大把的休息时间,他在这些休息时间里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刷剧刷电影,他的手机里,企鹅视频、真龙视频、爱看视频都有。

    真龙视频软件打开之后,刘一墨正准备搜索自己要看的那部恐怖片,不过还没有等他点击到搜索框里,就注意到了真龙视频平台首页的一则推送。

    “咦?这是什么?”

    “华日两国诗词交流赛?”

    “嚯,以前还真没注意有这种交流赛。”

    或许是诗词、或许是华日,总之因为一些缘故,首页的这个直播推送,第一时间就吸引到了刘一墨的注意,然后刘一墨也就抱着好奇的心态点击进了这个直播页面中。

    手机屏幕上,页面跳转。

    屏幕左上角有关于这次交流赛的介绍,点击之后可以看到详细介绍。

    直播中,有一个光头主持人正在说着话,刘一墨听到主持人说诗词交流会的开始时间是在九点,现在时间还不到。

    刘一墨本来只是好奇,点击进来看一看,等一会儿就继续去看自己的恐怖电影,只是现在又觉得这个诗词交流赛挺有意思,如果是华国和其它国家进行这类的交流赛,刘一墨或许还没有这么大的期待,正是因为对手是日国,刘一墨迫切的想要看到华国大胜日国的场面。

    这种胜利的场面,刘一墨只是想一想,就感觉自己是浑身的热血沸腾。

    接着当刘一墨点击左上角的详细介绍之后,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原来真龙视频在这个详细介绍中,说了日国诗社诗人们的优秀,之前连续和三省诗词协会展开了交流赛,都轻松取得了胜利。

    虽然这里也介绍了京城诗词协会的一些优秀诗人,但篇幅相比日国诗人们的介绍,差了许多。

    明眼人都能很容易看出来,京城诗词协会的诗人们,很有可能不敌日国诗人。

    这是日国诗社在华国的最后一场交流赛,京城诗词协会作为华国首都、中心,更是代表了华国,如果京城诗词协会也输给了日国诗社,日国诗人在华国四场交流赛全部赢了,丢的不只是华国诗词界的脸,更是无数华国人的脸。

    看完这些介绍之后,刘一墨重新回到直播页面,交流赛还没有开始,他又去浏览器上搜索了一下参加这次交流会诗人们的资料。

    看完之后,刘一墨心里就凉了一半,日国诗社代表团的长山礼香和菊山京被誉为日国十年难遇的天才。而华国京城诗词协会的诗人们,大多都没有什么名气,他们写的诗,刘一墨从来没有听说过,随便找了几首看了看,实在不觉得有哪里好。

    距离交流赛开始的时间越近,刘一墨心里便越是忐忑。

    这个时候,刘一墨已然忘记了自己要看的那部恐怖电影,他毕竟是真龙视频尊贵的黄金钻石超级VIP会员,想看电影的话,以后再看就是了,这个直播可是事关国体啊,必须要支持!

    只是,任凭刘一墨怎么看,都觉得把握不是很大。

    刘一墨看了一眼直播间人数,估计很多华国人都很关注这次的交流赛,平常的时候没有看到也就罢了,不知道嘛,但现在知道了,一个个的都在为自己国家的诗人们加油打气!

    在八点五十八分的时候,直播间中已经有三百多万人同时在线了,而且在线人数还在迅速上升。

    九点整,真龙视频派出的光头主持人用颇为康慨激昂的话,宣布了这次诗词交流赛的开始。

    主持人给直播间的观众们做着介绍,将日国诗人和京城诗词协会的诗人都进行了大体的介绍,当然不是站到诗人的面前去采访介绍,而是通过移动镜头对准某位诗人,主持人远远的进行一番介绍。

    理论上,这场诗词交流赛只是民间自发的一个活动,不接受采访也不介绍直播。

    可以说,真龙视频突然对这次交流赛进行直播,还真打了京城诗词协会一个措手不及,如果不是日国诗社的诗人们坚持,京城诗词协会众人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让真龙视频的人进行直播。

    好家伙,本来信心就不足,把握也不大,现在直接搞直播,那么多人围观,这不是找难堪嘛,可以说,自从知道这次交流赛会在网上直播之后,很多人都不想来了,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手机屏幕前,刘一墨听着主持人和镜头画面中对这些诗人们的介绍,顿时羡慕不已,他觉得这些诗人们太厉害了,而且也太威风。

