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从木叶开始逃亡 叶惜宁

第一百三十八章 眼睛(完)

    “怎、怎么会……”

    鸣人呆呆望着被佐助的手刀,刺入胸腔的雏田,仿佛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佐助将手刀从雏田的胸腔中抽出,手指上沾染上大量的鲜血。

    他松开了扼住雏田喉咙的右手,雏田没有挣扎,无力的滑倒在佐助的脚边,胸腔位置正在出血,将她胸前的衣服染红。

    “鸣……鸣人君……”

    似乎还无意识喊着鸣人的名字,雏田的声音十分微弱,生命的火苗,只需要风轻轻一吹就会灭掉似的。

    “可恶!!!!”

    鸣人大喊着,眼睛通红。

    即使在奔跑的过程中不断摔倒,也是满身泥土的爬到了雏田的旁边。

    “喂,雏田,你怎么样……”

    他抱着雏田的身体,怀里的雏田,仿佛没有温度一样,只是闭着眼睛,任由鸣人的呼喊,也无法回应一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呐喊的声音,听上去十分悲痛和绝望。

    佐助不理会鸣人心中的悲痛,只是向后一跳,像是要与鸣人诀别一般,跳到了一根结实的树枝上,划出了一道明确的界限。

    “这样一来,你也稍微理解我现在的决意了吧,鸣人……笨蛋是没办法活长久的。所以,别来追我了。至少……”

    ‘我曾经将你认为是最好的朋友’这句话始终没有从佐助嘴里说出。

    这种话,已经没有了意义。

    在知道了真相之后,他已经无法认同木叶这个村子。

    他现在必须要去寻找鼬,他有海一样多的问题,要去询问鼬。

    想要从他口中,得到全部的答案。

    在那之前,木叶这个村子,对他而言十分危险。

    尤其是在他了解到这个村子的黑暗之后,木叶的高层们恐怕恨不得将他除之而后快。

    他现在只有拼命的活下去,才有权力向那些死去的族人讨还一个公道,有资格向那些高层质问。

    力量,力量,还需要更多的力量。

    没有力量,他什么都做不到。

    佐助脸上似乎在极力忍耐什么,皱起眉头,他用写轮眼,深深望了一眼鸣人,随即转身,消失在空气中。

    ◎

    “咒印的力量,已经快要适应了……”

    佐助在森林中飞奔,感受着背后那长出来的鹰掌肉翅,老实说,这种感觉十分奇怪。

    而且长出肉翅的地方,有一种麻麻的痒感。

    身体的一半仿佛被染成了黑褐色,另一半还处于咒印缠绕的状态。

    而被黑褐色占据的左半边写轮眼,失去了色泽与光亮,如同陷入了死寂的黑暗。

    “那么,接下来,要先前往哪里?”

    虽然心中想要快点找到鼬,但是眼下他根本不知道鼬在那里。

    也不知道见到他之后,鼬会采取何种行动。

    毕竟在那份秘密档案中记录,鼬是木叶高层手中的刀刃,叛逃之后,依然在为木叶这个村子效命。

    而那份档案之所以保留下来,恐怕也是为了有朝一日,让后续的火影,继续操控鼬这把利刃吧。

    所以,如果冒然与鼬接触,说不定比接触木叶的高层还要危险。

    可是,如果不去寻找鼬的话,他接下来又可以做什么呢?

    他一个人的话,究竟可以去哪里?

    佐助突然发觉,天下之大,仿佛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地。

    冷静下来之后,他陷入了要去哪里的迷茫状态之中。

    但是要说完全失去容身之地,也不完全正确。

    在大陆的彼端鬼之国,那里还生存着一支宇智波的族人。而且那一脉的宇智波,似乎比起木叶的宇智波更加强大。

    去那里的话,那些人会接受自己吗?

    虽然都拥有着宇智波的血脉,但是严格来说,佐助和那里的宇智波一族并不熟悉。

    而且,那里的宇智波族人,恐怕也厌恶着自己那做出灭族行为的愚蠢哥哥吧。

    作为灭族之人的弟弟,真的会被那里的宇智波接受吗?

