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德云当网红 雪色香槟

第四百九十四章 德芸社的未来

    “王平先生…………”主持人吴秀博重复着这个名气,神情略有些迷茫。

    候振笑了笑道:“听名字可能不太熟,我给你提个醒,就蔡宁和郭达买房的哪个小品,说老年痴呆哪位。”

    “哦哦哦,对对对这么一说我确实想起来了。”

    “好的那最后让我们再一次的感谢,沈常乐和候振老师为我们带来的精彩作品,大家掌声鼓励!!!”

    主持人吴秀博这才恍然大悟笑道。

    “谢谢!”

    “谢谢各位!”

    沈常乐和候振鞠躬走下舞台,回到了熟悉的公共休息室内。

    继两人之后,第二个出场的是保健哥和胡子哥的小品,两人演的是一个耍大牌,拼酒的小品,虽然整个的结构并没有太多的亮点,但是胜在足够的热闹。

    尤其再加上两个人是一星期内,根据命题即兴创作的,可以说已经是非常完美的发挥了。

    一场演出结束,两个人收获的掌声和笑声也是十分的热烈。

    就连在后台的沈常乐,在完整看完以后也是认同的点了点头道:“别说这两人的小品真的是挺有意思的,尤其是这样的赛制包括选题,其实还挺符合他们的创作习惯的。”

    “这话是怎么说的?我怎么不太懂呢。”候振玩着手机游戏有些纳闷道。

    沈常乐笑着解释道:“你忘了他们以前是在哪演的啊,爱笑会议室,演出频繁,翻新速度快,里边的这些位台柱子,上台是喜剧演员,下台一个个就是编剧。”

    “单从效率上来讲,其实要比像贾玲姐那样比较传统的小品演员,在这个舞台上要更有竞争力的多。”

    “不知道你看这两期贾玲姐的小品没,其实已经是稍微有点…………”

    “嗯这个确实。”候振了然的点了点头表示了解道。

    “唉…………累啊!!!明年绝对不接这么多的活了,我都有好长时间没睡过自然醒的觉了。”沈常乐慵懒的坐在沙发上抱着靠枕,松软的触感让人情不自禁的打起了哈欠,眼睛也隐隐有耷拉下去的冲动。

    候振撇了撇嘴道:“累归累好歹赚钱啊,好家伙就你这段时间赚的钱真的要说出去,得害多少主流相声演员红眼啊。”

    沈常乐耸了耸肩膀道:“嗨我现在只要抱住允朵大腿哪还用操心钱的事儿啊,赚再多钱能有我岳父岳母家有钱吗?我这再怎么赚就是一个人,人家那可是好多个公司,好多人一起赚啊,等我今天订婚,明年一结婚,以后的日子我就负责貌美如花就行了。”

    “艹…………滚滚滚!!!别跟我炫耀这个,劳资不乐意听!!!”候振挥了挥手一脸嫌弃道。

    沈常乐拍了拍候振的肩膀道:“怎么能不跟你说呢,我结婚的时候,还指望侯哥您能给我做伴郎呢。”

    “啥玩意儿???我???还做伴郎???”

    “不是你脑子被门挤了啊,我都结婚多久了,孩子都那么大了,你让我给你当伴郎啊,人家伴郎都是未婚的。”

    “那么大的德芸社里边张云磊、秦霄咸、九玲、九珑啥的都挺好的,干嘛就想起来我来了???”候振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一脸不可置信道。

    沈常乐嘿嘿笑道:“这不是主要咋俩关系近嘛,我的婚礼我做主,我就喜欢已婚的当伴郎。”

    “不止你伴郎团里我还准备叫上孙悦、李鹤彪、郑喜定、凑成四大天王多好!!!”

    候振皱着眉头嘴里嘟囔着:“孙悦、李鹤彪、郑喜定…………不是你这里边选的除了我,怎么一个个都是长的千奇百怪、歪果裂枣,你…………”

    “嘿我明白了…………你小子是拿我们衬托你是吧???我艹我刀呢,劳资今天就他妈把你作案工具没收了,我看你到时候怎么结婚!!!”