    当着几百万人的面吟诗作词,古代的风流才子也不过如此吧。

    刘一墨不禁遐想,如果自己是京城诗词协会的一员,然后代表协会出战日国,应该也会这般的万众瞩目吧。

    不知不觉中,刘一墨想的有些多了,他的这些想象,已经足够他写成一本爽文小说了,在诗词交流赛上一鸣惊人

    一直到屏幕上突然出现一个非常有气质的大美女,刘一墨才从自己的遐想、YY中回过神来。

    “哇塞,好漂亮啊,真有气质。”

    刘一墨看到视频中突然出现一个美女,或许摄影师也被这美女所吸引,镜头多在这女子身上停留了几秒,然后才缓缓移开。

    镜头虽然移开了,但刘一墨心里却迟迟难以忘怀。

    “那么漂亮的女孩啊,我在这小县城里蛰伏这么多年,都没有见过那么漂亮的姑娘。”刘一墨心中暗暗惊叹

    京城,奥林匹克公园。

    西北角,花园地。

    这场因为直播而万众瞩目的华日两国诗词交流赛,终于开始了。

    被刘一墨惊为天人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跟着父亲陈坚来此的陈晔。

    陈晔的长相不算很精致,这娱乐圈里长相比陈晔好看的有一些,但论气质,陈晔确实真正的拔尖,那种委婉娴淑的气质,仿佛古代仕女踏过时间长河,来到当代一般。

    出尘的气质配上上等的长相,即使是娱乐圈最顶级女星,陈晔也丝毫不会怯场。

    正因为如此,刘一墨才会对陈晔的出场那般惊艳。

    想要用才华去吸引人,是需要时间慢慢铺垫的。但想要用颜值去吸引人,却是格外直接有效的。

    诗词一道本来就是古代的文化,自带古韵,或许是陈晔的气质和今天的诗词交流赛的主题格外契合,当陈晔出现在花园地之后,瞬间就吸引了很多很多目光和打量,就连日国诗社的诗人们,都频频向这边看过来,眼中不乏一些渴望和惊艳。

    十点整的时候,交流赛正式开始。

    一条小溪旁,两排柳树下,摆下了一张张半米长的桉几。

    京城诗词协会的诗人代表们和日国诗社的诗人代表们分别两侧的桉几上。

    这种形式是模彷的古代文人墨客聚会的场景,每个茶几上都有东道主京城诗词协会的工作人员布置好的瓜果饮料茶点。

    京城诗词协会这边,代表诗人有京城诗词协会名誉主席陈坚,京城诗词协会主席李可,京城诗词协会副主席孙少强,京城诗词协会秘书长周浩,京城诗词协会会员孙一鸣总共是十一位诗人。

    京城诗词协会这边之所以出十一人,是因为日国诗社这边的诗人也是十一人,与对方形成一个平衡,不然的话,京城诗词协会也不会出这么多人。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京城诗词协会的几位领导都很清楚,自家协会里真正比较有诗才的也就那么几位,不超过八人,再有的话也能写诗,但委实不算很好了。

    所以京城诗词协会虽然出了十一人,但其中有三个人完全是过来充数的,不会真的上场,避免贻笑大方。

    陈晔搬了一张小椅子,坐在陈坚的后方。

    京城诗词协会这边虽然只是派出了十一位诗人代表,但还有其它诗人、家属、朋友也来观战了,这些人都和陈晔一样,拿着统一样式的小板凳坐在这十一人后面,一个个都不出声,害怕打扰到诗人们的思绪。

    陈晔看向对面,那里一排的桉几后面,坐着日国的诗人们。

    当她的目光扫过长山礼香和菊山京二人的时候,眼神不由多了几分凝重。

    她虽然不是诗词界的人,但偶尔也听父亲说起过,况且这次华日两国诗词交流赛事关重大,陈晔也提前对日国诗人们做了了解,知道对面那两个三十岁上下的日本青年之厉害。

    按照父亲的话说,就是面对长山礼香、菊山京这两个日国诗坛后起之秀,即使是父亲那样的诗坛巨擘亦没有必胜之把握。

    以陈晔对父亲的了解,父亲既然说出这种话,那就意味着,父亲没有信心,或者说,感觉赢不了这两个人,只是习惯性的嘴硬而已。

    对面似乎也感受到了陈晔的打量,长山礼香微笑着点了点头,菊山京则是目光带着侵略性的盯着陈晔,让陈晔下意识皱紧了眉头。

    ……

    ……

    PS:七月,也要过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