    “原来我才是无家可归的流浪狗啊……”

    佐助自嘲的笑了笑。

    就在这时,天空中传来了沉闷的响声。

    巨大的雷声响彻天际。

    冰冷的空气,让佐助起了鸡皮疙瘩。

    一丝丝的雨滴从天空坠落,落在佐助的脸上,让佐助眼中的迷茫消散了许多。

    “总之,得先离开火之国,找一个落脚之处吧。”

    佐助一边想着,一边加速向前飞奔。

    虽然很想停下来,调整一下自己的状态,但是考虑到木叶很快就会派出追兵,只能一口气逃出火之国了。

    接下来,恐怕还有一场苦战。

    在火之国的边界线上,常年由木叶的部队在那里驻守,预防战争爆发。

    没有出国文书的自己,想要通过那里,只能硬闯过去。

    当然,也可以赌运气,赌自己不会被那些木叶忍者察觉。

    一旦被察觉,自己再怎么强,也不可能强过成群结队的忍者。

    周围的树木开始变少,已经可以看到天空那阴沉沉的乌云与雨滴了。

    森林的道路快要到尽头。

    听到了前方传来清晰的水流声音。

    两个巨大的雕像,若隐若现,立于宽大河道的两侧。

    “终结之谷,这边是田之国的方向吗?”

    佐助眉头一皱,这才注意到,自己是在朝着田之国的方向递进。

    那么,是直走,还是往西走,向鬼之国靠拢?

    虽然猜测鬼之国的宇智波,接受自己的意愿不高,但是不去那里碰一碰运气,佐助也心有不甘。

    不管如何,有着族人存在,就好比自己并不是无家可归之人。

    失去了木叶这个避风港,接下来光是逃亡,躲避木叶的追杀部队,就可能花费他全部的精力。

    而且,在没有绝对的力量之前,以叛忍的身份去寻找鼬,恐怕也会变得危险起来。

    如果能得到鬼之国的族人援助,那情况就有所不同了,起码不用为躲避木叶的追杀,而浪费时间和精力。

    这就是叛逃忍者最大的难处。

    被全世界给抛弃掉的那种艰难处境,再强大的忍者,也迟早会身心力竭,死于非命。

    就在佐助准备做出决定,嗖的一声,一道人影从后方迅速接近自己。

    佐助心中一惊,好快!

    完全没反应过来,对方是怎么接近自己的。

    他迅速转身,只看到一抹红色,拳头就直接击中了他的脸孔。

    砰!

    身体被这只拳头砸飞出去,期间发出了刮到树枝和叶子的莎莎声音。

    在这股力量的推送下,佐助感觉到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就连天上落下的雨水,也不能减缓他脸上的疼痛。

    身体飞出了森林,身体无所保留的敞开在阴沉天空之下。

    一个翻身,在脸孔上的力道逐渐变弱之后,佐助勉强稳定好身体,在河道的水面上滑行了大约五六米的距离,停止后退的趋势。

    “这个感觉……”

    佐助微微眯起眼睛,触摸着脸部肌肤上的刺痛感觉,一股不弱于他的查克拉气息,残留在上面。

    紧接着,佐助通过水面上的倒映,看到一道人影从自己头顶降落下来。

    全身包裹在红色的查克拉外衣下面,屁股后面,展开一根同样由红色查克拉组合而成尾巴。

    轰!

    人影砸落下来。

    水面爆炸。

    水流四处迸溅。

    佐助向后一退,躲过了这道攻击。

    随即,他捂着还在隐隐作痛的面颊,对着来人笑了笑,说道:“看来这次你是来真的了啊,鸣人。”

    “为什么……”

    鸣人站在水面上,身后的红色查克拉尾巴如流体摇晃着,他低着头,让佐助看不到他此刻的表情。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那样做……”

    “你是指雏田吗?大概是不小心手滑了吧。”

    佐助挖了挖耳朵,丝毫不在意的说道。

    “不可原谅……”

    空气里的温度下降,弥漫着狂暴,令人不安的气息。

    “……”