    候振嘟囔着这几个名字是越想越觉得不对,最后终于了反应过来,顿时气的是七窍生烟。

    “唉不是侯哥!!!人家找伴郎都是找比自己挫的你这不能怪我啊对不对,就像人家初中高中的校花,身边的闺蜜那都是比她丑的,你刚才在舞台上自己说的,你是绿叶嘛!!!”沈常乐看着怒气冲冲的候振,略有些心虚的解释道。

    “滚蛋!!!劳资今天就把你的花瓣全拆了!!!”

    _____________

    话分两头,就在沈常乐和候振在沪都录制节目的时候。

    此时的京都郭桃儿家中,却是又开了一个德芸社的高层会议。

    “师父,除了常乐大家都到了。”儿徒栾怼怼冲坐在主坐上的郭桃儿轻声说道。

    郭桃儿点了点头,喝了一口茶水润了润嗓子后开口道:“常乐和候振最近比较忙,今天他沪都那边《欢乐喜剧人》正忙的呢,喜剧人一完了还有档哪个《极限挑战》还要录制,开会的内容我前天跟他已经聊过了,这次会咱们就不等他了。”

    “明白师父!”

    “知道了师父!”

    “嚯现在常乐真的是越来越厉害了啊!”

    “是啊,一共也就几年的光景,现在我是真发现,这天赋真的是太重要了,没法比,一比我觉得这些年我都活狗肚子里了。”

    “诶师父我听说常乐最近要订婚了啊?是不是真的?”

    “是啊,实力、颜值全部在线真的是…………”

    抛去了沈常乐和候振外,剩下德芸社的十六位正副队长还有几位德芸社的高层,此时坐在椅子上聊到沈常乐神情都是说不出的赞赏和羡慕,并没有那么多藏着掖着的感觉,一个个有话直说。

    德芸社虽然在经过当初曹金、何伟的一些事情以后,还是迈出了从关系维系为主的社团,到按劳分配合同制的娱乐文化公司这一步。

    然而德芸社的性质变了,但是班主郭桃儿却是没怎么变,说白了郭桃儿依旧是哪个郭桃儿,依旧是一个守着传统观念的师父角色。

    虽然说变成了现在的老板,但是面对着自己从屁大点孩子培养成才的儿徒、爱徒们,你说开会的时候底下的人一口一个老板,规规矩矩的汇报,别说这十八位正副队长不熟悉,就是郭桃儿自己坐在主位上都得别扭。

    所以平日里开会的时候,除了是不能嬉皮笑脸没正形以外,剩下有什么想说的,就跟平日里聚会茶话会聊天是一样的。

    郭桃儿笑了笑道:“对是要订婚了,不过并不准备大操大办,要想热闹你们还是回来问他多会儿结婚吧,到时候一定热闹的。”

    “哎呦我的天呐!”

    “那估计也就这两年了吧,真快啊!”

    “没想到这小子偷偷摸摸的都把事办到这一步了牛啊。”

    “安静安静点!先听师父把重要的话讲完再说。”德芸社副总栾怼怼敲了敲桌子,示意众人先安静一些。

    郭桃儿点了点头道:“其实呢,今天把大家叫来要说的事儿呢,还真的和沈常乐脱不开关系。”

    “就像刚才说的,如今的沈常乐,可以说是走在了你们这些位的前边,我说的这话,一部分是指相声,另外一部分就是指现在的这个娱乐圈。”

    “这几年里边啊,常乐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说在娱乐圈、影视圈的这趟浑水里边,真的是为咱们德芸社这个大家庭,趟出来了一条未来发展的路线。”

    桌子上的众人目光交汇,一时间都是有些听出来了郭桃儿话里边的潜台词。

    “师父您是说…………这会是德芸社未来发展的一条路?”栾怼怼有些疑惑道。

    郭桃儿点了点头道:“嗯起码就我感觉是,咱们相声这门传统艺术要想发展,那么最重要的首先就是保持自己坐的这位置足够的接地气,不能跟观众作对,再其次就是持续性的曝光。”

    “以前的时候,有实力的角儿怎么捧出来的?报纸、文章、使劲的夸,而现在呢其实也是一样的道理。”

    “现在德芸社,虽然相声演员几百多人,但是影响力也赶不上你们这几位,而你们这几位全加起来,也赶不上一个岳云朋、孙悦影响力大,而现在几个岳云朋、孙悦,也赶不上一个沈常乐,为什么呢?实力和曝光缺一不可。”