    佐助凝视着鸣人,突然,鸣人抬起头,让佐助得以见到他此刻的面容。

    嘴唇变黑,脸颊的胡须也同样变黑变粗,原本碧蓝色的瞳孔变成了血一样红,用吃人一样的目光怒视着佐助。

    强大的查克拉从他体内爆发,掀起强风,吹动佐助的头发的衣服。

    佐助将两手挡在面前,阻挡这股突如其来的强风。

    似乎察觉到了鸣人眼中的某种意志,他也冰冷的笑出声:

    “这不是能摆出一副很厉害的表情嘛,之前你的那种蠢样子,简直让我呕吐!就是因为这样,雏田才会变成那个样子啊,一切都是因为你太天真了!”

    “闭嘴!”

    鸣人身影一闪,从佐助眼前消失。

    在这股狂暴气势的冲击下,佐助勉强睁开眼睛。

    砰!

    身体被击飞出去。

    在水面上翻滚,胸口位置传来的痛苦,让佐助闷哼出声。

    他刚在水面上调整好身体,背后一阵劲风吹袭而来。

    佐助立马侧翻身体,看到在鸣人拳头轰击下,水面爆炸开来的场景。

    “真是野蛮的攻击……”

    完全没有技巧,就是单纯的迅猛,还有依靠特殊查克拉加持的蛮力。

    虽然招式上破绽百出,没什么技巧可言,但是也的确棘手。

    “嗯?”

    紧接着,半蹲在水面上的佐助察觉到不对。

    他低头一看,水面上荡开波纹,波纹晃动的幅度越来越大,知道一团漆黑浮现。

    “糟糕!”

    佐助想要闪躲,却已经来不及。

    拳头从水面下冲出,溅出水花的同时,打中了佐助的下巴。

    那同样是一个缠绕着红色查克拉的鸣人。

    忘记鸣人最拿手的是影分身,而自己忽略掉这一点,让佐助心中恼怒。

    从一开始,这个影分身就偷偷潜入到一旁,伺机偷袭了吧。

    身体以抛物线的方式飞驰出去,佐助想要在空中调整身体,眼前立马红色的身影一闪,鸣人以维持挥拳的姿态出现在他上方。

    佐助吃力的架住双手,以此来抵挡鸣人的拳击。

    咚!

    拳头向下偏移,正中佐助的腹部。

    佐助肚子里的苦水,混含着口腔里的血液,一同喷涌出来。

    重重摔落在水面上。

    还未向水底沉去,衣服的前襟被突然出现在面前的鸣人抓住。

    水流滚入鼻口,让佐助痛苦的咳嗽起来。

    即使如此,佐助还是笑着。

    “哈……哈……你的拳头怎么……”

    砰!

    左手拎着佐助的前襟衣服,鸣人的右手捏成拳头,对准佐助的脸颊开始暴揍,让佐助接下来的话,直接吞回肚子里。

    “……还是……”

    佐助口齿不清的话语,与鸣人用拳头揍他脸的声音交融在一起。

    “……软绵绵的……”

    又是一记拳头挥来,佐助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脸部,开始失去知觉。

    “……这就是你的愤怒吗,真是弱啊……雏田会哭泣的吧,她那么喜欢你……”

    佐助依然开腔嘲讽,讥笑的看向鸣人。

    “给我闭嘴!”

    鸣人继续挥拳。

    然而这一次,佐助将自己的手掌放在面前,稳稳接住了鸣人这重若千钧的拳头。

    接住鸣人的拳头之后,佐助猛地抬起右腿,踢中鸣人的后背,让他猝不及防沿着水面翻滚出去。

    佐助一边咳嗽,一边晃晃悠悠从水面上站起,看着距离自己不足十米,也同样站起的鸣人,喘着气道:“真是麻烦的家伙,不过,别以为只有你能够使用特殊的查克拉。”

    “我要把你的四肢打断带回去!”

    鸣人这样说道,目光凶狠,带着野兽的残暴与凶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佐助张开双臂,大声狂笑起来。

    “没错,没错,就是这样,这样才有趣啊!我早就想和变强后的你战斗一次了,如果不抱着杀死我的心态,根本体会不到战斗的乐趣!就让我们看看现在谁更强吧,鸣人!”

    “那你可要看好了,不小心的话,我真的会杀死你!”

    鸣人满含认真的说道。

    他抬起右手,将大拇指放在嘴里一咬,鲜血顺着大拇指流淌下来,在佐助惊讶的目光中开始结印。

    啪!

    流血的手掌按住水面。

    全身的查克拉开始爆涌。

    砰!

    一股范围巨大的白色烟雾在水面上喷起,在那白雾之中,一道宛如山体的巨大阴影浮现。

    那是一头嘴里叼着巨大烟斗,佩戴巨大短刀的蛤蟆。

    如小山一样庞大的身躯,光是立于那里,就给人以无穷的压力。

    然而,面对这种级别的压力,佐助并未有任何惧意。

    鲜血在沸腾,一股强烈的战意,从佐助眼中浮现。

    照着鸣人的样子,佐助同样咬破手指,进行结印后,对准水面按下。

    “不管是谁,总之给我出来!通灵之术!”

    在水面上,喷起了不弱于巨大蛤蟆登场的烟雾规模。

    狂风吹拂,烟雾一下子散开。

    一头大小不弱于巨大蛤蟆的黑猫立足于水面上。

    “喵呜~”

    黑猫对着周围的空气发出凶恶的咆哮声。

    在它后面的尾巴上,覆盖上一层银色的合金,在尾巴的尖端位置,更是展开一把锋利的合金刀刃。

    从黑猫的体积来说,它尾端的合金刀刃,比人体还要巨大。

    轻轻一扫,侧旁的崖壁上,便多出了一道肉眼可见的狭长刀痕,使得大量的碎石从上面滚落下来。

    金色的猫瞳中,带着狂野之色。

    “查克拉的感觉如此陌生,但却和吾等一族签订了契约,你是哪位?”

    巨大黑猫的沉闷嗓音从口中发出。

    询问着站在自己头顶上的佐助身份。

    “……宇智波佐助。”

    佐助不太清楚这头黑猫的立场,但还是报出了自己的姓名。

    “宇智波佐助?原来如此,是木叶这一边的宇智波族人吗?虽说如此,但这边的宇智波,好像也只剩下你一个契约者了。”

    鼬的灭族行为,破坏了宇智波与忍猫一族的协议,不只是吸引了鬼之国宇智波一族的仇恨,就连忍猫一族中,也有诸多人员对其敌视,故此在几年前,就与其解开了契约。

    但是关于佐助的这一份契约并未解除,至今还完好保存着。

    “那么,接下来的战斗就拜托你了。”

    佐助轻声说道。

    “可以。吾名夜火,是忍猫一族的四天王之一!这一点要给我记住了,宇智波的小子。”

    说完,夜火优雅的迈动四肢,向前走了一步,以凶狠的视线盯着眼前的巨型蛤蟆。

    这头巨型蛤蟆自然是妙木山的蛤蟆文太。

    它似乎也察觉到这头黑猫夜火的敌意,吸了一口嘴上叼着的烟斗后,吐出烟圈。

    “对手是猫吗?尽会给我找这种麻烦。”

    “拜托你了,老大!我现在必须打败眼前的这家伙,将他带回木叶!”

    鸣人站在蛤蟆文太的头顶说道。

    “那就没办法了,虽然会很难缠,但也只好上了。现在给我站稳了,鸣人!”

    说着,蛤蟆文太后肢发力,一跃而起,直接跳到了上百米的高空中,拔出身上的短刀,对着下方斩落。

    黑猫夜火发出喵呜的吼叫声,带着野性未退的凶性,也是一跃而起,尾巴甩动,飓风掀起的同时,位于尾巴尖端的银色合金刀刃,斩向蛤蟆文太挥砍下来的短刀。

    叮!

    比起一般武器的撞击声更加响亮,传播到了很远的地方。

    只见半空中,蛤蟆文太不断的挥出短刀,黑猫夜火也是不甘示弱,甩动尾巴,斩出尾巴上的合金刀刃。

    一时间,火花飞溅。

    看上去笨重的身体,却都十分灵活,并且力道和速度都十分夸张。

    “水遁·铁炮弹!”