    “德芸社现在看着家大业大,但是毕竟渠道有限,能捧的你们吃穿不愁,但是也就如此了,如果真的想成为角儿,那还得像开心油条那样,上春晚、上综艺、拍电影,只有这样,才会有机会让全国的观众认识你们。”

    “不信你们看看岳云朋,就参加了一次春晚演了一个小品,你们看有多少观众认识了他。”

    众人的目光汇聚向岳云朋,而岳云朋也是笑呵呵的说道:“师父说的确实,就那个小品演完,那段时间我家里边收了不下上千把铁锤,好家庭卖给五金店发了大财了。”

    众人纷纷轻笑出声。

    而此时,一旁的烧饼却是有些举手道:“但是师父,您以前不是挺反对我们过多的参加综艺节目和接电影客串吗?”

    “至于那春晚…………我们想上但是人家也不让啊,我觉得这里边也就是小岳岳和常乐能行。”

    郭桃儿看着烧饼无奈的说道:“我现在也没说就让你们随便的参加过多的综艺节目和电影了,你们这些都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都是好孩子,但是一个个要不然太老实,要不然眼界不够,要不然就是嘴里边没个把门的。”

    “你以为你们都是沈常乐啊?没点手段没点情商,直接把你们扔的娱乐圈里边,我怕你们几天就被里边的电视台、节目组、导演一帮老狐狸吃的爪干毛净,榨干净热度丢回来了。”

    “这个师父说的还真是,娱乐圈那水太深了,为了热度看点,一个不留神就容易被坑了。”岳云朋点头附和道。

    “师父您刚才说娱乐圈是一条路,现在又说娱乐圈水太深,那我们究竟怎么办呢师父?”

    “是啊那怎么办呢师父?”

    “您既然这话说出口了说明总归是有办法的吧?”

    “是啊是啊。”

    “怎么办呢师父,您一定有办法的吧???”

    众人纷纷化身好奇宝宝看着郭桃儿道。

    郭桃儿看着一帮徒弟求知欲满满的目光,记忆仿佛又回到了前天的晚上,在电话里边沈常乐和自己聊天时候的侃侃而谈、胸有成竹,一时间只感觉一股无名之火正在胸中蔓延。

    “妈的我徒弟明明一个个都是幸幸苦苦培养出来的,怎么到最后,反倒连千哥喝醉酒捡的徒弟一跟脚趾头还不去呢???这都是徒弟,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难道就是因为我不爱喝酒?(ノ=Д=)ノ┻━┻”

    “唉算了,自己收的徒弟含着泪也要负责到底啊,笨就笨点吧,起码不退出啊。”

    郭桃儿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长出了一口气,自己安慰道。

    然而郭桃儿目光扫视众徒弟,学着前天电话里,沈常乐跟自己说的内容加以复述道:“说白了,既然娱乐圈水太深,那么我们对外的方针依旧是不变,爱惜羽毛,只参加相熟或者口碑好的综艺节目。”

    “其次也就是最关键的是,那就是学开心油条,我们自己吸纳好的编剧、好的导演、好的影视、综艺人才,我们自己做综艺,我们自己做电影,我们自己建立属于我们德芸社的曝光渠道,别忘了我们也是公司,他们能做到的,我们同样也可以做到。”

    “德芸社的相声演员很多,有的擅长传统相声,有的擅长说,有的擅长学,有的擅长逗,有的擅长唱,有的观众缘好,有的长得帅,我们完全可以在自己的内部选拔合适的人才,并且加以扶持。”

    “从优秀有实力有名气的相声演员里边,挑选合适的方式进行多元化推广。”

    “自家的渠道,做自家演员的初期扶持推广,那么也就自然不用担心被外边坑了的情况出现了。”

    “哇………………”

    书房内的众人纷纷长大了嘴巴,被郭桃儿所描绘的未来震撼到无以复加。

    “那师父,照您这么说,我们以后是不是都有机会了啊?”烧饼惊喜的说道。

    “师父师父您看看我行不行啊?我虽然长的不帅,但是我觉得我挺适合做谐星的啊!”张鹤仑也是兴奋的说道。

    “别高兴的太早,我话还没说完呢。”

    郭桃儿没有点头,没有摇头,只是淡淡的伸出了一根手指道:“不过这一切的想法回归现实,还是会有一个前提条件的,那就是你们本职工作相声的实力和作品得够格。”