    瞄准一个空隙,文太张开嘴巴,对准前方喷吐。

    由水流汇聚而成的沉重水球喷射出去。

    夜火轻蔑一笑。

    “火遁·爆弹!”

    比一般火焰色彩更有浓郁与凝实的火球,从夜火口中发射出去。

    水球与火球在空中爆炸,白色的高温蒸汽瞬间爆发,迷雾般的蒸汽将两头巨兽的身影直接吞没。

    不一会儿,在逐渐消散的白色蒸汽中,溅射出刀刃碰撞产生的火花。

    蛤蟆的短刀与黑猫的尾刀,不断撞击,刀刃迅如闪电的挥动,撕裂空气,划出一道道恐怖的破空声响,看得人心惊胆战。

    在两头巨**战起来的同时,佐助和鸣人仿佛产生了心灵感应,不约而同从巨兽的头顶跳开,冲向对方。

    鸣人裹挟着红色的查克拉,重重挥出一拳。

    佐助并未闪躲,正面应接下来。

    涟漪般的波纹,在半空中咚的一声荡开。

    周围雨声淅沥,雨滴如似流淌在两人的脸颊上,和鸣人那双有着鲜明色彩的瞳孔相比,佐助的写轮眼反而进一步失去了光泽与亮度,变得无比灰暗。

    黑褐色的肤色进一步侵蚀佐助的身体。

    在佐助的右边背部,似乎也传来了什么挤压的声音。

    嗤!

    衣服撕裂,黑褐色的鹰掌肉翅暴露在空气中,与左背的肉翅互相对应,形成一对肉翅。

    右边的写轮眼也如同左边的写轮眼一样,失去原有的赤红色泽,陷入了死寂。

    那缠绕在身体上的黑暗,让鸣人无比愤怒和痛心。

    “你这个混蛋给我清醒一点!伤害同伴的行为,别想着轻而易举就可以揭过去!给我好好回去悔过!”

    鸣人不顾拳头疼痛,也会继续进攻,用肉体交流的方式,打醒佐助。

    佐助脸上覆盖着冷冽的笑容。

    整个人陷入黑暗,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疼痛,迷茫,犹豫,悲伤,似乎全部都从大脑中消失了。

    安静。

    无比的安静。

    宛如墓地那样的安静。

    佐助仿佛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也不知道自己在和谁战斗,感觉只是在凭借本能。

    这种感觉,好像和鸣人战斗的并不是自己,而是另一个人的诡异感。

    “白痴!那种地方怎么可能回去!我不是说过,不要再来追我了吗?”

    佐助在空中一脚踢出,从侧旁击中了鸣人的侧脸,将他身体化为炮弹轰飞出去。

    在后面的崖壁上,砸出一个可以固定人形的坑洞。

    佐助借助一旁的岩石,向上一跃,跳到了一个巨大雕像的头顶。

    鸣人也像是无事发生,背后的查克拉尾巴忽然伸长,勾住了雕像结印的手指,以这里为支点,身体同样灵活站到了雕像的头顶,轻声喘息的看向佐助。

    “好邪异的查克拉,这样真的好吗?那小子会被那股黑暗的查克拉,给吞噬掉的吧?”

    文太叼着烟斗,吐出烟圈,扫了一眼佐助,便对着挡在面前的夜火轻松写意般的说道。

    “也许吧,不过,那不是我该操心的事情。而且,比起我这边的,你那边的小子,用的查克拉也不一般。是尾兽吧。幸好不是完全体,否则只有让羽火老大出手了。”

    夜火也是向鸣人那里扫视一眼,那区别于一般查克拉的色彩,以及质与量,都远不是一般忍者做到的。

    在如今忍猫一族的所有通灵兽中,实力勉强达到尾兽级别的,也唯有一个罢了。

    “也就是说,在你们忍猫一族的四大天王中,你是第二强的喽?”

    蛤蟆文太挥动短刀攻击。

    夜火同样以尾刀格挡,接着以一个诡异刁钻的角度,朝着文太的侧体斩去。

    文太后肢用力一跳,闪开这快到不可思议的尾刀斩击。

    “谁知道呢,除了羽火老大,另外两个,也没怎么比划过。不过,妙木山的大名,还真是久仰。”

    夜火乘胜追击。

    “哼,比起这个,我从未听说过,忍猫一族的通灵兽,会如此强大!”

    文太重重一哼。

    在他的记忆中,忍猫一族在通灵界,应该是二三流的势力才对。

    只在情报收集和军火方面,发展不俗,有着特殊的情报与军火渠道。

    “而且……你使用的是自然能量吧。”

    文太眯起了眼睛,露出慎重之色。

    这是它第一次见到,除了三大圣地的通灵兽,有另外的通灵兽使用这种特殊力量。

    自小就在妙木山长大的文太,并且也能掌握自然能量的文太,自然不会对这种气息陌生。

    “哈,被你看出来了吗?”

    “看来你也得到了一些窍门,不过,不会仙术这一点真是太好了。”

    如果夜火能够自由使用仙术,那么,在妙木山,起码也是长老那个级别的,根本不是它这种通灵兽,可以对抗的。

    “你不也是吗?臭蛤蟆!”

    听到文太这么说,夜火挥砍尾刀的速度与力量再度增强,因为被小瞧激起了骨子里的凶性。

    但文太所言,也是不争的事实,对于它这种体量的巨兽而言,想要掌握仙术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野猫!”

    两头巨兽再次撞击,足下的水流迅速向着周围挤压,形成了十多米高的水浪,对着森林和悬崖冲刷而去。

    空气里弥漫着惊人的潮湿。

    两头巨兽沐浴在雨水之中,彼此喘着粗气,但都不甘示弱用狠狠的目光瞪着对方。

    而在另一边,佐助和鸣人也再次开始了交手。

    两人都似乎积蓄完体内的力量,随即一跳,迅速接近对方,周围的狂风也仿佛在有质感的嘎吱作响。

    在佐助的写轮眼视野中,鸣人所有的动作,都被写轮眼看穿。

    这样子一来,佐助就好比看到了下一秒的未来,知道鸣人的下一步要做什么,要从哪个角度进行攻击。

    于是,提前预料到了这种‘未来’,佐助低头侧身,让鸣人如闪电击来的拳头,直接挥空。

    佐助嘴角露出冷笑,右手上积聚耀眼的雷光,毫不留情对准鸣人的胸前挖去。

    “千鸟!”

    鲜血飞涌而出,一根红色查克拉尾巴绕后袭来,直接捆住了佐助的脖子,将他身体甩飞出去,砸中了巨大雕像的头部,轰出一个坑洞。

    而鸣人则是向后闪退,捂着不断喷涌鲜血的伤口位置,脸上的胡须越来越粗,犬齿一样的尖锐獠牙,从嘴唇里露出。

    背后卷起了风暴,两根尾巴如同蟒蛇肆虐狂舞。

    “那就是九尾妖狐的力量吗?没想到竟然这么麻烦。”

    本想要一击结束的佐助,却因为那层查克拉外衣,偏离了原先的轨道。

    只是打破了鸣人的肩膀与肺部,但是在那层红色查克拉的包裹下,那里的伤口开始愈合。

    必须速战速决,等他恢复过来,我必败无疑!佐助看到鸣人那被千鸟打坏的部位,正在快速自愈,做出这个判断。

    战局越是拖延,对他越是不利。

    他能够感觉得到,鸣人所用的力量,只是九尾妖狐微不足道的一缕之力。

    佐助怀疑,那种力量,真的是人类可以控制的吗?

    只是一缕之力,就如此可怕,难以想象那种怪物,是被忍者封印起来的。

    “不过,你那个查克拉球,暂时没办法搓出来了吧。”

    佐助知道鸣人在查克拉控制力上是薄弱点,越强大的查克拉,想要平衡就越是艰难。

    利用影分身协助,才能发动绝招的鸣人,在右手暂且不能动的情况下,根本无法结印。

    也就是说,鸣人能够用的,就只有九尾的查克拉而已。

    其余的忍术都不能够使用。

    在右臂恢复之前,是决胜之机。

    这个机会和时间,不能够浪费。

    鸣人并未对佐助的挑衅做出回应,而是如同猛兽四肢撑地,手指甲变尖变长,深深扎根在土里。

    “这杀意真不错……如此看来,这东西大概也不需要了。”

    佐助笑着解开了额头上的护额,头发披散开来,放下的手臂,手掌微微一松,象征着木叶忍者的护额,自由落地,发出响声。

    “这一次,是我赢了!鸣人!”

    佐助仿佛是在预言未来,看到了未来才如此断言。

    他将全身剩余的大半查克拉向着右手凝聚,湛蓝色的雷光,迅速染成漆黑,在佐助的手上,那团刺耳尖叫的雷光,宛如一只漆黑的雷鸟,隔着老远对鸣人进行挑衅。

    受到那只漆黑雷鸟的挑衅,鸣人的神情愈显狰狞,猛地发出一声咆哮。

    纯粹由查克拉引起的风暴直接凭空产生,仿佛在两人之间形成了一个真空领域,让天空的雨水无法渗透进来分毫。

    以这个为讯号,两人用足以踩塌地面的力量,猛力向前迈步步伐。

    三米……两米……一米……

    感受到自前方压迫而来的巨大查克拉,虽然不想承认,但佐助不得不认可这股查克拉,已经超越了自己。

    默默计算着自己与鸣人之间的距离。

    就在鸣人包裹着红色查克拉的爪子,即将刺入自己的身体时,佐助像是预料到了这个场景,身体一个空翻,巧妙的越过鸣人的头顶,绕到鸣人背后。

    哪只,鸣人的背后似乎也存在一双发觉危险的眼眸,两根尾巴敏捷甩出,如巨蟒缠身的动作,直接包裹住了佐助的身体,进行挤压。

    甚至空气里传来了骨头被挤压碎裂的恐怖声音。

    鸣人扭头,燃烧着火焰色彩的瞳孔,残存的理性十分微薄。

    比起人,现在的鸣人,仿佛更接近于一头失控的野兽。

    在他的背后,一条新的尾巴长出了小半截。

    “笨蛋。”

    隐隐约约,鸣人听到了什么人传进耳朵里的声音。

    下一刻,鸣人的瞳孔瞬间扩大。

    被他尾巴缠绕住的佐助,身体开始进行诡异的扭曲,最终变成如空气消散于无形之间。

    幻术!

    鸣人察觉到了异常,抬起头,向上看去。

    迎接他的是一团漆黑的雷光。

    耳边出现了鸟啼的鸣叫声。

    想要反应已经来不及。

    漆黑的雷光,与查克拉外衣的力量正在相互抵消。

    半空中,出现了红色与黑暗相融的诡异场景。

    最终,漆黑之雷突破了查克拉外衣的封锁,触碰到了鸣人的身体。

    携带着暴风的雷光冲击,在呼啸声中,从天而降。

    剧烈的爆炸声,吸引了远处的文太与夜火两头通灵巨兽。

    在夜火的尾刀,以及文太的短刀,挥出所携带的刀速冲击,在山崖,大地,河流上切开一道道的笔直狭长的刀痕时,不约而同向后一退,稳住身形后,朝着爆炸的位置凝视而去。

    “那边结束了吗?”

    “是呢。我们也差不多到时间了,这次的胜负,放在下次吧。”

    感受着召唤时间濒临结束,夜火对着文太说道。

    坚硬的尾刀上,出现了大量的卷刃痕迹。

    文太的短刀也是如此,有着严重的卷刃迹象。

    “可以。”

    文太点了点头,收起了伤痕累累的短刀,砰一声消失。

    夜火看着文太离去,也是轻吐了一口气,身体剧烈抖动,将毛发上的雨水抖干,在望了一眼佐助的位置后,激起一阵白色的烟雾后,消失在雨幕之中。

    “……哈……哈……”

    佐助艰难的在地面上站立。

    背后的一双肉翅在攻击后消失,体内的查克拉几乎消散一空,只剩下微薄的少许。

    他看着倒在血泊中的鸣人一眼,还剩下微弱的最后一口气。

    在他身上缠绕着的红色查克拉,也是萎靡不振,虽然竭尽全力恢复着鸣人的伤势,但疗效依旧十分缓慢。

    “如果不是这个幻术,输掉的人,就是我了吧……”

    佐助抬头看向下着雨的灰暗天空,露出不只是感慨,还是兴奋的笑容。

    黑白分明的瞳孔中,恢复了亮度与色泽,十分剔透明亮。

    耳边再次回想着鼬的‘杀死至亲的朋友,就可以得到万花筒写轮眼’这句话。

    “诅咒……”

    佐助慢慢转过身,没有留恋的抬起脚步,朝着背对鸣人的方向坚定迈出步伐。

    “真是可笑……如果连这种程度的黑暗都无法跨越,我还怎么变强……鼬,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认识到自己的渺小……”

    ◎

    森林中。

    佐助尽量节省着体力向前迈步。

    目前的状况很是糟糕。

    佐助的体力和查克拉都快见底,以这个状态,去闯火之国的国界线,是十分危险的事情。

    但是不能够停下,木叶高层那边差不多该发现他叛离村子的消息了,不用多久,会有大量的追兵过来追击他。

    “那个白痴,害我变成这个样子……下一次,绝对要把他杀掉!”

    佐助这样恶狠狠的说道。

    但是在说完这句话后,身体直接一歪,靠在了树旁,依靠着树干才勉强保证自己没有倒地。

    最终,佐助还是没有忍住身心上的疲惫。

    这个时间,已经快要到晚上了吧。佐助估算着时间。

    先不说体力和查克拉快要见底,如果一直暴露在这种地方,现在很容易感冒,到时候身体状态会更差。

    “呦。”

    就在佐助思考接下来要在哪里度过一晚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句久违的熟悉声音。

    他猛地抬起头。

    看到的是不知何时出现在他面前的卡卡西,伸出手,对着他打了个招呼。

    佐助像是彻底放弃了一般,一屁股坐倒在泥泞的地面上,勉强让自己打起精神,对卡卡西问道:“真是好久不见了,卡卡西。怎么,你是来把我抓回去的吗?没想到高层会把你直接派过来,还真是看得起我……”

    虽然利用写轮眼和大蛇丸的咒印,打败了进入尾兽化状态下,等同于上忍实力的鸣人,但佐助丝毫不认为自己现在拥有和卡卡西相提并论的实力。

    哪怕是全盛状态,卡卡西也可以轻松将他击败。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的那些小花招,根本毫无意义,他的实力对于这些成名已久的忍者们来说,还是太过稚嫩了。

    “嘛嘛,也不用这么紧张。毕竟我跟了你一路了,你现在的心态,我多少能够了解。”

    卡卡西示意佐助不用紧张。

    “什么意思?”

    佐助皱起眉头,不解看向卡卡西。

    “上面给我的指令有两个。”

    “两个?”

    带着尸体或者活捉回去吗?佐助自嘲一笑。

    “第一个,如果你被写轮眼和大蛇丸的力量吸引,开始失控,以至于写轮眼变异成万花筒写轮眼,就立即将你带回鬼之国。第二个指令,如果你没有失控暴走,就将你带到大蛇丸那里。”

    听完卡卡西的叙述,佐助脸上的表情直接凝固了。

    一瞬间,他隐约抓住了什么重要的信息。

    “你……到底是什么人?”

    卡卡西并未回答佐助这个疑问,而是将手放在佐助的肩膀上,将自己的查克拉分给佐助。

    得到卡卡西一部分查克拉的佐助,身体里重新涌现出力量,足够他接下来用来赶路。

    “跟上来吧。具体的事情,路上我会跟你解释。”

    “……”

    看到卡卡西转身离去,佐助在迟疑了一下,决定跟上卡卡西。

    ------题外话------

    (ps:忍猫四天王,豹猫四天王……感觉好久没看犬夜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